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两人的变化


    解决了酸气挥发的问题、嗜血酸虫问题、以及各种各样可能出现的问题后,里奥相信,自己和那位“同伴”在矿井中生存下去,已经没有多少问题。

    不过想要离开这里,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题目中明确提示,矿井中无法使用传送魔法、完全封闭,也就是说,只能由内而外的离开。这样的话,办法似乎仅剩下一个,挖一条通道出去。

    可这样的办法看上去明显太笨了,也没有任何效率,而且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成功。

    像“化石为泥”这种魔法,只能对普通的石英石进行软化,一旦石头中含有一定量的金属元素,则魔法的效果就会变得相当不尽如人意。

    这种情况下,再想要依靠这个魔法,恐怕不施法个几百上千次,根本无法成功,而这也将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在矿井中制造水源并不难,但食物却是个严重的问题,难道要靠吃嗜血酸虫度日?

    好在想起了《流体金属与魔法构造》这篇论文的内容后,里奥终于有了相对完美的解决方案。

    在已知的魔法之中,有三分之一左右施法的时候需要使用到施法材料。

    由于施法材料大多比较稀少难以收集,而且携带不便,所以大多数法师都不喜欢这一类魔法。里奥自然也是如此,他目前所掌握的魔法,基本上没有需要使用施法材料的。但是所有的法师又不得不承认,虽然讨厌施法材料,但是这一类魔法又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比如涉及到金属变化的魔法,就基本都必须使用魔法材料。因为金属的性质本身往往很稳定,如果不添加材料进行催化,则很难实现想要得到的效果。

    在《流体金属与魔法构造》这篇论文中,作者详细论证了如何在构建魔法模型的时候,使充当施法材料的金属流体化。

    这样一来,金属的性质就会变得极为活跃。以此催化而成的魔法威力自然就更加强大,所能实现的功能。也更加复杂多样。

    这个过程对于一般的法师来讲并不容易,因为需要精妙的精神力控制,并引导空间中的自由魔力以契合该金属的方式进行轰击。而且,动作必须十分的快捷。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否则金属性质的波动就会在达到高峰后迅速降低。

    作者将这种情况称之为性质波动衰弱期,导魔性越好的金属,衰弱期也越长,留给法师进行魔力轰击的时间随之增加。成功率自然更高。

    而一旦法师成功在金属性质波动的高峰期完成轰击,该金属就会进入到流体化过程,极大的提高施法成功率和魔法效果。

    里奥不是一般的法师,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对自身精神力的强悍控制力,想要完成金属流体化,相信只需进行简单的实验分析出目标金属的性质,然后尝试几次就可以成功了。

    当然,他想要这么做不是为了施法,而是要利用金属的这个性质。完成对矿井的穿透。

    金属的流体化是一个连锁过程,一旦某一部分金属流体化成功,其相连的同类型金属,也会在性质活跃的影响下,发生流体化。

    所以里奥认为,只要自己成功让导魔性能优秀的黑化铜流体化,那么其周围的黑化铜都会随之流体化。而这个时候,只需要找到黑化铜最多的地方,让黑化铜统统流出来,就不难得到一个相对薄弱的纯岩石通道。

    这个时候。再和“同伴”一起是用化石为泥,相信很容易就能够打开一个通往外界的通道。

    整理好语言,里奥心满意足的将自己的答案写在了检测试卷上。

    他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正准备继续下一道题目。却正好看到桑德斯正满脸通红。不过这种红,似乎并不是因为打不上题而憋出来红,反倒像是因为兴奋导致的血气上涌。

    不难猜测,刚刚桑德斯肯定是和自己的经历相似,不但完全沉浸在题目中,还因为找到了好办法。而感觉到十分的开心自豪。

    这样的发现,让里奥更加觉得,杰拉尔森的能力确实不同寻常,如果自己按照他给出的计划完成学习,提高的速度势必远远超过以往。

    一个小时过后,里奥顺利完成了检测试卷,桑德斯也同样如此。

    如同设置了闹钟一样,杰拉尔森准时从休息室走了出来,要过两人的检测试卷审阅起来。

    里奥对于自己的答案十分自信,所以表现得还算正常。不过桑德斯就不同了,他虽然也完成了检测试卷,但由于从小生活的环境影响和一直以来不被人看好,所以并没有多少信心,一时间显得相当忐忑。

    杰拉尔森看得很仔细,实验室中绝对的安静一直持续了二十分钟,他才看完了两人试卷,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不错。”

    简单淡淡的一个词汇,却让桑德斯的心终于从嗓子眼落了回去。虽然不是“很好”,不是“优秀”,但一个“不错”已经足以证明自己的答案得到了认可。

    而更加了解杰拉尔森的里奥知道,能够从对方口中说出些夸奖的话,该有多么的不容易。可见自己和桑德斯的答案,确实都达到了要求。

    杰拉尔森完全没有点评一下两人试卷的意思,直接继续道:“开始下一个阶段吧。桑德斯,如果你也要参进来.就必须按照我的要求来。这个过程中我会榨干你们每一丝精力,而且退出的后果极其严重,你必须想好之后再做决定。”

    桑德斯一点没想到对方会允许自己加入,胖脸上满是惊喜,随后毫不犹豫的回应道:“是的,教授!我想好了,我请求加入!”

