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二章 缺少的一页


    老法师很急迫,确切的说,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原本他相信自己就算不晋级,也至少能活到100岁,但和那个8级巨魔萨满一战过后,所受到法术伤害,却迟迟没有完全痊愈。

    萨满法术的性质相当独特,他们即不控制魔力,也不从元素界获取能量,而是通过沟通游离在主物质界的元素之灵,获得力量。这种法术和元素术士的法术有些类似,但同时还有这神术的某些特征,即便是高阶牧师处理起来,也会十分棘手。更何况,才从克里斯那获得了笔记,拜伦可不想再去被老朋友耻笑。

    “只要尽快制作出红龙血脉精粹,应该能够直接将伤势抵消。”老法师暗暗想道,但看着眼前那一大杯血脉原液,却又泛起了愁。

    这是他和里奥经过整整一个月奋战的成果。从使用另外一张传奇卷轴驱散永冻冰棺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总算将坚硬如铁的龙鳞剥除干净,再到一点点肢解红龙,取得关键部位,并搅碎制作成血脉原液。

    最终硕大的红龙变成了五杯血脉原液,至于其它有价值的部位,如鳞片、牙齿、皮革和筋骨,则被老法师统统收起来,准备以后再处理。

    这一个月来,里奥也过的相当充实。在拜伦不断小动作之下,他几乎每天都要练习无数次魔法增效,现在基本上已经完全掌握了,成功率也接近百分之百。不过按照拜伦的说法,这种施法技巧,只能用于一部分已经固化好的魔法,比如法师之手和震颤电击,至于硬皮术和幻象术,则完全不能增加效果。

    除了练习魔法增效,其它时间里奥还需要学习魔法阵,并帮助老法师工作,而且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有了他的存在,拜伦根本不用担心下刀切割会切错部位,也不用担心计错各种材料的用量,更不用担心投放药剂的时机有误。里奥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精准而详细的给出老法师所需要的数据。因此,老法师只需要稳定的控制魔力就可以了,这也使得成功率大为提升。对此,拜伦真的非常满意,甚至找到了当年和自己那个得意助手配合的感觉。

    一般来讲,制作传奇等级的龙血精粹,需要一整条完整的巨龙。不过老法师知道自己没有那种能力,所以降低了标准,只制作高级血脉精粹,经过一系列计算,他将血脉原液分成了五份。也就是说,在激发活性取得血晶的过程,只有四次失败的机会。

    但现在,前三次机会已经被用掉了。

    老法师严格按照笔记上的介绍,绘制激活魔法阵,调配激活药剂,但前三次的实验,却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甚至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血脉原液从始至终都完全未被激发出任何活性,自然更谈不上析出血晶了。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难道是肢解红龙的时候,漏了什么重要部位?”老法师已经开始互诉乱想起来。

    此刻,里奥正在把玩着手的一张卡片,正是卡伦帝国魔法理事会的初级会员卡,刚刚才邮寄过来。

    卡片由绿色的晶体制作而成,做工极为精巧,正面是里奥的名字,背面则雕刻者魔理会的标志,一枚镶嵌在羊皮纸的芒星。

    听到老师自言自语,里奥忙将卡片收起来,说道:“应该不是,您和我反复检查过的,肯定没有遗漏。”

    “是啊,确实不应该存在什么遗漏。”拜伦叹了口气,“难道是魔法阵错了,或者是药剂有问题?不对,这两个我也查验了很多次。该死,为什么就是不能激发出活性!”

    里奥看着暗红色液体,猜测道:“会不会是这龙死的太久了,活性已经完全丧失?”

    老法师断然否定道:“不可能,永冻冰棺的效果是完全封印,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里奥也一筹莫展。

    在里奥心,老法师和刘教授的身影总会在不经意间重叠,这更让他坚定了决心,一定要帮助老法师完成心愿,也算弥补自己前世的遗憾。

    重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笔记,当浏览到激发活性这一篇时,里奥着重看了又看,开口道:“老师,会不会您以为是涂改的那个标记,实际上理解有错误?它并非是作者的随意涂改,而有着其它的涵义?”

    老法师翻开笔记,很快找到里奥说的那一页,“你指的是这个倒锥形标记?”

    里奥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其它烧杯图示都没有这个标记,唯独激活的这一部分有,实在很奇怪。”

    老法师抚摸着胡子,面露困惑,“我之前也有过这样的猜测,但这个标记画的相当随意,完全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

    里奥用手指在笔记上模仿绘图下笔,“您看,烧杯图示画的非常标准,线条流畅而精确,可以看出笔记的作者有着相当出色的绘图技巧,应该不至于做出这样低级的的涂改。”

    老法师立刻也自己模仿了一遍,沉吟道:“你这么一说,到还真是这样。但是整个笔记的内容都相当完整,为什么唯独这个没有做出任何说明吗?”

    “额……大概只有作者知道吧。”里奥盯着眼前的笔记,又随手翻动到下一页,默默念了几遍,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便将笔记的展开的最大的程度,几乎要撕成两半,果然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老师,您看!”

    老法师探头过去,初时还有些茫然,但很快便惊讶道:“这之间有一页好像被撕掉了?但是不对啊,笔记上内容很连贯,这一页又是什么内容?”

    “老师您常年制作血脉精粹,很多内容可以通过记忆自行补充,但这个笔记可以说介绍的事无巨细,绝不应该在这种细节上故意缺失。所以,这一页肯定是被撕掉的,而且很可能是在通篇介绍那个倒锥形标记!”

    “唔,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可能。”老法师点了点头,突然狂躁起来:“该死,到底是哪个混蛋,为什么要把那一页撕下去!!!”

    里奥见对方正处于爆发的边缘,低声道:“老师您消消火气,咱们来重新理顺一下,您知道这个笔记的作者吗?”

    被里奥这一打岔,拜伦也反应过来,目前还是先想办法解决问题比较好,便压下火气,回答:“不知道。克里斯他们经过多次交易,才取得了这个笔记。”

    里奥挠了挠头,很快又想起自己之前的发现,便将笔记翻倒最后一页,指着末尾那个破碎的魔法书,“老师,那您见过这个徽记吗?”

    老法师皱眉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摇头道:“这应该是一位法师的私人徽记,但我也不知道属于谁。毕竟几乎每个3级以上的法师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徽记。”

    “法师的徽记……但我为什么会有一种见过的感觉呢,我可不认识什么法师啊。”里奥苦苦思索,突然灵光一闪,拍手道:“啊,老师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拜伦顿时瞪大了眼睛。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