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2章 背叛和拯救


    孪河城城堡,徒利家艾德慕和佛雷家萝丝琳的婚礼现场。

    酒精和美食的气味弥漫在空气,大厅里到处都是一片欢声笑语的史塔克宾客,他们喧哗着,勾肩搭背,大声说着荤素不禁的笑话。

    大厅底部的乐师楼台上,同时传来笛子的哭号、长管的颤音、提琴的尖叫和号角的嘶吼,给这婚礼加上了一层喧嚣絮乱的曲调。

    外面的雨持续未停,城内的空气却愈见窒闷温热。大厅壁炉升起熊熊火焰,墙上一排铁壁台里的火炬烧出絮絮黑烟。一切都显得那么杂乱无章。

    等到酒酣耳热之际,史塔克家族不管骑士还是士兵都喝得醉醺醺,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时候。

    楼台上的乐队前一首歌演奏到一半,这时突然一转,未待片刻宁息,便奏起另一首歌,但没人开口唱词。

    场唯一没有喝酒的史塔克夫人一愣,她听出这首歌是“卡斯特梅的雨季”,兰尼斯特的歌。

    徒利家和佛雷家的婚礼上为何会奏起史塔克宿敌兰尼斯特的歌。史塔克夫人开始感到不大对劲,环视四周,看到的是一张张冰冷而阴森的面孔。

    这时,主座上的瓦德·佛雷忽然站起身,他朝着罗柏举杯,“陛下,我觉得我有点……不够尽职,我有好酒、好肉、好音乐,可这些招待都与你们不相称,吾王已婚,我还没有给王后新婚礼物。”

    罗柏起身,面带笑意,刚要开口拒绝。

    佛雷伯爵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

    一名卫士狞笑着来到少狼主夫人的背后,他揪着王后的头发,拔出匕首,一刀就将她的肚子刨开,在罗柏·史塔克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将他的爱妻推倒在地。

    “这里面有我的孩子,还有我最爱的妻子。”这一变故完全惊呆了史塔克众人,罗柏呆若木鸡,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史塔克夫人第一个反应过来,“罗柏!”她站起身,厉声呼喊。

    罗柏似乎刚刚回过神过来,他跨出一步,然而陡然停住。一支箭射穿了他的身体,刚好插进肩膀下。他的叫喊被笛声、鼓声和琴声所淹没。第二支箭刺入大腿,少狼主倒了下去。

    楼台上,乐师们纷纷放下器械,取出十字弓,射向史塔克众人。

    史塔克封臣终于反应过来,他们试图拔出刀剑反抗,却被一群早有准备佛雷家人所包围,他们的匕首起起落落。

    大门轰然打开,全副武装的莱曼·佛雷爵士当先冲进大厅,身后跟了十来个佛雷家士兵,手均握长柄重斧。

    即使有人躲过第一轮的袭击,但是在重斧和弩箭的攻击下,很快步入前一批人的后尘。

    今夜无人能够逃脱,北方人被一网打尽。

    史塔克夫人第一时间就被击倒在地,没人去管她这个软弱的夫人,所有佛雷家的人都在兴奋地屠杀着史塔克的宾客。

    “七层地狱啊!”夫人绝望地**着,无尽的、血红色的腥臭液体充斥在她的眼。

    河渡口领主高高地坐在精雕的黑橡木椅子上,贪婪地审视着这场屠杀,肆意狂笑。

    外面,营地变成了屠场。婚宴大帐上升起的火焰直达半空,一些军用帐篷和五十个丝绸帐篷也在燃烧,处处刀光剑影。

    史塔克的士兵成了待宰的羔羊,而担当侩子手的是佛雷家以及波顿家的人。

    罗柏的身体动了动,他挣扎着挺起身躯。国王肩膀、大腿和胸膛各插了一支箭。

    瓦德大人举起右手,乐声顿息,唯有大鼓未停。“嘿,”瓦德大人咯咯笑道,“北境之王起立了哩。陛下,很抱歉,我的部下似乎伤了您的人。嘿,我代表他们向您道歉,希望咱们可以再度成为盟友。”

    罗柏的眼睛动了动,神情木然。

    “不!”史塔克夫人尖叫着,她冲到桌子下将瓦德年轻呆傻的漂亮妻子拖了出来,将尖刀死死抵住她的喉咙。

    “瓦德大人……瓦德大人!够了!该结束了!”她用匕首抵住佛雷主母的咽喉,“求求您,他是我儿子,我头一个儿子,放他走!我们发誓忘掉这一切……我以新神和旧神的名义发誓,我们……我们绝不会复仇……”

    “你曾经在我的城堡里发过誓,你以所有神的名义发过誓,让你儿子娶我女儿。”瓦德侯爵脸上充斥着报复的快感和恶意,“现在,我凭什么要放他走?”

