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渔夫传奇TXT下载->渔夫传奇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七章 踩到了宝


    网上的热闹,云如龙等人暂时没有精力去理会,他们真正关心的,还是阿波丸号上的宝物,就不知道这些年阿波丸沉在海底,还有多少宝物能保存。

    “老三,将灯光调到最大,有点看不清。”船上的陈建良通过通讯仪跟海底的卫航说道。

    阿奇跟卫航才将灯光调到最大,将方圆十多米的空间照得雪亮,可见这套潜水服的不简单,技术含量很高,诸多功能让不少人暗暗咋舌。

    “注意看了,别弄一个鬼子的头骨上来,就以为是北京人头盖骨。”木子笑着调侃道。

    通过摄像头传送上来的画面,他们就看到不少的尸骨。这些尸骨毫无疑问,都是日本人留下的。一不小心,真弄上来一块日本人的头骨充当北京人头盖骨,那就开了国际玩笑。

    其他人翻了翻白眼,这几乎没有可能。虽然这很多尸骨,但差不多都是完整的,骨架都还没有散,总不会蠢到拧一个头骨上来冒充吧?

    当年,北京人头盖骨被盗,肯定用保险盒等好好保护着。

    卫航扫了两眼,对着阿奇指了指右边,然后表示他自己往左边摸索,两个人暂时分开。

    阿奇打了一个手势,表示没有问题,只要这沉船没有刚才的那种可怕的玩意,他就不怕。那些人骨头,他从没有惊悚过。这种玩意,他在老家的时候经常见,甚至抬过死尸,压根没有当一回事。

    两人分开走,探索的速度就会快很多。卫航一路走好,场面很狼藉,看得出当初翻船的时候,人群应该是很慌乱。

    “老卫,停一下,看你左侧,有一些箱子,看看吧!”钱文继开口道。

    卫航扫了一眼过去,那些箱子他早就清楚,并不是什么宝物。但看都没看,总不能跟别人说里面没有宝物吧?

    他走过去,箱子没有上锁,很容易被打开,里面是一箱箱的步枪。这些枪支都是铁制品,在海水的腐蚀下,有点锈迹斑斑,放佛随便一捏就能成为铁屑。

    “可惜,都不能用了。”船上有人说道。

    其他人侧目看过去,心里郁闷:可惜什么?你不知道自己国家不能私藏枪支吗?不要说普通人,就算是云如龙他们家,要真把这些武器搬回去,绝对没有好处。

    忽然,一声清脆的断碎声传入大家的耳中,卫航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无意间踩中一具日本人的尸骨,骨头一踩就碎了。

    他俯下身来,捡起一块原本套在手腕骨的手表。只见这块手表丝毫不受海水的腐蚀影响,看上去还是很程亮,崭新如初!

    “死人的东西都不放过?”有人吃惊道。

    陈建良眼睛瞪过去:“这艘船上的东西,不全是死人的东西吗?难道全部不要?”

    说完,又对海底的卫航指挥道:“老三,靠近镜头,让我看清楚点。”

    当他看到手表的整体外观,最后微微吃惊:“老三,你踩到的那家伙,应该是一个大人物。”

    这个结果,卫航早就知道,因为地上还有一件东西,一柄日本刀。这种刀能浸泡在海底那么多年,还没有一点变化,而且刀柄还有一枚硕大的红宝石,绝对是一柄宝刀。

    日本人酷爱宝刀,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在战争年代,日本的军官基本上都会佩刀。这就跟古代中国,君子爱剑一样的道理,即便是文官也弄一柄剑装文雅!

    “何以见得?这块表不一般?”其他人问道。

    “世界名表,而且这一块还相当值钱。”

    陈建良介绍,那是一块百达翡丽手表。古董表领域,百达翡丽是无可争议的领军者,几乎每一款百达翡丽腕表都属限量款,工艺、技术、收藏价值均为顶级水准。

    早于十六世纪,钟表制造业的深厚文化已在日内瓦萌芽。日内瓦早期的钟表制造者不仅是工艺师,更怀着一种近乎狂热的热忱,务求令作品在外形及性能上达致完美。

    了解这个品牌的人就知道,目前百达翡丽仍是全球唯一采用手工精制,且可以在原厂内完成全部制表流程的制造商,并坚守着钟表的传统工艺。

    “百达翡丽的时计作品无一不是珍贵的稀世杰作。目前定期生产的腕表超过200款,均为少量生产,少则几十枚,至多不过几百枚,搭载品牌自主研发制造的机芯。从设计理念到机械装置,这些时计在世界各地的钟表爱好者眼中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在开发流程的各个环节以及制造并装饰腕表的数月期间,百达翡丽均采取了极为严格的品质标准,确保每一枚腕表都成为一件珍贵稀有的时计杰作,深受鉴赏家的青睐。”陈建良解释道。

    他告诉大家,由于凝聚着非凡专业制表知识和工艺,一枚百达翡丽腕表虽然价格不菲,但即便使用多年,其价值依然丝毫不减,甚至有所增值,堪称是一笔存于当下、惠及未来的宝贵财富。

    百达翡丽的许多表款早已成为时计的典范,在拍卖会上不断刷新着成交价格记录。它们在收藏家眼中有着良好的信誉,尤其是独特的情感价值,在许多表主的眼中,百达翡丽腕表的这一独特价值令其成为一件值得代代相传的家传之宝。

    眼前的这一款手表,这枚或许是百达翡丽制作的唯一一款单按钮枕形计时码表,产于1928年,售出于1931年。

    那么,有理由相信它是众多定制表款中的一枚,也是百达翡丽曾经制造过的枕形单按钮计时表中的一枚。更重要的是,这也是百达翡丽有史以来唯一一枚白金壳单按钮计时码表,这让它更受收藏家的青睐。此外,它白金桃形指针结合宝玑字刻度,成就了它隽永的设计美感。

    “以前拍卖会上见过一枚一模一样的,拍出三百多万美元。”陈建良说道。

    “那是多少人民币?”有船员计算不出人民币跟美元之间的兑换。

    “乘以6,自己大概算一下吧!”

    “一千多万?”

    “差不多两千万。”

    ……

    卫航收起手表跟那柄日本刀,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