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9章 稚女小昭


    张新逸甩脱杨逍之后,一路朝着山上行去,他的身法很快,鲜有人能够察觉,光明顶上的防御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张新逸抓住一名侍女,稍稍威胁恐吓一番,来到一处庭院之外。

    此处是个家属庭院,院花卉暗香浮动,此时天色已黑,但见西厢房的窗子透出灯火之光,从外面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

    张新逸纵身穿入庭院,从窗口朝里看去,房间之内赫然是一间大户人家小姐的闺房。靠窗边的是一张梳妆台,台上红烛高烧,照耀得房花团锦簇,堂皇富丽。另一边是张牙床,床上罗帐低垂,床前还放着一对女子的粉红绣鞋,也不知主人去了何处。

    “就是这儿了。”张新逸寻思。

    他深更半夜潜入女子闺房,自然不是为了行那偷香窃玉之事,如果没错的话,此处正是那位明教左使杨逍和峨眉纪晓芙所生之女杨不悔的住所,同时也是明教密道禁地的入口。

    侧耳一听,里屋传来隐隐的水流声,同时伴有女子的声音传出。

    张新逸不及细想,从正门推门而入,然后如同狂风一样刮入室内,双目一扫,却见两名女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其一女眼睛滚圆,眸子乌黑,一张圆脸雪白娇嫩,模样娇俏可爱至极,更重要的是,她此刻正在沐浴,浑身**,隐约可以看到丰满圆润的挺拔。

    张新逸不禁多看了两眼。

    “你!”杨不悔又羞又气,没等此女惊叫出声,张新逸手指一弹一道劲气射出,击在她的昏穴之上,杨不悔顿时昏迷过去。

    转眼望向另外一女,此女不过十四、五岁年纪,一副丫鬟打扮,长相却颇为骇人。只见她右目小,左目大,鼻子和嘴角扭曲成怪异的形状,其左足跛行,背脊也驼成弓形,双脚和双腕之间各自系着一条锁链。

    “绕……饶命……”这丫鬟看到张新逸看向她,立即蜷缩起身子,巍巍颤颤说道,和她的容貌一样,她的声音嘶哑,倒像个粗鲁的年汉子。

    张新逸温声道:“小姑娘不必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正是来找你的。”

    小丫鬟惊恐的看了他一眼,身体蜷缩得更厉害了,“求求您放过我,我……我这么丑!”

    张新逸哭笑不得,“我就这么像**贼吗?好了,不要装了,小昭姑娘,我可是十分清楚你潜入光明顶的目的。”

    小丫鬟身子微不可见的一颤。

    张新逸来到牙床边上,一边四处打量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仅知道你来此的目的,更知道你心肠不坏,相貌更是绝美,你展现在人面前的都是伪装,我说的对吗?”

    “你怎么知道我,你究竟是谁?”这已经是今天不知道第几个人问张新逸了,然而这一次出自一名十四、五岁的绝美小姑娘之口。

    那小丫鬟此时已站直身体,原来她既非驼背,更不是跛脚,她在脸上轻轻一抹,露出一张清秀脱俗的绝美娇颜。

    只见她双目有神,眼眸隐带海水蓝意,显是带有西域血统,脸型比较偏向东方,修眉端鼻,明眸皓齿,高鼻学肤,颊边微现梨涡,虽然略带稚气,却秀美无伦,天资绝色。

    “好一只我见犹怜的大萝莉。”张新逸抚手而叹。

    “什么是萝莉?”小昭昂着头好奇问道,声音脆亮轻灵,有如叮咚作响的风铃。

    张新逸尴尬的咳嗽两声,连忙转移话题,“你家小姐就这么泡在水,没有问题吗?”

    小昭闻言“呀”的叫了一声,七手八脚把自家小姐从水捞起,只是她手脚不便,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她从浴桶托起,为她穿上衣服。

    殊不知她这么一来自家小姐的娇躯却是被人看了个精光,该圆的地方圆,该长的地方长,张新逸一副啧啧惊叹的表情,然后在小昭视线扫过来前转过身去。

    “你家小姐对你并不好,这么紧张作甚?”张新逸装模作样欣赏墙上的一副画作,随口问道。

    小昭头也不回说道:“小姐虽然对我有些误会,但她心地不坏,我并不恨她。”

    “好女孩儿。”张新逸赞了一句,等她把杨不悔安置妥当,方才说道,“我知道你心定然有很多疑问,不过我和你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明教的乾坤大挪移而来。”

    小昭明显被吓了一跳,露出小兽一般戒备的表情,咬着下唇沉吟了一会儿,低声道:“你都知道什么?”

    张新逸仍是一副笑吟吟的表情,“我不仅知道你是波斯明教的圣女,更知道你来此就是为了盗取明教乾坤大挪移神功,为你母亲黛绮丝赎罪。”

    小昭花容失色,一转身就想逃跑,而后感到一阵风声,一道有力的手臂按在她的肩膀,挣脱不出。

    “我记得不错的话,明教密道的机关就在你家小姐的闺床上。”

    “他连这个都知道。”小昭心一跳,连忙做出一副害怕的表情,怯生生说道,“求求你别伤害我。”

    “好姑娘,我当然不会伤害你。我还要助你拿到乾坤大挪移哩!”张新逸在杨不悔的闺床上摸索一番,忽而笑道,“找到了!”

