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6章 冠军、招揽和警告


    比武大会的冠军在“魔山”格雷果和“自由骑士”索隆之产生,他们的胜利者将得到四万金龙币的奖赏,居次者也有两万金龙币的赏金。

    “嘭!”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响,枪头撞在盾牌上变成尖锐的木屑四散飞洒,两骑闪电般交错而过,这已经是他们撞毁的第十二根骑士长枪。

    一次次碰撞,一次次交手,马上对决的两人历时半个小时却仍未分出胜负。

    索隆不得不承认,也许魔山有着体格大移动速度缓慢的缺点,但是如果是马上对决,对方凭借着马匹的移动速度和强大的手臂力量,绝对是战场上最恐怖的移动堡垒。

    殊不知他的实力更让人惊异,魔山的强大有他的体格摆在那里,高大的体型浑身布满着结实的肌肉,每一次看到他的人都为他的凶残和暴虐心惊,他的强大有目共睹。

    而索隆爵士虽然是位强大的骑士,他的体型相对于魔山而言可以称之为纤细,但是他硬生生扛着一身重甲发起了十二次强有力的冲击,却丝毫没有力竭的迹象,仍然身体笔直手臂平稳。

    而他的对手魔山粗重的喘气声连台下的观众都听得到。

    所有人都清楚两人即将分出胜负。

    “该结束了。”索隆从侍从手里接过一把新的骑枪,然后他一踢马腹,战马嘶鸣着在比武场上奔腾驰骋,第十三次发起冲锋。

    魔山怒吼一声,同样也是一夹马腹,整个人如同可怕的山峰一样压上。

    “崩!”两把骑枪同时撞在盾牌上崩碎开来,然而这一次和前几次有所不同,两人交错而过的那个瞬间,索隆左手猛地一拉缰绳,马身直立而起,右手长枪如毒蛇狂嗜,从后而至狠狠咬在魔山的背脊位置。

    这股力量是如此巨大,只一眨眼功夫,魔山便倒了下去,由于他委实太过庞大,因此连带把马也拉倒,人马铠甲滚成一团。

    “轰!”热烈的欢呼声,激烈的喘气声,兴奋的呐喊声,各种声音瞬时响成一片,这场比赛以谁也想象不到的方式终结,又仿佛理所当然,十三次冲锋对决将众人的心脏提到了极致,却在一瞬间戛然而止,一切都精彩紧张极了。

    比武之后,国王劳勃亲自为索隆骑士颁发奖金,四万金龙币以及代表马上长枪比武冠军的荣誉文书,现场掌声雷动,所有人都为他喝彩,他赢得出色,众人心服口服,并声称索隆爵士因为这场比武而名动七国。

    当天晚宴席间,所有人都向这位新晋的比武大会冠军敬酒,国王劳勃拍着老友艾德公爵的肩膀感叹道:“要不是他是你的人,我非册封他为御林铁卫不可。”

    此话一出,兰尼斯特一方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众所皆知御林铁卫是保护皇室血脉的精英卫队,骑士的最高荣誉者。

    而如今劳勃国王的七名御林铁卫,传言有五人真正效忠的对象是皇后瑟曦。并且很多人认为,七名御林铁卫唯有巴利斯坦爵士是唯一的“真钢”,其余皆为“鱼腩”。

    这也许只是国王的一时快语,却由不得旁人浮想联翩。

    “索隆骑士并未对史塔克家族宣誓效忠,当他封爵时我们承诺他为自由骑士。”首相艾德突然说道。

    “噢,那真是太遗憾了。你真应该用心招揽这名强大的骑士。”国王劳勃嘟囔了一句,却绝口不提御林铁卫之事。

    七名御林铁卫已经配备齐全,除非死亡和渎职,他们终生效命,况且他也不得不顾及王后和兰尼斯特家族的感受。

    劳勃的行为让首相艾德倍感失望,他觉得这位年轻时的挚友已经失掉了作为一名王者的气度和威严。

    索隆同样耸了耸肩,御林铁卫也许是大多数骑士的最高荣誉,不过他对成为一名马上就要死在野猪獠牙下的荒淫国王的御林铁卫毫无兴趣,自然乐见于此。

    晚宴就在众人各怀鬼胎结束,回去的路上,艾莉亚显得快活极了,她欢快地对每一个看到的人宣称,“我的老师是七国最强的骑士。”

    可惜令她感到郁闷的是,即使天色已晚,她的老师还是让她足足站了半个小时的马步方才宣布她可以休息睡觉了。

    当时间已过午夜,索隆独自行走在红堡过道,路过房间外面一处宽阔的庭花园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爵士,请您稍等。”

    索隆回望,看到的是一名身穿金色流苏长裙的绝色佳丽从阴暗处缓缓走出,她掀开棕色斗篷的兜帽,手上执着一盏银色的灯炬,羊脂制作的蜡烛在漆黑的夜晚散发着微弱的莹光。

    “夜安,王后殿下。”索隆神情淡然,似是一点都不奇怪此人的来访。

    “爵士是否奇怪为何我会这个时间在您的房间门口等待?”瑟曦将灯炬放在一旁,坐在花坛边淡淡说道。

    “看得出来,国王陛下是个多情的男子。”索隆的语气似乎隐含嘲弄,“但是没想到他既然会在这样的夜晚任由他美丽的妻子肆意走动。”

