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3章 蒙古铁骑


    数日后,张新逸行到幽州境内。

    幽州即是大名鼎鼎的燕云十州之一,也即是后世的北京,如今却为外邦所有。

    这块本该是汉人安居乐业的乐土,在靖康之乱被金国夺去,已经遭受了一次洗劫。不久后金蒙两国开战,金兵不敌蒙古铁骑,退守大都,这里又换了蒙古国所有。

    相比较如狼似虎的金兵,蒙古人更加凶残以及嗜杀,在他们眼里,汉人的地位尚不如猪狗,仅这幽州境内,一路所见,尽是满目疮痍,尸骸遍地。

    张新逸单人独骑,身边又配备了一把巨大的双手大剑,一看就不好惹,蒙古兵虽然毫无人性,却也知道趋利避害的道理,不愿随意招惹这种江湖人士,所以一路走来倒也相安无事。

    这一日午后,张新逸在路边的一家客店用过午饭,忽然听到前面一阵哭闹之声。

    “哎,作孽啊!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掌柜的哀声叹气。

    “掌柜的,发生什么事了?”旁边一个外地客商好奇问道。

    “还能是什么,又是蒙古兵造孽,好好的姑娘家,被这些**糟蹋了……哎,走了金兵,又来了蒙古人,这汉人的天下,怎么受苦的都是汉人。”掌柜的愤愤说道,脸上隐见怒色。

    大堂里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默然无语。

    当是时,异族逞凶,汉人式微,唯一由汉人建立的两个国家大明国已然灭亡,另一个南宋也岌岌可危,眼看家国破碎,江山覆灭,汉人的势力跌至历史的最低谷。

    国家衰败,百姓受苦。即使明知道蒙古人欺负汉族同胞,大多数汉人却也只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

    张新逸吃完最后一口菜,一言不发拎着剑走了出去。

    道路上,一伙二十余人的蒙古骑兵,一人一骑赶着十几个哭泣的青年女子,几个军官模样的还各自在马上搂着一个衣衫零乱的女子,淫笑着互相吹嘘。

    一名蒙古兵看到一个汉人男子挡在路前,手马鞭一甩狞笑抽下,长鞭划过空气猎猎作响,劲道不凡。

    张新逸冷哼一声,右手一抖抓住鞭梢,使力一拉,那蒙古兵措不及防,身体不由自主朝着他飞来。

    一脚踢出,正胸口,那蒙古兵“哇”的一声飞射出好几丈远,落地时微微颤颤指了张新逸一下,胸口深深凹进去一块,显然是不活了。

    蒙古人纪律散漫,残忍好杀,自从夺取了燕云十州后更加残暴不堪,这一带有敢反抗的汉人早已被屠杀一空。不想此时还有人杀出来,一脚便踢死己方之人,登时大怒。

    这些蒙古人都是身经百战之辈,虽惊不乱,立即有两骑从队伍冲了出来,策马狂奔,拔出腰刀发出兴奋的嚎叫声,他们仿佛已经看到对方在血泊挣扎的情景。

    张新逸拔剑、助跑、而后高高跃起,只见一道清冷的剑光在空掠过,两颗狰狞的头颅冲天而起。

    一剑过后,坐下的马儿仍带着蒙古兵的无头尸身跑了一段,直到尸身“噗通”一声歪倒在地,方才渐渐停下马蹄,绕着原主人的尸身不断嘶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张新逸已经虎入羊群杀入蒙古兵之,一剑格挡开急冲的弯刀,顺势一斩,剑锋轻轻松松将来袭之人开膛破肚。剑身一横,在空划出一道银色的剑光,瞬间斩断四五人的手臂,身形如电,在蒙古人的哀嚎声一一将其斩杀。

    左手一捉,准之又准抓住一支疾射而来的箭矢,反手甩出,一名拿弓的蒙古兵跌落马下。张新逸冷笑一声,左手一张,数把冰晶刀刃从无到有生成,左臂用力挥出,刀刃瞬时激射,穿透人体,冻结血液。

    这几下剑起刀落,一队二十几人的蒙古兵不到片刻便被张新逸尽数砍翻。这些蒙古兵但也凶悍,死战到底,无一人逃跑。

    随手松开最后一名蒙古兵的喉咙,这具早已失去生命的尸体无力的从马上坠下。

    张新逸翻身上马,目光一扫,发现那些被掳的女子犹在一旁瑟瑟发抖,看到他望来,更是惊声尖叫,惊惧不已。

    张新逸皱了皱眉,他没有多说什么,机会已经给她们了,能不能把握住还要看她们自己,没有人可以帮她们一世。

    杀了这些人可谓是捅了马蜂窝,这里是蒙古人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蒙古人,张新逸甚至已经可以听到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马蹄声。

    调转马头,张新逸拔出寒冰,朝着马蹄声的地方冲杀过去,这二十人不过是开胃菜,主菜还在后面,这群蒙古人来得正好,他正愁没有杀过瘾。

    直到张新逸走远,那些女子方才如梦初醒,朝着张新逸远去的地方磕了个头,顾不得解开身上捆绑的绳子,相互拉扯着跌跌撞撞跑开。

    道路两边的店家之,一群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然后“轰”的一声收拾细软连夜逃跑,蒙古人残暴无仁,屠城灭门不在少数,如今有二十几个蒙古人死在他们的店门口,遭到牵连怕是身家性命都保不住。

