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3章 封赏和宝剑


    密集的马蹄声如同擂鼓般快速传至。

    “嘭”的一声惊天巨响,数匹战马直接撞破旅店的木门,飞跃着冲入大厅之。

    战马速度不减,在大厅灵活奔跑转向,强大的冲击力将很多反应不及的酒客撞得凌空飞起,而马上的骑士同时挥舞着手的长矛,狂笑着将矛尖刺入逃窜的众人身体当。

    与此同时,更多的骑士从门口的破洞窜入,将这里化作一场杀戮盛宴。

    在场的佣兵和流浪武士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一个个拿起武器和来人厮杀起来。

    “混蛋!该死的兰尼斯特走狗,去死!”旅馆店主气得须发皆扬,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条顶头有圆球尖刺的链枷,将一名朝他冲来的骑士整个从马上轰飞出去。

    而更多的骑士已经找到了此行的正主,朝着坐在墙角的三人冲杀过去。

    “就是他们!”

    “史塔克家族的人……”

    “抓住他!”

    索隆淡定地饮下最后一口麦酒,猛然提剑长身而起。

    双手握剑,俯身避过长矛的同时寒冰用力扫过,最前排的一匹骏马霎时间两条前腿被同时斩断,哀鸣一声跌倒在地,而它身上的骑士也被强大的冲击力飞射出去,撞在旅店的墙壁上滚落在地,脖子被撞断,在地板上挣扎了一会儿断了气。

    第二剑是从地面撩剑而起,一道银光闪过,后排的一名骑士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一道血线出现在他的额头,鲜血喷薄而出。

    索隆跳上马,寒冰凌空扫过,只见一道清亮的银光在空气一闪而逝,瞬间斩断几支刺来的长矛,逼退后方的骑士。

    “该出发了,小姐们。”索隆微笑着伸出左手,似乎根本不是身处战场之上,而只是一次普通的踏青。

    围攻的骑士面面相觑,然后有两名勇敢的骑士朝他发起了冲锋,却被他轻松侧身躲过长矛的刺击,“唰唰”简洁无比的两剑送他们归西。

    场上众骑士一时竟被他震慑住。

    爵士将两女扶上马,冲着吹胡子瞪眼的旅店微微一笑,“给旅店造成的损失我感到非常遗憾,不过这些应该足够赔偿了。”

    说罢,他顺手扔出一袋子金龙币,哈哈大笑着骑马朝着楼梯口奔去。

    “不好,他要跑!”

    “通知大人……”

    兰尼斯特的骑士面面相觑,他们可没有操纵马匹上楼的本事,更何况他们已经被索隆吓破了胆,一个个呼号着窜出旅店,试图从外围拦截住对方。

    不过等他们赶到旅店外面的时候,只听“哐当”一声巨响,旅店二楼的一扇木窗整个破裂,一道矫健的身影腾空而起,跳到了旁边的屋舍上,骏马踩着灵活的步伐一路朝北,快速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吼……”当魔山克里冈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气急之下将一名从旅店撤出的骑士拦腰斩杀,仰天发出不甘的怒吼声。

    “追!杀了他们……”发泄过后,克里冈随即粗声怒吼,用力一踢马腹朝着对方远去的方向奋力追赶……

    这场追逐战几乎横跨了数个国家,数百名兰尼斯特骑士仿佛发了疯的鬣狗一样,疯狂的追逐在三人的后面。

    这些骑士在魔山克里冈的带领下一路烧杀抢掠,国王大道沿途的不管是贵族、骑士、还是平民,都难逃他们的毒手,将死亡和杀戮传遍七国。

    然而他们追击的目标索隆骑士,却滑溜得仿佛泥鳅一样,屡屡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脱,从不和大部队交战,而一旦他们分兵追击,低于五十人的队伍却会被其一个人吃掉,其实力令人胆寒。

