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我的歌后女友TXT下载->我的歌后女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十六章 唱一遍哭一遍


    十分钟后,秦时月回到录音棚,脸上已经恢复了正常。

    “要不,还是先录恋人未满吧。”胡贾宁建议道,“那首歌太悲,我听了都鼻子酸。”

    “不用,我现在可以唱这首歌。”秦时月说道,“而且听完这首歌,我现在脑子里进不了别的旋律。”

    “秦姐你好厉害,听一遍就记住了?”楚沫儿赞叹道。

    “记住了。”秦时月点头,看了一眼叶落,“有些歌,听一遍就能刻骨铭心。”

    这种夸赞,说叶落心里不受用那是假的,不过他脸上还是很镇定:“再好的歌,听一遍能记住,还是需要非常高的音乐素养,秦姐不愧是上都音乐学院的高材生。”

    “好像我以前也是上都音乐学院的一代学霸。”胡贾宁在一旁落寞地喃喃自语道,“这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胡大哥,虽然人生际遇各有不同,不过我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楚沫儿温言劝慰道。

    胡贾宁愣了一愣,先是对楚沫儿笑了笑,然后扭头对叶落说道:“小子,你有福了。你这个女友,不仅长得漂亮,歌艺出群,更难得是格局大,还会体贴人,绝对是家正堂大妇的不二人选。”

    “呵呵。”叶落没搭这茬。

    胡贾宁这句明着是夸人,其实里面还有圈套,正堂大妇,岂不是意味着还有偏房小妾?周围妹子这么多,叶落才不会上他的当。

    “秦姐,你进录音室吧。我们先来一遍。”叶落直接忽略了胡贾宁,对秦时月提议道。

    “好的。”秦时月点点头。

    秦时月作为新一代的玉女歌星,并非浪得虚名,进入录音室之后,伴奏一起一开嗓,叶落就连连点头。

    用嗓,咬字,曲调,尾音,都处理得恰到好处,完全没有李秀云她们的青涩感觉。

    录音棚其实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许多人总以为在这里唱歌,最后的效果肯定会比在卡拉ok唱好无数倍,就算再差的歌手,在这里录的歌都能听起来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恰恰相反,录音棚是一个可以将歌手缺陷放大无数倍的地方。

    这里的麦克风灵敏度非常高,可以完全地捕捉声音的问题。

    如果光听录出来的干声,不加特效,不加伴奏,就连相当一部分的职业歌手,唱出来都是没法听的。

    而录音棚里出的歌,之所以最后听起来不错,其实是有很多“作弊”的手段。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录无数遍干声,然后截取这无数遍干声最好的部分,拼凑成一首歌。

    所以那些水准一般的歌手,一旦录歌,就是录音师的噩梦,一首歌能弄一个多月。

    而如果拥有在录音棚内一遍过歌的能力,那就是唱将级歌手,录音师的工作也会轻松很多。

    由此可见,发唱片频繁的歌手,歌艺往往是很不错的,因为一旦唱的烂,一个专辑就能耗去录音师小一年的工时,再加上选歌制作,两年能出一张就不错了。

    和刚才秦时月听叶落唱《囚.鸟》不同,秦时月需要的是整首歌的感觉,所以人声伴奏是一起出来的。而叶落现在听的,是秦时月的纯干声,没有丝毫特效,没有伴奏。

    这种情况,相当于把一个女子脸上的妆容全部卸掉,然后拿起放大镜看素颜一样,到底是不是真的美女,一看即知。

    秦时月作为一个成名的歌手,能够屈尊来这里,把自己的干声显露给叶落听,这是一种很大的信任,同时,也能显示出秦时月对自己歌艺的自信。

    主歌部分,秦时月唱得工工整整,挑不出什么毛病,叶落听了很满意。

    这毕竟是第一遍,秦时月在演唱的同时,还要在脑找曲调,能唱得如此工整,就已经非常难得。

    但是一进副歌“我像是你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叶落眉头就皱了起来。

    秦时月的声线失控了,有明显的颤抖,听得出她在极力地控制,但是效果却不怎么好。

    叶落一抬头,这才发现录音室里的秦时月,正在流泪。

    “她情绪已经完全沉进歌里,拔不出来了。”胡贾宁叹息一声,然后瞪了叶落一眼,“写这么煽情干嘛?”

    叶落只能苦笑。

    “对……对不起。”秦时月在录音室里抹了抹眼泪,“能再来一遍吗?”

    叶落举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第二遍,主歌不错,副歌还是情绪崩溃。

    第三遍,秦时月连主歌都崩不住了,梨花带雨,在录音室内哭成了一个泪人。

    叶落在外面,有些坐立不安,目前这种状况,他有些始料未及。

    “怎么会这样……”一群妹子在监听室里看得目瞪口呆。

    “能让我也听听这歌吗?”楚沫儿说道。

    “别。”胡贾宁挥手阻止道,“弟妹你昨天刚夺冠,今天就该高高兴兴的,这歌太悲,影响心情。”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张佳琪说道,“秦时月也是成名歌手,怎么会被一首歌感动成这样?”

    “有些歌是这样的。”胡贾宁显得见多识广,“一旦写到了歌手心里去,那歌手真是唱一遍哭一遍。不少歌,都是歌手一边哭一边录完的。”

    “嗯。”楚沫儿点头道,“我之前练那首《那些花儿》,也是唱一回哭一回,接连好几天都这样。”

    “那现在怎么办?”王妮可问道。

    “让她哭一会儿呗。”胡贾宁说道,“还能怎么办?”

    “沫儿,你送盒纸巾进去吧。”叶落说道,“然后马上出来,不要劝她,让她自己平复情绪。”

    “哦。”楚沫儿应了一声。

    一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不知不觉就过了饭点。秦时月唱了三遍之后,一直没有开嗓,只是低着头在平复情绪,却也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

    “还别说,真敬业。”胡贾宁看着屋内倔强的美女,点头夸赞道。

    “那当然了,她可是我的偶像,我不仅仅喜欢她的歌喉美貌,还敬佩她的为人处事。”楚沫儿看着屋内的秦时月,轻轻说道。

    “应该……可以了。”一直低着头的秦时月慢慢抬起头来,对着麦克风说道,“对不起,耽误大家时间了。”

    “没关系。”叶落回道,“现在开始?”

    “嗯!”秦时月眼透着坚定。

    “干声我来听吧。”胡贾宁对叶落说道,“你听整体效果。”

    “可以。”叶落和胡贾宁换了耳机。

    胡贾宁手指落下,伴奏响起。

    秦时月开嗓。

    这一次,秦时月对主歌的处理,明显加了一些自己的理解,不再那么工整,气息、修饰的运用有了自己的特色。

    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叶落配合伴奏一听,鸡皮疙瘩就竖了起来!

    隐隐之,叶落就觉得这次有了。

    果然,副歌一起,秦时月的情绪就像风暴的垂柳,看似被歌曲带得摇摇晃晃,但终究脚下有根,弯而未折,反而有了一种迎风而舞的感觉。

    这样唱,这首歌就活了!

    “这遍行了。”胡贾宁听完秦时月的这版《囚.鸟》,摘下耳机叹了口气,“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在监听室里听到这么完美的干声。”

    “我这边更震撼。”叶落也摘下耳机,觉得鼻子有些发酸,问胡贾宁,“你说,如果听自己弄出来的歌,差点听哭,说出去会不会丢人?”

    “不丢人,只是有些恶心人罢了。”胡贾宁没好气地回道。

    “那你眼圈怎么也红了?”

    “废话,这歌又不是我写的。”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