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五十五章 石棺中的棍子


    如此近的距离,女武神竟然还是没有被排斥,这是几个人都没能做到,也没能想到的事情。

    一时间,他们面面相觑,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远处,维拉斯也十分紧张的等待着,看得出来,她确实是非常希望有人能够得到水之圣痕的认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整个大厅中鸦雀无声,始终保持着喷涌状态的水柱也没有什么变化。

    突然,女武神自行向前又走了一步。

    这样的举动,让里奥惊讶的差点呼喊出来。

    要知道,女武神的一切行为都来自于黑曜晶核,而黑曜晶核又被里奥所控制。

    可刚刚他根本没有让女武神前进,这绝对是极大的反常!

    可没等里奥开始琢磨变故的来由,女武神已经和水柱发生了接触。

    “哗!”

    一道水浪的声音响起,水柱瞬间破碎,将女武神包裹在了其中,同时也隔绝了里奥和它的灵魂联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里奥实在忍耐不住,开口询问道。

    维拉斯又是喜悦又是恼怒的瞪了里奥一眼,低声道:“嘘!不要吵!它正在被水之圣痕认可,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一小会。”

    “女武神竟然被认可了?但这怎么可能?”里奥感觉自己实在不能理解这个事情。

    打个比方,水之圣痕如果是一笔巨大的财富,那么被它认可的人,就是财富的继承者。但是有谁听说过,机器人或者电脑能够继承财富的?

    这太不合理了!

    然而,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几分钟后,包裹着女武神的水花开始变得越来越少,转眼间已经消失不见。

    灵魂连接恢复,里奥立刻探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而女武神在外观上也看不出什么变化。

    没等他开口。维拉斯的笑声已经响起:“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它能成功,现在我的使命完成,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您的意思是。它被水之圣痕认可了?”里奥面色不解道。

    “是的,不然你觉得呢?”维拉斯心情大好,自然不会吝啬回答,而且还反问了一句。

    里奥咧了咧嘴,无奈道:“可我怎么什么变化也没发现?”

    “仔细看。再仔细点,你就会有所发现了。”维拉斯微笑着说道。

    听她这么说,里奥便又在女武神身上观察起来,这一下有了提示,他果然发现了些许异样。

    在女武神的眉心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淡蓝色的水滴图案,在光线不好的情况很难发现。

    “那是什么?”里奥好奇的问道。

    维拉斯不假思索的回答:“这还看不出来吗?那就是水之圣痕。”

    里奥当然猜得出那就是水之圣痕,可这却不是他想要知道的事情,便继续问道:“可那东西到到底是干什么呢?”

    “使承受者获得水元素的契合,随着契合度的加深。还能够在很大程度操控水元素。换一个你更容易理解的说法,它有可能成为水之主宰。”维拉斯虽然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但明显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我不明白,您能再说的具体点吗?”里奥哪肯放过维拉斯,毕竟女武神和自己灵魂相连,对自己更是极大的助力,不搞清楚可不行。

    “不明白也没关系,时机到了,该发生的事情自然就会发生。”维拉斯快速而模棱两可的说道,接着又摆了摆“手”:“好了。现在我得离开这里了,不知道外面变成了什么样子。”

    “你还没告诉我……”里奥抱定心念,一定要问出点什么。

    不过维拉斯显然没有再理会他的意愿,转而看向另外两人:“对了。你们是要找卡布多吧,看在你们使我履行了承诺的份上,我送你们过去。”

    话音刚落,几个人忽然感觉一道巨浪涌来。

    “哗啦啦!”

    倾天巨浪扑面兜头盖下,可他们却没有感觉到被淋湿。而转眼过后,巨浪已经消失。周围的景象已经发生了变化。

    不知道维拉斯使用了什么方法,三个人加上女武神竟然瞬间被转移到了另外一间大厅,而且还是刚刚来过的大厅。

    看着耸立在大厅中央的兽人石像,伊利迪亚恍然大悟道:“先祖之灵……它就是卡布多?”

