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恐怖的仪式


    毫无疑问,卡鲁萨特也是对“剑圣之墓”很感兴趣。.

    只是兽人们因为对文化的不重视,导致上古历史早已经流失在历史长河中,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关于“剑圣之幕”的太多秘密。

    眼下,暗月教会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居然能够打开“剑圣之墓”,卡鲁萨特当然不想错过。

    如果真的进入其中,就算没有获得“血吼”,但进入“剑圣之墓”本身就已经是非常荣耀的事情。这样一来,即便他将来无法成为大酋长,在部落中的地位也依旧会非常稳固,至少继承狼主之位不成问题。

    伊利迪亚仿佛早就料到卡鲁萨特会做这种决定,只是低低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他很了解,这位年轻的兽人贵族或许拥有着许许多多的优点,也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但并不代表没有野心,在涉及到重大利益的事情上,同样会表现得十分冷酷。

    …………

    召唤恶魔的仪式仍然持续。

    几名暗月教会的人完全没有预料到,竟然会有人在暗中窥伺,此刻都全神贯注的投入其中。

    恶魔术士赫斯费尔的神情越来越亢奋,在恶魔气息如此浓郁的地方,对他的力量也有不小的提升,血祭起来自然更加顺利。

    这时候,某种怪异的波动以他为中心散发出来,逸散在四周的恶魔气息仿佛受到了吸引。飞速汇聚。而地面上的兽人孩子则受到恶魔能量的影响,身体突然剧烈抖动起来,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中都渗透出鲜血。

    恐怖的是。这些鲜血并没有自然的流淌,反倒是向空中飞去,在赫斯费尔身前凝结成一个复杂且意义难明的血色符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所有兽人孩子的血都被抽空,符文也达到了一人之高。

    赫斯费尔脸色潮红,显然也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感觉到火候差不多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尖啸起来。终于让潜伏在远处的几人听清楚了他在说什么。

    那是一种生硬、嘶哑的语言,给人难以言说的混乱感觉。

    里奥虽然听不懂,但由于以前曾经听到过,所以还是能够分辨出。那是下层界的恶魔语,混乱邪恶的产物。

    “召唤就要开始了。”伊利迪亚的神情凝重,随后翻译起赫斯费尔的尖啸:“下层界的子民,吾以主物质世界生灵之鲜血祭祀,召唤尔等降临。吾与尔等以此为契约,尔等享用吾献祭之鲜血,吾接受尔等之效命!”

    这一句话说完,血色符文忽然粉碎,转眼间变成了一闪巨大的门。

    赫斯费尔高举双臂。缓缓张开,随着他的动作,那扇巨大的血色之门也同时开启。

    腥臭、灼热的气息瞬间从巨门中喷涌而出。如同一个喷发的火山口。

    受到冲击,另外几名暗月教会的人几乎要站立稳定,但他们却没有丝毫退却的意识,反而脸上都露出了喜悦。

    “赫斯费尔,让恶魔出来!我们也要开始献祭了!”其中一人高声发出了指令,另外几人则纷纷退后。让开了一个稍大的区域。

    赫斯费尔点了点头,嘴里再度呼喝出几个恶魔词汇。

    下一秒。数不清的低阶恶魔从血色大门蜂拥而出,至少有上百头,转眼就将整个骸骨头颅挤满。它们中绝大多数是最低级的怯魔,只有两头身躯稍大一些的夸塞魔。

    一般来说,恶魔遵从混乱法则,它们无视诺言,随时都会背叛;践踏荣誉,随时可以改变初衷;无律的杀戮,毁灭一切事物。但有一点,恶魔以强者为尊,它们轻易不敢反抗比自己强悍的生物,却会采取各种方式凌虐不如自己的生物。

    赫斯费尔的实力或许不错,可即便借用了这里的恶魔能量,一下子召唤出这么多恶魔,仍然消耗很大,想要通过召唤形成的契约来约束这么多恶魔,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两头夸塞魔立刻意识到,那个家伙就是召唤自己的人,而且十分虚弱。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它们同时发出吼叫,命令周围的怯魔向赫斯费尔发起攻击。

