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6章 全部打服


    “阿弥陀佛,入我佛门,往事俱矣,不管他之前做过什么,是什么人,但他死在施主的手上是不争的事实。施主戾气深重,老衲还请在施主在敝寺住上十年,免得江湖再起腥风血雨。”空智双手合十,语气怜悯。

    张新逸长笑一声,嗤道:“你们少林派就只会这么一套,还不如直接说要动手,只要你们能杀死我,本人绝无一句怨言。”

    空性厉喝一声,“师兄,你和他多说什么!他杀了圆真师侄,今天我就叫他纳命来。”说完,一跃而出,跳入场,“小子,你可有胆和我一战。”

    空智轻轻叹了一声,便不再言。

    “我来会会你。”张新逸微微一笑,缓步出阵。

    “教主,您身份尊贵,何必亲自出手。”殷野王连忙劝道。

    “无妨,一群土鸡瓦狗罢了……”张新逸脚步不停,身形闪动,出现在场。

    “竖子狂妄!”空性耳聪目明,自然听得到张新逸所说,登时双目怒瞪,脚步一蹬,右手一伸抓了下来,这一抓自腕至指,伸得笔直,劲道凌厉已极。

    张新逸身形一侧,轻飘飘让开。

    空性一抓不,次抓随至,这一招来势更加迅捷刚猛。张新逸斜身闪避,手爪从衣襟前掠过,烈风大作。

    空性第三抓、第四抓、第五抓呼呼发出,瞬息之间,一个灰袍僧人便似变成了一条灰龙,龙影飞空,龙爪急舞,两人一个疾攻,一个暴退,张新逸毫无还手之力,完全被空性压制住了。

    “好一个龙爪手!”大派众人一片叫好之声。相反明教这边则鸦雀无声,人人皱眉。

    “不对,教主已经掌握空性大师的节奏,他每次避让都踩在空性大师换气的空档瞬间。”张无忌新练成乾坤大挪移,眼力大增,却是一眼看出其的关隘。

    旁边的宋远桥正巧听到,不禁大为惊讶,以他武学修养自然虽看出空性有些不妙,也只是隐隐约约不大确定,没想到却被张无忌一语点醒。

    “无忌失踪这些年,究竟遭遇了什么……”

    不提宋远桥的惊诧异议,就是场的空性久抓不下,也感到憋闷不已,大动嗔怒。

    “吃我一招!”空性和尚猛然间大喝一声,纵身而上,双手犹如狂风骤雨,“捕风式”、“捉影式”、“抚琴式”、“鼓瑟式”、“批亢式”、“捣虚式”、“抱残守缺式”、“守缺式”,八式连环,疾攻而至。

    这一下,爪影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抓向张新逸的周身要穴。

    “土鸡瓦狗,不值一哂。”张新逸观之许久,终于出手。下一瞬,苍龙怒吼,咆哮四野!

    张新逸右掌托向天空,在场众人骇然看到一股龙形气劲从他右掌咆哮冲出,龙形气劲游走穿梭,将爪影冲得七零八落,狠狠撞在空性双爪之上。

    空性一个踉跄倒退,脸上惊骇之色尚未退去,却见一只手爪在他喉咙前方停住,只需轻轻一捏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手下留人!”

    “空性师叔……”少林众僧齐齐而动,却又不敢逼迫太紧。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前一刻空性还占据上风,下一刻就落败遭擒,生死更是握于他人之手。

    “这是,龙爪手。不,不对!不是这种感觉……”空性茫然未觉,只是低着头不断念叨着什么,忽然抬头望向张新逸,“你这到底是什么招式?”

