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章 精武初战


    介川龙一死了。

    刚开始知道这事的时候,精武门众人先是一愣,然后一片叫好之声。

    霍元甲虽然是被内奸下毒害死的,但是他的死绝对和介川龙一有莫大的关系。

    可惜现在日本人势大,再加上没有证据,这口气精武门也只能硬生生忍着。现在介川龙一死了,这绝对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不好了,日本人来踢馆了!”但是第二天,伴随着一声惊慌的叫声,一名浑身浴血的弟子冲进大堂。

    一群带刀的日本武士冲了进来,为首之人叫嚣着嚷嚷道:“陈真,人在哪里?”

    恶客临门,霍廷恩这个馆主当仁不让,迎上前冷笑道:“陈真?我不知道,可能是去打日本人了,我这个师弟脾气很怪,一天不打日本人,浑身都不舒服。”

    “国人好卑鄙,暗杀我们介川馆主。”

    “日本人就是日本人,只会恶人先告状。”张新逸走上前,目光淡然地扫了气势汹汹的日本人一眼,哂道,“更何况以我陈师兄的功夫,有必要暗杀你们介川馆主。”

    “是你?”为首的日本武士眼睛一眯,显然认出了这个当初和陈真一起来挑战的家伙,态度蛮横的说道,“少说废话,交出陈真,否则你们谁也不能好过。”

    霍廷恩目光一冷,“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霍廷恩双腿在原地一弓一蹬,下一刻整个人就如同利箭一般窜到为首的日本武士身前,力贯掌,一掌将为首的日本武士打飞了出去。

    “可恶!”

    “杀……”

    二十来名日本武士猛然拔出腰间长刀,朝着精武门弟子砍杀过去,精武门弟子也不甘示弱,或提长棍,或取厚背大刀,悍然迎战。

    刀剑交击的声音顿时响成一片,两拨人马狠狠地厮杀在了一块。

    站在最前面的张新逸显然早有了防备,在对方长刀还未砍来的时候就闪身飞退,险之又险避过劈砍下来的雪亮刀锋。顺势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把厚背刀,凝神以对。

    那日本武士一愣,然后目光闪着嗜血的凶光,身形猛冲长刀呼啸着劈砍而下。

    “目标信息:田边日野,力量1.3,敏捷1.5,体力1.4,精神0.9。”

    “就是他了。”看到对方的信息,张新逸顿时大为满意,数值上和自己相差仿佛,作为自己的第一个实战对手再合适不过了。

    “这一刀……目标是胸腹。”辅助系统的瞬息预判出对手的攻击轨迹,能够更好的帮助使用者战斗之用。

    张新逸用自己最快速度将手刀身上迎挡住长刀劈砍,却感到一股巨力传来,差点握不住手兵器。

    “对方力量比我大,不宜和对方硬拼。”

    心念电转,瞬间有了应对方式。

    张新逸也不和对方硬拼,在系统提示下不断变换自己的移动方位,每次都能未卜先知躲过斩击,一连十来刀对方连根头发都没碰到。

    趁着对方抽刀回气的空档,一个窜身闪到日本武士的身侧,左手一握拳头狠辣地捅向对方腰腹部位。

    腰腹之处乃是人体要害部位,岂敢让人随便打,日本武士连忙伸手去挡。

    “嘿!看我鹰爪手。”

    瞬间变招,拳变爪招,五根手指如同鹰爪般在手臂上一抓一撕,撕扯出一条长长的豁口,皮肉翻卷。

    “啊!”忽如其来的剧痛,日本武士刀势一颤,被张新逸用力一格,长刀霎时脱手而出。

    “死吧!”张新逸弃刀,身形一窜贴近对方怀,脚步贴地绕着对方快速旋转,拳掌路数异常狠辣,处处攻敌自救。

    那日本武士本就乱了心神,见到对方近身连忙被动挡隔,可惜动作没有张新逸快,更皆被抢占了先机,一时不察连连招。

    张新逸的每一次攻击都异常迅速,绝不拖泥带水,准确度更是十分惊人,专打对方防御不及的地方。

    “啪”的一声拳头轰开交叉的双臂,打在了对方面门,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骨裂声,那名日本武士倒退了两步,口鼻处一片血肉模糊,“赫,赫”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紧随而至的一脚正胸膛,远远飞了出去。

    “嗤——”张嘴吐出一口血沫,两颗断牙赫然其,形象说不尽的凄惨。

    赢了!

