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章 精武英雄


    “铛!”一声铃响,第一场比武正式开始。

    船越文夫摆了个架势,招了招手。

    陈真双手摆出拳击的架势,脚步有频率的前后跳动,慢慢接近对方,忽然一个前窜跳到船越文夫身前。

    嗤!

    他的右拳一伸,瞬间消失在原地,撕裂空气急速轰出。

    船越文夫侧头让过,劲风刮得他脸颊生痛。

    但是陈真下一拳已经紧随而至,化作一道黑线轰向船越文夫腹部。

    船越文夫眼神一凛,右手肘往前一架,险之又险挡住袭击过来的拳头。

    “嘭!”

    拳肘相撞,两人各退一步。

    船越文夫眯眼看着对面,忽然开口说话:“年轻人,好强的力量。”

    “船越先生的反应也不错。”

    这两个人看似是相互恭维,实则第一次试探性的交手就已经摸清对方的套路,两人陈真年轻力壮,船越文夫经验丰富,双方各有千秋,胜负还是五五作数。

    “热身结束了,下面让我们正式开始吧!”船越文夫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脚说道。

    “好。”

    话音刚落,船越文夫一记凶猛的手刀,笔直地劈开空气斩向陈真的右肩。

    两人之间数米远的距离居然被他一步跨过,手刀如同一把真正的利刃锋锐无比,因为速度极快,台下众人只能看到瞬间形成的一道虚影一闪而逝,耳边尽是手刀破开空气留下的呼啸声。

    “好快的速度。”陈真心一凛,只来得及刚刚抬起手肘,还没接触他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肩部衣服下的皮肤隐隐有刺痛的感觉。

    嘭!

    两人手肘相交,陈真右肘格挡,只觉得骨痛如裂,来不及细想,左手猛地握拳往对方脸部轰出,手臂猛然射出,如同一支疾射的利箭。

    “啪!”

    又是一声闷响,两人攻向对方的招数相继被挡格下来。

    紧接着在短短半米不到的距离里,两人展开最激烈的搏斗。

    船越文夫的手刀化作狂风暴雨般攻向陈真,至刚至强的手刀威力极其惊人,产生的劲风直接将陈真外衣斩开好几个豁口。

    陈真也毫不示弱,前跳后跃屡次于千钧一发间躲避对方的攻击,身法异常灵活,左右双拳如同羚羊挂角,充满着想象力的拳法每每从最不可思议的角度展开反击。

    一时间拳脚相加的声音比雨点还要密集。

    船越文夫呼吸略微粗重起来,他年纪大了,论及体能远远不如年轻力壮的陈真。

    不过对此情况他早有准备。

    “看我腿功!”船越文夫猛地暴喝,脚步一踏身形如同一条毒蛇般窜起,双手一展出其不意抱住陈真头部,右脚“唰”的一下屈膝撞了过来,猛撞陈真腹部。

    “嘭!”

    陈真顿时一惊,连忙并拢双臂挡下这一膝撞,然而下一次膝撞已经如影而至。

    “一、二、三、四、五”直到硬生生挡下第五次膝撞,陈真才抓住机会猛地给了船越文夫肩膀一击,两人一分而散。

    手臂疼痛欲裂,已经肉眼可见的涨了一圈,一时不慎吃了一个大亏,陈真还是忍不住问道:“我记得空手道里面没有这样的腿法。”

    “是没有腿法。”船越文夫同样揉了揉肩膀被打的地方,道,“我可没说过只用空手道,这是我根据国腿法自创的,怎么样,威力还不错吧?”

    陈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后近身一个侧身回踢。

    船越文夫连忙挡下,挥手一记直刺,未想陈真却不闪不顾,硬吃这一招双手一伸拉住其胸口衣服。

    “不好!”

    船越文夫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陈真右脚忽地在他脚下一绊,在他受不到力腾空的时候左脚一蹬他的腹部,然后双手猛然一拉将船越文夫直接提起从肩膀上翻滚出去,朝着擂台上狠狠摔去。

    这一招借力打力,巧妙的利用了船越文夫自身的力量,两人的力量合并,船越文夫摔在地上不死也是重伤,台下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陈真不要!”是山田光子的声音。

    关键时刻陈真犹豫了一下,手腕用力一带强行改变施力方向,将船越文夫横甩了出去。

    船越文夫在空一个翻身落地,“蹬蹬蹬”的连续倒退到擂台边上才堪堪站稳脚跟,没有掉落下去。

    不过这一击的影响还没有结束,因为用力过度船越文夫直到现在双腿还忍不住的颤抖着,苦笑了一声,问道:“这时柔道里的舍身技?”

    陈真看了台下神色紧张的山田光子一眼,点点头。

    “不错。”船越文夫扭了扭脚,同样看了台下自家侄女光子一眼,叹口气道,“年轻人你真的很厉害,希望有机会继续和你切磋,不过这次还是要恭喜你,你赢了。”

    说罢,轻轻一跃跳下擂台。

    “我认输!”举手对裁判示意道。

    这三个字一出,现场顿时欢呼声一片。

    精武门众人一窝蜂涌上擂台,将陈真团团围了起来。

    “陈师兄,你真厉害!”

    “我早就知道只要陈师兄一出马,就绝对会赢的……”

    山田光子来到陈真身边,柔声道:“陈真,谢谢你放过船越叔叔一马。”

    陈真摇摇头,望向船越文夫稍显落寞远去的身影,轻声道:“船越先生会认输不是因为我比他厉害,而是他觉得日本人不可能打败国人……”

    最后时刻,船越文夫还有反击的机会,不过他最终选择了放弃。

    ……

    另一边,藤田刚“轰”的一声打碎身前桌案,“为什么要认输?”