    张新逸淡淡说道:“阁下的龙爪手徒有其形,虽威力不错,却失其势,不过是一套威力还算过得去的爪功罢了。”

    “徒有其形,徒有其形……”多年精修的武功被人指摘得如此不是,空性和尚登时万念俱灰,只觉数十年来苦练武功、江湖敬仰,全成一场幻梦,点了点头,缓缓说道:“阁下比老衲高明得多了。”

    空智眼看不对,连忙唤道:“师弟,不要!”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空性掌力雄浑,狠狠拍向自己的光头,眼看就要自绝当场,忽然身子一麻,再也使不出一丝劲儿来。

    张新逸将空性一把提起,抛到后方教徒之,“和尚既然败在我的手上,那生死可由不得你啦!”

    大派门人见此,均是心想:这明教教主虽然行事霸道,但他的作法却也没错。两人生死相搏,张新逸既然胜了空性,就是取他性命旁人也无话可说。

    当然,他们绝不会承认张新逸此举恰好救了空性的性命。

    空性在少林派身份极是崇高,武功更是高强,只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短短片刻便被这新任的明教教主擒下,旁人连救援都是不及。

    空智大师是这次大派围攻明教的首领,眼见情势如此,便有几分踌躇,若是少林再派高手出阵,即使胜了也难保明教不会狠下毒手,伤了空性师弟的性命。

    正在此时,崆峒派奔出两人暴喝:“崆峒派常敬之、唐文亮试一试阁下的武功。”那两人声止拳到,出手既快且狠,呼呼风声,从左右直奔张新逸的双肩。

    张新逸目光如电,双掌骤然挥起,后发而至迎上常敬之、唐文亮两人的拳头。

    “呯!呯!”两声脆响,常敬之、唐文亮只觉一股排山倒海的浑厚真气压向自己,胸口一阵气闷,两人皆是连退三步。

    “老二!老四!”崆峒五老眼见两人合力一击竟丝毫没能奈何得了此人,惊怒之下其余三人全部掠出,再也顾不得江湖规矩,一齐出手攻击。

    崆峒五老长年精修七伤拳法,配合起来更是默契,五人同时攻向张新逸前胸、后背、双肩、头颅位置,出拳时声势煊赫,好似一道惊雷炸响。

    七伤拳以劲力多诡著称,一拳有七股不同的劲力,或刚猛、或阴柔、或刚有柔,或柔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寻常武者稍一不慎就是重伤身死的结果。

    然而面对这一招,张新逸的选择赫然是:不挡!

    “嘭!嘭!嘭!嘭!嘭!”五只拳头同时轰目标,然而张新逸的表情却丝毫不见变化,而是笑眯眯说道:“好舒服!很给力!非常不错的挠痒痒拳法!”

    自己的倾力一击竟丝毫无用,而且还被如此羞辱,崆峒五老顿时脸色憋得通红。

    与此同时,一股无比熟悉的拳劲从手臂处急涌而来,下一刻,五人同时被震飞出去。

    “噗嗤……”五人修为较低的常敬之和胡豹一口鲜血喷薄而出,其余众人也是欲呕未呕,气血震动。

    “七……七伤拳劲!”常敬之手指巍巍颤颤指向张新逸,“你为何会我崆峒派的拳法?”

    张新逸冷笑了一声,对于这些家伙,他根本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

    不过场还有一位宅心仁厚的家伙,许是不忍崆峒五老又急又愧的表情,张无忌走上场,拱手道:“五位前辈,教主适才伤你们的拳劲,正是五位前辈自己发出,他只是将其的劲力牵引引导,吸纳后又重新放出,相当于你们全力自己和自己对了一拳。”

    “这天下竟还有这样的武功!”崆峒五老面面相觑,其宗维侠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这莫非是贵教的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

    张无忌点头,“正是乾坤大挪移。”

    “不可能!”宗维侠大声说道,“七伤拳劲最为刚猛不过,你若能接下我们任何一人拳头我还相信,五人合力,拳劲重若万斤,决计接之不下。”

    张无忌续道:“人身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肾属水、脾属土、肝属木、再加上阴阳二气,一练七伤,七者皆伤。这七伤拳的拳功每深一层,自身内脏便多受一层损害,实则是先伤己,再伤敌。依晚辈之见,诸位前辈的七伤拳还没练得到家。”

