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我的歌后女友TXT下载->我的歌后女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章 歌声若初见


    宋嫣的演唱,让选拔赛第一轮的高.潮提前到来,第十组的前四个选手的表演,因此显得黯淡无光。

    前三个选手是直接被淘汰,第四个总算保住了“待定”的成绩。

    “第十组做为压轴的组,整体实力应该很强啊,怎么前四个这么普通?”王妮可有些奇怪。

    “这叫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叶落摇头道,“其实不是她们唱得太差,而是宋嫣唱得太好。一比较,差距就显出来了。”

    “那为什么不把宋嫣放第十组?”蓝滢滢问道。

    “这我哪儿知道去?”叶落摊了摊手,“可能是考虑到她海选时的唱法太激进,节目组怕她不稳定吧。”

    “是呀,说到底,还是我们的沫儿才是定海神针呢!”李秀云点头道。

    “呀!沫儿要上场了!”张佳琪指着台上。

    “下面有请今晚最后一位参赛选手,楚沫儿,她带来的歌曲是……”主持人汪霄拖了个长音,随后微微一笑,卖了个关子:“这是一首新歌,有请!”

    汪霄话音刚落,评委席上的三个评委就开始交头接耳。

    此时的演播厅早已不像宋嫣演唱时那么热闹。第十组的前四个选手的演唱,让观众们有些失望,不少人已经开始退场。

    正好评委席上孟寒的麦克风没有关闭,因此三个评委的议论声就被音响传到了叶落耳里。

    “第一轮用原创,好大的胆子!”孟寒皱眉道,“这太冒险了。”

    “新歌观众熟悉度不够,人气积累会是一个大问题。”林阳扶了扶眼镜。

    “这楚沫儿在海选的时候表现很出色,据说仅次于宋嫣,而且稳定度更好。让她压轴,也是这个考虑,没想到她会出这种昏招,可惜了。”沙赴海也摇头道,“一首新歌被接受,是需要时间的。三分钟的时间,太短了。”

    “孟寒,就算让你写一首新歌来参赛,你也没把握吧?”林阳问。

    “没有。”孟寒坦率地说道。

    “看来我这个保送名额要浪费掉了。”沙赴海有些哭笑不得。

    台上的评委接连质疑,台下的观众也在议论纷纷。

    在这种环境下,楚沫儿背着吉他,手里拿着一把折叠椅,慢慢地走上了舞台。

    依然是格子衬衫,发白的牛仔裤,赤脚穿着粉色帆布鞋,一个随意的马尾辫,素面朝天,和海选时一模一样的装扮。

    楚沫儿走到舞台央,将折叠椅放好,坐上去,吉他放在膝头,将面前的两个麦克风拉低,一个放在自己嘴边,一个放在吉他的音箱部位,最后一手扶弦,一手从口袋拿出了一枚拨片。

    这一系类动作都很从容稳定,不见一丝慌乱。

    现场的投影屏幕位于舞台两侧,这时马上给了楚沫儿一个手部特写:纤细修长的手,洁白如玉,美不胜收,乌黑色的拨片夹在食指和拇指之间,上面刻着白色的篆体“落”字只露出了一角。

    就在现场的观众刚被这双手吸引时,这双手却灵活地动了起来,随着一串悦耳的吉他和弦流出,镜头马上拉远,屏幕上出现了楚沫儿那张清秀出尘的面孔。

    前奏之后,唇红齿白的小口微张:“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天然去雕饰的浅吟低唱,一开口就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场下寂静一片,针落可闻,一些正在退场的观众也不自觉的默默站在了原地。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这段唱词落下,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知不觉爬上了叶落的心头。

    《那些花儿》这首歌,歌曲和歌词结合在一起,仿佛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能将人拖入惆怅、感动、不舍等多种情绪漩涡,难以自拔。

