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8章 谋划神功


    眼看战斗一触即发,忽然一人从后面奔出,口叫道:“师太且慢,请手下留情。”

    灭绝师太眼睛一扫,发现喊话之人赫然是一直跟在峨眉众人身后的年轻后生,不由凤目一寒,“曾家小子!你也要替他们出头?”

    张新逸似笑非笑的望向来人,此人二十来岁的模样,虽穿着一身青布衣裳,却相貌俊朗,气度不凡,不似一个普通农家少年。

    没猜错的话,此人正是倚天这部作品的男主角张无忌。

    化名“曾阿牛”的张无忌连连摇头,抱拳说道:“灭绝师太,我不是你的对手,更不想和你老人家动手。我和这位……张兄的目的一样,求您老人家放过这些人,他们每个人都有父母妻儿,你杀死了他们,他们家孩儿便要伶仃孤苦,受人欺辱。你老人家是出家人,请大发慈悲罢。”

    这几句话情辞恳切,众人听了都是心一动。

    灭绝师太脸色木然,冷冰冰的道:“无知小儿,我用得着你来教训,再敢废话,休怪我辣手无情。”

    她虽然忌惮忽然出来的张新逸,却不把眼前这个衣裳褴褛的“曾阿牛”放在眼里。

    “嘿!”张新逸忽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峨眉众弟子横眉冷对。

    “我笑灭绝师太好歹堂堂一派掌门,居然不认得自己的正宗。”眼看峨眉众女不解、疑惑、或夹杂着愤怒的表情,张新逸摇头晃脑说道,“我说得有理没理,你们一听便知。当年觉远禅师临终诵经,阳神功一份为三,少林、峨眉、武当各得其一,师太堂堂峨眉阳功传人,如今阳神功正统传人当面,居然认之不出,反而误以为是山野莽夫,岂不可笑?”

    张新逸说完,朝着张无忌拱了拱手,“阳神功练成之后内力生生不息,百毒不侵。这位小兄弟内力雄浑,真气外溢,距离宗师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不知我说的对否?”

    张无忌心一惊,面带惊讶的说道,“我修炼的确实是阳神功,至于练得如何,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阁下是从何处知晓?”

    他的阳神功是从昆仑山一处隐秘的世外桃源处习得,自认此事除他之外世上再无第二个人知晓,没想到今日被人在这么多人前当面揭穿。

    阳神功!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围之人心神大动,更有知晓此典故的把视线投注在灭绝师太身上,看她如何反应。

    “到底是不是阳神功,老尼一试便知。”灭绝师太脸色阴晴不定,忽然狠厉喝道,右手一起,风声猎猎,直袭张无忌胸口。

    张无忌心一惊,连忙运气双手并推,不料灭绝师太手掌忽低,便像一尾滑溜无比,迅捷无伦的小鱼一般,从他双掌之下穿过,波的一响,拍在他的丹田位置。

    张无忌脸色一白,他可是见识过灭绝师太的掌力,心大叫一声“我命休矣!”却看到灭绝师太一副见鬼了的表情,以比来时快更三分的速度倒射回去。

    灭绝师太面如死灰,手掌微微发抖,原来刚才她一掌拍去,正想运功发劲,却没想自身内力如那江河入海,又如水**融,眨眼间无影无踪。

    “阳神功!真是阳神功!”灭绝师太心狂叫。

    百余年前,峨眉派祖师不过少林寺脚下一名普通的农家少女,因心地纯良,一时心善照顾当时即将圆寂的觉远大师,意外记下部分《阳神功》的原文,后又遭遇种种奇遇,得到倚天神剑,最终创立了峨眉派。

    是以灭绝师太对《阳神功》早有耳闻,更料不到跟着自家队伍一路普通的少年竟身负神功传承。灭绝师太脸上表情丝毫不动,深深看了张无忌一眼,忽然袖袍一扬,“走!”领了众弟子向西奔去。

    昆仑、华山、崆峒各派人众,以及殷梨亭、宋青书等人见此,面面相觑,心知其必有缘由。但看到峨眉派的领头人物灭绝师太已经走远,方才狠狠一咬牙,跟了上去。

    各派高手都不在此处,如今又走了众人最厉害的灭绝师太,对方却来了两个强援,硬碰硬怕是讨不了好。

    明教众人也是莫名其妙,大派之人居然就这么走了,一场杀戮三言两语消弭于无。

    “这位……兄台。”张无忌朝着张新逸一拱手,大为不解,对方似乎对自己很熟悉,而他却对此人一无所知。

    张新逸忽然双耳一动,笑道:“有人来了,在下先走一步。稍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张兄弟保重。”说罢,身形一展,几个跨步便消失不见。

    “哎,你……”张无忌刚刚伸出一只手,那人已经跑得老远,听到他的话忽然心一跳,“他怎么知道我本名姓张……”

