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0章 连夺两城


    恐怖堡距离临冬城有一百里格,全速行军的话,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所幸北境地广人稀,人类的聚居地很少,降临者军队一路上只遇到两个小村庄,不虞有人会通风报信。

    至于粮食,索隆伯爵之前就让人准备了足够一千人三天的分量,确保这次突袭行动万无一失。

    而他的准备确实让他收获回报,第三天夜晚,降临者军队安然无恙地来到恐怖堡城下,沿途并未受到任何阻拦。

    “快开门,拉姆斯大人回来了。”传令兵在城下喊话。

    而城墙上的守军看到的就是一支有着“剥皮人”家徽的军队,而且他们恰巧知道几天前拉姆斯大人瞒着公爵,带了一支千人的军队出城。

    “可否让我一睹拉姆斯大人的容貌。”黑灯瞎火看不清来人,守城官还是按照程序要求确认来人的身份。

    “大胆,你居然敢怀疑大人!”传令兵狗腿子的喝骂道。

    “嘿嘿……谭格尔,短短几天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金属面罩下传来熟悉的阴沉声音,让守城官心一松的同时又惶恐起来。

    这个声音、这种语气,确实是拉姆斯大人无疑。

    “你们,快去给大人开门。”守城官连忙吩咐手下,不需要再确认了,得罪了拉姆斯大人可是连死都难。

    这个时间段不会打开正门,恐怖堡的侧门用人力缓缓升起一个三米宽的窄门。

    军队鱼贯而入。

    守城官亲自站在门边迎接,他虽然是一名爵士,但是面对很有可能继承波顿伯爵爵位的私生子拉姆斯,他却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

    拉姆斯大人理都没理他就昂首走进大门。

    守城官心里一松,明显拉姆斯大人没有当场找他麻烦,就说明暂时没事了。

    但是……感觉有点不对!

    随着城外的队伍鱼贯而入,眼前一片生面孔让守城官疑心大作。

    “他不是拉姆斯大人!快关门!敌袭!”看到衣甲下寒光闪烁的刀光剑影,守城官终于反应过来,发出凄厉的呼喊声,然而迎接他的是一道银亮的剑光,一掠而过。

    “哧!”人头冲天而起,最前排伪装成拉姆斯的索隆拔剑、断首,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周围的士兵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守城官的死立即引起守城士兵的暴动,然而还不等他们付诸行动,来自背后的匕首终结了他们的性命。

    出手的正是降临者!他们早在半月前就潜伏到恐怖堡内,通过金龙和谎言开道,成功混进恐怖堡的城防体系之,为的就是这一天!

    降临者的计划无疑是成功的,已经入城的降临者纷纷撕下伪装,守城士兵拼杀在一起,而早已准备好的几人,拼命摇动缆车,城门轰然洞开!

    无数的死亡使者踏着夜色,冲入到恐怖堡内城之。

    冲天的喊杀声惊醒了不少已经入睡的恐怖堡士兵,然而还不等他们穿上铠甲,如狼似虎的降临者已经冲进屋内,一通砍杀。

    也有骑士和军官终于在一片混乱组织起队伍,但是他们需要面对的,是早已枕戈待发、磨刀霍霍的降临者团队。

    卢斯·波顿率领他的军队和罗柏举兵南下,再加上拉姆斯抽调出两千兵力,城并无多少兵力,在降临者的偷袭和杀戮下,城内的士兵很快被杀戮一空。

    当天色微微发亮的时候,恐怖堡已经更换了主人。

    索隆伯爵拿下城堡的第一件事就是封锁全城,任何人不得离开,同时他命令部下杀死全部渡鸦,清点战马,务必使消息不能第一时间传递出去。

    而这个时候处在前线和兰尼斯特军队作战的卢斯·波顿还浑然不知,自己的老巢已经落入旁人之手。

    恐怖堡已经得手,张新逸下一个目标就是被葛雷乔伊家的阿莎占据的深林堡。

    作为北境之王亲自册封的索隆伯爵,他不管是在大义上还是军事实力都远胜阿莎·葛雷乔伊,这个时候夺取深林堡再合适不过。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事情要做。

    为防止在他离开后消息走漏,张新逸发布了一条残酷的命令,他命令降临者铲除恐怖堡内一切波顿势力,包括卢斯的亲族以及臣属,几乎在一夜之间,恐怖堡化作一片鬼蜮。

    之后,索隆伯爵和降临者在恐怖堡整顿了一段时间,主要是重整军备和招募新人。

    这段时间,幻想空间又陆陆续续有降临者进入到冰与火之歌世界,他们投入到位面之子的麾下,索隆伯爵军队的人数再一次增加,总计有三千名左右降临者组成的士兵。

    当一切准备就绪,索隆伯爵留下两百降临者驻守恐怖堡,其余军队再次开拔。

    深林堡位于临冬城西北的狼林之,它和恐怖堡的距离相当于双倍的临冬城到恐怖堡里格,以军队现在的行军速度,至少需要五天。

    他们先回了临冬城一趟,将重伤未愈的席恩带走。

    当鲁温学士得知索隆伯爵已经攻下恐怖堡的时候表示非常惊讶,他劝说索隆不要做得太过分,毕竟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拉姆斯率军赶至临冬城是想帮助叛逆席恩——毕竟是索隆一方先动的手。

