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文质彬彬的男人


    另外一边,见到马匪竟然离开,商队成员们顿时发出阵阵欢呼。

    莫里斯也是满脸笑意,完全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松就取得了胜利。

    可当他得眼神注意到里奥时,心头却又是咯噔一下。

    因为这位年轻的法师脸上没有任何喜悦,反而透露出几分担忧。

    “怎么了?”莫里斯压低声音问到,尽量不让旁人听见,以防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里奥双眼看向马匪消失的方向,回答道:“看样子,天要下雨了。”

    “呃?”里斯顿时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难道他就是在担心这个?

    作为常年在外经商的人,这种事情在他看来简直是再正常不错了,别说下雨,就是突然下冰雹他都不会觉得意外。

    里奥看向莫里斯,问道;“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避雨?”

    这还用问吗……

    莫里斯理所当然道:“对啊,现在天气有些凉,我们这些中级的人可以激发原能,还比较好说。如果其他人被淋湿,很可能会生病,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有天然岩洞,很适合我们前往。”

    里奥沉吟了一下,接着问道:“那么,如果马匪在我们前往岩洞的路上发起攻击,或者等我们进入岩洞后,点火灌烟,我们应该怎么办?”

    “这个……你是说,他们故意撤退,等我们重新上路,再寻机发起攻击?”莫里斯醒悟过来,但很快又奇怪道:“可他们为什么一开始就沿路偷袭?”

    里奥摇了摇头:“一路上我们始终保持着警惕,他们一上来就偷袭,很可能引发激烈的反击。而现在,我们以为他们知难而退,身心放松,就算临时想要反击,恐怕使不出多少力量。况且,大雨可以掩盖他们的踪迹,防止被我们发现。然后在很近的距离突然发动攻击。”

    莫里斯听得目瞪口呆,可又明白里奥说的很有可能,但他却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恨恨说道;“这帮狗杂种。真是他妈的狡猾!”

    里奥笑了笑,道:“当然,这些情况也都只是我的猜测,说不定他们是真得觉得拿不下我们,而选择撤退了。”

    “不。不,不!”莫里斯连连摆手,“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米奈希尔先生,您有什么办法吗?”

    里奥苦笑一声,说道:“我只有一个最笨的办法,原地修整,以逸待劳。”

    “可马上要下雨了啊……”莫里斯一脸憋屈。

    “将马车的防御圈缩小,顶部用防火布遮挡。下面的土层垫高,周围挖一圈陷坑。来了我们就和他们打,不来的话,等雨一停,我们立刻上路。”里奥回答道。

    莫里斯想了想,也没想出更好的办法,点头道:“好!就这么办,奶奶的,他们最好是能来,老子一定要他们好看!”

    接二连三被马匪们设计。他的火气也有些难以抑制,而如果不能把他们解决掉,这一路上都要担惊受怕,睡不好吃不香了。

    …………

    瓢泼大雨仿佛无穷无尽。无休无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

    十余名马匪停在一处斜斜竖立的石林之下,仅仅是勉强能够遮挡些许风雨。

    身为高级战士,马匪头子全身上下都被淡淡的原能包裹,雨滴根本碰触不到衣物。但胯下的战马却没有这种能力,皮毛上早已经**一片。在狂风之中,不住打着响鼻抗议。

    又等了一会,一名光头马匪从雨中出现。

    “怎么样?探查到什么了?”马匪头子问道,即便他努力控制情绪,仍然显得有些急切。

    光头摸了一把眼睛上的水珠,气喘吁吁的回答道:“老大,那帮杂碎就在原地扎营呢,根本没有离开的动向。”

    “这……”马匪头子粗重的眉毛顿时纠结在了一起,恨恨的说道:“这他妈的,还真是遇上高人了。”

    旁边的山羊胡子眼珠子一转,凑上来说道:“老大,要不怎么也撤了吧,这天气,实在不适合做活。”

    “放你娘的屁!老子在这雨里淋了大半个小时,怎么能撤?”刀疤脸似乎很山羊胡子很不兑付,骂了一句,也转头看向首领,气呼呼的说道:“老大,要不咱们就直接动手!这大雨天,他们不可能发现我们,只要到了距离,兄弟们一轮冲锋,保准把他们冲散!”