    “看起来是的。”里奥点了点头,同时也将自己的心绪调整了一下。

    既然维拉斯就是不肯明说,那么关于女武神身上的水之圣痕,看来还得自己去慢慢摸索了。

    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却仍然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毕竟水之圣痕很可能是某种规则的具现,女武神又和自己灵魂相连,也许将来还可以慢慢进行揣悟,说不定哪天就能够触摸到规则了。

    那可是更高层的力量!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里奥已经理顺好一切,低声道:“卡鲁萨特,还得你去和它交涉。”

    卡鲁萨特满脑子都在想着“血吼”,对于这个任务当然不会排斥,二话不说,便径直走了过去,用兽人语叽哩咕噜的和先祖之灵交谈起来。

    里奥还以为就算几人能够通过,肯定也要大费周章和口舌。可他没想到的是,只是几个对话过后,先祖之灵就转过身向着大厅深处的通道走去。

    “怎么?他这么快就同意了?”伊利迪亚不可置信的问道。

    卡鲁萨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没错!他同意了!他感觉到了敌人已经全部被消灭,而我们还是被守护者送到的这里,足以证明一切,有权力去祭拜剑圣!”

    “守护者?”伊利迪亚稍稍一愣,很快明白来,这指的应该是刚刚遇到的维拉斯,转而道:“那么血吼呢?你打听到下落了吗?”

    卡鲁萨特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先祖之灵,然后才压低声音道:“我没有问,这事情还是先不要说。万一……”

    “明白!”

    “明白……”

    里奥和伊利迪亚齐声回应。血吼可是剑圣的武器,天晓得如果被先祖之灵知道他们想要将其弄走,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所以还是小心一点比价好。

    …………

    沿着幽深的通道一路向前、向下。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的先祖之灵忽然停了下来。

    卡鲁萨特凝听了片刻只有他才能够听到的声音,点了点头,对后面的两人说道:“前面就是墓室了,先祖之灵只能带我们到这里。走吧。”

    说着,他已经迈开大步,急不可耐的向前而去,里奥和伊利迪亚赶忙跟上。

    经过先祖之灵的时候,里奥总算有机会仔细观察一下,自然不会错过。毕竟,一个会动的石像,却不是由魔法驱动,对于一名法师来说,非常的有吸引力。

    从可分辨的角度来看。石像是整体由一块巨石雕刻而成,这样的发现,让里奥更加好奇起来。

    “它为什么能动?”

    “它的驱动力来自哪里?”

    “它是用什么方法,使得石块具有活性的?”

    一个接一个问题,让里奥恨不得将先祖之灵砸碎了仔细看看。可他也明白,这个想法实在不怎么现实,先不说自己能不能砸得动,就是能够砸动,人家先祖之灵也不会允许。

    那可是存在了好几千年的老怪物,万一再发起飙拉……

    里奥摇了摇头。没有继续想下去,带着几分遗憾和先祖之灵檫身而过。

    前方,又是一座巨大的青铜门,和几个人刚刚遇到的十分相似。而唯一的区别是,开启这个大门无需黄金家族的鼻环。

    至于里奥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当然是因为卡鲁萨特已经有些莽撞粗鲁的直接将大门推开了。

    宽阔的大厅呈现再三人眼前。而他们首先看到的,则是大厅中央那一具硕大的石棺。

    猜想之中的特异情况没有出现,一切都仿佛非常平静,让里奥忽然有种不适应的感觉。

    卡鲁萨特却没有立刻冲进去。而是噗通一声单膝跪地,用兽人语念叨着什么。

    伊利迪亚看出了里奥的疑惑,便为他解释道:“他在念诵一首兽人的祷文,向剑圣表示尊敬,我们也该有所表示猜对。”

