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8章 鹬蚌和渔翁


    直到殷天正在张新逸耳旁小声提醒,方才弄清楚这其的情况。本文由 。。 首发

    当年华山派下一任掌门人,有两个候选人,分别是岳不群和鲜于通,只是没过多久华山派就曝出一件大事,鲜于通为了争夺候选人资格,用金蚕蛊毒害死了师兄白垣,此事有依有据,人赃并获。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鲜于通当场被震怒的华山派前掌门一掌劈死,至于这华山掌门之位,自然是传给一向仁和谦爱的岳不群。

    岳不群当了华山掌门之后,果然不负长辈重托,为华山派兴衰殚精竭虑,重礼节、重修养,在江湖上有不少为人称道的义举,被人尊称为“君子剑”。

    张新逸顿时无语,怎么变成了鲜于通和岳不群争夺掌门之位,因为不论心机、武功、城府、手段,鲜于通都远远不是岳不群的对手。

    鲜于通坏是坏在明面上的,做过的坏事虽说不是人尽皆知,知道的却有不少。而岳不群则手段高明多了,甚至在得到辟邪剑谱前为人说得上正派,君子剑不是说说就可以捧起来的,必定是作风正派行事公正,丝毫找不到一点瑕疵。

    而其本性呢?称得上阴险狡诈,不折手段,这样的人不仅骗过了身边的枕边人,儿女徒弟,甚至连自己都骗了!

    所以他会在有希望得到辟邪剑谱时,彻底暴露本性,展露其完全迥异于谦和君子的黑暗狰狞一面。

    不过,此人就是再阴险狡诈几倍,张新逸也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他一向信奉的就是一力降十会,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下都是无用。

    因为岳不群的横插一手,张新逸和灭绝师太的决斗不了了之,更重要的是他刚才露的那一手,剑法造诣丝毫不逊色于灭绝师太。

    “师太,贵派倚天剑在此,岳某这便完璧归赵。”岳不群上前一步,双手捧剑,恭恭敬敬将倚天剑归还给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脸色铁青,没有接剑。手佩剑被当着这么多人面硬生生夺去,对她来说是奇耻大辱,岳不群虽然为她夺回宝剑,却丝毫得不到她的感激。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不准备收回倚天剑,倚天剑有峨眉派一个大秘密,绝对是要收回的。

    就在灭绝师太犹豫不决之时,旁边走出一名清丽绝伦的少女,只见她不卑不亢行了一礼,朗声谢道:“峨眉派周芷若谢过岳师伯。”

    岳不群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将倚天剑交予少女,飘然而退。

    灭绝师太心下一松,只觉得这个小徒儿心思细腻,既能不卑不亢取回倚天剑,更能顾及到峨眉派的颜面。

    “好!如此气度心胸,不愧是华山掌门,好一个翩翩君子。”大派赞叹者众多,就连明教也有不少人佩服他的修养。

    倚天剑的锋锐众所皆知,如此一把神兵利器谁不想要,而岳掌门却完璧归赵,丝毫没有贪心占有之意。

    不过,岳不群如果知道这把剑剑身里藏着《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的秘籍,一定会连肠子都悔青,为了一部《辟邪剑谱》他都能狠下心来割那一刀,何况这两本丝毫不逊色《辟邪剑谱》的神功秘籍。

    “听说岳掌门门下有一弟子,唤作令狐冲,不知今日有无上山?”张新逸等他交还宝剑之后,忽然不经意的问道。

    岳不群一愣,“冲儿一向恭谨听话,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和明教有过任何联系。奇怪!此人武功修为极强,又怎会知道我华山一名名声不显的入室弟子。”

    以岳不群城府极深,虽然心起疑,面上却丝毫不见变化,对着后排人群喊了一句,“冲了,你出来见过张教主。”

    人群走出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一袭青衣长剑,神态散漫却颇具正义感。

    令狐冲上场后先是给师傅岳不群行了一礼,又瞧了张新逸一眼,心暗叹一声,此人年龄不过和自己相似,却已经是能和师傅抗衡的大高手了。

    不过在他心,自然是从小养育他长大的岳不群武功更强一些。

    “阁下是否自认实力不及我师尊,所以找我这惫懒之人一试高下。”令狐冲虽微感奇怪此人为何会认识自己,众目睽睽之下倒也神态自若,出言邀战。

    张新逸知道这家伙一向嘴臭,却最是尊师重道,不过他倒是对这位笑傲江湖的原主角并无多少恶感,而是忽然问了一句,“你听说过剑魔独孤求败吗?”