    马匪头子没有回应刀疤脸,而是问光头道:“你过去的时候,他们发现你了吗?”

    光头嘿嘿一笑,回答道:“老大,俺的能力你还不知道,那些杂碎怎么可能发现俺?”

    马匪头子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似乎陷入了沉思。

    好一会,他的眼神重新变得锐利,沉声安排道:“独眼,你带着瘸子、赖皮和小孩一会从东面走,把备用的马都带上。十分钟后,直接发起攻击,不用等我的信号!你们几个给老子记住,不要硬冲,只需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其余的人跟着我,从西面过去,一旦他们的注意力落在独眼他们身上,就跟我直接往营地里冲!”

    山羊胡子知道老大心意已决,暗暗叹了口气,心中的某个不好的预感,却总是挥之不去。

    …………

    “杀!”

    “冲进去!冲进去!”

    前方不远处不断传来喊杀声,甚至隐隐还有兵器碰撞的声音。

    马匪头子凝神听了片刻,忽然高喊:“跟老子冲!不到营地里面,谁他妈的也不住拉马!”

    话音刚落,他已经抽出弯刀,单手拉住缰绳,随后狠狠一夹马肚子,率先冲了出去。

    “冲!”

    “冲!”

    “冲!”

    身后的马匪发出尖利的回应,也是纷纷抽出弯刀,紧跟了上去。

    雨水不断打在脸上、眼睛上,让马匪头子的视线有些模糊。

    短短几个呼吸,简陋的商队营地已经出现在了眼中,而且如同他预料的一样,这个方向没有人防守!

    “成了!”心情激动之下,他再次控马提速,可就在这时候。胯下精良的战马忽然前踢一软,向前方扑去。

    “我草!陷马坑!”

    马匪头子在心中大骂,全身肌肉发力,脱离马匹。一个空翻落在了地面。而他那可怜的战马则重重摔在地上,发出悲惨的嘶鸣,看样子前腿已经彻底折断了。

    不单单是他,出来一半落在后面的人,来得及拉住缰绳外。其他马匪的马都被绊倒在地。

    马匪头子勃然大度,同时又极其悲痛。

    身为马匪,马匹就是他的第二生命,而眼前这匹骏马,则是千里挑一的好马,曾经多次帮助他摆脱敌人的追击,成功活到今天。

    而现在,爱马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折断了腿,就算事后能够接上,但也肯定没法回到从前的状态。

    在这一刻。马匪头子满心只有一个念头,杀光这些人,而且杀死是完全不够的,还要尽情的折磨商队的首领。自己的队伍中正好有一个喜欢男人的家伙,他会是做这项工作最合适的人选。

    几个念头过去,马匪头子稍稍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将部下们重新聚拢起来。

    “现在他们的主力已经被引开,我破开车阵,你们立刻冲进去!”马匪头子大声命令,“不需要缠斗。你们要做的,就是将他们驱赶出营地,形成溃散,然后再慢慢收割。”

    没等众人回应。他又冷冰冰的补充道:“另外,这一票生意,谁能活捉商队的首领,就可以额外在获得一份收获!”

    战斗中,怒火可以提高战斗力,但也会让人失去理智。他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怒火,达到相对平衡完美的状态。

    …………

    前方不远处,马车都被牢牢固定在地上,根本没法再短时间内移动开来。

    马匪头子全身原能勃发,锋利的弯道上迅速浮现出了淡淡的褐色光芒。

    随后,他呼喝一声,踏步向前,弯刀猛染挥出。

    磅礴的原能附着在刀身,爆发出来。顷刻间,连雨水都被气化。

    “轰!”