    杀死召唤者,一向是被召唤的恶魔最喜欢做的事情。

    怯魔本身实力很差,同普通的人类相比也大为不如,因而它们根本不敢反抗夸塞魔,顿时嗷嗷叫着想要一拥而上,淹没近在咫尺的赫斯费尔。

    不过赫斯费尔却没有任何慌张,甚至没有后退,就站在原地等待着什么。

    没等第一只怯魔冲到身前,另外三名暗月教会的人终于开始了行动。

    他们全都双手握拳放到身前,神情无比庄严,嘴里低低的念诵着祷词。

    瞬息过后,骸骨骷髅上绽放出一个圆形神术法阵,怯魔们受到无形的力量影响,竟然一个个定在原地,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连神术法阵都提前铭刻在了骸骨上?”伊利迪亚惊讶的说道。

    老兽人布洛克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庆幸道:“是啊,幸亏俺们来得及时,再晚一会,恐怕就赶不上了。”

    两人刚刚说完,神术法阵中忽然腾起灰色的光芒,将所有被召唤来的恶魔淹没。

    里奥给自己施加过了鹰眼术,虽然隔着很远,还是看清了里面的情况,十分惊悚恐怖!

    所有的恶魔都在崩解!

    怯魔们的骨头和血肉分离,身体破碎成一块一块,在神力的作用下,这些小块还在持续变小,仅仅几个呼吸过去,就彻底变成了粉末,和血液混合在一起。弥漫在神术法阵的范围中。

    即便实力强上许多的夸塞魔也没能坚持多久,转眼就遭遇了相同的解决。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有这样的威力?”老兽人布洛克满脸骇然,他的眼力同样出众。也看清了一幕。

    里奥的内心汹涌澎湃,按照之前的猜测,这几个暗月教会的人,不应该拥有这样的实力。

    除非……他们掌握着某个强大的神术物品?

    没有人能够回答,而下一刻,神术法阵中灰色光芒冲天而起,崩解的恶魔粉末爆散开来。飘飘洒洒,仿佛降下了令人作呕的红褐色雪花。

    一分钟过后。粉末全部落在地上,将方圆数百米的范围全部覆盖了住。

    “他们这是要干啥?”老兽人面露不解,握弓的手却依旧稳定,只要卡鲁萨特一声令下。就会发射出去。

    他的话音刚落,大地突然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那边!那是什么?”伊利迪亚瞪大了眼睛惊呼。

    伴随着大地的震动,恶魔大领主骸骨不远处,大地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隐约还能看到人工修建的阶梯,一直延伸向下,不知道通往何处。

    “剑圣之墓?那里就是剑圣之墓的入口!”卡鲁萨特的脸上写满了兴奋。

    “少狼主,现在攻击吗?他们看上去状态不怎么好!”布洛克急忙问道。在他心中,卡鲁萨特的安全永远拍在第一位。能够越早杀死敌人当然也就越好。

    卡鲁萨特却只是摇了摇头道:“再等等,看看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对于他的决定,里奥是赞同的。

    既然已经决定等待“剑圣之墓”开启。那么不妨让暗月教会的人先进去,如果里面有什么危险,也是他们先遇到,这样一来,总好过自己这边冒然闯入。

    注意到“剑圣之墓”开启,暗月教会的人都十分振奋。彼此之间似乎商量了几句,便纷纷从骸骨上跳下。随后又排成阵势,试探着进入入口,转眼便消失不见。

    稍微等待了片刻,见再没有什么动静传来,卡鲁萨特道:“走,我们也过去!”

