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十六章 教导主任的惩罚


    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过后,所有围观学生都定在原地,执法法师的威名赫赫,他们可以去看热闹,却不敢公开反抗指令。

    中年法师露出满意的表情,随后走过去查看起法克贝德的情况。

    还好,只是脆弱的肋部受到重创,剧痛导致短时间失去反应,并没有骨折和内出血等问题发生。

    喂法克贝德喝下一瓶药剂,又等他脸色恢复了一些,中年法师冷哼一声,高声对说道:“你们可以啊,刚刚入学第一天就打架,等你们等级高了,敢不敢把学院拆掉?”

    这样的问题实在不好回应,正当里奥思考着如何解释时,法克贝德忽然尖声说道:“老师,都怪他!是他说要跟我决斗的!还把我打伤了!”

    情况到确实是这么个情况,但法克贝德的表现,却显得相当的不够男人。决斗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能一上来就要甩掉干系,因而立刻引来了众多鄙夷的目光,只是碍于执法法师的威严,没人敢站出来。

    小胖子桑德斯哪里还忍耐得住,急忙跑上前,说道:“老师,不是这样的!是他们先找事的!”

    “他们?”执法法师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个词,目光冰冷的盯着桑德斯,“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桑德斯被对方盯得浑身难受,但还是咬了咬牙,先向中年法师了行了个礼,然后讲述了刚刚的经过。

    原本里奥还担心,小胖子会添油加醋,把所有罪过都推给法克贝德那一边。可没想到的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只是如实还原了之前的一切。

    里奥当然不可能知道,作为魔法家庭出身的人,桑德斯从小就被教育。不要轻易欺骗一位法师,因为对方可能有无数种方法,拆穿你的谎言。

    法师一边听一边皱眉,事情的经过很简单,一方是挑衅在先,另一方是出手在先。最后又用决斗来解决争端,很难说谁对谁错。

    而且,学院中也并不禁止决斗,但要求必须有老师担任裁判,确保不会出现人员伤亡。都是年轻人。难免发生冲突,这么做总比暗中下黑手要强出许多。

    只是眼前的两个少年才刚刚入学,就敢公开决斗,要是不严肃处理,这些新生以后可就不好管理了。正当他准备按照学院规定从重处罚时,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桑德斯道:“你刚刚说他们叫什么名字?”

    “。”桑德斯立刻回答。

    “怎么是他们……”中年法师有些头疼,作为学院教务部的一员。他当然听说过这两个名字。一位是联考第四名,被很多教授看好,另外一位虽然年纪大了几岁。但却也是少有的几位入学前达到2级的学生,其启蒙老师,很早之前就达到了10级,而且和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可能不多加照顾。

    “算了,还是让教导主任处理吧。这事情我可管不了。”

    有了这样的打算,中年法师一挥手。沉声道:“你们两个,还有之前在食堂参与此事的人。都跟我走!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再让我发现你们敢起哄闹事,统统关禁闭!”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大踏步离开了。

    里奥看了桑德斯一眼,立刻从表情中看出了对方浓浓的恐惧和歉意。毕竟是他先失去理智,动了手,结果把里奥拖了进来。

    不过里奥到没怎么在意,这种事情早晚都要碰上,因而摆了摆对方的肩膀,跟上了中年法师的脚步。

    …………

    办公楼的一间小屋内,教导主任西里曼一边捋着自己花白的山羊胡子,一边透过鼻梁上精致的水晶眼镜扫视着眼前的六个学生,表情严肃的吓人。

    但实际上,他心中却并没有多少怒意,相反,还隐隐感觉相当的喜悦。,院长可是特意叮嘱要好好敲打一下的,结果自己还没去想到底要怎么敲打,他就送上门来了。

    学生私自斗殴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很大的可操作空间。按照以往的案例,先动手的学生关一个月禁闭,被迫还手的也要关一个星期禁闭,如果出现严重后果,甚至可以直接开除。

    眼下不可能开除,但好好吓唬吓唬他们,顺便也震慑一下最近有些蠢蠢欲动的高年级学生,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房间的气氛越发凝重,几个学生也被西里曼盯得紧张异常。不过对此里奥到没什么感觉,只要不被开除,一切处罚他都不会在乎,但为了不显得鹤立鸡群,引来教导主任的怒火,他也只好配合其他人,装出紧张的样子。

    教导主任早从执法法师那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但为了达到吓唬小孩的目的还是准备再审问他们一遍。

    想好了这些,西里曼狠狠一拍桌子,震得天花板都窸窸窣窣落下不少灰尘,这才底气十足的厉声喝到;“敢在学校里打架,还用上了魔法,你们这是要造反吗?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学院?还有没有老师?”

