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3章 君临的阴谋者们


    小指头,全名培提尔·贝里席,他的身材矮小、体型普通,但有着英俊的相貌。他有一双灰绿色的眼睛,下巴上有一小撮胡子,深色的头发夹杂着些许灰白。

    初看时此人似乎是一个深情且无害的男子,但是在场只有索隆爵士知道,正是这名看起来带着点小商人市侩气的男子,策划了一连串环环相扣的阴谋,将整个维斯特洛大陆卷入混乱和战火之,而他同时也是史塔克家族后面一系列悲惨命运的幕后黑手。

    索隆正在想如果现在忽然拔剑砍了他,维斯特洛大陆的命运又会转向何种境地。

    “爵士,索隆爵士……”这时,一阵轻呼将索隆从沉思唤醒。

    “夫人,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吗?”索隆注意到他们已经寒暄完毕,同时推断出那把妄图谋杀小布兰的匕首出自兰尼斯特家小恶魔之手。

    而在史塔克夫人的身旁站着一个体态丰腴,白面粉嫩的胖子,他的头上光溜得像颗蛋。

    瓦里斯,外号“八爪蜘蛛”,君临城的御前会议担任情报总管,实际上就是间谍头子。他那被称为“小小鸟儿”的情报网遍及各地。

    好罢!这场权力的游戏两个最大的阴谋家、幕后黑手齐聚一堂,索隆不禁再次考虑起现在就把两人干掉的可能性。

    培提尔和瓦里斯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冷意冲上心头,不禁隐秘的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讶和迷茫。

    就在刚才,他们暗地里也仔细观察过这个忽然出现在史塔克夫人身边的陌生爵士,仿佛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大活人,情报表明他深得夫人的信任,但是对于他的来历,他们却一无所知。

    对于阴谋者来说,他们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不受掌握的变数。

    史塔克夫人面带一丝愠色,“不。”她摇摇头,“没有事。”

    “尊贵的索隆骑士,瓦里斯向您问好。”八爪蜘蛛微微弯腰问好表示善意,可惜他笑的时候更让人觉得他不可信任。

    “你好,瓦里斯大人。”索隆淡淡点头,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八爪蜘蛛脸上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绕着他转了一圈,忽然问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爵士应该不是维斯特洛大陆的人?”

    “哦,何以见得?”索隆眉头一挑。

    “直觉,因为爵士的身上有一股不同于维斯特洛大陆的气息。”瓦里斯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都不重要,不是吗?”索隆懒洋洋地说道,“现在的情况是我站在这里,维斯特洛大陆七国首都的君临,我从哪里来又有什么关系。”

    “但是你是否值得信任?”小指头从史塔克夫人身后转到前面,双目灼灼地盯着他,质问道,“你又如何证明对于凯特琳的忠诚。”

    “无需证明。”史塔克夫人忽然开口,“索隆骑士乃是自由骑士,他的一切行为皆出于自身意愿,他并不效忠任何主君,包括史塔克家。”

    “凯特,你怎能……”小指头正欲反驳,却被史塔克夫人眼神制止,“慎言,培提尔,我对索隆爵士的信任如若家人。”

    八爪蜘蛛闻言神色微微一愕,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小指头则是冷哼了一声。

    “那么……”史塔克夫人眸子转向小指头,“培提尔,我要见我的丈夫,请您通知奈德来此见我。”

    ……

    艾德·史塔克,这名史塔克公爵、北境守护者三四十岁的样子,长脸,褐发,眼瞳略带灰色,他性格坚毅,处事公正,所以深受北境众人的爱戴,史塔克夫人称呼他的昵称“奈德”。

    但是他也有性格上的弱点,太过正直、迂腐的性格让他成为这场权力的游戏第一个“谢幕者”。

    “关于王后的弟弟涉嫌谋杀你孩子,单是暗示此事,都会构成叛国罪。”小指头将他从御前会议一路带来,**一处隐秘的私室内,他在众人面前沉声道。

    “我们有证据,我们有这把匕首。”史塔克夫人说道。

    小指头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修剪齐整的胡须,脸上泛着一抹说不出来的笑容说道:“提利昂大人肯定会辩称匕首是被偷的,而唯一能指正的人,已经被狼咬断了喉咙。”