    更让人心惊的是,对方仿佛有意戏耍他们似的,每当他们即将追丢人的时候就会恰巧出现在他们眼前,一场短暂的遭遇战后再次全身而退,让他们跟在屁股后面吃灰,索隆就这样一点一点蚕食兰尼斯特的力量。

    而更让克里冈感到暴怒的是,现在他们每到一个贵族的领地,迎接他们的都是装备整齐的贵族武装,他们并不欢迎兰尼斯特的到来。

    这个时候即使是克里冈也知道,最好的追击时间已经过去,再往北就是史塔克的势力范围,执意追赶的话,到时候谁是猎手谁是猎物还很难说。

    这次的任务已经失败!

    “走!”克里冈愤愤地望向不远处的山头,在他的视野尽头,有一匹骏马矗立在那里,他知晓自己此行的目标正在那里,他能够想象到对方脸上的嘲弄和蔑视,这一切都让他暴怒欲狂。

    克里冈猛地扯下头盔往地上一摔,脸色阴沉,满是怒意,他从坐骑上跳下,高高举起双手大剑,一剑砍向他的马,力道之猛烈,几乎把马头整个剁下。

    忠臣的马儿惨叫着跪地而死

    “无用的废物,留你何用!”魔山残忍地抓起马头,大口啜饮马血,然后他仰天发出怒吼,“啊啊啊啊啊啊啊……索隆·梅尔寇,你竟敢如此羞辱我!下次再见,我,格雷果·克里冈,发誓一定要亲手将你杀死!”

    怒吼声远远传开,让在场众人脸色剧变。

    “败犬的哀嚎。”索隆冷笑一声,调转马头,“走吧!我们快到家了……”

    在君临的五百名骑士铩羽而归后,此去临冬一片坦途,当他们被斥候发现时,离北境的土地尚有半日之遥。

    他们继续前进,走出不过数里路就被一个马队团团围住。一个头发花白的老骑士领着二十个全副武装的骑兵,老人的外套上有冰原狼的徽记。

    “年轻的爵士,你足以胜任夫人对你的信任!”老骑士声如洪钟,神态肃然地鞠了一躬,同行的众人一致下马行礼。

    对方正是索隆骑士的老熟人罗德利克爵士。

    “万安,爵士,很高兴您能亲自来接我。”索隆微笑着说道。

    骑士侍从牵来一匹温顺的母马,让史塔克的两姐妹共乘一骑,他们在罗德利克爵士带领下前往史塔克的营地。

    “好小子,你的事迹即使我远在北境也听得耳朵几乎起茧,一路突破兰尼斯特的重重包围来到这里。要不是那群腐朽的家伙阻挠,我一定早就带人接应你了。”老骑士的语气颇为羡慕,因为这几乎是他这样忠诚于主君的骑士,一生所能达到的最高荣耀。

    爵士不置可否的笑笑,他问道:“罗柏大人准备如何?”

    艾德公爵被迫自刎,罗柏·史塔克是他的第一继承人,也即下一任史塔克公爵,他的决定关乎到维斯特洛大陆未来的命运。

    “罗柏大人已经自立为王,他准备尽起北境之兵讨伐伪王乔佛里。”老骑士说话的时候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骑士。

    尽管索隆的存在导致事件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总体大势仍按照原定的历史进行,更何况他从君临平安带走了史塔克的两位公主,这让年轻的北境之王更少了一份顾虑。

    “不错,我在君临的时候,艾德大人曾亲口和我说过乔佛里并非先王劳勃之子,他乃是瑟曦和弑君者乱伦所生。”索隆自然知晓罗德利克爵士的意图,不过他对参与到五王之乱兴趣不大。

    罗柏的胜利或者大败,都不符合他的利益。

    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远处隐隐约约营火的烟柱。

    渐行渐近,喧闹声愈加强烈。等他们看到营帐的影子,声音也变得清晰,呼喝声、金铁交击和马嘶声噪杂凌乱。

    诸侯和骑士们的营帐好似丝质蘑菇,遍布四野。排列整齐的马匹绵延数百米,巨大的攻城器排列在道路两旁的葱绿草坪上,有投石机、弩炮和攻城锤,那冲锤光车轮就比一个骑兵还高。

    阳光下,无数的矛尖闪着明亮的光芒,仿佛正在熊熊燃烧。

    然后他们看到营帐前一个熟悉而欣喜的身影。

    “妈妈!”