    船越文夫表情淡然,道:“技不如人当然要认输。”

    藤田刚满是杀意的走到船越文夫身前,双眼瞪视对方:“你明明还有余力,为什么不战斗下去。”

    船越文夫双眼深邃无比,仿佛丝毫不为对方的杀意惊动,“无谓的争斗毫无意义,既然已经分出了高下,为何不早作定论。”

    “八嘎,死吧!”藤田刚右拳一握正要出手。

    同样观看比武的日本使节连忙制止道:“两位息怒,这里是比武会所,千万不要动怒,让全世界看我们日本人的笑话。”

    “我会将此事如实转告军部的,你就等着遭受惩处吧!”藤田刚强忍怒意,森然说道。

    船越文夫满不在乎的打了个呵欠,“正好我也想退休了,撤了我的职最好,我准备回北海道老家做一个悠闲的打渔老翁。”

    说完,独自一个人走了。

    “哼,该死的老匹夫,在国待久被同化了。”藤田刚看向他的目光满是杀意。

    ……

    热闹过后,第二场比赛在第一场比赛结束后半小时举行。

    在比试的响铃敲响以后,精武门霍廷恩首先走上擂台。

    藤田刚对着身旁的宫本斋忌重重点了点头,“斋忌君,拜托了。”

    眼前这名年轻人身份高贵,即使是他也不得不重视几分。

    “呵!”宫本斋忌轻笑了一声,踩着木屐慢慢走上擂台。

    走近,站定,拔刀。

    “我的剑名为备前长船长光,长三尺二寸,为先祖生平决斗一大敌遗物,后被我所得。你也可以选择你惯用的武器。”

    “廷恩,接着。”台下有人将一把类似青龙偃月刀的大刀抛了上来。

    霍廷恩接刀挽了个刀花,傲然挺立道:“大刀王五遗留宝刀,削铁如泥,割头如草,专杀列强侵略者。”

    霍元甲年轻时曾和大刀王五有师徒情谊,这把刀在王五身死后被其遗孀赠予霍元甲,一直留存在精武门。

    “确实是好刀。”只见宫本斋忌摆了个奇特的姿势,一脚前跨,双手握剑身形侧对敌手,全身气势陡然一变。

    如果说先前的他还是一潭幽深静谧的古泉,那么当他拿起长剑的时候,瞬间化身成待人而噬的凶犬恶狼!

    “你放心,杀了你之后,我会好好保存你的刀。”语落,三尺长剑直斩而下。

    “叮叮叮!”

    一连串金属交击声传扬开来,两把武器的交锋处爆开无数火星。

    台上的两人化作两道黑影,纵横交错,刀和剑的交锋,时时刻刻在死神边缘起舞。

    “呼!”霍廷恩一刀横切,眼见要将宫本斋忌一刀两段。

    危急时刻,宫本斋忌丝毫不乱,手长剑颤动,剑尖划出一道弧线抵住大刀,长剑弯曲,然后猛地绷直,身体如同弹簧一样翻腾倒跃,差之毫厘躲开霍廷恩的大刀。

    “唰!唰!”半空两道新月般的银弧掠向霍廷恩。

    银弧巧妙的封挡去路,眼见躲闪不过,霍廷恩干脆不管不顾,身体扑出朝着前方猛力一斩。

    忽然台下传来一声熟悉的呜咽声,让霍廷恩身子一颤,眼角余光望向台下。

    “哐当!”说时迟那时快,两道身影瞬间交错而过,金属交鸣的声音仍在震动不止。

    “滴答,滴答……”血液滴在平台上的声音。

    “嗤!”一道血泉喷涌而出,受创者赫然是精武门霍廷恩。

    “这就是燕返?”霍廷恩大刀撑地,手捂着伤口强撑说道。

    “不错,这是燕返。你躲得过我的前两剑,是因为它们本就不是杀人剑,真正的杀招,在第三剑。”宫本斋忌低声缓缓说道。

    “好剑法,不过好卑鄙。你们的目的达成了,放了小红。”霍廷恩强忍着一口气说完,失血过多不支倒地。

    见此,宫本斋忌双目微瞑,然后转身离开擂台。

    “第二场的胜利者是,宫本斋忌。”

    比赛一结束,精武门众人一窝蜂涌上擂台,农劲荪满脸焦急高声喝道:“快,大伙儿快把廷恩抬去医院!”

    宫本斋忌到了的时候,藤田刚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微微躬身道:“恭喜你,斋忌君。”

    宫本斋忌淡淡瞄了他一眼,“你不该插手。”

    “一切,都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荣誉。”

    宫本斋忌沉默,手指无意识的划过和服的腰间位置,那里有一条一尺长的豁口,最后时刻,只要霍廷恩刀身再前进一点点,也许受伤的就是他了。

    这场比武,他胜之不武。

    “对方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放了那个女人。”

    “当然。”插手宫本斋忌的决斗已经犯了对方的禁忌,藤田刚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触怒这位来历不凡的人物,微不可查的对着人群点了点头。

    人群,两名黑衣人将挟持着的女人一把推开,转身汇入人群之。

    女人栽倒在地,抬起头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庞,无助的瞧了瞧周围,然后满脸煞白地朝着精武门众人的方向跑去……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