    令狐冲一愣,没想到对方叫他上来只是为了问这么一个古怪的问题,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从未听说过这位前辈的名字。”

    哦,那就是还没有学会独孤剑的令狐冲了。张新逸立时兴致大减,还没有学会独孤剑的令狐冲,在江湖上只能算是三流高手,连田伯光都打不过。

    等他和风清扬学会独孤剑之后,凭着这套剑法,一跃成为一流和顶尖之间的高手,并且因为独孤剑威力绝伦,其实战能力更是无限接近于顶尖高手。

    碰到任我行后,令狐冲阴差阳错习得吸星**,补足内力的缺陷,方才真正成为一名剑道顶尖高手。

    现在的令狐冲,连和他一战的资格都没有。

    “冲儿,退下!”岳不群皱了皱眉,此二人似乎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此人一向多疑,只是暂时将此事记在心。

    岳不群深知以令狐冲的武功,绝不是这明教教主一合之敌,令狐冲现在尚是他较为倚重的华山派大弟子,自然不会任由他白白送死。

    令狐冲犹豫了一下,退入人群当。

    “岳某来领教张教主神功。”岳不群缓缓拔剑,冷冷说道。

    大派除去武当、华山两派,尽皆败于此人手下,而武当派明显是打不起来了,现在唯一能够一战的只有华山派。

    正当这时,远处忽然一道尖哨响起,随即一道狼烟冲天而起。

    “怎么会有狼烟!不好,这是明教的诡计……”

    “好一个邪魔歪道,你们又搞什么鬼?”大派众人一片骚动,此次围攻光明顶诸多不利,群雄已生去意。

    这时场外忽然有一个教徒闯了进来,满脸血污,叫道:“山下……山下有元军攻山,弟兄们抵敌……不住……”

    同一时间,山下接应的大派弟子纷纷上山,向本派掌门禀报此事。

    “甚么!居然是蒙古鞑子……”

    “蒙古人为何会选在这个时候攻山,他们难道和明教勾结……”华山派,陆猴儿低声说道。

    “不可能。”令狐冲说道,“明教和元军一向势不两立,断然不会联合在一起。”

    他的心里,对明教对抗元军的义举也颇为佩服,可惜双方正邪有别,就注定不可能成为一路人。

    华山众弟子缓缓点头,只有岳不群斜瞥了令狐冲一眼,饱含深意。

    明教之,杨逍和殷天正对视一眼,然后不着痕迹的移开……

    山下,蒙古大帐之。数名内气精深的高手站成一排,为首的是一名年轻俊美的公子,身穿宝蓝绸衫,轻摇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

    他的下首,两名蒙古军官跪倒在地,浑身瑟瑟发抖,叩头不止。

    年轻公子喝了口茶水,淡淡说道:“我想我事先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是谁给你们这个胆子提前发兵的?”

    左首的军官身子一颤,心知此人治军甚严,若说不出个缘由来,今天只怕走不出这个帐篷,硬着头皮说道:“我们按照公子的命令埋伏在光明顶的必经之道上,只是明教的人好似事先知道我们的行踪,派出五行旗偷袭了我们,损失了不少族人。”

    “哦?”年轻公子皱了皱眉头。

    另一名军官一看有戏,连忙接茬道:“五行旗由明教的高手带领,来势汹汹,我们不得已之下出兵迎击,暴露了行踪,还请公子恕罪。”

    年轻公子摇了摇折扇,“真照你们所说,那还情有可原。不过……”那公子顿了一顿,目寒光闪现,“如果你们有一句妄言,那么休怪本公子无情!”

    两名蒙古军官连称不敢。

    “明教和大派的人呢?”年轻公子等那两人出账后,似是不经意地问道。

    他身后走出一名拿着鹿头杖的老者,躬身行礼,“据我们的人回报,大派的人一路杀上了光明顶。”

    年轻公子点点头,折扇轻轻敲打着手心,忽然问道:“有没有圆真大师的消息?”

    “未曾收到他的消息。”鹿杖客顿了一顿,说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明教和大派势不两立,必定发生大战,届时无论哪方胜了,都是我蒙古国的瓮之鳖。”

    “不错。可惜行差一步,让对方了警觉,你说,本郡……本公子的计划还能顺利实施吗?”

    另一人鹤笔翁踏前一步,“公子神机妙算,明教和大派必是瓮之鳖,手到擒来。”

    年轻公子笑而不语,踏步出账,帐外是一队队疾驰的蒙古铁骑,先前两名蒙古军官站在一旁,随时候命。

    “传我的命令,各部准备就绪,今晚强攻光明顶!”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