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我的歌后女友TXT下载->我的歌后女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十五章 把人唱跑了


    胡贾宁的录音棚,位于秀水湖畔,距秀水街两个街口,离繁华不远,却另有一番景象。

    这是一片老房区,布局复杂,巷道狭窄,虽然整治得还不错,不至于脏乱,但到底与现代化大都市有些格格不入。

    之所以没有被拆除重建,是因为这里有两座名人故居,只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近百年过去,他们的故里,早已鲜有人问津。

    上午点,昨夜工作到深夜的胡贾宁,顶着一个鸡窝头,蹬一双人字拖,穿着背心大裤衩,正蹲在录音棚大门口刷牙。

    一辆白色的宝马车缓缓驶到录音棚前,前门开启,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落到胡贾宁眼前的地面。

    胡贾宁一边刷牙,一边将目光一寸一寸上移:纤细的丝袜长腿,白色套裙包裹下的丰臀、细腰、酥胸,曲线美妙的脖子上,是尖尖的下巴、樱桃小口、高挺小巧的鼻子,最后是一副遮住大半脸部的太阳镜。

    “你找谁?”一口牙膏沫的胡贾宁抬着头,被这女子身后的阳光晃了眼。

    “这里是……录音棚?”女子看着蹲在地上的胡贾宁,有些吃不准。

    “是啊,你要录歌?”胡贾宁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这女子很高挑,足有一米七,穿着高跟鞋几乎跟一米八的自己平视。

    “秦姐!”远处传来一声欢呼,胡贾宁扭头一看,发现小巷里有一行人,为首那位,正是叶落。

    叶落身边的那个清丽少女,欢快地跑了过来,挽起高个女子的手臂。

    那女子摘下了墨镜,露出了自己的绝色容颜,一脸微笑地看着少女。

    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就在面前,胡贾宁拿着牙刷口杯,穿着背心裤衩,呆若木鸡。

    “胡哥,早啊。”叶落看着胡贾宁的这副德行,心里一阵好笑,出声打招呼道。

    胡贾宁这才醒过神来,没说一句话,扭头落荒而逃。

    “叶学弟,你找的这个录音师,怎么看起来不太靠谱啊?”秦时月哭笑不得地说道。

    “这事儿赖我,本来说好明天的,是我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叶落笑道,“我们进去吧。”

    一行人进了屋,坐下没一会儿,胡贾宁再次出现在大家眼前。

    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胡贾宁换了一件短袖衬衫,长裤皮鞋,四分的发型一丝不苟,有些尴尬地搓着手:“没想到有贵客登门,刚才失礼了,呵呵,失礼了。”

    然后他一瞪叶落:“小子,有你这么办事儿的吗?”

    叶落也是跟他混熟了,一拍屁股:“那行,秦姐,我们去你那儿。”

    “别!”胡贾宁一按叶落肩膀,咬牙切齿地说道,“今天你就是我大爷,有事儿您说话!”

    王妮可张佳琪一帮妹子捂嘴偷笑,秦时月和楚沫儿也不禁莞尔。

    “今天是这样,秦姐过来录两个小样,一首是上次的那首《恋人未满》,另一首是新歌,你准备一下?”叶落说道。

    “还准备啥啊,那就先录《恋人未满》,有现成的伴奏。”一说到音乐,胡贾宁一下子恢复了往日果断的性格。

    “我想先听听新歌……”秦时月这句话说得小心翼翼,一双美目看着叶落,“不是不信任你哦,而是我真的很好奇。”

    “那就先听新歌。”胡贾宁马上冲叶落伸手,“东西呢?”

    “我还以为你很有原则……”叶落从兜里掏U盘。

    “顾客就是上帝。”胡贾宁振振有词。

    楚沫儿把嘴附在叶落耳边,轻声道:“你的这个新朋友真有意思。”

    “呵呵,通过罗布认识的,什么风格你懂的。”叶落笑道。

    把U盘交给胡贾宁,胡贾宁立刻投入了工作,先是带着耳机自己听了一遍,随后说道:“编曲真是没话说,不过叶落,你打算怎么教唱?秦小姐是成名歌手,不是这几个新手妹子,你一句一句手把手教我看是不合适的,不如我把伴奏整体降调,你先走一遍?”