    杰拉尔森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洛尔萨斯:“既然你不想参加大赛,那就留在这里当帮手吧。我正好缺一个人去材料库取东西。”

    “呃……”洛尔萨斯忽然有些后悔来到这里,可在杰拉尔森令人恐惧的目光下,却只能点了点道:“好的……老师……”

    杰拉尔森摸出一份清单,递了过去。说道:“去吧,把这些东西都拿回来,我已经安排过,材料库应该准备好了。到了那里把这份清单交给卢卡瑞。记得仔细清点,我不希望少任何一样东西。”

    看着长到仿佛没有尽头的清单,洛尔萨斯一脸苦笑,转身离去。

    杰拉尔森看向另外两人,接着道:“至于你们要做的。就是按照刚刚你们在试卷中写下的内容,将它们变成现实。现在开始准备,等到洛尔萨斯回来,就立刻开始。你们只有这一天时间,明天还会有新的内容。所以,你们必须在今天完成,明白了吗?”

    这一下,别说桑德斯,就是里奥也没想到杰拉尔森竟然会想出这么个主意来。

    不过他对于这个主意却是非常赞成的。先通过自身的思考和知识积累,找出最合适的办法。然后将其变成现实,这个过程确实是非常锻炼人的一种经历。

    桑德斯同样想到了这些,而且非常期待自己能够完成那些构想。

    然而他不知道,一场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因为想法总是美好的,但着手实施起来,却往往不会那么尽如人意。更何况,在检测试卷中的构想,基本上都是粗放式和理想式的,想要具体实现,还有很多很多的工作。

    数据的分析、材料的组合、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小问题。这些积累在一起,就足以击垮一个人最初的激情和信心。

    当第一个问题面临第十次失败,桑德斯感觉自己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而在里奥的鼓励和洛尔萨斯的喝斥下,他只能拼命坚持。

    就这样。一直到了深夜两点,他才最终完成了所有的项目。而在这之后,小胖子直接瘫倒在了地上,仅仅半分钟过去,就发出了响亮鼾声。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桑德斯就被杰拉尔森弄醒。

    这一次,他又给了两人各出了一套检测题,并要求在解答之后对其进行实现。

    于是,悲惨的两人又不得不熬夜完成。

    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第九天同样如此,而且强度还在不断增加。

    转眼间,已经是十天过去,小胖子每天都要保持着高度的精神集中和高强度的精力消耗。这直接导致,他的体重成直线下降。

    里奥毫不怀疑,再这么下去,小胖子的体重很快就会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了。

    杰拉尔森“人道”的允许两人休息了一天,随后新的一轮折磨开始。

    不过不再是之前的模式,而是直接变成了命题项目。

    两人需要在杰拉尔森给出命题后,通过一切可能的方法,完成他的要求。而来自杰拉尔森的命题当然不可能简单,相反其难度和深度远远超出了想象。

    里奥和桑德斯不但要不断尝试,还要继续吸取新的知识,这样才有可能完成。

    可怕的日子一直持续着。

    这一天清早,里奥和桑德斯正各自在实验台前专心的忙活着,以至于实验室大门被人打开都没有注意到。

    洛尔萨斯咳嗽了一声,想要引起两人的注意,没想到却毫无悬念的失败了。

    无奈之下,洛尔萨斯只好开口道:“停!我有事情要说!”

    “别闹!我们正忙着呢!你先自己玩一会去吧!”桑德斯头也不回的说道,手上仍然摆弄着自己的魔法阵组件。一大早就经历了几次失败,让他的情绪有些不太好。

    洛尔萨斯顿时被呛了回去,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好一会才抚平情绪,说道:“你们两个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里奥从一堆瓶瓶罐罐中抬起头。此刻的他完全可以说是蓬头垢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各种药剂的气味,完全看不出以往的英俊样子,唯有那一双眼睛仍然闪亮,甚至比曾经更加深邃。

    洛尔萨斯叹了口气,提高音量道:“学院选拔赛啊!今天是学院选拔赛的日子!所有参赛者都必须在八点钟到达学院中心广场,否则就算作弃权!”

    “选拔赛!”桑德斯这才反应过来。

    自己这些天做的一切,承受的所有痛苦,可不就是为了选拔赛吗?如果真的错过了,那可真是要后悔一辈子。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看想了魔法沙漏,顿时惊叫出来:“魔法在上!你怎么不早点来,只有二十分钟了!”

    洛尔萨斯没好气的回道:“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会连这种事情都忘掉!幸亏我提前去了中心广场,否则你们两个就倒霉了!”

    “好了,别说这些了,我们赶快过去!”里奥也有些着急。

    这个时候,休息室的木门打开,杰拉尔森从里面走了出来,说道:“着什么急,时间足够,去把你们自己好好收拾一下,难道你们要用现在的形象去参加选拔赛?”

    里奥和桑德斯现在哪有什么心情收拾自己,可既然杰拉尔森已经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好去违逆,便急匆匆的来到水槽前,各自迅速的洗了一把脸。

    感受着清凉的水流过脸颊,里奥原本急躁的心绪忽然平缓了不少。

    桑德斯同样如此,看着镜子中瘦了许多的面容,他感觉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在心中升腾起来。

    经历了这一次地狱式的学习,他所有的自卑都已经在无数次的失败中彻底消失,所剩下的,只是无比的坚定和对未来的期待!

    连那么困难的事情自己都挺了过来,那么还有什么难题是不能解决的?

    没有,绝对没有!选拔赛就是第一步!

    两人没想到的是,杰拉尔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们打算洗到什么时候?赶快去中心广场!我可不想见到你们因为迟到而被取消资格!”

    “还真是个怪人,态度变化的也太快了……”桑德斯在心里嘀咕着,跟随着里奥和洛尔萨斯离开实验室,向着学院中心广场狂奔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