    “我会查清楚真相,凯特,如果真是兰尼斯特家做的,我会呈给劳勃,他会给我一个公正的审判。”艾德·史塔克忽然沉声说道。

    史塔克夫人欲言又止,因为有外人在,她暂时不能将布兰已经恢复健康之事告知自己的丈夫,更不希望正直的丈夫独自面对狡诈如同毒蛇的兰尼斯特家族,一个不好奈德就会有生命危险。

    “为了你的缘故,我尽量不会让他送命,说起来真是笨蛋,但我就是没法拒绝你的任何请求……”似是看出她的忧虑,小指头忽然说道。

    艾德公爵闻言,目光冰冷地看着他,他并不相信这个人,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他的话令其愤怒。

    史塔克夫人连忙说道:”不要这样,奈德。培提尔答应协助我们调查真相,他就像我弟弟一样亲,他绝不会背叛我们。”

    艾德公爵有些意动,他深知小指头对自家夫人的感情,培提尔绝不会欺骗凯特琳,应该可以值得信任……

    艾德公爵冷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小指头的结盟请求。

    众人随后讨论应该如何彻查兰尼斯特的阴谋,索隆冷眼旁观,史塔克家族选择相信小指头就是他们之后一连串悲剧命运的最大起因,小指头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他就是所有事件的幕后黑手,而他的最终目的就是借助诸国战乱的机会,一步步攥取权力和地位。

    可惜眼前这两位仍懵懵懂懂丝毫感受不到身边之人的恶意。

    过了一会儿,小指头因为需要处理一些事情,就先告辞离开。

    “奈德,这位是索隆爵士,就是他治好了布兰。”史塔克夫人看了索隆一眼,忽然在丈夫耳边低声说道,同时告知发生在布兰身上的一切。

    得知布兰已经痊愈,艾德·史塔克感激地说道:“爵士,感谢您为史塔克家族做的一切,你将获得史塔克家族最真挚的友谊。”

    “这是我的荣幸。”索隆行了一个骑士礼。

    “索隆爵士,我想请您留在君临,保护我的两个女儿艾莉亚和珊莎。”史塔克夫人忽然说道,并用请求的眼神望向索隆。

    索隆皱了皱眉,他的本意是送完这趟就返回自己的封地发展自己的势力,并且在之后的五王之战积蓄实力,作为日后降临者降临此世的第一个桥头堡。

    至于史塔克家族的命运他并不关心,甚至骁勇善战的史塔克家族的存在会对他未来的计划产生不利的影响也说不定。

    “夫人……”索隆正待拒绝,忽然脑海掠过一张阴冷的面孔,心念电转改变了主意,他说:“十分愿意为您效劳。”

    之所以忽然改变主意,这是因为他觉得比起正直荣誉的史塔克家族,明显阴险狡诈的小指头难对付得多。

    如果任由史塔克家族留在君临,最终的结果是必定是被小指头骗得找不到北。

    他已经决定相助史塔克家。

    艾德·史塔克虽然并不认为这名年纪轻轻的爵士能够保护好自己的两位女儿,但是作为一名尊敬妻子的丈夫,他并无意反对妻子的决定。

    “非常感谢,爵士。”艾德公爵点头说道。

    返回临冬城之前,这一天,罗德利克爵士找到了索隆,提出比武要求。

    “比武?”

    “夫人虽然将照看两位小姐的任务交给你,但是你得展露出足够的实力。”罗德利克爵士哼了一声说道。

    罗德利克爵士是临冬城的教头,北境数一数二的高手,索隆也恰好想要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知名骑士的战力,两人一拍即合。

    因为只是骑士之间的切磋,两人也没有请公证人,相约来到一块空旷的场地。

    “注意了!”十字剑在手,罗德利克爵士气势陡然一变,大喝一声,剑身化作一道银光横扫而至。

    索隆抬手,双手大剑后发而至,瞬间出现在对方的攻击线路上,双剑交击顿时发出一连串响亮的金属交鸣声。

    罗德利克爵士的剑法严谨、大气,有在战场厮杀练成的铁血军人风格,而索隆的剑法则只算得上规矩,凭借强于对方的速度以及敏锐的战斗直感,方才堪堪挡住对方的攻击。

    “滴……建立剑术模拟……分析进攻路线……”