    “以我徒利的荣誉,”夫人的手抖得厉害,她哀求,“以我史塔克的荣誉,我们会信守诺言,你可以拿我做人质,只要您放他走!不然我割了你妻子的喉咙。”

    瓦德侯爵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他说:“那我再娶一个。”

    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哧!”一截剑身从佛雷家骑士的胸口刺入,来人推着骑士走入正门,长剑拔出,骑士无力地瘫软在地,露出身后之人的身影。

    忽闪的火光下,来人的披风仿佛被鲜血浸红,那是一名穿戴着朴素铠甲的黑色武土,他的全身上下被笼罩在盔甲的阴影之下,盔甲上没有装饰任何花纹、家徽,像铁块更似盔甲。

    “你是谁?”瓦德侯爵泯了一口酒,眼前之人似乎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然而他并不认为对方会妨碍他的计划。

    对方只有一人,而他,拥有千军万马。

    其余诸人也是面面相觑,是敌非友,按理说应该清理完史塔克的人了,那么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场只有史塔克夫人身体剧烈颤抖起来,眼眸投射出希望的光芒。

    来人扫视大厅诸人一眼,缓缓脱掉了头盔,“诸位大人,容我介绍一下,在下索隆·梅尔寇,伯爵,自由骑士,天选剑神,以及……恐怖堡之主。”

    下一刻,如山崩海啸般的喊杀声冲天而起,这个声音是如此之大,仿佛一瞬间响彻整个孪河城。

    “轰!”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到巨大的火球划过夜空,拉出道道光痕,一头撞在了城内的一座城堡。

    “轰!轰!轰!轰……”紧接着,连绵不断的火球被投入城,越来越多的建筑物被火焰点绕,熊熊燃烧起来。

    冲天的火光,孪河城的大门被人从内部轰然洞开,与此同时,城外早已整装待发的骑兵如潮水般涌进,如同一条钢铁和火焰的洪流倾泻下来,踏在吊桥上的隆隆马蹄几乎淹没了被火焰焚烧之人的凄厉惨嚎。

    一切都突如其来,佛雷和波顿家的士兵刚刚屠杀完史塔克,尚没有来得及欢呼和庆祝,然后就发现自己的家门大开,无数的骑兵侵入他们的家园,肆意砍杀着一切能够行走的生物。

    一切都如此相似,不过这次被杀戮的对象是佛雷家和波顿家的士兵。

    “该死!杀了他!”大厅内,瓦德侯爵一把摔掉手的酒杯,大声喝令道。

    “先杀罗柏!”同时,卢斯·波顿抽出一把短剑,阴沉着脸走向摇摇欲坠的罗柏。

    “救他!”史塔克夫人的话被淹没在弩箭的声音之下。

    “如你所愿。”索隆单手掀起一张高架桌,在空翻滚了几周正巧落在罗柏身上。一、二、三,无数弩箭插进木板。

    然后,他拔出寒冰,冲向罗柏的位置。

    两名佛雷家的骑士拔剑迎战,然而不等他们长剑斩下,一道清冷的剑光一闪而逝,两道血泉喷涌而出。

    数十名士兵试图从两边阻挡他的去路,却被他一脚一个踢飞两张长木桌,轰在前排士兵的身上,一阵人仰马翻。

    一时间,怒骂声、喝令声、各式各样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楼台上弩箭攒射,却连捕捉对方的身影都不能做到,只见黑甲武士如同游离在空气的黑色闪电,瞬息穿越半个大厅。

    “不能让他救走罗柏!”卢斯伯爵手的短剑狠狠刺向罗柏的心脏。

    然而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道黑影出现在罗柏身边,穿着铠甲的手掌轻而易举地握住短剑,使之再也前进不能。

    “你!”波顿伯爵大惊失色,然后一道黑影在他眼前越来越大,当他意识到那是对方肘部的时候,已经“噗嗤”一声脆响软倒在地。

    这一击几乎将他的眼眶整体轰飞,他的情况糟糕到了极点,半个头颅凹陷进去,整个头颅几乎成了一个月牙形,卢斯·波顿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七孔里慢慢流出暗红和白色的液体,颅骨碎裂而亡。

    波顿家族众人哗然,对方竟然在他们眼前硬生生将他们主君杀死。

    然而等不到他们复仇了,大门被人从外面轰然推倒,无数的降临者涌入大厅。

    “杀!”降临者们如同恶狼一样扑向大厅众人,这些都是佛雷和波顿家的高层,一个个都值钱得很。

    其几个降临者略一扫视大厅,看到波顿伯爵的尸体时顿时心一阵肉痛,尼玛这是五千精力点啊,怎么还没等他们杀到就挂掉了!

    下一刻,所有人目光集在坐在主位上的瓦德侯爵身上,然后争先恐后朝着对方冲去。

    “畜生,杀死你!”然而一道身影比他们更近,是罗柏·史塔克,他像是回光返照般地从索隆手抢过寒冰,吼怒着冲向前,将长剑狠狠捅入瓦德侯爵的胸口。

    这股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致于将其凌空挂起,狠狠扎在后面的墙壁上。

    “哈!你……赢了,史塔克。不过……没有人能够得罪佛雷而不付出代价!”老侯爵“嚯嚯”惨笑了两声,脑袋一歪,死了!

    “尼玛!”晚到一步的几名降临者高层风凌乱,“又是这样!”他们的心在滴血,差点就想扔掉手的刀剑不干了。

    所幸周围的喊杀声终于让他们回过神来,大BOSS既然杀不到,只能杀些精英怪补偿一下损失。

    末了,罗柏·史塔克仰天长啸,发出好像孤狼一样的凄厉嚎叫!

    而外界的战争,已经渐渐接近尾声,神兵天降的降临者们,携着沛不可挡的威势,将波顿和佛雷两大家族的联军屠杀一空。

    这场闹剧一般的血色婚礼,以少狼主罗柏·史塔克的爱妻简妮·维斯特林和大半部分臣属士兵之死作为代价,史塔克元气大伤,就此一蹶不振。

    于此同时,所有人见证了波顿、佛雷,这传承千年的两大家族最后落幕……

    ∓l;/∓g;∓l;∓g;手机用户请到阅读。∓l;/∓g;;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