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短暂的相持


    用这个世界的语言,表达前世精妙的古文,总是有点词不达意的感觉。

    知道马匪不会马上进攻,里奥便耐心回答道:“我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战争的文章,作者是这样解释的。战争最需要勇气,而两军对垒,第一次呐喊振作了勇气,第二次呐喊后勇气就会低落,等到第三次呐喊勇气就枯竭了。谁的勇气消失,谁的勇气正旺,将很可能是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

    莫里斯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沉吟道:“您是说……他们是故意这么做的?”

    里奥点头道:“没错,他们的耐心出人意料,而我们如果失去了耐心,勇气也会随之跌落谷底,那时候,他们就会跳出来咬上一口。也许,攻击就在下一次了。”

    听他这么说,莫里斯不由看向自己的手下。很快,他便悚然发现,在经历过两次呐喊后,不少人确实正在失去勇气,一些胆小的,甚至在瑟瑟发抖。

    该死,这是他从未遇到过的最狡诈的马匪。

    不同于以往,马匪往往见面就一拥而上,这些家伙竟然懂得攻心!幸亏里奥看出了敌人的险恶用意,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莫里斯急切的问道,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里奥早已经有了想法,平和的说道:“很简单,让他们不得不立刻发起攻击。”

    “可我们怎么可能控制他们的行动?”莫里斯大惑不解。

    看着对方急的满头大汗,里奥也不再卖关子,回答道:“车队里应该有能够散发浓烟的燃料吧?趁着现在风力不大,只要点燃,烟雾上升,他们就不得不进攻了。”

    “您是说,用烟吸引其他商队注意,过来帮助我们?可这里荒无人烟,有可能就算点上一天,也没人看到啊。”莫里斯神情疑惑。他之前也想到了这个办法,但觉得用处不大,而且敌人马上就可能发动攻击,所以并没有采用。

    “确实。但也有可能刚刚点燃,就立刻有人注意到了。”里奥回答道,“我相信马匪肯定也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人看到,所以,以他们狡诈的行动来看。是不会冒这个风险的。”

    莫里斯略一琢磨,重重点头:“有道理,我这就安排!”

    即便浓烟没有用处,无法逼迫敌人进攻,但至少没有坏处,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能引来援军,自己实在是关心则乱,连这么简单的道理没有想明白。

    “记得让其他人放松下来,好好休息。人一紧张,力量就会加快流失。”里奥补充道。

    …………

    几分钟后。混合了狼粪的草料被点燃,一条黑烟升腾起来,隔着几公里都能清楚看到,而商队成员们则被要求暂时放下武器,坐在地上放松休息,甚至莫里斯还给每人发了一点朗姆酒,在酒精的刺激下,更容易激发出战斗的渴望。

    果不其然,随着黑烟的出现,远处的人影也很快出现。而这一次。人数明显增加了不少,并且都骑在马背上。

    有了里奥的建议,莫里斯也是思路大开,所以没有招呼手下立刻准备迎战。自己反而退回到了车阵之后,只露出一对眼睛,观察着对面的情况。

    百米外,马匪似乎在进行交流,一位头领模样的人说了几句什么,随后突然提马加速。他后面的人也迅速跟上。

    “来了!真的来了!”