    胡贾宁这行门清,提出来的意见正叶落下怀。

    叶落也明白,自己毕竟不是职业制作人,秦时月作为成名歌手,亲自来录小样已经是屈尊了,自己不能不识好歹地一句一句地去教秦时月怎么唱,资格是不够的。自己全部唱一遍,让秦时月自己去体会把握,这样好许多。

    “我也是这个想法。”叶落马上点头道。

    “叶落你自己也能唱?”秦时月有些吃惊。

    “秦姐。”楚沫儿微笑道,“他唱歌很棒的。”

    “是呀!”张佳琪也帮腔道,“别看他是作曲系的,声线和技巧都很好。”

    “哦?那我要听听。”秦时月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工作台上一个监听耳机,随后对胡贾宁说道,“师傅,有劳了。”

    “秦小姐能来我这个小地方,我是受宠若惊啊。”胡贾宁一边说着,一边接通了秦时月手的耳机,冲叶落一努嘴,“赶紧进去吧。”

    “嗯。”叶落点了点头,走进了录音室,也戴上了耳机,调了调面前的麦克风。

    胡贾宁手上动作很快,三下两下完成了伴奏降调,给叶落做了个预备的手势。

    叶落一点头,伴奏开始。

    此时,外面的监听室,只有两个耳机,一个戴在胡贾宁头上,一个戴在秦时月头上,楚沫儿等人都听不到动静。只能通过秦时月的表情,来判断这首歌的好坏。

    而叶落开口唱出的第一句,就让秦时月的眼睛亮了,小嘴微张,一脸诧异的神情。

    录音室里,叶落开口的第一句歌词是:“我是被你囚禁的鸟,已经忘了天有多高。”

    歌名:《囚.鸟》。

    如果说《恋人未满》是期盼和欣喜,那么《囚.鸟》就是失落和委屈,前者欢快,后者悲苦。

    秦时月就站在工作台旁,原本在叶落开嗓之前,胡贾宁搬了一个椅子过来,秦时月道谢之后正想落座,但是叶落的第一句唱出来后,她就把这事完全忘记了,就这么呆呆地站在原地。

    如此一个绝色女子,陷入某种专注而痴迷的状态时,散发的魅力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就连同为美女的楚沫儿,看在眼都赞叹不已。

    而原本注意力一直在秦时月身上的胡贾宁,脸上也有了片刻的失神,不是因为身边的秦时月,而是因为耳机传来的旋律。

    尽管旋律的伴奏,因为临时的降调略微有些失真,但是歌词和叶落的人声旋律,依然足够动人。

    “我像是你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冷冷地看着你说谎的样子。这缭乱的城市,容不下我的痴,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这样的放肆……”

    叶落一曲唱完,屋外的秦时月潸然泪下。

    “这歌现在我没办法唱……”秦时月摘下耳机,坐在了椅子上,原本艳光四射、精明干练的气质,好像在一瞬间崩塌,变成了一个单纯的、悲伤的失恋女子。

    “怎么了,秦姐。”楚沫儿走到秦时月身边轻声问道,“是叶落唱得不好吗?”

    “不。他唱得太好了。”秦时月叹息道,“我现在唱不到他那么好,这首歌,会让我情绪失控的。”

    说到这里,秦时月站了起来,悄声说道:“我要去外面走走。”

    “我陪你吧。”楚沫儿说道。

    “不用。”秦时月伸出手,摸了摸楚沫儿的脸,“我这次会来这里,就是因为这里偏僻,别人看不到我和你在一起。这也是叶落对你的保护,你不要辜负了他这份体贴。”

    “秦姐……”楚沫儿欲言又止。

    “不用担心我,给我十分钟,我再来唱这首歌。”秦时月深深吸了口气,走出了录音棚。

    叶落这时候刚刚走出录音室,一看屋里秦时月不见了,疑惑道:“什么情况,她人呢?”

    “被你唱跑了。”胡贾宁一摊手。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