    另一边,张新逸已经和一支蒙古的百人队迎面撞上,短短一炷香时间,便悍然斩杀了带队的百夫长和数百名蒙古骑兵,全身而退。

    此举引起蒙古高层震怒,铁木真亲自下了命令,要求他的儿郎们将这个胆敢冒犯蒙古国天威的狂徒碎尸万段。数日后,一支数一千人队伍的蒙古铁骑从军营出发,马蹄轰鸣,发誓完成大汉的命令……

    一周后,人迹罕至、一望无际的大漠之上,漫天的黄沙充斥了眼球,看不到其他颜色。

    一场激烈的追杀战正在上演。

    追杀者是一支千人之数的蒙古精锐铁骑,而被追杀者只有一人,按理说再强的武功高手也难敌千军万马的围剿,但是此人滑不溜手难缠至极,数次逃脱军队的包围,一路且战且退一直来到大漠之地。

    不过到此为此了,此处黄沙遍地,一片荒芜,没有任何水源和食物,在蒙古铁骑不眠不休的追杀之下,对方引颈受戮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活捉那个胆敢冒犯蒙古天威的狂徒,将他带到大汗的面前,接受大汗的审判。这是万夫长特木尔的想法。

    “嗖嗖嗖……”空气不断传出弓弦震动的声音,每一箭都能带走一个蒙古人的性命,而蒙古人射出的箭矢,却连那人的影子都碰不到。

    “可怕的男人。”距离战场一里处的高丘之上,特木尔脸色阴沉,用蒙语说道,“蒙古骑射天下无双,没想到这样可怕的箭术居然出现在一个汉人手里,并杀戮我大蒙古帝国的英勇健儿。”

    他的话让周围诸将脸色不大好看,蒙古人一直是强大和无畏的代名词,什么时候蒙古人的骄傲被人如此践踏无视。

    这是**裸的打脸,任何一个英勇的蒙古武士都不能容忍。

    “我去!”

    “不!让我砍下他的脑袋。”

    “我会让他知道蒙古人的骑射才是天下第一……”诸将纷纷请命,杀气森森。

    “不……”特木尔竖起一只手掌,“还没到时候,等他体力耗尽之时,就是结束这一切的时候。”

    为了抓住这个男人,他们已经付出了数百蒙古健儿的性命,没有必要再冒着搭上蒙古将领的危险捉拿他。何况他们现在已将对方团团围住,那人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困兽犹斗。

    然而变化,突如其来。

    “死!”

    战场上,张新逸大喝一声,手长剑闪电般刺穿身前之人的铠甲,手腕一抖就将骑士扫落马下。

    战马飞掠而过,张新逸五指一抓缰绳,几个助跑飞身跳上无主的战马,马头调转朝着特木尔的方向冲杀过来。

    他的目标赫然是万夫长特木尔。

    “好计策。”特木尔赞了一句,毫不慌乱。

    “杀了他!”不用等他吩咐,一名蒙古将领大吼一声,带着一队精锐亲卫冲了上去。

    他们都是蒙古军有名的勇士,骁勇善战、勇猛无双,只要阻上对方一阻,等后面的军队形成合围,那人就是有三头臂也脱身不得。

    蹄声如雷,两支人马狠狠撞在一起。

    张新逸冷然一笑,上个位面的沙场经历让他的战场直觉敏锐至极,轻轻松松格挡住平削过来的弯刀,握剑的手臂猛然一震,恐怖巨力勃然爆发,和他交手的蒙古将领瞬间撞向后面的骑兵。

    高速奔驰的骏马力量何其巨大,那将领和后方的蒙古兵一起跌落马下,骨骼尽裂而死。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张新逸仿佛杀神一般冲进人群之,锋利的双手巨剑如同砍菜切瓜一样撕裂铠甲,将来者斩落马下。

    张新逸长驱直入。只是几个呼吸的时候,特木尔面前就被清空出一条路来。

    两边的士兵疯狂朝特木尔帅旗之处涌去。

    特木尔长叹一声,知道这次必将无功而返。蒙古大军之所以能够纵横天下,和其严苛到极致的军令有着密切的关系,主将死而下属活,不论什么原因都难逃一死。

    这也是两翼军队会疯狂回援的原因。即便知道计,却不得不救。

    当然,这也和张新逸强大的实力有关,这段时间死在他剑下的不下百人,而本身却丝毫未损,其魔神一般的形象,已经深深印入蒙古兵心。

    两翼迅速回援,造成的结果是侧翼薄弱,张新逸在距离特木尔不到百米处哈哈一笑,调转马头,砍翻两个拦路的蒙古兵,朝着边路的方向去了。

    “真是个难缠的对手。”特木尔望着张新逸远去的身影,蹙眉叹息。

    他有种预感,这次没能抓住他,下次想要抓他就更困难了。

    “巴图,放出猎鹰,随时监控此人的行踪。每人两匹骏马,日夜交替,下一次遭遇,我们一定要抓住他。”特木尔发下军令。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