    这场战斗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前后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却是张新逸第一次参加的实战。

    有心算无心之下,这名日本武术没有做出任何像样的反击就被打倒在地。

    “日野君!”旁边两名日本武士相视一眼,一齐挥刀砍了过来。

    “八格牙路!国人,去死吧……”

    “左边,肩膀,大腿。”

    “右侧,腰部,脖子。”

    ……

    以一敌二,张新逸却丝毫不乱,视野里的辅助系统第一时间给出最佳应对办法。

    这两个人的实力比前面的田边日野还要弱上一些,配合倒是默契,可惜对有系统作弊的张新逸威胁还远远不够,就像打游戏一样,张新逸只需按照提示闪避就可以轻松躲开所有的攻击。

    那两名日本武士也越打越烦躁,总算体会到前面日野君的郁闷感受,眼前的这个家伙功夫不高,身法却比泥鳅还滑溜,在这样混战的情况下还能这样上蹿下跳,砍了半天愣是连衣角都没被擦着。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也是骑虎难下,一旦泄了气迎接他们的就是暴风骤雨般的打击,只能举刀奋力劈砍,只求劈到对方一刀他就完蛋了。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如果说张新逸一开始动作转接还稍显生涩,实战经验不多的样子,但是打着打着,生涩感飞速减少,时不时以一个刁钻的角度还以雷霆一击。

    “他,竟然在拿我们练招……”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让两人心一颤,手底下情不自禁缓了一缓。

    “机会!”张新逸脚尖一点地面,身形瞬间错开劈砍而下的长刀,站在了两人间,双手一伸一捞,按着两人的后脑勺狠狠一撞。

    “嘭!”两名日本武士面对面撞得头破血流,软软瘫倒在地。

    “卑鄙的国人……”张新逸的功夫不是最强,但手段实在太过凶残,专门打脸,和他交手的不是破相就是毁容,让附近的日本武士皆心戚戚然。

    周围的精武门弟子也是一脸惊异之色,张新逸才到精武门练武多久,居然能在正面对决一连打倒三名日本人。

    “都给我住手!”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大批的巡捕冲了进来,长枪遥指众人。

    “有事好好说,何必动刀动枪。”巡捕房老总擦着汗小跑到两批人马间,“听我一句劝,大家都回去吧。”

    “且慢!日本人持械擅闯我精武门,砍伤这么多弟子,这件事怎么算?”霍廷恩面沉似水,十分不满意巡捕房老总这种息事宁人的态度。

    “哼,交出陈真,否则我们大日本皇军杀过来,你们一个都别想跑掉!”未想日本人的态度更加蛮横,死死盯着霍廷恩等人。

    “发生了什么事?”正好这个时候陈真从外面跑步回来,看到剑拔弩张的情况不由问道。

    “杀人凶手陈真!”看到陈真本人,日本人神情更加狰狞,就要动手。

    “谁敢先动手我就毙了谁!”眼看双方又要动手,巡捕房老总顿时气急,若是在他的地头上出现大规模死伤,他这个老总也算是做到头了。

    凭着枪械的威慑,巡捕房总算暂时控制住局势,示意将陈真收押,抓回局里。

    “你们凭什么抓陈真?”

    巡捕房老总哼了一声,“介川龙一在我的地盘上死了,我总要抓个人回去交代差事,现在陈真的嫌疑最大,我不抓他抓谁。”

    “走,收队!”

    ……

    陈真被控告杀人,在国的地界上,审判的法官却是个英国人。

    法**,审判的情况对陈真非常不利,日本人不知道从哪里花钱收买四个证人,一口咬定陈真是杀死介川龙一的凶手。

    面对日本人的指控和法官明显的偏颇之意,陈真是百口莫辩,形势对他十分不利。

    关键时刻,从日本赶来的山田光子出庭委陈真作证,证明陈真当晚整晚和她在一起,引得法**哗然一片,最终宣判结果是陈真无罪。

    “没想到陈师兄既然是这种人,居然和日本女人勾搭在一起。”因为山田光子的日本人身份,精武门众人恨屋及乌,并不愿意她留在精武门。

    即使和陈真关系十分要好的霍廷恩也明确反对,“陈真,父亲创建的精武门不能在我手名声受损,我们精武门绝对不能让人误会和日本人有任何关系,你决定吧,要么和这日本女人一刀两断,从此不相往来,你要选择和她在一起,那就离开精武门。”

    面对师门和爱人两者选一的抉择,陈真也是左右为难,英雄气短。

    “我倒是觉得陈师兄做的不错。”张新逸收起拳招,擦着汗从外面走了进来,先是朝着山田光子友好地笑了笑,然后朝着众人笑道,“陈师兄的事迹应该算为国人争光,去了日本一趟就找回来这么一个大美人,想必那群日本男人心里面一定很憋屈吧。”

    “被你这么一说,倒真的很解气……”这种经过后世网络熏陶的诡辩之法说得众人一愣,明明感觉不对劲儿,却不知道怎么反驳才好。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