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7章 明教之围


    大战正酣,场上情势又生变化。

    一掌之后,两人同时呕血倒退,只见金轮法王人在半空,猛然大喝一声,抛出手五只法轮,他知道此人乃是生平仅见的强敌,再也顾不得双方的“渊源”,杀招终出。

    “五轮大法!”

    金轮法王双手化作一道残影,金银铜铁铅五只轮子急速飚出,如奔雷闪电,声势骇人。

    法轮周围的利刃割开空气发出“呜呜呜”的气爆之声,在金轮法王雄浑无匹的内力作用下,精准地朝着张新逸的周身笼罩。

    这五只轮子每一只蕴含的力道都不下万斤,即使是顶尖高手撞到任何一只不死也残。更可怕的是,五轮大法精妙非常,五道法轮在空隐隐构成一种阵势,相互勾连,互为弥补,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金轮法王(秃驴)好深的内力,好强的修为!”仅这一招,金轮就可稳坐蒙古国师的位置,尹克西、潇湘子四人不管服不服气,却也自认这一招决计接不下。

    面对金轮法王这倾尽全力的一招,张新逸深深吸气,这一口气悠长深厚,如同大海之一只硕大无盆的深海巨鲸在深深呼吸。

    “吒!”下一刻,雷霆暴喝凭空炸响,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以张新逸为心猛然横扫,在场五人感觉到一股沛然大力迎面袭来,纷纷出掌抵消。

    同一时间,五只法轮的去势猛然一滞,在空顿了一顿,金轮法王刚觉不好,只见张新逸双足蹬地,犹如一支强弩射出的钢箭,瞬息出现在五只法轮之前,一连劈出五剑。

    “轰!轰!轰!轰!轰!”说时迟那时快,五只法轮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卷而过,深深扎入地表当。

    张新逸手臂微不可闻的一颤,人在空一个转折,朝着金轮法王电射而至,一掌拍出。

    金轮法王虽惊不乱,怒吼一声双拳擂出,劲风呼啸,隐隐有雷电之声。

    “啵!”如同敲打在蒙着层层牛皮的大鼓之上,两人一触即退,同时一股气浪激射而出,将地面炸出一道道浅坑。

    金轮法王眼露出震惊、疑虑、欣慰等等复杂神色,过了半晌方才沉声问道:“龙象般若功第八层?”

    “法王眼力不错。”张新逸说话时暗叹一声,若非自己龙象般若功未尽全功,比之第层的金轮法王还稍差一筹,今日留下这几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的体质本就远超常人,修炼龙象般若功后肉体强度更是趋至一个极其惊人的境地,仅仅第八层龙象功,就能和第层的金轮法王相抗衡,丝毫不落下风。

    远处,雷鸣般的马蹄声渐渐响起,此处隶属于蒙古,显然几人的打斗已经惊动了蒙古军队。

    一旦被大军包围,同时还有高手牵制,张新逸就是武功再高也绝难逃脱。

    “我们的人来了,大伙儿一起上。”潇湘子面露喜色,拿着哭丧棒蹦出两步,却发现周围几人无一人跟上,不由讪讪止步。

    张新逸看都不看此人一眼,相比较功力通玄的金轮法王,另外几人不过土鸡瓦狗,反手可杀。

    张新逸去意已生,将寒冰插回剑鞘之,长啸一声,“今日一战未能尽兴,期待日后能和法王公平一战,一争高下。”

    话音刚落,身形猛然从原地消失,再见时已经有数丈之远,大步向前,朝着远方遁走,每一步都快若奔马。

    尹克西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本有追击的机会,只是刚刚生死间走了一遭,一时被其震住,竟然谁也没能出手拦截。

    而唯一能拦住此人的金轮法王,却也因为某种原因并未出手。

    就这么眼睁睁让他跑了!

    “金轮,你为何故意放走此人?”尼摩星首先发难。

    金轮法王淡淡瞥了他一眼,沉声道:“此人功力精深,老衲并无把握将之留下。”

    “此人明显和你关系匪浅,你有意包庇不肯全力出手,此事我回去后会禀报大汗。”尼摩星道。

    金轮法王沉默片刻,道:“不劳阁下费心,老衲回去会亲自向大汗请罪。”

    金轮法王身居蒙古国师之职,地位极高,此事虽有影响,却难以动摇他的地位。

    心里却是暗想:此人来历蹊跷,更身负我密宗护法神功,我须找个时间回返宗门,将此事查探清楚……

    张新逸和金轮法王一战远遁,没多久又被蒙古骑兵辍上,就这样追杀围堵了半个月,一路上斩将夺旗,杀人盈野,双方你追我逃,一直来到昆仑山地界。

    昆仑山,乃是华夏第一圣山、龙脉之祖,神话传说元始天尊的道场玉虚宫坐落其上,故而别名:"玉京山"。

    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横贯新疆、西藏,一直伸延至青海境内。山上湖水清瀛,鸟禽成群,奇珍异兽出没,气象万千,其所属玉虚峰、玉珠峰经年银装素裹,山间云雾缭绕,美轮美奂。