    王后的面孔隐带不屑,“他从来不会过分地约束我。”带着一种大贵族的矜持和傲慢说道,“也从来束缚不了我。”

    “哦?”索隆挑了挑眉,目光幽静地审视眼前这位心如蛇蝎般美丽女人的表演,她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甚至知晓她自身都并不清楚的身世之谜。

    许是索隆的目光太过通透且直指人心,这让心怀鬼胎的王后不自然地转过头,过了半晌方才说道:“爵士倘若向兰尼斯特家族宣誓效忠,必会得到您想要的一切。”

    “哦,比如呢?”

    “一个御林铁卫的名额。”王后说道,碧绿的眼睛紧紧直视男子的双眸,“如果您不愿终生恪守戒律,或者可以选择一个可以传承百年的爵位以及一块富饶优沃的领地,亦或是一名地位高贵、美丽妖娆并且并不对其丈夫忠贞女人的爱慕。”

    瑟曦挺了挺半掩的酥胸,言语挑逗地说道:“索隆爵士,只要你向兰尼斯特家族奉献你的忠诚,你定会得到你应得的‘酬劳’,因为兰尼斯特有债必偿。”

    “兰尼斯特有债必偿。”索隆心诽谤,那是指的兰尼斯特家族,而不是你这个乔安娜和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所生孽种的承诺。

    众所皆知,王后瑟曦是冰火第一赖账王,她说过的话没有几件守诺,和她合作不虞是与虎谋皮。

    “抱歉,王后殿下。”索隆眼帘下垂,冷冷说道:“非常遗憾,我对兰尼斯特家族允诺的御林铁卫、爵位、领地都不感兴趣,当然,也包括您。”

    他一口回绝了瑟曦。

    “你会为你今天的选择后悔。”瑟曦碧绿的眸子满溢着怒火,如同一条“嘶嘶”吐着蛇信的毒蛇,然后她拉上兜帽,遮挡住惊人的容颜,快步离开。

    索隆在亭静立片刻,忽然开口说道:“美丽却致命的毒蛇已经离开,阴影的蜘蛛为何还踟蹰不前。”

    阴影,一道甜腻而诧异的声音传来,“爵士,请问您是如何听到‘蜘蛛’的脚步声?”

    “许是蜘蛛的足趾太多,故而引起了我的警觉。”索隆转身,静静望着阴影一名披着用极粗糙的料子制成的厚重褐色长袍,面容被蒙头斗篷遮住的访客突兀地出现在星光下。

    “您真是令人敬畏,爵士。”蒙面人用怪异的低沉腔调说,“占用您宝贵的休息时间,可怜的蜘蛛乞求您的宽恕。”

    “长夜漫漫,瓦里斯大人不在自己的卧室休息,来我这里定是有要事商谈,何罪之有。”

    “您果然与众不同。”蒙面人苦笑一声,这才掀开斗篷,“夜安,索隆爵士,八爪蜘蛛此来是带着诚意与友谊。”

    “这话你应该对首相讲,而不是一名小小的骑士。”

    “但是您深得首相大人的信任。”八爪蜘蛛媚笑着,“所以有些话找您说更加合适。”

    “你找错人了,我只是一名自由骑士,并未宣誓效忠史塔克大人。”索隆冷笑,转身就欲离开。

    “我虽然还不清楚您用什么法子让史塔克家残废的孩子痊愈。”八爪蜘蛛在身后幽幽地说,“但是史塔克夫人信任您,公爵大人更是把教授小女儿的任务交给您,即使您本人不这样认为,‘他们’却仍会将您视做史塔克家族的一员。”

    索隆止步,过了片刻方才说道:“如果阁下要说‘他们’是指兰尼斯特,那就不必了。艾德首相并未愚笨之辈,岂会看不清他们的真正面目。”

    “我得承认,艾德大人是一名正直的贵族,但是太过正直的人更容易受到小人的蒙蔽。那位大人虽然已经有所警觉,但是以他的性格很难对那几位妇孺做出残酷的事情。”

    八爪蜘蛛幽幽的说道,“然而那位狮子家的女士却不会因此手下留情,他们迟早会露出獠牙。而艾德大人唯一的依靠,他的那位挚友却又是个糊涂蛋,恐怕在他们发动之前,就被人合情合理的送到七神面前,找不着一丝差漏……”

    “瓦里斯大人倒是对艾德大人的性格很清楚。”索隆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心里却不由暗叹,眼前这位看起来无害且无辜的阉人,不愧是冰火之顶级的权谋大师,他的推测或者说其就有他参与的谋划,最终如他刚才所说一步步得以实现。

    “刚直者难有善终。”八爪蜘蛛露出难过的表情,似乎是想起某些令他悲伤的往事,“所以我深夜拜访您,看得出来,您是一位正直而机警的骑士,您定有办法让他警惕,请您转告艾德大人:小指头不可信任。”

    说罢,太监重新投入到阴影之。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