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卡鲁萨特的贿赂


    跟随卡鲁萨特沿着围墙走了几分钟,兽人忽然停下脚步,在坚硬的墙壁上有节奏的敲了几下。

    正当里奥在纳闷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吱嘎吱嘎”一阵令人牙酸的响动过后,墙壁竟然移动开来,显露出一个幽深的洞口,向地下蜿蜒,不知道通往何处。

    卡鲁萨特嘿嘿一笑,说道:“这是我的秘密据点,别人都不知道,也就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够得到放松。请进吧,我的两位朋友。”

    几人进入洞口,墙壁又自动关闭。

    不一会,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兽人便举着火把迎接了上来,埋怨道:“少狼主,您怎么连个侍卫都没带?金堡那边……”

    卡鲁萨特满不住的摆了摆手:“没事,我已经安排好了,去把我最好的酒取出来,我要好好招待朋友。”

    “朋友?”老兽人这才注意到卡鲁萨特身后的伊利迪亚,不觉露出微笑,显然是认识。而当他看到里奥,脸上的表情却一下又变得凝重。

    少狼主什么时候有人类朋友了?他不会是和人类……

    老兽人没有继续往下去想,而是默默转身离开,作了几十年的仆从,他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

    沿着通往地下的通道行走了几百米,前方霍然开朗。

    那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其中陈列着不少来自人类和精灵世界的装饰品。

    五彩的水晶灯、精美的雕塑、柔软细密的天鹅绒地毯、典雅的沙发,无不显示出主人的富有。而在大厅的周围,还有许多个木架子,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武器,寒光凛凛,一看就都不是普通的东西。

    只不过,这些东西明显是生拼硬凑在一起的,总让人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看来莫里斯的生意还真是不愁销路啊。”里奥一边打量着,一边暗暗嘀咕。

    “你们随便坐。“卡鲁萨特指了指沙发,又提高音量呼喊道:“把酒拿上来吧!”

    里奥和伊利迪亚坐下的功夫。老兽人已经捧着一个巨大的水晶酒器从大厅隔间走了出来。

    金黄色的酒液不住摇晃,在灯光下闪发出令人迷醉的光芒。

    卡鲁萨特接过酒器,亲自为里奥和伊利迪亚倒了满满一大杯,开口道:“尝尝。你们的运气不错,这可是前不久才搞到的好东西。”

    里奥接过酒杯,又道了声谢,随后小口抿了一点。

    辛辣的酒液划过咽喉,如同刀子一般。其烈如火,简直比曾经喝过的“烈焰熔岩”也不遑多让。

    “好酒!过瘾!”里奥不自觉的低喝了一声,又是猛灌了一口。

    “哈哈,果然是朋友!”卡鲁萨特赞赏的看了里奥一眼。在兽人认为,不能喝酒的人都不值得交往。

    里奥和卡鲁萨特毕竟第一次见面,没有直接谈正事,而是一边随**谈来历,相互之间算是有个了解,一边喝着酒。

    当得知里奥竟然是从北境国家过来的时候,卡鲁萨特不免有些吃惊。

    虽然知道那边有很多人类国家。但由于距离很远,而且还隔着星月海、幽暗地域、莫高雷草原等天然屏障,以前可几乎从来没有北境的人类进入过贫瘠之地。

    而上一次兽人的兵锋抵临星月海,已经是好几千年前的了。同时,卡鲁萨特也对魔法很感兴趣,因为在他看来,那是一种非常神秘的力量。

    不知不觉间,一杯烈酒下肚,里奥微微感觉到了一丝眩晕,不过这种感觉并不难受。反而让人觉得飘飘欲仙。

    卡鲁萨特对里奥越发满意,喷着酒气问道:“伊利迪亚说你有关于暗月教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如果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

    里奥笑了笑,回答道:“我只是想知道。那些家伙到这里究竟想干什么,之前那个搜查的士兵似乎了解的并不多。”