    很快,几人来到“剑圣之墓”入口。

    由于担心敌人会在里面安排警戒,所以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入,而是由老兽人布洛克潜伏进去,先行查探。

    不一会,连续三记轻微的敲击石壁声音传来,听到约定好的安全信号,后面的三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进入地道。

    光线被隔绝,地道中一片黑暗。

    里奥带着“魔法旅程”眼睛,拥有一定的黑暗视觉,伊利迪亚是月精灵,本身就拥有不错的黑暗视觉,只有作为战士的卡鲁萨特很难在黑暗的环境中看到东西。不过他也早有准备,取出一个小瓶,倒出几滴暗红色液体并涂抹在眼皮上,瞬间便恢复了视线。

    即便年月久远,地道依旧保存的十分完好,只是兽人们一向不懂得什么是美学,所以修建的十分粗糙。

    沿着地道一直行进了数百米,前方忽然有光亮传来。

    那是一扇厚重的金属门,其上补满青绿色锈痕,此时已经被暗月教会的人打开,光亮正是从缝隙中传来的。

    出人意料的是,在金属门上,竟然隐约可以看出些许花纹,好像在证明兽人也不是完全不懂装饰。

    确认里面没有危险,四人沿着金属门的缝隙进入其中,一个宽阔的大厅出现,最深处则分成了两个通道,不知道同往哪里。

    而在大厅的顶部,镶嵌一颗圆形的晶体,光亮正是从晶体中散发出来。

    “这么多年了,那东西竟然还亮着!”伊利迪亚赞叹道。

    “辉光石,非常珍贵的魔法材料。”里奥认出了那个晶体,同时暗暗盘算,如果事情顺利,是否要在临走的时候竟晶体取下来。

    卡鲁萨特对此到没有什么想法,目光反而落在了大厅深处的一块石头上。

    “那是什么?”

    “看样子,是个墓碑。”里奥猜测道,因为他在石头上看到一些符号,应该是某种文字。

    “确实是墓碑,古代兽人语。”布洛克走过去,尝试着进行翻译:“这里长眠着格鲁克.渊吼,兽人中最强悍的战士。我们的民族被诅咒的开始与结束都与之息息相关。他的名字在我们的最初含义是“无畏的心”,他名副其实!他巨人般的身躯有如铁塔一样耸立在阿兹加洛面前,用鲜血为我们赢得了自由与荣耀。向你致敬!我的兄长,愿渊吼永不消逝。”

    “看来剑圣确实被埋葬在了这里,他的尸骨应该就在里面。”卡鲁萨特沉吟片刻,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随后又道:“布洛克,能不能看出来他们走了哪条通道?”

    老兽人仔细检查了一下地面,很快回答道:“他们分开了,各有两个人走了一个通道。”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也分开?”卡鲁萨特看了眼另外两人,想要了解他们的意见。

    “可以。”里奥点了点头,“但是要怎么分?”

    “我和布洛克一起,你们两个一起怎么样?”卡鲁萨特回答,见几人没有意见,便接着说道:“我们走左边,你们走右边,小心点,一旦出现无法控制的情况,立刻退回来汇合。”

    “好。”里奥回应。

    从墓**打开的方式来看,这里应该还存在着自己不了解的强大力量,再加上还有暗月教会的人存在,确实如何小心都不为过。

    队伍分开,各走一边。

    里奥和伊利迪亚保持住沉默,沿着右侧的通道行走了几分钟,忽然有说话的声音响起。

    两人赶忙停下脚步,贴靠在石壁边缘,摒心静气的窃听着。

    “该死,为什么不在这里?”那是一个有些刺耳的男性声音,听起来十分焦躁。

    另外一个平和许多的声音说道:“慢慢找,神谕不会错的,一定在这里。”

    “慢慢找?亏你还能说出这种话!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第一个声音反驳道。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停!别去摸……”

    第二个声音的话没说完,一道低沉的咆哮忽然响起。

    “@#¥@%&#%#!”

    那是一种无从辨识的语言,但其中饱含的愤怒却不言而喻。更为怪异的是,咆哮并不是从某个地方传来的,而是直接传递到了灵魂之中!

    伊利迪亚感受到了什么,瞬间脸色大变:“先祖之灵!那是兽人的先祖之灵!守护这里的先祖之灵苏醒了!”(未完待续)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