    莫里斯不再犹豫,高声呼喊。

    一阵兵器碰撞的哗啦声过后,即将参与战斗的二十多人重新调整好状态,准备迎接敌人。

    这时候,当先的马匪突然松开马缰,双手动作一闪,长弩在手,一点寒光疾射而来。

    瞬间过后,“哆”的一声脆响传来,锋利的羽箭直接射在莫里斯前方的马车上,箭头完全没入厚重的木板中,仅仅留下半截尾羽。

    莫里斯根本来不及反应,同时暗暗庆幸不已。

    他毫不怀疑,如果还像往常一,站在车阵之外,这一箭绝对会洞穿身体,将自己钉死在马车上。

    “所有人,不要探出身子,等到马匪靠近,再和他们拼命!”他高声发出命令。

    话音刚落,又是几枚箭矢射来,全部被马车抵挡了住。

    里奥仔细观察了一下,内心越发平静。这些马匪的箭射得都还算不错,但绝对没有专精射箭的职业,否则以高级游侠的实力,一发暴烈箭射出,甚至有可能将一整辆马车轰碎。

    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如果展开近战,以车阵为依托,商队几乎处于不败之地。

    转眼间,马匪已经突进到了五十米以内,并且齐声用带有口音的通用语呼喊:“放下武器,饶你们不死!”

    “放下武器,跟老子吃香的喝辣的!”

    “放下武器,没必要给别人卖命,老子们的收成有你们一份!”

    又是攻心!

    莫里斯狠狠咬了咬牙,对手下们呼喊道:“别听他们胡说,狼爪从来没有抓俘虏或者放人离开的传闻!只要打退他们,每人额外奖励五枚金币!如果战死,抚恤照发,老子照看他全家老小。太阳神在上,如果我背弃承诺,不得好死!”

    实际上,就算他不给出赏金,大多数商队成员也不会投降。

    因为落入马匪手中肯定不会有好下场,更何况还是恶名远扬的狼爪。再加上工作多年的老成员都有货物的股份,自身和商队的利益早就捆绑在一起,由不得他们不拼命。

    马匪们也没指望喊几声就能奏效,临到距离车队还有二十米左右,首领一拉缰绳,雄壮的马匹发出嘶鸣,人立而起,终于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他身后的马匪也有样学样,纷纷停止前冲,跟随首领围着车队绕起圈子,寻找可能存在的突破口。

    在他们看来,只要打开一条通路。纵马杀入车队,这些软弱的商队成员不过是囊中之物。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遭到他们袭击的商队能够坚持上十分钟。

    战斗一触即发。

    然而饶了两圈,马匪头子却发现。车阵在老兵的布置下异常严密,水泄不通。几个缺口处也都有明晃晃的武器,宛如长满了钢铁利刺的乌龟,一时间竟然无从下嘴。甚至不时还有人抛射箭矢,虽然起不到什么威胁。但也算是一种骚扰。

    如果控马跳跃进去,或者用上最厉害的战技,直接强行突破,到也不是不可能。但自己能做到,手下们却不一定都行,而万一落单,即便身为高级战士,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恐怕凶多吉少。

    对面敢于摆上顽抗的阵势,肯定也拥有一些能够战斗的人。必须要先摧毁他们的斗志,然后才能像恶狼追捕羊群一样,将他们逐一歼灭。

    “奶奶的,没想到还遇上个难啃的硬骨头。”马匪头领咧开嘴,狞笑一声,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黑漆漆的金属球。

    里奥一直在注意着马匪首领,见他拿出乌黑的金属球,立刻猜测出那是什么,急忙呼喊道:“快离开马车!”

    然而,这些商队成员并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训练。也不清楚黑色金属球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除了寥寥几个人感觉敏锐,向后退了几步,大多数人都是茫然无措。不清楚究竟该干什么。

    这时候,马匪首领已经将金属球抛出,他的力气极大,金属的速度也极快,目标正是他面前一辆稍小型号的马车。

    里奥果断放弃了施放一个塑能魔法,将其在半空引爆的想法。而是迅速波动精神力,将法师之手瞬发出来。

    一来,自己如果冒然施放比较明显的魔法,必然会让对方产生警惕,接下来再想要顺利使用魔法偷袭就很难办到了;二来,对方如果发现队伍中有法师,肯定会将自己当成第一目标,里奥就是再自信,也不敢同时面对数柄锋利的弯刀。