    卡鲁萨特略略回忆了一下,说道:“之前到是抓住了一个俘虏,审问出了一些情况。暗月教会联合了众多势力攻打北面的一个国家,但是失败了。”

    “失败了?他们撤退了?”里奥惊喜的问道,见伊利迪亚和卡鲁萨特都面露疑惑。便又解释道:“我正好就是来自于那个国家,卡伦特帝国,但是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不太了解那边的情况。”

    卡鲁萨特恍然大悟,道:“据说是战况不利,但是究竟有没有撤退,我们也并没去详细了解。”

    里奥点了点头,既然战况不利,以卡伦特帝国的国力,看样子应该是已经击退了黑暗精灵,也就是说,学院差不多也该恢复教学了。只是自己远离魔法世界,也看不到任何魔法期刊,所以恐怕是错过了这个消息。

    卡鲁萨特继续着刚才的话题:“那个暗月教会的俘虏说,他们到这里,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

    油是一个好消息,里奥不由松了口气。

    既然暗月教会是找东西,而不是找人,说明他们应该还不知道伊莎在至高森林,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放心不少了。

    “他们要找什么?”这一次是伊利迪亚开口发问。

    作为月精灵德鲁伊,他虽然不是月神的信徒,但也很自然的厌恶暗月教会。

    “这个目前还不太清楚,那个人的级别不高,并不清楚到底要找什么。”卡鲁萨特回答。就在里奥感觉到有些失望的时候,他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不过,据说尼非特就是受到了他们的蛊惑,才会失去理智,转化成了尸巫,最后被几名人类彻底杀死。”

    就算里奥没听说尼非特这个名字,但从卡鲁萨特的言辞中也能够判断出,这个人就是大酋长的小儿子,被自己埋葬的恶魔术士。

    他竟然和暗月教会有所勾结?

    一时间里奥有些犹豫起来,要不要告诉卡鲁萨特自己就是彻底杀死尼非特的“凶手”。

    伊利迪亚似乎感觉出了什么,瞄了里奥一眼,随后说道:“这么看来,他们想要的东西和黄金家族有关系?”

    卡鲁萨特点头道:“我们是这么猜测的,但是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证据。”

    “不管怎么说,只要不让他们得手就行了。那帮家伙我非常了解。混乱和邪恶是他们唯一的行动准则。”里奥插了一句,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那名俘虏还活着吗?”

    “活着。”卡鲁萨特立刻回答。“就关押在金堡的地牢中。”

    里奥略一思索,说道:“如果让我见见他,或许有办法得到更多的消息。”

    “嗯?”卡鲁萨特有些不太相信。金堡那么多强者,也只是问出这些东西,眼前的年轻人类会有什么厉害的办法?

    没等里奥解释。伊利迪亚已经抢先替他说道:“法师在精神和灵魂上有些许多特殊的能力,也能做一些萨满和战争祭祀做不到的事情。”

    听他这么说,卡鲁萨特犹豫了一下,很快油叫来老兽人,说道:“去查一下,今天地牢是谁职守。”

    老兽人知道他的是什么意思,神情犹豫道:“您确定要去?这种时间,还带着这两位,如果引起别人的注意,恐怕要说不清楚了。”

    “先看看是谁职守再决定。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卡鲁萨特毫不犹豫的回答。

    知道这位少狼主一向很有主见,决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老兽人没有办法,只好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

    深夜,金堡西南角,地牢。

    守卫拉古斯和手下们喝了点小酒,正昏昏沉沉的睡着。

    虽然按照规矩,夜晚守卫不允许睡觉。而必须保持清醒,严守入口。但最近日子还算太平,很少会在晚上抓捕犯人并押送地牢,再加上地牢大门也被“战神圣殿”的祭祀们施加过祝福。很难通过特殊方法打开,所以他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突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在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清晰。

    拉古斯霍然惊醒,剧烈的心跳加上宿醉的眩晕,让他感觉十分难受。好一会才恢复了清醒。

    四下一看,手下们一个也不在这里,拉古斯这才响起,酒足饭饱之后,自己已经允许他们各自找地方睡觉去了。

    敲门声仍然在持续,吵得人脑袋疼。

    “他娘的,这大半夜的,又是哪个倒霉鬼被抓了。”一边咒骂着,拉古斯打开了通讯孔。

    这个几厘米大的小孔,能够防止守卫受到突然袭击,首先通过它来询问来人,确定身份和证明,也是地牢最严格的规定之一。

    然而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拉古斯只好问到:“谁在外面?”

