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3章 婚娶


    血色婚礼已经过去有一个星期了,而它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

    泰温的政治意图无疑得以实现,去掉了五王之乱的最后一个心腹大患,最终巩固了其孙乔佛里的王权统治。

    另一方面,北境史塔克、波顿、佛雷这三个最强大的家族实力大损,其佛雷家族因为违背了神圣的宾客权利,家族除了萝丝琳·佛雷因为艾德慕的关系逃过一劫,其余的佛雷全部被悲愤的史塔克夫人绞死在城楼上。

    至于波顿家族,同样步入佛雷家族的后尘,只是卢斯的子孙相比较瓦德侯爵要少了许多,老家的分支也早被索隆解决干净,在将几名波顿的残党斩首示众后,波顿家就此消失在维斯特洛大陆的历史长河。

    尽管如此,各个家族损失最惨重的还属史塔克家族,家族的精锐士兵损失殆尽,王后和史塔克家未出生的婴儿也陨落于血色婚礼,至于史塔克的臣属家族,更是伤亡惨重,族内高层几乎被一网打尽。

    北境贵族,已然名存实亡。

    这个时候,一个熟悉而陌生名字进入到维斯特洛大陆诸侯的视野,索隆·梅尔寇,这个名声享誉大陆的“天选剑神”,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摧毁了波顿和佛雷的联军,力挽狂澜,拯救少狼主于存亡之间。

    北境,强大的史塔克家族衰落下去,然而,一个更强大的势力冉冉崛起。

    虽然他在血色婚礼之后就此偃旗息鼓,没有采取任何军事行动,但是所有人能够预见,当他再次发出怒吼时,必将震动整个大陆!

    临冬城寝室,燃烧的篝火在壁炉散发着熊熊烈焰以及热流,却怎么也驱散不了房内的冷意。

    史塔克夫人哀伤地望着他的大儿子,罗柏·史塔克。

    自从孪河城回来后,这位英姿勃发的少狼主就像耗尽了所有的精气,病倒在床榻上。

    弩箭攒射产生致命的力道让他伤口撕裂出巨大的创口,甚而已经伤及骨骼,同时伤口发炎,高烧不醒。然而等鲁温学士耗尽心力终于将他拯救过来以后,他却像一个失去所有信心和希望的人,整日躺倒在床上一言不发。

    罗柏残疾了,为了拯救他,老学士不得不锯掉了他的一条腿。

    血色婚礼不仅摧毁了他的身体,更摧毁了他的信念,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死在面前,却无力拯救。

    哀莫大于心死。

    “让他一个人静一会儿吧!”老学士站在史塔克夫人的背后,轻声劝道。

    夫人闻言,深深看了一眼儿子,他的目光呆滞而无神,仿佛在看她,又仿佛看向一无所有的虚空,不由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出门,朝着外面走了一段,这时史塔克夫人忽然问了一句,“学士,你是说你早在数月前就知道波顿心怀不轨的消息。”

    鲁温学士满脸惭愧之色,闻言沉重地点了点头,“这是我的罪孽,夫人。若是我早点将信息传达到的话,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

    “不,这不怪你!一切都是七神的旨意。”史塔克夫人疲惫地闭上双眼,叹息着说,“当我坐视罗柏迎娶简妮,背叛对佛雷家誓言的时候,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我差点失去了他!”她这样对自己说,这些日子,每当她回忆起那一天发生的场景,都仿佛坠入最深沉的噩梦之。

    艾德的身死,席恩的背叛,未出世孙儿的夭折,以及罗柏的重伤欲死,所有的一切都让她不寒而栗。

    而这一切的背后,都若有若无站着一个人的身影,他强大、冷酷、而又神秘莫测,当她在婚礼最绝望之时看到他的时候,有满溢着希望的狂喜,同时,又蕴含着淡淡的不安。

    她一直不知道这份不安不知到底从何而来,但现在,她有些明白了……

    “学士,请带我去见索隆伯爵,我想向他当面传达我的谢意。”走廊里,史塔克夫人忽然这样说道。

    “当我看到罗柏倒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向天上的诸神祈祷,以所有新神和旧神的名义发誓,谁能拯救我的孩子,我愿意为之付出一切代价。”史塔克夫人看到索隆的时候,盯着他的眼睛这样说道。

    “万分感谢您拯救了我的儿子。那么请告诉我,大人,您到底想要什么?”

