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8章 破城


    君临城,坐落于伊耿高丘上巍峨壮丽的红堡,侍卫和女仆四处奔走,抢夺一切看得到的珍贵器具。

    瑟熙抱着她的两个孩子托曼王子和弥赛拉公主坐在铁王座上,轻轻哼着一首童谣。

    “妈妈,他们会杀死我们吗?”歌曲末了,托曼王子轻声问道。

    “别怕,宝贝儿,他们还在战斗,没人能伤害你们。“瑟熙望着紧闭的大门,突然神情放松地笑了起来,“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你们知道那个母狮子和幼师的故事吗,他们生活在林子里……”

    “我知道,是御林!”弥赛拉公主插嘴说道。

    “对,亲爱的。”瑟熙微笑,“御林里生活着一头母狮和她的幼狮,她很爱幼狮,但林子里还生活着别的东西,坏东西……”

    “比如呢?”托曼王子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

    “比如蛇,它的毒液厉害极了,只要一滴就能害人性命。还有狼,它们一向成群结队,凶残成性。听到它们夜晚的嚎叫,幼狮害怕极了。但是他的妈妈对他说:你是一头狮子,乖孩子,你不要怕,总有一天,百兽会臣服于你,你将成为国王,雄鹿和狼群,北方的熊和南方的狐狸,天上的鸟和海里的兽,地上的毒蛇和天上的巨龙,它们必将俯首称臣。它们会来到你的面前,小狮子,把王冠戴在你的头上。幼狮说:我会像父亲那样雄壮勇猛吗?会的,母狮妈妈说,你会像父亲一样勇猛强壮。”

    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了,那是冬狼复仇的嚎叫声。

    “可是我听他们说,北方人会折磨我们,最后杀死我们。”托曼怯怯的问道。

    “不,我会保护你们,我的孩子,我发誓。”瑟熙露出一抹无比美丽的笑容,就如同她嫁给国王劳勃的那天。她从怀里取出两只玻璃小瓶,“孩子们,喝了它,喝了它就没有人能伤害你们。”

    弥赛拉拿着小瓶,好奇地看着瓶的液体,问道:“这是蛇的毒液吗?可是您刚才说蛇的毒液一滴就能害人性命。”

    瑟熙愣了一下,然后轻柔地摸着女儿的小脑袋,道:“乖,喝完它乖乖睡觉,妈妈等会儿就来陪你。”

    “嗯。”弥赛拉用力点着小脑袋,遵照妈妈的吩咐喝完瓶的液体。

    托曼王子静静地看着妹妹的举动,然后问:“妈妈,我必须要死吗?”

    瑟熙刹那间面如雨下,她忽然抱住自己的两个孩子,连声道歉,“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要不是我……”

    她忽然想起那日在皇家花园那位史塔克大人的提议,要是当初她选择和詹姆带着孩子们离开,虽然失去了荣华和权力,但也许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不怪你,妈妈……”托曼王子轻轻擦掉瑟熙两颊的眼泪,微笑着一口喝掉瓶的液体。

    毒性很快发作,托曼和弥赛拉痛苦得拼命打滚。

    “妈妈,好疼!”

    “喉咙……喉咙在燃烧,好渴……”强烈的痛苦让他们说话无比困难,孩子们睁大眼睛,求助地望向自己的母亲。

    “对不起,宝贝!对不起……忍耐!忍耐一下就好了……”瑟熙死死地搂着她的孩子,感受着他们一点点失去动静。

    终于,完全不动了。

    瑟熙无力的垂下手臂,任由托曼和弥赛拉的尸体滚落在地,她失魂落魄地独自坐在铁王座上,放肆而张狂地大笑着,如同一只失去幼崽的母狮。

    “轰!”大厅正门被人从外面暴力推开,一个浑身浴血的人影冲了进来。

    “快和我离……”来人还没有说完,忽然看到地上两具幼小的尸体,猛然跪倒在地,泪如雨下。

    “你来了。”瑟熙看到来人,说道。

    “我来晚了。”弑君者走上前,温柔地将脑袋伏在姐姐的膝盖上,就像他们年轻的时候一样。

    瑟熙爱怜地抚摸着弟弟的脑袋,过了片刻,俯下身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杀了我,雄狮不应死于恶狼之手。”

    弑君者痛苦地抬起头,连日的奋战早已让他精疲力竭,他是凭着心的一股执念冲到这里,然而一切都该结束了。

    他猛然伸出手,死死扼住瑟曦的脖子,这股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致女人的脸色瞬时间变得一片深紫。

    弑君者脸色平静,他看到姐姐对他露出温柔的微笑,手腕狠狠一用力,“咔嚓”一声,瑟曦的头颅无力地垂落一旁。

    弑君者怀抱挚爱逐渐冰冷的尸体,仰天发出悲愤的怒吼。

    “兰尼斯特的人在这里……”

    “是弑君者,还有王后瑟曦,杀了他们!”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群手持长矛的史塔克士兵围拢过来,看着跪倒在地一动不动的弑君者,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忽然提起长矛凶狠刺出。

    “噗哧,噗哧……”钝器刺入肉体的声音连续响起,四五根长矛将弑君者和他怀的瑟曦死死钉在了一起,如同一幅凄美而又残虐的画作。

    血,喷涌而出,俩姐弟的血混合在一起,沿着长矛缓缓滴落,如同一条红褐色的长蛇在铁王座下缓缓流淌……

    “快!快!离开这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君临一处狭窄的平民窟内,一群兰尼斯特的士兵簇拥着国王乔佛里沿着烂泥道骑行,他们匆匆朝着烂泥门的方向前进。

    道路两边,是一群衣衫褴褛、饥饿难耐的平民,看到金袍子和他们护卫的王冠小孩儿,有人喊道:“看呐,那是国王!”