    “拉古斯,是我,卡鲁萨特。”一个比较熟悉的声音传来。

    “他怎么突然来了?”拉古斯顿时吃了一惊。

    年轻的时候,拉古斯曾经为卡鲁萨特的父亲的军团中举过旗,算是老部下。上了年纪后,才离开军团,被安排到地牢作看守,一来比较清闲,油水也多,二来也不用再去拚命,算是养老的好地方。所以对于卡鲁萨特的父亲,他的心中是充满了感激的。

    这个时候,外面有光亮传来,映射出了一张年轻却充满威严的兽人脸庞。

    金色的眼睛,鼻子上有标志性的黄金家族鼻环,正是卡鲁萨特,以前打过几次交道,是个很有潜力的黄金后裔。只不过碍于还有两位大酋长的亲生儿子在,几乎没有希望继承毁灭之锤,但是还是有一定希望继承狼主之位的。

    “少狼主,您怎么来了?”拉古斯谨慎的问道,而没有立刻开门。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兵,他明白越是反常的时候,越要冷静应对。

    卡鲁萨特回答道:“我有些事情需要审问那名暗月教会的俘虏。”

    听他这么说,拉古斯不由疑惑道:“不是已经审问过了吗?”

    “这次我找到了两名对暗月教会有所了解的人,他们或许能审问出更多的信息。”卡鲁萨特说着,随后让开了位置。

    透过小孔,拉古斯看了两名穿着黑色长袍的人,脸孔笼罩在兜帽里,显得十分神秘。

    “好的,少狼主,麻烦您把审问的命令从通讯孔里面递给俺。”拉古斯态度恭敬说道,但却完全没有打开牢门的举动。

    卡鲁萨特重新回到通讯孔前,语调稍显焦急地说道:“这两位先生的时间有限,所以来的很急,没有去申请命令。快开门吧,难道连我带来的人,你也不放心吗?”

    “这个……这个……”拉古斯满脸迟疑。

    没有命令严禁开门,这也是规矩,如果被上级知道自己冒然开门,恐怕没有好果子吃。

    更何况,卡鲁萨特深夜前来,天知道是要干什么。而万一如果他是别人伪装的,那就更加糟糕了。

    到时候地牢大门打开,却被劫走某位囚徒,自己恐怕只有等待被剥掉衣服投入地牢,和那些往日非打即骂的囚徒为伍了,甚至很有可能直接被杀掉灭口。

    有了这样的想法,拉古斯便准备婉言拒绝。

    而这时候,卡鲁萨特忽然摸出了一枚白色的兽牙,从通讯口递了过去,并说道:“这个东西给你,算作命令。如果还是不行,那我就只好去把父亲从睡梦中叫醒了。”

    见到兽牙,拉古斯的呼吸顿时变得粗重了起来,仿佛看到了某件稀世珍宝。

    “狼王之牙……”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接过如宝石般光滑的白色兽牙,再一次结结巴巴起来:“这……这……这不合适吧……”

    卡鲁萨特呵呵一笑,说道;“没什么不合适,你的英勇善战我早有耳闻,只是运气不好,才没能获得‘狼王之牙’。现在这件事,我也知道不合符规矩,但是事情紧急,没办法再拖延下去。至于‘狼王之牙’,以我的身份,赏赐你一颗,算作为此事进行担当的补偿,难道还会不合适吗?”

    稍作停顿,让对理解清楚自己的意思,他这才继续问道:“或者你觉得,让我父亲在这个时间来一趟,跟你解释清楚,才更合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