    只是金属球明显属于超凡物品,天然对法师之手有一定的免疫效果,仅仅受到力场的影响,稍微被干扰了前进的速度。

    眨眼过后,金属球落地,在距离马车还有两米的位置轰然炸开。

    剧烈的火光腾起,带来强烈的冲击波,距离最近的马车瞬间被掀倒在地,正面木板全部碎裂。

    好在马车后的商队成员听从了里奥的吩咐,并没有紧紧躲藏在马车之后,这才幸免于难。否则冲击波加上马车的重压,就算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

    看到眼前的场景,马匪首领却异常懊恼。

    金属球是他用高价从流亡地的黑市中搞到的,是攻击防御强悍的商队的利器,平时轻易不舍得使用。可一旦使用,往往就会产生奇效。甚至有一次,金属球的爆炸,直接让一个商队的人崩溃奔逃,短短几分钟就被全数斩杀。

    这一次,他也是看到莫里斯的商队马车众多,车辙深重,肯定货物颇多,才会动心用了仅剩下的一枚金属球。

    可目前的效果,却相当不尽如人意。按照他的预期,金属球绝对能够将那辆马车炸成碎片,把后面的也全部炸死,打开一个缺口,让手下们能够冲入防御圈,展开屠杀。

    可是简简单单的一抛,竟然像是受到风的阻力,没能准确命中目标,这让他何等的尴尬,何等的失态,好在以手下们应该看不出来。

    不然,自己长久以来的威信大打折扣,可震慑不住手底下这些恶棍、混球和变态。

    至于那相当隐晦的魔力波动,早就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所掩盖,马匪头领并没有太过注意。

    察觉到了马匪的主攻方向,莫里斯立刻带着五名主力保镖赶了过来。他们都达到了中级,配合上其他多名普通商队成员,完全可以将马匪抵挡在车阵之外。

    刚刚的爆炸让他十分后怕,好在对方的“准头”不行,自己这边的马车也相当坚固,总算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此刻,马匪头子高踞马上,车阵中的情况都能看到个大概,已经知道有支援赶来。看着对方人员锋利的武器,厚重的皮夹,以及矫健的步伐和坚毅的面容,他不免有些踟蹰。

    很显然,这一次遇上的商队,并不是普通货色,反而经验丰富,十分难缠。

    可他也知道,越是这样的商队,携带的货物也越珍贵,说不定干完这一票,就能够到乌瑞恩王国的大城镇里好好逍遥上个一阵子了。

    一时间,隔着马车,两边相持了起来。

    马匪们围绕着车阵兜起圈子,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男人说道:“老大,点子扎手啊。”

    这人话音刚落,另外一个刀疤脸立刻冷笑道:“嘿,没有胆子的地鼠,不想干生意就早点滚,看见你这模样老子就心烦。”

    山羊胡子怒视回去,低声吼道:“草,你有种你上,去把车阵破开啊?”

    一见对方还敢还嘴,刀疤脸勃然大怒,可还没等他开口,马匪头领已经冷冰冰的看了过去,呵斥道:“吵什么吵,都给老子闭嘴!”

    “哼,拿着黑铁火雷,却连个马车都炸不开,还好意思说?”刀疤脸暗自嘀咕了一句,最终却并没有敢于公开挑战首领的权威。

    天空中,云层越来越厚,天色越来越暗,空气也越来越潮湿,预示着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临。

    马匪首领抬头看了看天,忽然心中一动,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说道:“所有人听着,撤!”

    “撤?”

    “费了这大半天劲儿,怎么就撤了?”

    “肥肉就在嘴边,他妈的这是要干什么?”

    “草,老子看他这老大位置也快坐到头了。”

    各种各样的情绪,在一众马匪心中翻涌。

    能够成为首领,压服这么多手下,马匪头领当然也不是一般人物,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但为了保持住高深莫测的形象,他只是冷冷笑了两声,也不解释什么,直接拉动缰绳策马向着原路返回。

    一众马匪面面相觑,却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赶快跟上。万一肥羊们见到有人落单,冲上来围攻,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