    最关键的是,昆仑山光明顶是明教的总部所在,驻扎着数万明教精锐五行旗教众。而明教一向和蒙古人不大对付,双方经常爆发战斗。

    到了这里,后面的蒙古追兵只能恨恨退去。

    追兵既走,张新逸终于松了口气,连日来的追逃即使是他也感到疲惫不堪。此地风景秀美,索性游览一番再走。

    提到光明顶,就不得不提明教的镇派神功《乾坤大挪移》,这部号称最能激发潜力、借力打力的顶级绝学,张新逸表示很感兴趣。

    更妙的是,他对这部经书的所在地一清二楚。

    想到就做,张新逸一路游山玩水,朝着明教总坛坐忘峰而去。

    这一天,张新逸行到半路,忽然听到前面传来阵阵刀兵之声,好奇心起,循着声音跳到一棵大树之上,拨开枝叶,朝下望去。

    只见百米方圆之地有数百武林人士战斗,但见刀剑飞舞,血肉横溅,喊杀震天。

    “恩,在打架啊!不错,这人武功不错……咦,那人的剑法十分犀利,对我口味。让我看看……是明教锐金、洪水、烈火三旗,还有崆峒、华山、昆仑三派。运气这么好!居然撞到了大派围攻光明顶一战,来的正是时候。只是不知道这儿的华山派掌门是伪君子岳不群还是鲜于通那个废柴。哦,神剑仙猿穆人清也有可能。”

    就在张新逸没心没肺点评之际,场上战事再起变化,从东西、南面、西面各自杀出一队人马,却是武当和峨眉的援兵杀到。

    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美艳尼姑和一名面容儒雅的年汉子,双方本是势均力敌,但这两人加入后如虎入狼群,不到片刻就有十几名明教教众命丧他们剑下。

    “恩,这应该是灭绝老尼和武当殷侠,功夫不错!”张新逸略一寻思,就猜出两人的身份。

    明教部众节节败退,却丝毫不乱,阵容严整,显是擅长排兵布阵,却也只能勉强保持不败。

    不过等灭绝师太拔出倚天神剑,剑锋到处,剑折刀断,肢残头飞,顿时死伤惨重,兵败如山倒。

    明教教众视死如归,鏖战不退。眼看原本数百人的队伍存活下来的已不足七八十人,再过片刻,就会被大派的人杀了个干干净净。

    灭绝师太有心要挫挫明教之人的锐气,不愿就此一剑将他们杀了,厉声喝道:“魔教的人听着:哪一个想活命的,只须出声求饶,便放你们走路。”

    明教众人一齐大笑,声音响亮,“死则死矣,想叫我们投降,绝无可能。”

    灭绝师太哼了一声,长剑指着一名教众,问降不降。那人骂道:“放你老尼姑的狗臭屁!”

    灭绝师太登时大怒,一剑杀了他。又问第二个人,同样遭到拒绝,登时大怒,眼睛眨也不眨一连斩杀三人。

    “好个悍不畏死的男儿!好个杀性深重的老尼姑!”张新逸心念电转,已经有心插手这一剧情。

    一声长啸,张新逸从树上一跃而起,跳入场。望着满地的尸体摇头叹息,“老尼姑杀性好重,枉为出家之人。”

    “找死?”灭绝师太立时大怒,问都不问一剑刺出,这一剑以她数十年的功力出手,杀气森森,凛冽非常。

    张新逸既然出头,自然有所倚仗,寒冰出鞘,“哐”的一声两剑相交,溅起无数火星。

    灭绝师太一个踉跄倒退四五步,体内气血沸腾,倚天剑差点脱手而出,心更是骇然,“此人功力好生深厚。”

    刚才一剑两人内力相激,张新逸所习龙象般若功一向以内力雄浑无匹著称,这才让灭绝师太吃了个暗亏。

    群雄哗然,灭绝师太虽然尽力掩饰,但他们又岂会看不出来……更何况,众人视线转向张新逸手大剑,眼忌惮、羡慕、贪婪的皆而有之。

    就在刚才,灭绝师太凭借手倚天斩兵断刃,所向披靡,斩杀明教教徒无数。然而刚才的一记硬拼竟是平分秋色的结果,可见这把大剑不比倚天差上分毫。

    “你是什么人?”一群尼姑涌到灭绝师太身边,其一名身穿鹅黄色绸衣的少女问道。

    此女秀若芝兰,冰雪出尘,让人见之难忘。

    “这应该是周芷若。好美的妞儿,比现实世界的名模女神强了不知道多少,便宜张无忌这厮了。”旁人眼里,这忽然冒出来之人明显是被眼前的女子迷住了,不算也是正常,这灭绝老尼虽然脾气古怪,手下的女娃子却一个比一个貌美。

    张新逸干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失态,调侃之心忽起,说道:“问人姓名前不是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

    “大胆!”

    “狂妄!”

    “无耻狂徒!”

    冒冒然开口询问女子闺名,无异于当面**,周围顿时一片叫骂之声。其以武当派宋青书最为激动,若非师叔殷梨亭死死拉住,这时已经跳下场和张新逸一决死战。

    “哈哈!开个玩笑,大家不必如此紧张。”张新逸摇手微笑,“我刚才在旁边听到灭绝师太唤过姑娘的名字,这位姑娘姓周,不知道我说的对否?”

    周芷若白玉凝脂一样的脸颊微红,不由望向自己的师尊灭绝师太。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尊驾既然早就跟在我们身后,并且出手为魔教出头,还请问是哪位年轻高手?”

    她观此人面向年轻,人又陌生,不像是魔教成名已久的高手。

    后面有明教教徒喊道:“这位少侠并非我明教人,不过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还请问尊姓大名?”

    “尊姓不敢,在下乃一无名小辈,何足挂齿。”张新逸哈哈一笑,面朝灭绝师太说道,“不过今天在下却要从师太剑下保住各位弟兄的性命,叫他们不致于白白死在师太的利剑下。”

    “哈哈哈哈……”灭绝师太豁然长笑,手倚天一摆,森然说道,“妖邪魔徒,人人得而诛之。你竟要为他们出头,得先问过我手的倚天剑同意不同意!”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