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驭宠幻世TXT下载->驭宠幻世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七章 徐天朗


    ……

    与此同时,新兵营的主军官营帐。

    十数位身着黑甲的军官席地而坐,正处于闭目修炼之,他们的正上方,是一枚不断旋转的金色令牌,上边刻着一个大大的“晋”字

    蓦地,金色令牌突然减缓速度,散出八道金光,而后又闪烁消失,紧接着,一条金线倏地冲出营外,往一个方向飞去。

    一瞬间,所有军官猛地睁开双眼,而为首之人,正是那日众新兵看到的原住民代表——卢校尉。

    “何人敢在我军营附近杀我新兵,真是找死!”

    卢校尉浑身顿时充满杀气。

    “李坤校尉,你带上几个人同我速去察看,其他人留守新兵营原地待命。”

    “额,是!”李坤,既是带岳宇进来的黑甲将军,脸色有些古怪地应了一声。

    卢校尉走出营帐,召唤出一头体型硕大的雄鹰,众人坐上去之后,跟着令牌的光线指引,便立刻出发了。

    还不到十分钟,数位军官就已经来到了那令牌提示的地方。

    现场已经是一片狼藉,草木都被毁得差不多,但军官们的目光都停留在其的熟人身上。

    看着已经到底的八具尸体,卢校尉冷哼一声,“看来是新兵私斗!烈风雄鹰,降落,把他们都抓回去严加审讯!”

    “吡!!!!”

    卢校尉座下的烈风雄鹰刚想降落,却不曾想,两只空幻兽也是忽然从横里刺斜杀出,插了一杠。

    “炽烈飞翼虎,这不是丰元郡徐家的标志性幻兽吗?”只见一个人类军官忽然高呼出声。

    “徐家?”卢校尉皱起了眉头,虽然是NPC原住民,却是智能生命,除了受系统制约之外,其他都与常人无异。

    他对这些所谓的外来者并没有太大的抗拒,但系统赋予了他一定的权力和自由,也让他有了相对的职责,那便是保护新兵安全——这一点,谁都不能超脱例外。

    “能和炽烈飞翼虎缠斗的幻兽是什么,竟然逼得炽烈飞翼虎只有招架之功,一点还手余地都没有!”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那所谓的徐家最为著名的幻兽,似乎正在不断地躲闪,而它的身侧,一道高傲的青色声音不断盘旋骚扰着,眼神之满是轻蔑。

    “七夕青鸾……这姑奶奶怎么来了?”李坤校尉心一咯噔,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吡——”凤啼之声震人心魂的回响着,充满了高傲!

    三只飞空幻兽同时落地。

    其操纵着七夕青鸾的正是李居瑶,只不过她这次出现却是带了面纱。

    李居瑶看着这满地狼藉,皱了皱眉,再看那昏迷躺倒在地的徐文凌,更是怒气横生,玉指一弹,七夕青鸾瞬间张开鸟喙,一道青色烈焰瞬间将仅存的重伤的烈焰之灵灭杀。

    而早已昏迷的徐文凌更是闷哼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

    “李居瑶,你做什么!”看到李居瑶的举动,那从炽烈飞天虎的男子一声怒喝,想要上前阻止。

    李居瑶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嗤笑道,“略惩小戒,仗着人多欺负我看重的人,能活着还是看在你徐家大少爷徐天朗的面子上。”

    来者正是丰元郡徐家年青一代之的最佼佼者——徐天朗,据说他的实力在整个晋国南部的年轻俊才之,都是排得上号的,更是得到了丰元郡太守向朝廷的大力推荐。

    “吼!!”

    徐天朗的炽烈飞翼虎发出阵阵的低吼之声,但对面的七夕青鸾却只是一声不屑地轻哼,青色凤爪往沙砾地上一踩,摆了个身姿,炽烈飞翼虎就收住了自己的吼声,眼里散发着极为忌惮的光芒。

    徐天朗蹲下身去,探查了下徐文凌的状况,不一会让便深深皱起眉头,徐文凌的体内仿佛被下了什么禁咒一般,哪怕是他以磅礴的精神力输入进去,也一样如泥牛入海,毫无踪影。

    徐文凌和徐天凌不同,徐文凌虽然也是旁系血脉,但是天赋和战斗意识都很高,完全是一个值得培养的潜力种子,如果就这么毁了,着实太过可惜。

    “井水不犯河水,你们破坏规矩群殴也就罢了,下不为例……群殴还打不过我看的这个小家伙,丢不丢人。”李居瑶丢了个白眼,讽刺道。

    “你……”徐天朗狠狠咬着牙。

    “行了,徐大少爷,要找回场子,两个多月后,他们不是有新兵营的考核吗?等着你。”李居瑶手一挥,让七夕青鸾将不知道何时昏迷的岳宇和高明带上。

    七夕青鸾有些不情不愿,除了自己的主人,它可没让什么人骑过,但在李居瑶瞪了她一眼之后,还是乖乖地将岳宇和高明驼了上去。

    “两位……”卢校尉咳嗽一声,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似乎两人都没有把他们当回事,他身后的几位人类军官也是表情各异。

    徐天朗这是才注意到竟然引来了几位新兵营的高官,之前他还以为他们只是路过而已,连忙正了正表情,“几位将军,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家里几位小辈不懂事,与别人发生了一点冲突,请见谅。”

    虽然这些人的实力不一定比他强,但就冲着卢校尉那系统NPC军官的身份,徐天朗就要高看一眼,这些原住民,只要不是对人类有极大敌意的,能不得罪就不要去得罪,毕竟挂着个“系统大神”的头衔,谁知道会怎么样。

    话已至此,卢校尉几人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看到躺在地上的几人,显然吃亏的还是徐家这一方。

    卢校尉又向李居瑶看去,但李居瑶似乎没有搭理他的打算,直接坐到了自己的坐骑七夕青鸾上,就打算离去。

    卢校尉脸色一黑,正打算发作,却被李坤校尉拦了下来,在他耳边窃窃私语几句。

    卢校尉听罢,深深皱起眉头,权衡一番利弊,最终又拿出了一块相似的金色令牌,轻轻朝着半空一抹,那道指引金光便消失不见。

    “徐公子,既然涉及到你们的私人恩怨,那我也不便插手。”卢校尉最终还是决定大事化了,但脸色却忽的肃穆起来,“但如果谁敢在军营里搞小动作,闹事的话,那就别怪末将不讲情面了,哪怕末将势微力薄,也可以和找镇南王参上一本。”

    “一定一定。”徐天朗赔笑,心里却早已将李居瑶骂了不知几遍,他们这次莫名其妙死了七个随从不说,连带着两个旁系都是一死一伤,更重要的是面皮都落了!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