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我的歌后女友TXT下载->我的歌后女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十八章 对唱


    第二天一早,叶落看到胡贾宁的时候,有些啼笑皆非。

    平时这个三十岁的老男孩有些不修边幅,前几次早上遇见他,不是背心裤衩人字拖,就是汗衫裤大凉鞋,要么在蹲在门口刷牙,要么躺在躺椅上摇蒲扇,平日里闲散悠然,像是深山里坐忘的老道。

    但是今天,胡贾宁一身正装,皮鞋锃亮,发型梳理得一丝不苟,昂首挺胸地站在大门口,和上次在这里见面截然不同,看来上次在秦时月面前丢丑,让他吸取了教训。

    “人呢?”看到叶落,胡贾宁探着头往巷子口瞄了一眼。

    “路上了,刚通完电话。”叶落看了看胡贾宁,笑道,“胡哥,您这身真不错。”

    “那是,形象嘛,秦时月可是贵客。”胡贾宁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只可惜,他们梦想有专业的录音棚,来我这里也不过是因为你的关系。来一次少一次咯。”

    “以后的事情,可说不准。”叶落淡淡一笑。

    两人正说着,巷口驶进来一辆白色轿车,轻轻滑到叶落和胡贾宁身前。

    车门开启,秦时月走下车来。

    今天的秦时月,穿得没有上次那么正式,牛仔裤配短袖T恤,脚上一双运动鞋,墨镜被支在了脑门上,没有化妆,素面朝天的脸庞肤色白里透红,五官堪可入画,看到叶落两人,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咦?今天胡师傅穿得好正式。”秦时月下车先打招呼。

    “呵呵,贵客登门,岂能怠慢,秦小姐,请进。”胡贾宁习惯性地搓了搓手。

    ……

    三人进入录音棚,不等叶落说话,秦时月又说道:“叶落,今天这首歌,应该不悲吧?”

    “不悲,蛮喜庆的。”叶落笑了笑。

    “那就好,我都吓得不敢化妆。”秦时月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上次可把我哭惨了。”

    “听听看?”叶落问。

    “好的。”秦时月兴致勃勃地拿起了工作台上的监听耳机,在椅子上坐定。

    耳机音乐响起,整整五分钟,秦时月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直到化不开。

    “怎么样?”叶落问。

    秦时月笑意不减,说道:“你果然没骗我,这歌不悲,听了让人感到暖暖的。很棒!这歌叫什么名字?”

    “小酒窝。”叶落说道,“你听得是我的试唱版。”

    “好。”秦时月兴致很高,“我们进录音室吧。”

    两人进入录音室坐定,各自带上监听耳机,对着麦克风。

    “分一下男女声部?”叶落问道。

    “不用,我今天时间很充裕,我们先唱着找找感觉。”秦时月建议道。

    “好。”叶落点了点头。

    “你来第一段。”秦时月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取下了头上的发绳,一头长发披散下来,然后随意地用手将鬓发拨到耳后,看起来很放松。

    随着头发的披散,一股淡淡的香气涌入叶落鼻端。

    如此美女在侧,叶落只能紧守心智,免得发呆出丑。

    秦时月的这种提议,叶落是明白的。

    同是歌手录歌,其还是有不少差别。

    大部分歌手录歌,是在制作人的干预之下,歌手只相当于是制作人手里的某种乐器,呈现出让制作人满意的效果来。

    但如果是秦时月这种歌艺超绝的歌手,制作人就会放权,让她自己在唱法上进行一定程度的创作,自主地去丰富歌曲的元素,拓展歌曲的意境。

    当然这种程度的歌手,一般是资深的唱将级歌手,像秦时月这么年轻的,可谓凤毛麟角。

    在音乐的制作过程,创作其实是渗透到方方面面的。

    编曲相当是一个大纲,而最后呈现出来的作品,还有许多细枝末节需要完善。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比如吉他伴奏,很多歌曲的过渡阶段,会有吉他solo,这种solo,编曲人因为自己乐器水平的限制,往往是无法做出来的,这时候就会让吉他手自我发挥。

    这种自我发挥,也不是一蹴而就,可能今天录一段,明天再录一段,几天录下来,比较一下哪段最好,然后放到歌曲里面。

    歌声的录制,如果是秦时月这种唱将,道理也是一样,会有自我发挥的部分。

    今天秦时月看起来时间充裕,因此就打算用这种录制的方式。

    但问题是,这首歌是对唱曲目,秦时月有这个演唱水准,那么叶落呢?他能不能赶上秦时月的步点?

    叶落心里明白,秦时月的这个提议,其实已经默认,叶落跟她是同一档次的歌手。

    当然,这里多少也有自己是歌曲主创的原因。

    男女分部,叶落昨晚就规划过,但既然秦时月兴致这么高,叶落干脆将这规划抛到脑后,试一试两人之间的默契感觉。

    这就好像楚沫儿和宋嫣在天穹酒吧的合作一样,事先没有排练,完全的即兴,只要功底到了一定程度,往往会呈现出很好的效果来。

    这就是高手之间交流的乐趣,也是创作的乐趣。

    耳机之,伴奏已经响起,叶落首先开嗓:“我还在寻找,一个依靠,和一个拥抱……”

    叶落唱完一段,没有丝毫的暗示,秦时月的嗓音就跟了上来:“幸福开始有预兆,缘分让我们慢慢紧靠……”

    两人你一段我一段,主歌顺利唱完,直到副歌响起。

    副歌,这才是真正考验两人的音乐素养和互相之间默契的阶段,无他,因为有和声。

    小酒窝的副歌,前后两小段,一段女主男副,另一段男主女副,这种和声,不仅要音律上分高低声部,还要在咬字上完全一致。

    这个时候,音律上以两人的能力当然没问题,但是咬字上全凭感觉就不太靠谱了,所以几乎在同时,叶落和秦时月两人转过脸来,开始彼此对视,想通过对方的口型确定自己的咬字时机。

    只是这种对视,对叶落来说,实在是一种酷刑。

    因为秦时月,实在是太漂亮了,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她的脸就是一个美妙的漩涡,不知不觉就会深陷其。

    叶落只能精神高度集,心无旁骛,完全不看她的双眼,只看她的口型。

    秦时月唱歌的口型,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经过专业的训练,张嘴的幅度恰到好处,一个个美妙的音阶从那唇红齿白的口流淌而出,仅仅是那张樱桃小口,就让人觉得美不胜收。

    要保持正常水准,好像很难啊,叶落额头微微见汗。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