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9章 谎言和处刑


    劳勃国王死了。

    君临城贝勒大圣堂的七座钟塔响彻日夜,哀悼的鸣动如雷般朝民众滚滚袭来。

    关于国王的死因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艾德首相谋害了劳勃国王,之后被兰尼斯特的人所擒。有人坚持艾德首相是正直的,是兰尼斯特的人偷偷将国王毒害。还有一种故事的版本宣称国王外出打猎时被一头野猪所杀,这个版本是吟游诗人的最爱,酒馆里不时流出欢快且充满调侃意味的诗歌。

    国王的死和民众无关,他们以前如何,现在同样如何,奢靡者继续奢靡,贫穷者愈加贫穷,这是贵族老爷们的事儿,对于平民来说,这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一个谈资。

    跳蚤窝的巷子里,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慢慢步行。这里是君临最混乱、最肮脏的地方,**、小偷、乞丐、强盗、杀手、黑帮、流浪者聚集在这里,每天都能出产数十具不知道姓名的尸体,谎言和杀戮是这里的主旋律,这里是王国著名的三不管地带。

    艾莉亚紧紧依靠在老师身侧,这几天她已经经历过不下十次的抢劫,还有人想把这个小孩儿拐卖做奴隶,所幸他们全部被老师打发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抬头望向身侧的黑袍男子,忍不住问:“索隆老师,我听他们说父亲背叛了他的国王,被王后的人抓起来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我想回家。”说罢,女孩儿的声音有些哽咽,前些天的经历把她吓坏了。

    那是她第一次杀人,当她找准机会,一记突刺将“缝衣针”插进士兵的喉咙里,温热的鲜血溅到她的脸颊上,口尝到那种腥咸的液体,当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以致于另一名士兵砍过来的利剑都忘了躲闪,所幸索隆及时赶到,一剑解决了兰尼斯特的士兵。

    “她还只是个孩子。”索隆暗叹一口气,蹲下身,大手摸了摸女孩儿的脑袋,语气温和地说道,“艾德首相是个正直诚实的人,他绝不会背叛朋友。相信我,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

    女孩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在她的内心,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现在唯一能够信任和依靠的人。

    女孩儿先是和老师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用比武大会赢来的赏金购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他们沿着跳蚤窝弯弯曲曲迷宫一样的狭窄巷道行走,每一条街道,每一处小巷,甚至一些存在好几个世纪的暗道都走过一遍,将这些用玻璃瓶装好的绿色液体仔细埋藏好,这花费了他们数天的时间。

    当最后一瓶液体掩埋好,索隆眼的一点蓝光消逝,在他的眼前,一幅蜿蜒曲折的跳蚤窝小地图缓缓成形。

    “‘火种’已经种下,接下来,就等待那场最后的审判了。”索隆抬头望向远方,密布的贫民窟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这里几乎占据了君临一半的面积。

    这一天,在城市遥远的另一头,悠扬的钟声响起。

    当君临城所有的钟声敲响的时候,代表着国王回归七神,而这次只有大教堂前的一座钟声响起,则代表着集合钟。

    跳蚤窝的男孩们一窝蜂地快速跑过,顺便偷窃路人的钱袋,不时有人被抓住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成年人也开始陆续朝丘陵上移动,带着麻木而兴奋的表情。

    跳蚤窝的老人很少,因为鲜有贫民能够活到这样的岁数,贵族的压迫和沉重的赋税早已榨尽他们最后一只面包。

    “七神在上,叛逆者终于得到惩罚啦!”艾莉亚听到一名矮胖的妇人一边跌跌撞撞地朝大教堂方向跑着,一边骂骂咧咧地咒骂着。

    “那些金袍子要把他带去大圣堂砍他的头。”孩子们欢快的说道,他们也不知道高兴个什么,只知道又能看到大人的脑袋像车轮一样,“咕噜”一声就掉到泥地上。

    “早该砍头了,这卖国贼。”胖妇人啐了口唾沫。

    “哦!这谋害国王的凶手,愿他的灵魂永坠七层地狱!”一名脸上长着厚厚癞皮的男人怪笑着说。

    艾莉亚就跟在他们身后前进,他们的话让女孩儿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他们到底是在说谁!”

