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0章 艾德之死


    索隆当然不是找死。

    左上角代表的精神力值的蓝色数字在飞速燃烧,变作临时属性加成在身体数值上,将自身趋至最巅峰的境界。

    全面素质的提升带来的是更快的速度,更强的力量。

    剑光,在人群闪烁。

    第一个和他对上的侍卫,整个人仿佛被一匹发疯的烈马撞上,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的飞射回去,将后排的两人带倒在地,浑身筋骨俱裂死得不能再死。

    同时看似随意地用剑架住两把劈砍过来的长剑,震开,横斩,两道人头冲天而起。

    抽身,左手抓住一支疾刺过来的长枪,用力一拗便将枪头折断,反手甩出,刺穿长枪手胸膛的同时去势不减,将其身后一名侍卫的大腿射穿一个碗口大的破洞,顿时凄厉的惨嚎声响彻广场。

    脚步轻点地面,身形起伏好似奔马,瞬间掠过围拢包抄过来的四名侍卫,剑身化作一道惊鸿,在他们的咽喉部位轻轻扫过。

    四名侍卫捂着喉咙咽下最后一口气。

    一名侍卫试图从身后发起偷袭,长剑刚刚举起就看到一道亮光在眼前闪过,然后一股剧痛袭来,整个人被从间劈成了两半。

    肢体和脏器洒落一地,血腥味渐渐弥散开来,恐怖的场景让周围的民众尖叫着,争先恐后想要离开这个杀戮的战场。

    而另一边,战斗还是持续,索隆如同最恐怖的死神,一步一杀,效率更是高得可怕,短短时间死在他剑下的不下有数十人,都是一击毙命,他就以这种不紧不慢的速度朝着台上走去。

    拦路的不管是兰尼斯特家的侍卫,还是慌不择路冲到他旁边的平民,都被他持剑斩杀,毫不留情。

    原本二三十人的侍卫队伍顷刻间损失殆尽,而杀人者却滴血不沾,浑身上下无一伤痕。

    “啊!”一名侍卫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的氛围,大叫一声扔下武器就要逃跑,只见一道亮光闪过,长剑从他的脑后刺入,剑尖从口探出,索隆手臂再一用力就将此人的身体抬到空甩了出去。

    “噗通!”尸体刚巧不巧掉落在乔佛里的身边,吓得他像个女人般尖声惊叫,如同一只可怜的雏鸟般瑟瑟发抖。

    “保护国王!”瑟熙护崽似的将乔佛里拥入怀,尖声叫道。

    外围戒备的都城守卫队也发现了此处的异状,想要冲过来保护国王,可惜被蜂拥逃跑的平民们挡住了道,一时竟冲不过来。

    索隆终于踏上了高台,等待在他前面的是四名持剑警戒的白袍。

    “止步,此乃国王处决叛国者之地。”为首的一名白袍沉声道。

    “四名御林铁卫,你们又能挡住我多久?”索隆轻弹剑身,因为使用了特殊的技巧,这把一连斩杀二三十人的长剑仍锃亮发光,滴血不沾。

    “吾等至死方休!”眼见谈判不成,两名御林铁卫怒吼着腾跃在了空,手里的钢剑化作两道巨大的白色光弧向着索隆砍来,根本不在乎自身的保护。

    “哐当!”剑身相撞,强大的冲击力震得索隆连退三步,这是他迄今为止第一次后退。

    这个时候另两名御林铁卫从侧面发起进攻,银色的剑身如同两条毒蛇朝着他的肋下刺去。

    抬手,长剑笔直地刺出,明明看似缓慢像是剑身上压着一座山,但瞬间长剑已经出现在对方的进攻路线上,长剑交鸣声顿时响成一片。

    在旁观者的眼,四名白骑士如同狂风暴雨疯狂压上,而钢剑的主人,每一个都是七国最顶尖的高手,却丝毫奈何不了对面那个可怕的男人。

    他的每一次反击,都比闪电还快,比山峦还沉,仿佛体力永远耗不尽一样,连绵不断地击打在他们的武器上。

    长剑的轨迹清晰无比地呈现在索隆的眼,而超强的直感更赋予他出类拔萃的战斗意识,很快就把四名御林铁卫稳稳压住。

    四名白骑士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出剑回气的速度不如一开始那样平稳。

    突然,一名御林铁卫的一次反击后回剑的速度慢了一拍,露出了一个空挡。

    “机会。”索隆眼精光一闪,身体猛地突进,长剑笔直的刺穿空气,闪电刺出。

    “不好!”另外三名御林铁卫作战经验丰富,立马变招救人,却还是迟了,长剑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态势直直地插入一名御林铁卫的胸膛。

    这股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致于白骑士精致的护甲都不能阻挡分毫,直接裂心而死。

    “哧!”鲜血飞溅,尸体砸在地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这是自坦格利安王朝灭亡后第一个死在战场上的御林铁卫。

    而杀人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后背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这是御林铁卫马林·特兰爵士的杰作,索隆闪过另两人的长剑却没有躲过他的长剑。

    “他受伤了,杀了他!”马林·特兰爵士哑声道,他如岩石般死板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惊容。

