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我的歌后女友TXT下载->我的歌后女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八章 孤城


    与上一场不同,这次虞依依抱着的,是一把电吉他,而她的装扮,也非常潮。

    公主头不见了,发型是分披肩的大波浪,戴着一顶西部的牛仔帽。

    短袖紧身的圆领T恤,外面穿着一件满是口袋的马夹,下身是一条膝盖上有破洞的牛仔裤,蹬着一双棕色高帮马靴。

    这个扮相,妩媚和狂野兼具,让叶落眼前一亮。

    这首歌的前奏,就开始进鼓点,鼓点的节奏极富感染力,鼓点之后,虞依依手里的电吉他马上接了上去,叶落立刻听出,这首歌,是慢摇的曲风。

    慢摇,又称为Downempo,特点是节奏感强烈,但不快,随意性比较强,R∓mp;B,也就是节奏布鲁斯,实际上也属于慢摇的范畴。

    虞依依这首歌的前奏很抓人,电吉他弹出来的曲调让人听起来十分舒服,观众会不由自主地跟着节奏轻轻晃动身体。

    和卫敏不同,虞依依手上的这把电吉他,是插了电的,而且指法完全对路,这是真弹。

    光是这段十多秒的前奏,叶落就听出来,虞依依身上的音乐功底,确实深厚。

    前奏之后,主歌的第一句:“思念是一排篱,我忘不了你。承诺是一道枷,你挣脱了它。”

    果然是苦情,但是虞依依唱出来的味道,却没有太多凄苦,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好像是在一个人自言自语,自说自话。

    虞依依开口第一句的能力,比起萧琼楚沫儿,自然是差了一些,但是她创作的曲调和歌词,却很吸引人,这也无形间弥补了虞依依在唱功上和目前几个顶尖唱将的差距。

    那种慵懒、无奈的唱腔,非常依赖于歌曲本身的水准,若是承载着好的旋律和节奏,照样能够打动听众。

    而虞依依在演唱这首歌的时候,唱腔并不千篇一律,起初无奈而平淡,偏向气声唱法,但是随着歌词和曲调的展开,嗓子开始慢慢加厚,加实。

    这种循序渐进的唱法,在丰富的歌词和曲调掩饰之下,其实并不明显,非常自然。

    叶落点了点头,这个女生,虽然并不以唱功见长,但是她唱歌的能力,也是自成体系的。她的声线,也有打动人的特质。

    随着虞依依唱腔的变化,伴奏的音乐元素,也在逐步增加,摇滚的味道,是越来越浓了。

    很快,副歌到来。

    副歌伴奏音一出来,叶落小小惊讶了一把。

    这个音,非常高,和主歌有一个明显的台阶,而虞依依的嗓音,也轻松跨过了这个台阶。

    “我住在一座孤城,满城都是想你的天真。你总忽热又忽冷,像我从来不是你什么人。”

    曲调非常动人,而且音很高。

    这是虞依依第一次在这个舞台上展现她的高音能力,她的高音,没有太多的技法,纯粹是用嗓子和气息硬吃,但就是这种大巧不工的高音,却能直入人心。

    这段副歌之后,虞依依手的电吉他忽然加快了节奏,这一段的过渡,电吉他是主音,虞依依小小solo了一把,指法非常华丽。

    紧接着,第二段副歌。

    “我困在这座孤城,困顿是我爱你的灵魂。阳光照不到伤痕,爱情是身心疲惫的旅程。”

    又是一段爆炸式的高音,尤其是第一句“我困在这座孤城”里的“孤”字,虞依依几乎是在嘶吼,小小的身躯居然能够迸发出如此高亢的音色,让叶落大感意外,全身的鸡皮疙瘩也竖了起来。

    “好歌。”叶落点了点头,这首歌比起虞依依上一场的《孤舟》,层次更加分明,商业音乐的味道很浓厚,歌词直白了许多,曲调更是明显胜过《孤舟》。

    本以为副歌之后,这首歌就算结束了,没想虞依依还有一段由高转到低的尾声。

    “我身边的灯,仍会等你到清晨。等你回来对着未来说,我们。”

    电吉他收尾,全曲结束。

    祖绍元在演播厅隔壁,率先开始鼓掌:“真好,以这首歌的水准,足以登上今年的十大金曲排行榜。”

    “这没什么悬念。”另一个制作人点头道,“确实比《孤舟》好。”

    “以虞依依和宋嫣这个水准的表现,楚沫儿要是一不小心,可是要阴沟里翻船的。”

    “看看阎王爷怎么说吧。”

    舞台上,虞依依的谢幕,同样享受了潮水般的掌声,两位主持人联袂上台。

    “哎呀,这首歌这么好听,叫什么名字呢?”欧宁故意问甘锦。

    “这首歌,叫《孤城》。”甘锦顺势答道。

    “哦?上一场虞依依唱的是《孤舟》,这一轮唱得又是《孤城》。这么说起来,这两首歌都是孤字辈的咯?”

    “那是当然的,我们的虞依依曾经说过,她写的歌,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这么说起来,这两首歌都是同一个娘生的,当然辈分是一样的。”

    “那好吧,我们先听听评委们怎么说,这次谁先来呢?”

    “还是麦姐先来吧,你看她每次选手唱歌结束,都在迫不及待地举手。”

    镜头给到了评委席上的麦瑞娜:“这首歌真棒。我尤其喜欢这首歌的曲风。虽然歌词很悲伤,但是主歌部分的曲风,却很轻松,这种对比和反差,让人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而到了副歌,依依的编曲又紧紧贴合歌词,尤其是她的高音,简单而又动人。”

    “那麦姐给出的分数是?”

    “96分。”

    “哇,这是麦姐目前的最高分。邓姐,你怎么看?”

    邓琦点头道:“就唱法而言,依依的这首歌,表现得非常完整。她的唱功,虽然不以细腻见长,但却处理得很到位,主歌部分的循序渐进,是为副歌的高|潮酝酿,而到了副歌,她的高音,也没有辜负这点。

    她的声线也有着自己的特色,气息很饱满,这种大巧不工的唱腔,看似简单,但其实对乐感和气息要求很高。”

    “感谢邓姐的专业点评,请邓姐给分。”

    “96分。”

    “好,接下来,我们来听听阎老师的专业见解。”

    在点评了八位歌手之后,阎无忌的点评环节,已经无形间成为评委席上的重头戏。

    这个在音乐圈摸爬滚打了四十余年的老人,已经用他深厚的音乐功底,和尖锐到位的点评,征服了全场观众。

    老人这一次,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这抹笑容极淡,别人看不出里面的意味,只有极为熟悉他的祖绍元等人,才知道这抹笑容的意义。

    “阎王爷这是欣慰。”祖绍元摇头叹息道,“这种笑容,我当年花了十年的时间,才从阎王爷脸上看到。结果这个虞依依,仅用一个礼拜,就赢得了阎王爷的这种认可。哎,这真是不能比啊。”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