    “国王万岁!”懒洋洋的声音,但更多的人则是沉默,用一种麻木而仇恨的眼神看着从他们间走过的兰尼斯特雄狮。

    “给我们吃的!”

    “我们要饿死了,发发慈悲吧!”可惜他们的请求注定得不到回应,乔佛里和他的士兵快速的穿过人群。

    “嘿,屁的国王!求他做什么?乱伦生出的杂种,兰尼斯特家的篡位者。”人群,忽然有人大声说道。

    一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秽物从空飞过,砸在最外面的金袍子身上,引得他怒骂连连。

    如果是平时,乔佛里一定会要侍卫撕烂他们的嘴巴,然后用长剑捅入他们的胸口,将他们开膛破腹,让他们晓得胆敢冒犯国王的下场。

    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教训这群贱民,他必须在北方人的军队追来之前,离开这座无比危险的城市。

    然而他的无所作为似乎引发了某种信号。

    “哦,胆小鬼国王害怕了!”

    “他当然会害怕,北方人已经杀进来了,他们会吊死这个兰尼斯特的小鬼。”

    “他在逃跑,北方人在追捕他。”

    “听说篡位者的脑袋价值五百金龙……”

    人群窃窃私语,平民们用闪烁不定的眼睛望向乔佛里。

    乔佛里似乎感到情况不对,他死命的催促坐下的马儿快跑,可是这里太狭窄了,各种杂物堵塞了前进的道路。

    突然,马儿脚下一滑,乔佛里万分狼狈地栽倒在满浸着泥水的烂泥当,下一刻,他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他的一条腿被摔断了。

    “快!背起我!背起你们的国王!”乔佛里尖声喊叫。

    可惜侍卫已经没空去管他了,人们仿佛看到了某种机会,拼命挤压着矛杆,金袍卫士们拼力维持防线,石块、粪便及各种污物从头顶嗖嗖飞过。

    “杀!杀了他们!杀出一条路来!”乔佛里的心神完全被恐惧所摄,他大声命令道。

    然而他的话成了压倒最后一根稻草的砝码,人们红着眼睛冲了上来,伸出一双双骨瘦嶙峋的手爪,

    先是三名金袍卫士被汹涌的人潮挤倒,然后更多的卫士被拖入阴暗的角落,接着人们露出残酷而贪婪的表情,涌向前来。

    “不!不!你们要做什么?我是乔佛里·拜拉席恩,我是你们的国王。”乔佛里尖叫。

    然而迎接他的是一拥而上的贫民,他们争夺乔佛里身上的每一个零件,妄图用此换取赏金。

    乔佛里华美的衣袍被撕成无数布条,手指上戴着的宝石戒指被一颗颗拔下,头上的王冠更是被敲成一块块零碎的金子。唯一保存还算完整的是他的头颅,被平民窟的一群黑帮抢出,金色的脑袋上面浸满了鲜血、泥水,以及不知名的液体,依稀还能看到乔佛里的影子。

    “这是君临城最后一个兰尼斯特?”索隆一脚踢飞乔佛里的脑袋,这样问道。

    “是的,大人。王后和弑君者毒死了他们的两个孩子,伪王乔佛里则被愤怒的民众撕成了碎片。”骑士汇报道。

    “嘿。”索隆冷笑一声,他望向瘫坐在地上无精打采的侏儒,说,“你的哥哥、姐姐以及侄子侄女全部死了,你说我该如何对待你?”

    提利昂低垂着头,一言不发,亲人的死亡,心爱之人的背叛,一切都让他心如死灰。

    君临城破之时,提利昂和他的**雪伊待在首相塔,两人发誓一起在此终结自己的生命,然而在他喝下最后一杯酒的时候,一个重物重重敲在了他的脑后。

    当他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他侄儿乔佛里的脑袋以及一脸戏谑的北方人。

    “你们赢了。”良久,他缓缓说道,声音无比干涩,“我,任由你们处置。”

    “很好。”索隆点点头,然后他说,“放了他?”

    “放了他?”在场的北方人将领面面相觑,然后有人说道,“可是他是兰尼斯特……”

    “能为我所用的兰尼斯特。”索隆强调,然后他望向一脸茫然之色的提利昂,“我留你一条命,是因为你还有用,你将为我服务来偿还我绕过你的代价。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如何选择。”

    对此,提利昂张了张口,他不知道对方到底什么用意,不过能活的话谁会想要死呢,最终他开口回道:“好。”

    “可是……”北方的将领还要反驳,却被后面的同僚急忙拉住。

    以二万兵力打败保皇派的十万大军,如今索隆·梅尔寇的声望如日天,现在即使原北境的老牌贵族也不敢违逆他。

    所有人崇拜他,尊敬他,并且深深的畏惧他。

    人们对他的情感,正如三百年前人们面对骑着巨龙而来,夺取维斯特洛皇权的征服者伊耿·坦格利安。

    他强大、冷酷、完美,是世间万物唯一的主人,是天生统御万民的至高存在。终于一日,他将加冕为王……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