    周边的王妮可等五个小美女,此时慢慢地摇着手上的荧光棒,默默地留着眼泪。她们比在场的其他人更早接触到这首歌,情绪上来得更快。

    第一段主副歌唱完,是一段吉他过渡。此时演播厅的导播敏锐地感受到了现场的情绪,全场灯灭,只留一盏聚光灯给楚沫儿。

    楚沫儿全身被一束白光笼罩,更为飘然出尘。她自己也被歌曲感染,一边演唱,一边噙着眼泪。

    注意到楚沫儿的泪光,叶落立刻从感怀的情绪脱离出来,微微有些担心。其实这三天魔鬼式的练习,叶落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让楚沫儿对这首歌习惯,免得在比赛陷入悲伤情绪,影响演唱的稳定度。

    听众可以被歌声带走,但歌手本身不行,有一些歌曲的情绪是必要的,但绝不能过,一过就会影响演唱。

    但是事与愿违,楚沫儿对演唱的全情投入,让她没办法脱身。

    果然,第二段的主歌,楚沫儿原本饱满的唱腔,出现了细微的哽咽。

    她的情绪此时已经处在失控的边缘,但是扎实的基本功,让她的演唱依然很完整,那些轻微的哽咽,效果竟然出人意料的好,有画龙点睛之效。并且与第一段唱词相比,有了层次的递进感。

    但是叶落的心依然揪着,现在是不错,但是不代表副歌楚沫儿还能稳住,一旦稳不住,前功尽弃!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楚沫儿在第二次演唱这段歌词时,已经快留下眼泪,但是嗓音却依然饱满,伤感的情绪立刻像潮水一般,向在场的所有人涌去。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想她……”这段唱词,歌词出奇的简单,但是却是演唱的高.潮部分,能将观众在歌曲前期郁结的情绪一下子释放出来,此时,叶落已经听到自己的前后左右,传来其他女生啜泣的声音。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这句唱完,紧接着是一段由英文改编修饰后的歌词。

    这段歌词原本是英文演唱,算是整首歌附加意境的升华,但叶落编曲出来后,觉得不如文歌词抓人,于是重新作了翻译修改,此时楚沫儿唱出来的效果,果然很好,承前启后衔接得非常到位。

    这一段之后,歌曲终于到了结尾,回到了那句“她们在哪里呀?她们都老了吧?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后续的和弦逐渐微弱,楚沫儿洁白的手夹着乌黑的拨片,垂在了琴边。

    叶落长舒一口气,全身舒泰地放松下来。

    楚沫儿果然是临场型选手,在私下练习的无数遍,都不如这次好!

    就在叶落心满意足的时候,却感到温玉满怀,身边的王妮可和李秀云,已经从两侧紧紧抱住了他。

    “太棒了,这首歌太棒了。”王妮可抱着叶落,泪水打湿了叶落的肩头。

    “我要替沫儿亲亲你。”叶落脸颊一凉,另一边,李秀云的嘴唇蜻蜓点水式地一触即分。

    “别激动。”叶落不动神色地从两人的怀抱挣脱出来,“看看评委的反应。”

    楚沫儿一曲唱完,全场灯光亮起,汪霄却迟迟没有上台。

    “化妆师,给我补补妆。”汪霄原本清亮的嗓音也出现了一丝哽咽。

    “嘭!”沙赴海不等汪霄上台,直接拍下了“保送”!

    “嘭!嘭!”孟寒也猛的拍着面前的“保送”按钮。

    “孟寒,你的保送已经用完了。”沙赴海提醒道。

    “我知道。”孟寒脸上的妆已经哭花了,像只花猫一样又拍了一下按钮,“但不拍它,对不起这首歌。”

    “好词,好词啊……”林阳摘掉了眼镜,闭目喃喃自语。

    “何止是好词,旋律、歌词、唱腔,三者合一,无可挑剔。”沙赴海一双眼睛清亮无比,似是看到了一块无价之宝。

    “我从业三十年,品歌无数,但是这首歌,就好像我的人生初见。我奇怪的是,为什么现在场下,还这么安静?”

    沙赴海的话音刚落,台下的掌声立刻像潮水一般涌起!

    没有欢呼,没有口哨,只有掌声!

    观众们像浪涌一般纷纷起立,鼓掌!

    眼还闪烁着泪花,心还在回味,手掌很快拍到没有知觉……

    那些花儿,并未散落天涯,而是在此时此地,绚丽绽放。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