    但是当索隆把卢斯·波顿和他的私生子拉姆斯之间的信件展示给老学士的时候,登时让他无话可说。

    在信件里,卢斯·波顿虽没有明确指示他的儿子拉姆斯,但字里行间表达的意思:若拉姆斯有机会,可以尝试夺取临冬城,断绝史塔克的根基。

    “七神在上!我怎么能让罗柏身边潜伏这样一条毒蛇。”老学士脸色大变,以和年龄不相符的敏捷一跃而起,来到书桌前奋笔疾书起来,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将这条消息传递出去。

    “希望还赶得及……”望着天空远去的渡鸦,老学士喃喃说道。

    “警告已经发出,能不能察觉就看你们自己的了。”索隆淡淡看着这一切,抚摸着手的寒冰心道。

    另一方面,降临者们在临冬城稍微休整,就再次向深林堡的方向奔赴而去,而大军这一动静立即就被一直关注着临冬城局势的阿莎知晓。

    “你是说,我那愚蠢的弟弟不但被人逮住,还成为对方和我们讨价还价的筹码,正朝着深林堡而来。”阿莎死死盯着眼前的斥候说道。

    “恐怕是的,而且他们人数很多,是我们的好几倍。”报信的铁民回答。

    阿莎知道他没有说谎,因为她在十二岁的时候就能从一个人的眼睛里够分辨他是在说谎还是真实,所以她能够看到对方眼的恐惧。

    双方人数相差太多,深林堡也不是可以固守的地方,这一仗输的一定是他们,而丢掉的,则是他们的性命。

    但是身为一个铁种,又怎能不战而逃。更何况内心隐约有一个想法,她想向父亲证明,虽然是女人,但却比她的弟弟更加优秀。

    下定决心,阿莎把手下叫道外院,她爬上一个木桶,以便让他们所有人都能看到她。

    “露着利齿的狼们正在前来袭击我们的路上,他们有三千人,将在日出之前来到我们的城门。我们是要扔下长矛向他们恳求放我们一条生路吗?”

    人们面面相觑,然后,一名铁种拔出他的剑,说“不!”

    “不!”另一个提着长斧的铁种附和。

    “不!”这是一个熊一样强壮的铁种,夺下这座城的时候,他一个人就敲碎了三个敌人的脑壳。

    “决不!”接着,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穿过外庭,吹响战斗的号角。

    铁民们决心誓死一战。

    “呜呜呜呜呜呜呜——”战号嘶鸣,悠长低沉,让人血液为之凝固。

    攻城战开始。

    降临者从来没有攻打过城堡,甚至在一个月前,他们绝大部分都没有摸过刀剑,但是经过幻想位面的经历,他们现在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士兵。

    而且降临者们更有现代工程学构建造物的强大加盟。

    一座和城堡齐高的云台被快速推向城墙。

    “这是什么……”铁民们一片哗然,一下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时一个吼声从城墙上响起,“给我射击这些狼崽,砍倒它!”

    这是阿莎·葛雷乔伊的声音,她装备着铠甲和战斧,站在人群的最前方。

    然而下一刻,她看到自己的弟弟席恩被绑在云台的最上方,如果射击很容易误伤到他。

    这个发现让她倒抽一颗冷气,甚至一时间忘了发号施令。

    但她最终反应过来,只见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气,突然从身旁的士兵手夺下弓箭,瞄准、射击,而她的目标赫然是席恩·葛雷乔伊。

    箭矢撕裂空气,在席恩绝望的目光下直刺心脏,却在半路上被一把双手大剑磕飞,索隆伯爵冷笑地站在席恩旁边,“现在还不是送你上路的时候。”

    席恩没死,铁民的射击愈发显得软弱无力,毕竟即使是误射,谁也不想担上亲手杀死葛雷乔伊的责任。

    “轰”的一声,在一阵地动山摇,云车终于靠上城墙。

    密密麻麻的降临者冲向城墙,他们兴奋地扑向一个个行走的积分,神态疯狂、舍生忘死。

    其围住阿莎的降临者最多,因为她最值钱。

    但是作为铁民的领导者,她身边的人最多,也最强,一个又一个的降临者死在他们娴熟的杀戮技巧之下。

    但是耐不住降临者源源不绝,体力总有消耗完的时候,拿剑的铁种不小心被人砍到大腿,行动大打折扣,这很快就要了他的命,第一个倒下。

    然后倒下的是拿长斧的铁种,他被一名降临者贴近身,短剑从他喉咙间插入,直接让他断了气。

    至于像熊一样强壮的铁种,在敲碎三个人的脑壳后,却死在了第四个人的长矛下。

    越来越多的铁种倒下,再也没能爬起来。

    阿莎带领她的手下奋勇杀敌,仅她一人就杀了名降临者,最后一人眼看就要成功拿到巨额的奖赏,却被她从乳间拿出一把匕首穿心而亡。

    阿莎狂笑着,像只困入兽群的雌豹冷冷盯着众人。

    然后一把长剑把她手的匕首磕飞,一把锋利的宝剑架在她的脖颈上,索隆伯爵淡淡地问:“是降还是死?”

    阿莎失神地看了眼城墙上密布的死尸半晌,她想向他吼回去,以示不甘,但她的喉咙如此干渴,让她只能发出沉闷的咕哝声,“别杀我,我投降。”她说。

    而在一众降临者的眼,女人头上的姓名“阿莎·葛雷乔伊”在投降后忽然从敌对的红色变成立的黄色,心不由纷纷破口大骂起来。

    “尼玛,位面之子居然抢怪!还有没有天理!”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