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虚拟神格TXT下载->虚拟神格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章 平静的死刑犯


    幽暗的牢房,张林静静躺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偶尔会浮现出痛苦之色,仿佛忍耐着某种折磨。

    这时,脚步声传来,牢房门被人从外面打了开。

    一位年探头进来,叫到:“250号,出来。”

    见是熟识的狱警,张林露出一丝笑容,道:“老王,能不能直接叫我名字,这代号真不好听。”

    被称做老王的狱警也笑了,回道:“那是你小子倒霉,进监狱也能排到这么个号,抓紧时间,别磨磨蹭蹭的。”

    “好。”张林应了一声,但手镣和脚镣十分沉重,他费了好大劲才站起身来,问道:“老王,你这是要带我去放风啊?”

    “放风?想得美,我带你去吃最后一顿饭。”老王瞪了张林一眼,嘴上起开玩笑,心却有些黯然。如果这个斯文清秀的年轻人不是死刑犯,他们也许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张林当然知道老王是开玩笑的,在这里待了大半年,他还从未见讲过哪个囚犯被单独提出去枪毙,就算自己犯下的是惊天大案,也不可能如此。

    没有多问,老老实实走出牢房,他艰难的挪动着脚步,把后背暴露给老王,这是囚犯出去时的规矩。

    沉重的镣铐击打在地板上,发出阵阵刺耳响声,让阴森的监狱更添几分压抑。

    一路向前,通过了几个门岗,老王敏锐的察觉出张林有些颤抖,便问道:“还在头疼?”

    “嗯,十几年的老毛病,早就没治了。不过也疼不上多久了,我的日子应该快到了吧。”张林的声音古井无波,似乎在说一件和自己全然无关的事情。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应该还会有一阵子。”老王见过太多的死刑犯,早以为自己已经洞悉了世态,但看着张林有些瘦弱的背影,还是替他不值,低声道:“我一直不明白,你年纪轻轻,前途光明,为啥非要这么干,就因为头疼治不好?”

    张林摇了摇头,依旧十分平静的说:“是,也不是,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命。”

    “命个屁,我就不信那玩意。”老王叹了口气,继续道:“唉,老哥我也就能祝你下辈子投个好胎了。”

    “下辈子吗,如果有的话,但愿如此。”张林仰起头,似在对老王说,又似在对老天爷说。

    不一会,两人来到一间铁门前,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卫守在门口。

    老王将房门推开,对张林道:“进去吧,今天有人要见你。”

    “好。”张林有些纳闷,自己可没什么亲人了,那么到底是谁要见自己。

    他刚要迈步进去,却又发现老王没有跟上的意思,不由诧异道:“你不进来?”

    “这次我可没有权利进去。”老王严肃的说。

    无论囚犯见任何人,都必须要有狱警在旁监视,今天可真是奇怪了。

    张林带着疑惑,走入房间,铁门被人从外面关闭。等看清坐在桌子旁的老人时,他顿时惊讶道:“刘教授,怎么是您?”

    这老人正是他当年上大学时,一门选修课程的主讲。

    因为对那门选修课十分感兴趣,所以张林和刘教授接触的比较多,也算相当熟悉。只不过毕业之后,就再没有什么联系了。

    刘教授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张林坐下,开口笑道:“呵呵,小张,咱们有几年没见了吧。”

    张林想和刘教授握个手,但又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便坐下来,说道:“三年了。”

    老人有些唏嘘,“真没想到再见面会是在这里。”

    “是啊。”张林很没有营养的接了一句,心猜测起对方的来意。

    犯下事情后,几乎所有人都和自己划清了界限,张林不觉得老人今天的出现,是为了见自己最后一面这么简单。

    看着张林没什么变化的样貌,刘教授却从他眼睛里发现了一些不同,那是深沉到极处的平静,仿佛世上的一切,对于这个年轻人都不重要了。

    在老人的记忆,自己这个学生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冷静细致,虽然一直被头痛折磨,但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如果不是一次偶然得知,他根本无法想象,张林竟然会走上今天这样一条不归路。

    虽然已经看过卷宗,刘教授还是想要亲口问一下:“听说你杀了人?”

    对于这件事情,张林并不后悔,也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坦然道:“是的。”

    见张林如此态度,刘教授的声音也有些转冷,“几个?”

    “十一个。”张林若无其事的回答,就好像这个数字指代的不是人命,而是某种完全没必要多加注意的东西。

    刘教授瞪视着张林,喝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林毫不畏惧的回视,“那些败类干了太多坏事,所以该死。”

    刘教授几乎吼叫起来:“该不该死,你说了算?”

    张林看出对方是发自内心的关切,所以才会变得情绪激动。他微微笑了笑道:“我说了不算,但那些被他们逼死逼残的人,可以说了算。”

    “傻孩子,就算真是这样,也轮不到你来管啊!”刘教授痛心疾首的说,“世上有多少不公平的事情,你又能管得了几个,何必非要把自己搭进去。”

    张林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不起教授,我感觉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如果不在发疯或者死掉前,为这个世界,为那些苦难者做点什么,可能以后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刘教授对于张林的病症有些研究,知道他确实是快要不行了。从谈话开始到现在,这个年轻人就一直强行忍耐着,但偶尔抖动的面部肌肉,还是将他的情况表达了出来。

    毕竟,得了这种病的人,能够坚持到成年就已经是个奇迹,更何况张林目前还保持着正常的神智。

    老人长长一叹,“假设你的头疼可以治好,你还会这么做吗?”

    “您知道,我这个人不怎么喜欢假设。”张林将目光移向窗外,那里有蓝天白云。

    刘教授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转而问道:“还记得当年我给你讲过的那个构想吗?”

    张林当然记得,在第一次听刘教授介绍时,他完全被对方天才般的构想惊呆了。不过在他看来,以目前的科技手段,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所以才婉言拒绝了加入实验室的邀请,离开学校步入社会,想要做一些有现实意义的事情。

    “傻孩子,如果你能再等上几年,也许一切都会发生改变。”刘教授面带惋惜,继续说道:“那个构想,如今已经接近完成,只差最后一步。”

    “您说什么?接近完成了?”张林满脸不可置信,即便一向淡然,也还是被这个消息彻底震惊了。

    因为他明白,如果那个构想真能够成功,想要治好自己的头疼,简直轻而易举。更为重要的是,整个人类社会,或许都可能发生前所未有的变革。

    这一刻,张林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他有些颤抖的问:“还差哪一步?”

    老人沉默半晌,低沉道:“人体实验。”

    张林立刻明白了,目光灼灼的看着老人,“刘教授,你是想让我当志愿者?”

    被洞穿心事,刘教授虚弱的靠在椅背上,点了点头:“是啊,自从得知你的事情后,我就有这样的想法,但一直没能下决心。”

    “那么我来替您下决心吧。”张林的眼睛明亮得吓人,“我愿意做志愿者,无论会发生什么。”

    “不,你一定要考虑清楚,如果实验失败,将有很大可能引发脑死亡。而根据与国家的协议,就算成功,你仍然会被执行死刑。”刘教授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如果你拒绝的话,至少肯定可以多活上一阵子。”

    张林又一次笑了,带着憧憬,带着遗憾,甚至还带着解脱。

    “总归要死,又有什么区别,就算是我为这个世界,最后留下一点东西吧。”他无比坚定的说。;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