    “身体数值探测……”

    对方的剑术并不高明,甚至还有些稚嫩,罗德利克爵士本意轻松拿下,但是每到关键时刻,索隆总能化险为夷,堪堪躲过老爵士的必杀招式。

    更令人心惊的是,这名索隆爵士的剑法似乎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提升着,一开始还只是四五剑反击一剑,到现在几乎是对半强攻。

    “叮……”刺耳的金属交鸣声炸响,两人一触即退,相互警戒着目视对方,短短时间两人已经双剑交击二十余记,谁也没能奈何得了对方。

    “滴,探测完毕……罗德利克·凯索,力量1.8,敏捷1.6,体力1.6,精神0.8。”耳边的系统给出测算结果,反馈到索隆的脑。

    罗德利克爵士毕竟年纪大了,各项数值都不复年轻时代的巅峰,但是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却也稳压索隆一头。

    “力量和速度都很不错。”罗德利克爵士略一点评,忽然合身扑出,十字剑化为一条银蛇不断的在索隆身边环绕,随时想在他的身上咬上一口。

    很难想象罗德利克爵士这样一个脾性暴躁易怒的骑士会使出这样精细诡秘的剑法。

    “嗤,嗤……”索隆的皮质护肩瞬间裂出两道口子,露出下面被割开的亚麻色衣服。

    罗德利克爵士眉头一皱,刚才的两剑他是奔着对方的两肩去的,没想到被对方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动作避开。

    “是巧合吗?”老爵士决定再试一试,手的十字剑使了个虚招闪电递出。

    “哼!”索隆手剑势蓦然一变,宽阔的双手大剑化作一道不断流转的银色铁壁,狠狠撞在来袭的剑尖之上。

    意料之的碰撞并未发生,剑身相撞罗德利克爵士的剑尖猛地一颤,连忙闪电般收回。

    罗德利克爵士惋惜地看了一眼剑身上的痕迹,然后归剑入鞘,板着个脸说道:“保护好两位小姐。”

    显然已经认同他的实力。

    “是我输了。”索隆亦非输不起,两人之所以看起来打了个平手,只是因为这是寻常的切磋,若是生死相搏,他早已败亡。

    对方的诚实不由让罗德利克爵士好感大生,但是面子上他并不愿意表现出来。

    老爵士摩挲了几下剑柄,忽然说道,“夫人还要过几天回临冬城,我想我们还有很多交手的机会……”

    索隆露齿一笑,“乐意之至。”

    ……

    三天后,史塔克夫人告别过丈夫,冲着索隆微微点头,离开君临回临冬城去了。

    “凯特……”艾德公爵站在城墙上,直至看不到爱侣的身影方才长长叹了口气,“爵士,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大人请说。”

    “罗德利克爵士向我竭力推荐过你的剑法,我想请你……教导我的小女儿艾莉亚学习剑法。”

    索隆一愣,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自己的存在到底还是对剧情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索隆想了想,回复道:“这是我的荣幸……”

    路上,史塔克夫人略显奇怪地看着罗德利克爵士,老爵士有气无力地坐在马鞍之上,浑身好像丝毫力量都没,这和他以往尽职认真的形象极不相符。

    “爵士?您的身体?”

    罗德利克爵士连忙坐起身,顺便隐蔽地将嘴角的一抹口水擦掉,“不,夫人,我很好。是的,一切都没有问题。”

    “可是我看到你的腿和手都在抖动……”史塔克夫人暗笑,看来这几天把他累坏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出来,微笑道,“那么我们继续赶路吧,我有点累了,今天到下一站旅店就休息吧。”

    “好的,夫人。”罗德利克爵士连忙大声说道,暗地里不由松了口气,这几天的骑士比武可是把他累坏了。

    不过连续三天高强度的战斗,那个叫做“索隆”的家伙却丝毫不见半点吃力的迹象,真是个怪物……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