    女孩儿不敢去猜,然而答案很快揭晓。

    当他们来到静默姐妹街,人群已经摩肩擦踵,挤得水泄不通。

    圣堂前的白色大理石广场满满的都是人,彼此兴奋地交谈,发表着自己的意见,拥挤着希望能更靠近贝勒大圣堂。

    然后他们看到了今天的主角——艾德公爵站在圣堂大门外的总主教讲坛上,左右各由一位金袍卫士搀扶。

    短短时日他的身体瘦了几十斤,那张长脸上写满了痛苦。他几乎无法站立,全靠两个卫兵支撑,他断腿上的石膏是灰的,整个都烂掉了。

    艾莉亚的身体僵硬,她亦步亦趋地跟在老师的身后,甚至不敢望向台上,她心最敬爱的人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

    “别紧张,等会儿听我的命令行事。”索隆吩咐了一句,他握紧了腰间的佩剑。

    在圣堂的大门边,在高高的讲坛前,聚集了一群骑士和贵族。乔佛里一身大红丝衣和缎子装束,绣满腾跃雄鹿与怒吼猛狮,头戴金冠,在人群之最为显眼。王后站在他身旁,穿了一袭哀悼的黑礼服,衣上间或有几许红丝,发际戴着黑钻石头纱。

    同样站在上面的,还有头戴一顶金箔和水晶做成巨大宝冠的总主教,身穿暗灰盔甲面目丑陋的猎狗,带着金属片学士项链的大学士派席尔,披着锦缎袍子的太监瓦里斯,以及脸上挂着淡淡微笑,国王的财政大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

    艾莉亚同样看到珊莎也站在这群人间,她穿了一袭天蓝丝质礼服,长长的卷曲的枣红头发放了下来,挂着矜持而淡然的微笑,艾莉亚不能理解她为何会站在那里观看众人对父亲的审判,甚至笑得出来。

    然后在所有人的见证下,艾德公爵亲口承认了叛国罪行,并认可乔佛里为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

    顿时,台下一片喧闹之声,空充满了各种嘲弄与脏话。众人都骂他是叛徒,卖国贼,以及弑君者。

    人群里飞出一颗石头,击艾德公爵,在他的前额砸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汩汩流下。

    “不!”艾莉亚惊叫出声,她的手伸到斗篷下,抽出鞘里的缝衣针,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台保护父亲,她不相信也不愿承认自己的父亲是叛国者。

    然后一只大手按住了她,艾莉亚看到索隆老师眼闪动着一种莫名的光芒,他说,“你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相,用你的心去看,洞察真相,你相信史塔克大人会做出叛国之举吗?”

    艾莉亚回忆起他的父亲,那位正直、公正的史塔克公爵大人,“他绝不会做这种事!”她想,狠狠摇了摇头。

    “你的父亲会为你骄傲。”她听到老师这样说道,然后凝神望向远方。

    讲坛上,在艾德首相承认了他的罪行以后,大学士派席尔恭敬地面向新王乔佛里,向其请示该如何处置叛徒艾德·史塔克。

    乔佛里意得志满地踱步出来,他伸手制止喧闹的人群,然后高声道:“我的母亲敦请我让艾德公爵加入守夜人,褫夺其一切爵位和权力,永久流放长城为国效力,珊莎小姐也多次为她父亲求情。”

    说完,他直直地盯着珊莎,面露微笑,但乔佛里随即转身面对群众,“但那是她们软弱的妇女心肠使然。只要我一日为王,叛国之罪必将严惩!伊林爵士,给我砍下他的头!”

    群众哗然,所有人都被这忽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艾莉亚看到珊莎、王后瑟熙、太监瓦里斯一齐涌到乔佛里的身边,激动的劝说,试图让他改变主意,但完全无济于事。

    乔佛里眼闪动着恶毒且残忍的光,执意赐予艾德首相斩首之刑。

    艾莉亚不可置信地环顾四周,看到的是一张张扭曲而兴奋的面孔,他们为即将掉落的贵族老爷的人头惊叫、欢呼。

    “民众总是愚昧而无知,他们最容易被阴谋者利用,懵懂而无知。”索隆在女孩儿耳边轻轻说道,“记住我们前几天走过的地方,在终点等我。”

    说完,他抽出长剑,整个人像公牛一样撞开人群,往台上冲去。

    “有刺客!”

    强大的力量让台下的人群不由自主朝着两边退开,拥挤的人群被他硬生生挤出一条笔直的道来,在人潮如同一道明显的浪头朝台上涌去,终于有人发现此处的异状,同时认出来者的身份。

    “是冠军骑士索隆!”

    “史塔克家族的人,杀了他!”

    四名兰尼斯特的侍卫拔剑,试图阻挡来人的脚步,被他一剑一个干脆利落地解决掉。

    然而更多的侍卫涌了上来,足足有二三十名之多。

    看台上,新王乔佛里兴奋的舔着嘴唇,“别杀他!”他大声喊道,蓝色的眸子闪动着残忍的色彩,“竟敢冒犯新王,我要给予他‘公正’的审判后再杀死他。”

    另一边,艾德公爵则痛苦的闭上双眼,“走!离开这里。”他大声吼道。

    无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惊叫声、怒喝声、呐喊声充斥在整个广场。

    以一人之力向这么多人发起冲锋,即使是冠军骑士也不可能做到,谁也不会认为索隆能够活下来。

    这必将是骑士最后的冲锋!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