    另两名御林铁卫对视一眼,一齐举剑砍向对方。

    索隆不慌不忙,钢剑挡隔住对方长剑的同时,整个人顺势欺入对方的近前,右肘撕裂空气轰出。

    “嘭!”沉闷的声音响起,一名御林铁卫一声不响地飞射出几米远,胸甲前凹进去一块,肋骨断了好几根,骨头渣子刺入内脏,趴在地上吐出几口带肉块的血液,眼看就不行了。

    这还不算完,索隆同时高高跃起,脚尖像流星锤一样重重轰在另一名御林铁卫的脑袋上,直接让其脑袋扭了三百十度。

    “咔嚓”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骨裂声,该名御林铁卫直接咽气倒地。

    御林铁卫四去其三,只有伊林爵士因为落后一步留下性命。

    “我说过暂时留下你的脑袋,现在我来取了。”索隆淡淡说道。

    “想要我的命,放马来吧!”马林·特兰爵士举起双手巨剑,那本是艾德大人的佩剑寒冰,通体瓦雷利刚锻造,剑锋比任何剃刀都要锐利。

    突然,一个人在他背后狠狠猛地一撞,让其身体不由自主一个踉跄。

    此人正是艾德·史塔克,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索隆吸引,忽视了这个断了一条腿的前首相,然而这只“冰原狼”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所有人,即使伤痛欲死,他也绝不容任何人轻视。

    他先是猛地起身将侩子手伊林爵士打翻在地,然后从后面给了御林铁卫马林·特兰爵士重重一击。

    索隆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垫步上前、挡隔、夺剑、斩首一气呵成,轻松将场上最后一名御林铁卫斩杀!

    “卫兵!卫兵!”被寄予厚望的御林铁卫也挡不住此人的步伐,瑟熙惊恐地大叫起来,一直站在原地未动的猎狗也拔出长剑,守护在乔佛里面前。

    可惜离她最近的都城守卫队离此还有五十步的距离,而间还隔着密密麻麻的人群。

    “拦路者死!”都城守卫队队长急了,拔出剑砍死一名拦路的平民,带领手下朝着平台的方向疯狂突进。

    索隆将寒冰插在地上,半跪在艾德身前,“您能自己走吗?”

    艾德摇头,涩声问他:“你是不是早料到这一天?”

    索隆缓缓点头。

    艾德露出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深深吸了一口气,说:“艾莉亚她……”

    “她和我在一起,很安全。”索隆告诉他,顿了一下说道,“我只能带一个人。”

    “爸爸!”珊莎跑下台,四名御林铁卫战死,再没人看守她,她趁人不备跑下台投入到艾德怀,抽搐道,“我们回家!我不要做王后了!”

    乔佛里的谎言,终于打破她心最后一丝侥幸,让她看清这个恶毒王子的真正面目。

    艾德爱怜地拍拍女儿的肩膀,柔声道:“好,我们回家。”

    然后他拔出寒冰,将它交到索隆手,说道,“我把‘她’交给你,带女孩儿们走!答应我!保护她们安全返回临冬城!”

    索隆深深看了他一眼,他已经知道对方的选择。

    “不!”珊莎尖叫,恳求索隆骑士带上她的父亲。

    台下,都城守备队已经蜂拥赶来,即将形成合围。

    “走!”艾德大吼一声,如同一只即将战死的狼王仰天怒号。

    索隆一把将女孩儿扛在肩上,朝着国王乔佛里的方向冲去!

    猎狗吼叫着和他对拼了一剑,虽然连退几步,却也暂时阻挡住他的脚步。

    “哼!”索隆停住脚步,知道在都城守备队赶来前是收拾不了对方了,他缓缓扫视台上众人,迎接他的是一张张因恐惧而极度扭曲的面孔。

    他一言不发的朝着旁边突进,猎狗暗松了口气,有意避过对方的突进路线。

    他自认不是此人的对手,硬拼下来死的十有八会是他,唯一的差别是对方需要花多长时间。

    索隆闪过众人的时候,忽然手心一扬,一道银光一闪即逝,匕首飞掠过小指头的头边。

    小指头伸手一摸,满手都是殷红的鲜血,这时剧痛感才迟迟而至,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先收点利息,卑鄙的背叛者。”声音远远传来,索隆一剑劈开拦路的两人,朝着远处高速跑去。

    都城守卫队尚未合围,数百人竟拦不住他一人,最终还是被他突围离开。

    珊莎最后看到的,是他的父亲艾德公爵从地上捡起一把钢剑,在冲来的都城守卫队前默默祷告,然后,怒吼着一剑斩下了自己的脑袋。

    而身体,却笔直站立,不曾倒下。

    珊莎顿时晕倒过去……

    而在台下的人群,艾莉亚浅蓝色的眸子泪水直流,遮挡住视野,她深深看了父亲无头却屹立不倒的躯体一眼,狠狠擦了一下眼睛,毅然转身。

    她必须遵守和老师的约定。

    “保护国王!”

    高台上,终于赶到的都城守卫队团团围住了乔佛里,尽管“那个人”已经离开,但仍是如临大敌地警戒着四周,像是突然有人冒出来刺杀国王似的。

    乔佛里终于缓过气来,他一把推开将他紧紧拥入怀的母亲瑟熙,俊美的脸孔扭曲得近乎狰狞,他像是发疯般地尖叫道:“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抓住他!你们这群废物给我抓住他!我要砍他的头!不!不不……没这么便宜,烧死他!我要在所有人面前活生生烧死他!”

    所有人沉默不言,乔佛里现在的形象,让他们想起另一个人,坦格利安王朝最后的王,号称“疯王”的伊里斯二世。

    半个小时后,君临城的都城守卫队像发疯的鬣狗一样在城疯狂搜索,誓要将试图刺杀国王的凶手找出来。

    然而,当他们一路追在索隆后面试图将其捉拿的时候,城的跳蚤窝燃起了熊熊大火,通过“野火”点燃的火焰极难扑灭,脏乱的环境更为这把大火增添了无数易燃物。

    这场大火几乎席卷半个了君临。

    就在这场漫天的火光,无数人为了燃烧的家园惊声尖叫,索隆带着两个女孩从雄狮门骑马离开,踏上了返回临冬城的道路。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