    说自家武功还未练到家,崆峒五老自然不干。不过在张无忌精卓的医术和亲自示范下,很快就变了脸色。

    有先前的一败涂地,再有现在的范例在此。崆峒五老再顽固也不得不俯首认输,一个个犹如斗败的公鸡一样,“我们五人围攻一人尚且不敌,输得心服口服,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无忌犹豫了一下,望向张新逸。

    张新逸微微点头,忽然传音道:“这五个老家伙虽然对明教喊打喊杀,但也不算奸诈之徒,你想为他们疗伤,尽管去做。”

    张无忌闻言大喜,走上前主动扶起宗维侠,然后以深厚的阳内力为他们疗养伤势,效果立竿见影。一连串流程下来,登时收获崆峒派上下好感度无数,若非他身为明教之人,现在立马就摇身一变成为崆峒派的座上宾客。

    空智大师见之脸色更是变得极苦,本拟着这次大派合力一击,一举歼灭明教,未想到明教高手如云,人才辈出,更是不知从哪里蹦出这两名武功极高的少年,这两人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只是几次出手就把大派联盟拆得零零散散,再不服先前齐心,莫非真是天不亡明教。

    他正想着,崆峒派跑出一人,却是崆峒派掌门夫人班淑娴,叫了一声:“小贼,让我领教你有多大的能耐,胆敢对抗我大派。”

    班淑娴大喝一声,飞身而起,长剑平刺,挺剑朝张新逸眉心挑去。

    张新逸眉头一挑,有心见识她本事,右臂一动,挥拳横扫剑身。

    班淑娴嗤笑一声,身子猛地向下一沉,剑势一变,剑尖刺向张新逸的胸腹之处,这一剑迅捷无伦,无论眼光手法都极是精妙。

    然而她没得意多久,只觉手一沉,剑尖竟已被张新逸两指捏住,再也刺不下去。

    “拿过来罢!”张新逸龙象真气一催,剑身弯成一道银月,猛地朝后一挥,班淑娴再也把握不住,长剑脱手飞出。

    剑身划过数十丈空间,“嗤”的一声插入后方山岩之,剑身尽没,只留半截剑柄留在外面。

    班淑娴身形闪动退出老远,两手空空,见自己败得如此之快,又羞又愧,却又十分的不甘心,当下回头向何太冲叫道:“喂,你过来!”

    何太冲虽身为堂堂昆仑派掌门,却一向对自己这个妻子又惧又怕,丝毫不敢违背,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仍要摆足掌门人的架子,“哼”的一声,缓缓站起。

    何太冲倒背双手缓缓步入场,淡淡说道:“我昆仑派有一套正两仪剑法,你可敢一试?”

    大派众人皆是心想,昆仑派这是要以二挑一,虽不符合江湖规矩,但只要能胜过此人,也算是为武林立下大功。

    对此,张新逸微微一笑,道了声,“这个……还真不敢。”

    话音刚落,张新逸身如惊雷,朝着何太冲电射而至,五指之间嗤嗤作响,按向对方两肩。

    何太冲万万想不到此人竟会当面避战,大惊之下连忙拔出佩剑,却见他已冲到近前,仓促间催使真气,使了一招“金针渡劫”。

    张新逸哈哈一笑,左手一伸轻轻松松抓住长剑,另一掌按在了他的胸腹位置。

    何太冲猛然拔地飞出,飞回道昆仑派的人群当,撞倒门人无数,哎呦一声四肢爬地。

    好半晌,何太冲方才在门人搀扶下巍巍颤颤站了起来,手指着张新逸,“你好……好卑鄙。”

    “怎么,你们不服?”张新逸负手而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班淑娴靠在何太冲身边,刚才的一拳将何太冲护体内力打散,但却未使他受到丝毫伤害,用劲奇巧,令人心折。

    不过,这位新任的明教教主明显无甚下限,手上武功又是奇高,这对夫妻俩对其是又惧又恨,憋屈无比。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