    一连串的喝问过后,他不给几人反应的时间,继续高声道:“按照规定,你们都要被开除,今天我就去报告院长,让你们统统滚蛋回家,看你们还当个屁的法师,用个屁的魔法!”

    除了里奥,几个孩子被教导长凶猛的一吼,外加开除威胁吓得脸色惨白,只觉得天旋地转,天崩地裂,险些纷纷不能自持,差点没有坐到在地上。梦想刚刚摸到个边就被打的粉碎,叫这些刚刚离开家的孩子如何承受,一位心智最弱的,更是直接哇呀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西里曼看到孩子们的反应,心里暗暗嘿笑了一声,以后这几个孩子恐怕无论如何都不敢在学校里打架了吧,果然小孩就是应该多吓唬吓唬。随后他一指哭泣的学生,竖着眉毛问:“你哭什么?现在才知道害怕已经晚了!”

    那孩子被指的往后一缩,颤抖着回答:“我……我……要是被开除了,父亲非打断我的腿,求求您,不要开除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说完后又忍着啜泣一指里奥和桑德斯,“我什么也没做,是他们先动手的!‘

    桑德斯虽然也觉得难过欲死,却没另外几个孩子那么严重。他毕竟是魔法家族出身,就算不经过学院培养,也完全可以成长起来,虽然可能没有那么系统规范。但是想到害得才认识几天的里奥也跟着被开除,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这时一听对方居然把责任都推到自己这边身上,立刻张口反击到:“胡说,明明是你先找茬骂人的!”

    “我没骂人!”

    “你骂我是猪!”

    “是你自己以为的!我根本没那么说!”

    “你当我是猪吗?听不明白你说的什么?”

    眼见着两个脑袋脱线的孩子竟然在自己面前吵起来,西里曼又是一拍桌子:“都给我住口,你说到底是什么回事。”这次指的是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的里奥。

    里奥之前可是特意研究过学院的规章制度,自己这种程度的斗殴,根本不可能开除,因而对方绝对是在吓唬人。

    既然对方有想法,那就好好配合吧,他非常自然的看着西里曼,一脸呆滞。

    教导主任见里奥半天不答话,还以为已经把他给吓傻了,于是又重复了一遍,只是这次语气稍微和缓了一些。

    里奥见西里曼语气变缓,心知自己猜测的没错,便把事情的经过又向对方讲述了一遍,同样的,他没说法克贝德的不对,也没说自己不对,完全实事求是。

    教导长耐心听完,点了点头,态度也更加温和,又一指法克贝德和另外两个少年:“是不是他说的这样?”

    包括法克贝德在内,三个人早已经吓傻了,虽然没有哭,可满脑子都在想着回家如何交代,被教导长一指,连忙称是。

    里奥趁机继续开口说道:“教导主任阁下,我们昨天才入学,并不清楚学校的这些规定,能不能能从轻处理,保证再也不会了。”

    西里曼听到里奥的说辞顿时一愣,这孩子刚刚还像丢了魂,怎么突然又变得跟个小大人似的。他当然不知道里奥其实是神游物外去了,压根没被他吓住,不过他本来也没打算把几个孩子开除,里奥确实又说到点子上了,于是正好借着台阶,不置可否的说:“虽然你们不知道,但规定就是规定,既然犯了错就要认罚。”

    里奥见西里曼没有提到开除而是说认罚,知道这次真的可以过关了,马上表态:“只要不开除,怎么处罚我都愿意接受。”

    教导主任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另外几个孩子:“你们几个呢,愿不愿意认罚?”

    众人一听这话,哪还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连忙齐声回答愿意。

    “那就这样吧,看在你们刚刚入学的份上,饶你们这一次,都给我写份检讨,然后关一周禁闭,除了上课和去食堂吃饭都给我老老实实在宿舍待着,如果再有下次,你们就直接给我收拾东西滚蛋!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清楚了。”

    “再也不敢了。”

    几个学生连连表态,随后迅速离开了教导主任室。至于禁闭,只要不开除,谁还会在乎那个。

    房间内,西里曼看着里奥明显从容许多的背影,眉头紧锁。虽然这一次看似吓唬到了对方,但无论过程还是结果好像不那么令人满意。(未完待续)

    ...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