    留下原地满脑子疑问的张无忌,张新逸心情大爽,身形疾走,朝着光明顶方向而去。

    他本身速度就已趋至人类极限,如今有内力相助,身法更是快到了极点,守山的明教教徒只感到一道风从耳边掠过,再看时,那里根本空无一物。

    张新逸往山上狂奔了一炷香时间,满山的教徒却无一人能够发现他的行踪,经过一处拐角之时,忽然一阵阴寒掌力从后面掠来。

    张新逸头也不回,一掌拍出。

    双掌相击,后面传来一声闷哼,偷袭之人身形倒射,后背靠在身边的假山之上,只听“轰隆隆”一阵山石开裂之声,丈高的假山顷刻四分五裂。

    张新逸转身,偷袭之人赫然是一名飘逸俊朗的年男子,此人正用一种惊疑不定的目光望向张新逸。

    张新逸瞄了一眼地上的碎石,赞叹一声:“乾坤大挪移,杨左使手段高明,竟将我那一掌的力道化掉七成。”

    现如今明教会乾坤大挪移的,除了已经走火入魔身死的教主阳顶天外,唯一懂得此功的只有光明左使杨逍,此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被人一口识破身份,杨逍目光一凛,沉声问道:“尊驾何人?为何来我明教光明顶。”

    “素闻乾坤大挪移乃贵教第一神功,在下不才,也学得两手功夫,想和杨左使交手一试。”

    杨逍自然不会认为此人闯过重重关卡来到光明顶,只是想以武会友这么简单,凝神戒备,声音转冷道:“阁下是大派哪一家的高手?”

    他自问自己功力不差,可居然接不住此人一掌,幸好有乾坤大挪移神功之助,最终成功化解,但也令其骇然至极,此人必是生平仅见的大敌。

    更令杨逍担忧的是,此人来的时机凑巧,正是大派围攻光明顶之时,怕是来者不善。

    张新逸摇头,道:“杨左使不必多心,我和大派并无任何关系。闲话少说,动手罢!”

    最后一个字落音,张新逸脚步一挫,瞬息跨越两人的距离,一拳轰出。

    杨逍虽不明就里,反应却丝毫不差,身形闪动,双掌犹如穿花蝴蝶,幻化出漫天掌影,对上张新逸的拳头。

    “嘭!”

    拳掌相击,漫天掌影顷刻消失不见,只见杨逍脸上闪过一抹潮红,脚步后退一步,将劲力传导在地下,炸出一道浅浅的坑洞。

    不过,还没有结束。下一刻,张新逸双拳化作无数残影,完全摒弃了任何招法拳式,双拳以一种快到极致的速度强势轰出。

    杨逍大骇,奋力催谷起全身内力硬接拳招,两人以快打快,短短时间竟已交手数十招,空气当,传出鞭炮一般密集的气爆声。

    杨逍一退再退,此人的攻势却如暴风骤雨,对方每出一拳,都震得他气血沸腾,全身骨骼“吱吱”作响。

    两人一个追,一个退,一路趟过,土龙翻滚,碎石飞溅,场上竟像被耕牛犁过一遍,硬生生开辟出一条半尺深的道路。

    张新逸眼睛一亮,以他的眼光这杨逍实力虽然不算差,但也仅比前阵子遇到的尹克西、潇湘子之流强上少许,但他凭着第二层乾坤大挪移硬是接下他十成功力的出手,一部分强行承下,一部分卸力脚下,还有一部分则被他借力打了回来。

    仅是第二层就有这样的效果,乾坤大挪移精深玄妙之处还要超乎想象。张新不禁怦然心动,得到这本秘籍的心思更强烈了。

    另一边,杨逍心里却是憋屈至极,自己堂堂明教左使,位高权重,何等骄傲自信,居然被一个名不经传之辈从头到尾压着打,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而且,对方的拳头越来越重,他已经隐隐有接之不下的趋势,体内经脉因屡次使用乾坤大挪移负荷过甚,随时有可能败亡身死。

    蓦然,杨逍手底一空,正疑惑不解时,只见那人不知何时已然收手,“杨左使好功夫,乾坤大挪移不愧是贵派镇教神功,在下佩服!”

    张新逸说完,身形向后疾退,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杨逍追了几步忽然止住身形,望着那人离开的方向露出复杂的神色,在他身侧左首的假山上,赫然印着一个深深的掌印。

    掌印入石三分,边缘之处光滑齐整,仿佛用神兵利器切割而成。不过杨逍看得真切,那人走前手掌在假山上轻轻一按,便留下这么一道印记。

    以肉掌之力造成如斯效果,其功力深厚远超自己想象,刚才交手那人竟未尽全力!

    这是威胁?亦或是警告?

    “好深厚的内力!好霸道的拳劲!”杨逍自问如果刚才那人再多片刻,自己即使有乾坤大挪移化解力道,但也难逃生生被震毙的下场。

    “此人年纪轻轻,武功竟如此深不可测,不过他此番手下留情,也不知是到底敌是友……哎,此乃多事之秋,明教究竟能否逃过此劫。”大派围攻光明顶,来势汹汹,明教存亡危如累卵,即使以杨逍一贯淡然洒脱的心性也忧心忡忡,心下不安。

    “罢了!罢了!明教存亡在此一役,我身为明教光明左使,自当誓死效力,即便事有不谐,与其同生共死,倒也是一件快事!”杨逍这样想着,洒然一笑,朝着山上而去。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