    “您又能给我什么,夫人?”索隆望着眼前庞大的沙盘,淡淡说道。

    这是降临者为其制作的,包括维斯特洛大陆、厄索斯大陆和部分索佐尔约斯大陆的地形地貌。

    史塔克夫人初见这幅巨大的沙盘后很是恍惚了一阵,然而意味深长地看了索隆一眼。

    “所有,大人。包括临冬城、以及北境,甚至我可以为您取来奔流城。”史塔克夫人沉默了片刻,然后这样回答。

    “可是临冬城是您丈夫家族世代相传的城堡,而奔流城则是归属您的弟弟艾德慕大人所有。”索隆手指缓缓划沙盘上代表这两座城堡标志的细沙,淡淡说道。

    “没有爪牙的狼难以抵受狮子的侵害,史塔克和兰尼斯特只要还有一个存在,这场战争就永远不会结束。”史塔克夫人看向索隆,“我需要您的帮助,大人。”

    她没有提她的弟弟艾德慕·徒利公爵,因为索隆回北境的时候,以保护徒利公爵为名将之一起带回了恐怖堡。

    “你需要我付出什么,夫人?”

    “复仇!”史塔克夫人眼闪过仇恨的光芒,“我的丈夫艾德以及史塔克未出生孩子的性命,北境诸位大人以及士兵的血仇,需要用兰尼斯特的鲜血来偿还。”

    “请放心,夫人,我无意觊觎临冬城。”索隆转身,这个时候他已经不需要顾虑什么了,有些东西可以开陈公布的谈一谈,“夺取临冬城只会让我遭受北境贵族无谓的敌视,史塔克家族是荣誉且忠诚的家族,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他都将是临冬城之主,北境的守护者。”

    这就是承诺了,索隆相信史塔克夫人听得懂他话里的含义。

    “感谢您的慈悲,大人。”史塔克夫人深深鞠躬,真情实意流露。毕竟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绝不愿意出卖史塔克家族的利益,哪怕是为了换取血脉延续,然而现在的史塔克就像是在狮虎夹缝生存的幼狼,一个不小心就难逃被绞杀吞噬的命运。

    所幸现在看来这只“老虎”仍对史塔克存有善意,因为它的野心绝不仅仅只是北境一隅,而是整个维斯特洛大陆。

    这让史塔克夫人想起那场历时两年之久的篡夺者战争,十几年来,因为伊里斯二世的残暴统治,最终导致史塔克家族、拜拉席恩家族、艾林家族、徒利家族四个家族举起反叛大旗,他们最终取得了胜利。

    而她的夫君艾德·史塔克,为这场战争的胜利立下了赫赫战功,战后取得了新国王劳勃·拜拉席恩完全的信任以及尊敬。

    他被封为七国领土面积最为广阔的北境守护者,统领北境贵族。

    自此,两个年轻时代的挚友开始了对这片大陆十几年的统治。

    可惜时过境迁,昔日雄壮的青年变成了只会饮酒嫖妓的无能之王,王室的权利被牢牢把持在兰尼斯特的手里,最终拜拉席恩的铁王座为这对乱伦的兰尼斯特兄妹篡夺,伪王乔佛里·兰尼斯特残忍地戕害了她丈夫的性命,导致后面一系列悲剧的诞生。

    而这一次,和当时如此之像,她必须堵上史塔克和徒利全部的家运,去赌一赌那未知的命运。

    几乎是在瞬间就下定了决心,史塔克夫人双腿跪地,她说:“史塔克家族将随时听候您的差遣,大人。”

    但是这里她耍了个心眼儿,“正如您所说的那样,大人。为了取得北境诸位大人的信任,让他们为您而战,我愿意把女儿珊莎·史塔克嫁于你为妻,作为我们两家结盟的纽带。”

    血色婚礼的绝望经历让她改变了很多,若是以往,史塔克夫人绝不会将女儿的终身幸福作为政治妥协的礼物,但是为了确保史塔克家族的基业不被外人夺取,她顾不得这么多了。

    承诺虽美,却不如婚姻的羁绊。

    正如当年他们付出了鲜血和牺牲,却最终被兰尼斯特篡夺了胜利的果实。

    对于史塔克夫人的提议,索隆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点头答应,“这是我的荣幸,夫人。”

    史塔克家的珊莎将要嫁给索隆·梅尔寇的消息很快传遍七国,这让兰尼斯特如临大敌的同时,也让北境的诸位贵族在悲伤哀痛之时找到一丝振奋之意。

    这段时间,索隆伯爵勇救少狼主的故事已经在维斯特洛大陆广泛流传,作为北境贵族的典范,他几乎做到了极致。

    也许依靠这个强大无瑕的男人,他们还有打败兰尼斯特的可能,为在红色婚礼上惨死的家人复仇。

    北境诸位贵族十分乐意见到这场婚礼的促成。

    而对于北境大地的普通平民来说,仁慈公正的史塔克大人和能够给他们带来美好生活的梅尔寇大人两者的结合,是受到天上诸神,所有新神和旧神祝福和赞美的。

    整个北境上下都密切关注和期盼着这场婚礼的到来,除了一个人……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