    “嗯,说道对。”里奥点头回应。

    剑圣虽然是兽人,和自己这个穿越而来的人类没有一丁点关系,但毕竟曾经解放过一个种族,而且还是上古传奇,确实值得尊敬。

    调整好情绪和呼吸,里奥行了一个标准的法师礼,嘴上则说道:“剑圣大人,今天我们几个来拜祭您,如果您能够听到,并感受到我的诚意,请一定要保佑我不生病,多赚钱,尽早把老婆娶回家。”

    听他这么说,另外一边,也在用精灵礼仪行礼的伊利迪亚差点喷笑出来,扭过头忍俊不禁道:“你都在说些什么啊,剑圣大人怎么可能保佑你这些事情……”

    “咳咳。”里奥咳嗽两声,一脸严肃的回答道:“反正我们家那边都这么说,这是我们的习俗。”

    “好吧。”伊利迪亚虽然一点都不相信,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一会,卡鲁萨特的祷文也已经念诵完毕,站起身,走进了墓室。

    即便只是背影,但里奥还是感觉到了他的狂喜,也许,“血吼”就在里面等着他。

    而跟随着卡鲁萨特进入墓室后,里奥这才发现,对于一位上古传奇来说,这间墓室实在是显得有些简陋。

    除了正中央的石棺外,这里面几乎再无它物,只是在周围的墙壁上,有人用简单的笔触描绘了一个个场景。

    里奥看得出,那是剑圣生前的一些事迹。

    饮下恶魔之血、成为氏族之主、跟随恶魔进入主物质世界、同精灵和其他种族作战,以及最后“击杀”恶魔大领主,使得兽人摆脱控制,成为真正自由的种族。

    就在里奥欣赏壁画的时候,卡鲁萨特的声音传来:“不对,为什么会没有?”

    原来他已经仔细搜索了墓室的每一个角落,却依旧未能发现血吼的踪迹。

    伊利迪亚看了看石棺,有些迟疑的说道:“会不会在那里面?”

    “有可能……”卡鲁萨特也看向石棺,脸色凝重。

    一方面,他确实想要得到血吼,可另一方面,他又不敢去打开石棺。那里面可是剑圣大人的尸骨,对于一名兽人来说,打扰先祖死后的静宁,可是极大的亵渎。

    “要不再去问问先祖之灵?它守护这里,应该能够知道吧。”里奥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问过它,就算知道了,我恐怕也没法再将血吼拿走!”卡鲁萨特咬了咬牙,忽然下定了决心一般,脚步沉重的向着石棺走去。

    见他真的要这么说,里奥则迅速警惕起来。

    剑圣可是能够打败恶魔大领主的强悍人物,就算死了,身体也会有威能保留下来,甚至可能像真神一样,万年不朽。如果卡鲁萨特真的触发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那么肯定要第一时间选择逃跑。

    “吱嘎嘎!”

    石头摩擦的声音很快响起,让人牙发酸耳朵发痒。转眼间,石棺的盖子已经被卡鲁萨特挪开了一点。

    平静……

    和刚才打开大门时候一样,依旧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情况出现。

    这时候,卡鲁萨特已经探头向石棺中看去。

    一秒钟后,他愕然的长大了嘴巴:“这……这……”

    “怎么了?”里奥急忙问道。

    卡鲁萨特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危险,你们过来看吧。”

    里奥和伊利迪亚也都对那石棺很好奇,便都走上前,向里面看去。

    出人意料的是,石棺中并没有什么尸体,反而有一道阶梯,继续向下延伸,不知道通往哪里。

    而在阶梯之上,还有着一根看不出材料的棍子。

    卡鲁萨特伸手将棍子拿了出来,沮丧的说道:“该死!为什么只有这个东西,血吼到底在哪里?”

    忽然,伊利迪亚的鼻子抽了抽,低声道:“这是什么味道?你们闻到了吗?”

    “硫磺!是硫磺的味道!”里奥立刻分辨了出来,心头也生起不好的预感,“不对,这味道是从里面传过来的,那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