    弯刀命中马车,一声巨响过后,在原能的冲击下,厚重的木板支离破碎,飞扬四散。

    仅仅一刀,他就将一辆马车完全摧毁。

    可就在这时候,马匪头子忽然心声警惕,急忙横刀。

    “叮!”

    隐蔽在大雨中射出的利箭命中刀身,失去力量掉落在地上。

    这就是他愿意使用黑铁火雷,而非自己强行突破的重要原因。

    以自身的实力,破开马车没有问题,但在全力激发原能后,必然要度过一小段虚弱期。这个时候如果遭遇弓弩攒射,或者有专门擅长这个方面的职业偷袭,

    很可能直接将自己重伤,从而因小失大。

    好在,这一次遇上的商队,并没有这样的人。

    又等待了几秒钟,确定不会再有箭矢来袭,马匪头子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看样子,商队的注意力确实被吸引到了另外一个方向,只有这一名弓箭手防御,而接下来,他很期待对方大队人马突然发现身后冒出敌人的表情。

    “还有马的过来,按照以往的队列,准备冲锋!”他迅速发出了指令。

    在这种攻击中,马匹的速度和高度,会给敌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像这种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商队,根本无法抵挡,只需要一个来回,就能够将其击溃!

    “没有马的人,跟在我后面!”马匪头子高高举起手,随后快速落下,嘴里也爆发出响亮的声音:“冲!”

    …………

    山羊胡子自认为曾经是个好人,原本的名字已经多年未用,连自己都快忘记了。他在乌瑞恩王国南方的米利萨公国出生、长大,接受了战士的训练,并在晋升3级后,成功入选了镇卫队。

    原本,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但就在入职前一夜,年少有为的他多喝了点酒,在酒精的促使下,强行和一位贵族少女发生了**接触。

    第二天醒来,情知触犯了严重的法律,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女孩再度**后,杀害抛尸,开始了逃亡之旅。

    最终,辗转多地后,他加入了狼爪,当上了一名马匪,并且一千就是十多年,也锻炼出了相当敏锐的嗅觉。

    某种未知的直觉,让山羊胡子非常不看好这一次的行动,但头领和其他人都铁了心要做一票,他也没有办法,自己的马又在,只能硬着头皮发起冲锋。

    蹉跎十年,勉强达到4级后,山羊胡子的原能积累还算充沛,但想要像老大那样将雨水全部隔绝在外却很难做到,此时早已经被淋得通透,好在身体常年打熬,除了不舒服外,到并没有难以承受的感觉。

    只是视线总是被雨水干扰,不太容易看清楚前面的事物。

    “现在冲锋,真的是机会吗?”山羊胡子在心中暗暗猜测。

    营地的范围不大,以战马的速度,即便非常泥泞,也是转眼就到达了最深处。

    很快,山羊胡子终于发现了自己正面临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商队的人一个都不见了!连刚刚射箭的人都不见了!.

    前方只有一个车阵的缺口,在昏暗的环境中,看不清到外面什么情况。但依然隐隐有喊杀声传来。

    “糟糕,中计了!”山羊胡子大吃一惊

    他本能的不想从那里出去,但马速一时间降不下来,周围的同伴也根本没有减速,就这样,他被“裹挟”着直接冲出了缺口。

    好在,缺口外满没有埋伏。

    山羊胡子暗暗出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得太多了,还真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这时候,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由于马速很快,仅仅两个呼吸,他就达到能够看清楚对方的距离。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穿着黑色的风衣,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面容十分俊秀,带着银色边框的眼睛,显得文质彬彬,不像有什么战斗力的样子。

    紧接着,男人抬起手,做出阻拦的动作。

    “他想干啥?一个人拦住我们?这人脑子有问题?”山羊胡子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既然有人落单,当然要用弯刀好好招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