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我的歌后女友TXT下载->我的歌后女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二章 吐火罗语


    天京娱乐台的演播大厅内,新锐女生全国总决赛第二场第一轮,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在卫敏和姚姻之后,是岭南的陶忆彤,今晚,她的比赛形势很危急,尤其是在人气垫底的卫敏,用一首《寂静岭》获得高分之后。

    所以,她在舞台上的表现,在叶落看来是非常卖力的。

    陶忆彤与其说是一个歌手,更不如说她是一个舞者。如果两项打分,满分是10分的话,在歌艺方面,叶落只会给她7分,而舞技,叶落不得不给出10分。

    陶忆彤也很明白自己的优势到底在哪里,在第一场用劲歌热舞保住了八强的席位之后,她再次祭出了这招杀手锏。

    今晚这首《天火》,陶忆彤一身蓝色舞蹈装登场,配的舞美身穿亮黄和大红。

    蓝色的焰心,红色的内焰,黄色的外焰,在节奏感强烈的歌声,通过不断的舞动走位,完成了这首《天火》。

    整体的舞台效果非常好,陶忆彤在舞蹈上的表现令人赞叹,但是美不足的,还是老问题,那就是她的唱。

    这首歌因为舞台的动作更大,甚至有飞跃翻滚的动作,让陶忆彤不仅在音准上出现瑕疵,而且在最后的气息上,都有些吃力,高音不稳。

    叶落看得出,这个妮子确实尽力了,一首歌唱完,全身香汗淋漓,胸膛剧烈地喘息。

    “态度到了,舞蹈很漂亮,可惜唱功还是有些欠缺。”阎无忌给了78分的分数,摇头叹息道。

    三人演唱完毕,卫敏171.67分排名第一,陶忆彤170分排名第二,姚姻166.33分排名最后。

    在这三个人气比较靠后的选手演唱完毕之后,无论是在场的其他制作人,还是叶落本人,都不禁正了正身子,默默地调整了一下自己心的期待值。

    如果说这三人,大家更多是想看到惊喜和进步的话,那么之后的五人,大家都是抱着欣赏和期盼的态度。

    因为这五个选手,实力强劲,又各有特色,都有冲冠的可能。

    “我们欢迎,西域楼兰的天籁龙女,龙妙芹登台!”

    ……

    龙妙芹今天的装扮,让人眼前一亮。

    没有复杂的头饰,只是脑后的一部分头发,在脖颈处被一圈发带扎着,连同其他的头发一起披散下去,她的头发很长,直达膝盖,发质乌黑透亮,像一匹黑色的绸缎。

    同样是白裙,却不是上一场楚沫儿高贵的鱼尾裙,而是非常简单的款式,就好像是用一片白色床单包裹住了自己的身子,随后将左肩和左臂暴露在外。

    裙底直达脚踝处,没有穿鞋,赤着一双粉嫩完美的玉足。

    在龙妙芹那双迷人湖蓝色的眼眸之间,眉心处,点着赤红的朱砂印记。亮白若雪的肌肤,高挑纤细的身段,以及那端庄秀丽的神情气质,让她乍一登场,就像一个西域雪山的女神。

    新锐女生赛场上漂亮的女生不少,但是绝世美女一级,在叶落眼里只有三人,一个楚沫儿,一个宋嫣,还有一个,就是这个龙妙芹。其他几个,比如萧琼的野性美,虞依依的玲珑美,多少还是需要考验一下大家各自的审美情趣。

    不过,原来叶落以为龙妙芹更多的是靠化妆以及那双眸子的加分,才能达到楚沫儿和宋嫣一个级数。现在这么一看,才知道这女子确实是天生的尤物,不仅五官上有西方女子的立体精致,身材皮肤还有有东方美女的特点,肤质细腻,曲线并不突兀,柔美顺畅,但该有的地方,绝对有。

    楼兰美女,果然非同凡响。

    虽然新锐女生是个选秀比赛,不是选美,但是只看这一身扮相效果,叶落就觉得这首歌有了。

    因为气质太符合了。

    龙妙芹今晚的第一轮的歌曲,是西域民谣《天山雪莲》。

    这首歌最早没有汉语的版本,只有最原始的吐火罗语,和后来的回鹘语两个版本。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天京的西部歌王张洛水,在西北生活十年,发掘翻译了大量西域民谣,这首《天山雪莲》是其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

    龙妙芹不仅拥有惊人的美貌,还具有极具辨识度的磁性嗓音,宛若天籁。

    她的这种声线,并是不经过训练之后获得的技巧,而是天生如此。

    龙妙芹在处理这首《天山雪莲》的时候,也抛弃了她曾学过的用声技巧,而是用最原始的嗓音,演绎这首西域民谣。

    用原生态的嗓音,唱原生态的歌曲。

    这些音符一旦出了龙妙清的喉咙,就好像是在雪山之巅漂浮荡漾了一小会儿,再经过雪山融水洗涤净化之后,这才慢悠悠地游进所有人的耳朵里。

    清澈,纯粹的嗓音,结合优美的曲调飘入耳内,仿佛让人在炽热炎炎的夏天午,喝下一杯冰凉透骨的冰水,这种体感,会让全身心都跟着颤抖起来。

    在第一段汉语的歌词之后,第二段,龙妙芹用起了楼兰失传已久的语言--吐火罗语。

    张洛水在上世纪末已经过世,老人家一生都在西域,翻译了大量的西域民歌,在音乐界的贡献不可磨灭。

    不过今晚,当龙妙芹唱出吐火罗语版的《天山雪莲》之后,叶落这才知道,任何翻译,对于原作的意境,或多或少,都是有所损耗或者偏移的。

    《天山雪莲》,从几百年前的吐火罗语翻译到回鹘语,十年前又从回鹘语翻译到汉语,这种损耗无疑更为剧烈。

    龙妙芹吐火罗语版本的《天山雪莲》,虽然叶落听不懂意思,但是吐字和曲调之间更为和谐,再加上她那天籁一般的嗓音,那种圣洁无暇的画面感,一下子就出来了。

    叶落能听出她唱得是吐火罗语,是因为他曾经系统学习过西域民谣,对这首歌的历史非常了解,汉语和回鹘语的《天山雪莲》,叶落都曾听过,但是龙妙芹唱的,明显不是这两种,用排他法,就可以得出这个推断。

    吐火罗语,是一种失传已久的语言。

    千百年以来,民族的融合同化,让如今为数不多的楼兰人已经融入了回鹘之,说的要么是汉语,要么是回鹘语。吐火罗语,只存在于两三首口口相传的民谣里,歌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已经没人知道。

    若不是《天山雪莲》有回鹘版,张洛水老先生也没办法完成翻译,流传到原大地,成为不朽名曲。

    这是一首差点成为绝响的民谣,而龙妙芹今晚,也确实把它唱成了绝响!

    吐火罗语一出,整首歌的意境再次得到了升华。

    叶落终于确认,音乐,原来真的可以跨越语言的障碍,成为人类心灵沟通的桥梁。

    吐火罗语作为沟通的日常语言,已经失传近千年,但却在这首民谣得到了保存,这就是音乐的力量。民族、语言、时间,这些对音乐来说都不重要,只要是好音乐,就能流传下去!

    这一首《天山雪莲》,就这样穿越了千年的时光,降临在新锐女生的总决赛现场。

    龙妙芹一曲唱罢,永远沉着脸的阎无忌,居然嘴角一颤,眼角流下两行浊泪。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