    右手一提,拉出一道拉环,突然间床板朝着边上一侧,露出下方隐藏着的密道。

    “我说的没错吧!”张新逸对着小昭微微一笑,忽然一把将她抱起跳进通道,只听头顶一阵机括响动,床板又复原位。

    密道漆黑一片,不过两人都不是普通人,借着一点微光,大致能够看清室内的情景。

    张新逸和小昭对视一眼,并肩向前,刚走了几步,铁链拖曳在地的声音格外刺耳。

    “差点忘了!这铁链子碍手碍脚,我给你弄断吧!”

    小昭低声道:“这链子是小姐给我戴上的,古怪得紧,便是宝刀利剑也弄不……”

    蓦地一道寒光闪过,双手双脚的铁链“哗啦”一声断成数截,散落在地。

    “恩,你说什么?”张新逸没听清后面,随口问道。

    “没……没什么……”小昭怯生生说道,偷偷望了一眼他手之剑。

    “对它感兴趣?诺,给你,剑名‘寒冰’,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大人赠予我的。”张新逸注意到她的动作,微微一笑,将长剑倒置着递给女孩儿。

    小昭摩挲了一下剑柄处的狼头徽记,想了想说道:“这把剑,好像有欧罗巴地域的风格。”

    小昭出身波斯明教高层,眼力不浅,一眼就看出其外表装饰迥异于原大地,有西方欧罗巴诸国的风格。

    此方世界,西方同样有欧罗巴、西域各国的存在,面积也是地球时四五倍大小,只是和原大地远离大洋阻隔,双方交流不多。

    张新逸收起寒冰,“眼光不错,不过你没有说对。这把剑来自比欧罗巴还要遥远的地方。”

    小昭忽闪了一下大眼睛,没有说话。

    一次简短的交流,让两人感觉亲近了许多,小昭也不再像先前那样惧怕张新逸,许是室内天黑,她的身子稍稍向他所在的方向靠近了些。

    张新逸闻到一股清新淡雅的香气靠近,心一荡,大手轻轻握住女孩的手掌。

    小昭的身子微微一颤,黑暗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她没有拒绝,而是跟在张新逸后面走着。

    两人沿着甬道走了一会儿,然后就到了尽头,前面是一片凹凹凸凸的石壁,没一处缝隙。

    小昭在石壁旁摸索了一会儿,用火石点燃火把,主动说道:“这甬道我只到过这里,相信前面尚有通路,可是我来过好几次,总是找不到开门的机括。”

    张新逸点点头,他记得这里没有机括,而是要用蛮力进入,提了一口气,运劲双臂,在两边石壁各自试验了一下,果然右边石壁微微一晃,显然后方另有隐秘。

    两人对视一眼,面露喜色。

    张新逸双手按住石壁,内力转流,庞然巨力勃然而发,脚步一踏,石壁缓缓退后,却是一堵极厚、极巨、极重、极实的大石门,不下有千斤之重。

    龙象般若功本就以气力见长,这石门虽重,却难不倒张新逸,双臂使劲,不到片刻就推开一条足够一人进入的缝隙,露出后面长长的甬道。

    两人尚没有来得及高兴,忽然一道恶风朝着最前面的张新逸扑来。

    此处乃是机关重重之地,张新逸自然早有警觉,当即想也不想一拳轰出。

    一股阳刚、一股阴寒两股气劲在空一旋即溃,黑暗偷袭之人闷哼一声,一口焦臭的血液喷射而出,大惊之下一个倒跃落地,朝着甬道内部急速掠去。

    明黄色的火光,张新逸隐约看到一个闪亮的光头朝着前面狂奔。

    “居然是成昆,他怎会在此?”张新逸一愣,随即恍然,原著成昆就是通过这条密道偷上光明顶,成功偷袭重创了杨逍五明子等人,直接把明教高层一网打尽。

    若非张无忌及时救场,失去大部分高层战力的明教当场覆灭在大派手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张新逸比原著张无忌来早了一日,正好撞上通过密道偷上光明顶的成昆。

    “成昆这老鬼喜欢搅风搅雨,为了自己的一己私仇,更是和蒙古人搅合在一起,实在该杀!”张新逸眸杀意闪现,当下反手搂住小昭的腰肢,朝着成昆逃走的地方掠去。

    眼见身后之人追来,成昆立即一声不吭,埋头逃命。刚才的一次交手虽短,却让他吃了大亏,那人的真气炙热刚阳,恰好是他幻阴指力的克星,直到现在都感觉经脉隐隐作痛,仿佛被火焰灼烧过一般。

    更何况他本人还另有要事,实在没有必要和此人拼死一战。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