    “妈妈……”

    珊莎和艾莉亚跳下马,小跑着扑入母亲的怀。

    凯特琳一把抱住她的孩子,母女三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所有人看着这感人的一幕,当凯特琳听闻丈夫叛变身死的时候几近绝望,她差点就以为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女儿。

    现在这场噩梦终于过去……

    “我代表我的母亲以及我本人由衷地感谢你,爵士。”父亲含屈而死,被群臣簇拥为北境之王的罗柏·史塔克上前一步,庄重行礼。

    “我向夫人保证过,一定保护好两个女孩儿的安全。可惜公爵他……”

    “这是父亲大人的选择……”罗柏·史塔克爱怜地看了一眼两个妹妹,这段时间,那天大教堂前发生的一切他都打探得清清楚楚,可以说父亲是用他的死换来两姐妹的生,和他从小教导自己的一样。

    “我将终生以他为荣!”少狼主郑重说道,一如其父。

    索隆从腰间解下佩剑呈上,“这是史塔克大人临终留下的寒冰。”

    罗柏接剑,就像孩子对待父亲般孺慕的抚摸剑身,眼闪过彻骨的仇恨和杀意。

    他必不会放过兰斯洛特!

    这时凯特琳母女三人已经交流完毕,她们一起朝着索隆走来。

    “爵士,您对珊莎和艾莉亚的帮助我终生难忘,您将永远获得史塔克家以及徒利家的友谊。”凯特琳说完望向她的儿子。

    收到母亲的信息,罗柏·史塔克忽然神色一肃,当着在场众臣的面郑重宣布:“索隆·梅尔寇爵士,作为对汝忠诚的回报,吾,罗柏·史塔克,临冬城之主、史塔克公爵、北境之王,在天上诸神和北境贵族的见证下,册封汝为索隆·梅尔寇伯爵,并在吾率军攻打兰尼斯特的时候协助吾之幼弟布兰守卫临冬城。”

    在场所有的北境贵族高高举起长剑,郑重见证这历史的一刻:“吾等必将见证!”

    至此,索隆爵士的第一阶段目标已然达成,史塔克家比他想象的还要大方,一个伯爵头衔以及相应的领土足够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

    “希望你能认真行驶你的职责,善待你的子民。”罗柏·史塔克拍着他的肩膀,然后他重新将寒冰递给索隆,“她是你的了。”

    索隆愣了一下,没有接剑。

    罗柏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主动说道:“父亲既然将她托付给你,你才是她的下一任主人,而且也只有在你的手里,才能让她绽放出真正的光辉!”

    罗柏说完,最后眷恋地看了长剑一眼,用力插在旁边的泥地之,随即转身离去。

    周围的一众贵族眼睛嫉妒得几乎喷火,伯爵爵位、家族领地、还有瓦雷利刚铸成的宝剑,每一样都是足以传承千年的宝物,若非忌惮这名索隆爵士的武力,他们抢劫的心思都有了。

    索隆拔起寒冰,剑身泛着幽光,映照着他的身影。这把寒冰锋锐无双,更带有一股奇异的冰寒魔力,他的确十分喜欢,只是没想到罗柏会赠予他。

    “罗柏·史塔克,不愧是未来大名鼎鼎的少狼主,光这份魄力就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就是太过正直和容易相信人了,这才有了后来的血色婚礼。不过今天你赠我宝剑,他日救你一命又有何妨……”

    罗柏·史塔克万万没想到的是,今日一次无意间的赠剑之举,却换来未来某一日的绝境逢生。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