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渔夫传奇TXT下载->渔夫传奇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电鳐


    不知不觉,卫航再次回到渔船上,没有人知道,这家伙竟然中途跑了一趟韩国,就算卫航坦白,大家也会觉得是个玩笑,而且还不好笑。

    海上的日子总是那么无聊,陈建良等人醒来,看着外面不变的景色,心里多少有些郁闷。

    卫航他们还在船舱里面吃早餐,另一艘渔船就出了状况。

    “谁被电晕了?”卫航问道。

    通过了解,才知道,原来有人捞上来一尾巨大的鳐鱼,有一米多长。但有个伙计不是很了解,凑上去看,一不小心,就被电鳐给电晕了。

    “娘的!早就让他们学习认识海洋生物,这次遭殃了吧?”张勇大骂道。

    那些危险的海洋生物,他们早就跟那些家伙提过必须小心,但还是出现问题。

    “不碍事,让他们得个教训。”卫航笑道。

    电鳐还电不死人,这一点,他是清楚的。大家走出去,到另一艘船看看情况。尽管不会死人,但也得适当处理。

    当看到那尾电鳐,张勇他们也是一愣,差点就有村里面那尾魔鬼鱼那么大了。

    只见那鱼背腹扁平,头和胸部在一起。尾部呈粗棒状,像团扇。

    卫航清楚,电鳐栖居在海底,一对小眼长在背侧面前方的中间。在头胸部的腹面两侧各有一个肾脏形蜂窝状的发电器。它们排列成六角柱体,叫“电板”柱。

    “别靠近,它又要放电了。”卫航连忙大喊。

    其他人一听,全都跳出去。回头一看,就看到那尾电鳐挣扎一下,腹部放佛有电光闪烁一样。

    “还好,不会电死人。”方振侥幸道。

    “不能太乐观,以后能不碰还是不要碰比较好。它们发出来的电流是很微弱,但当数量多的时候,也是很恐怖的。尤其是在海底,一旦击晕你。那你就惨了。”卫航不得不给他们打预防针。

    电鳐每个“电板”的表面分布有神经末梢,一面为负电极,另一面则为正电极。电流的方向是从正极流到负极,也就是从电鳐的背面流到腹面。

    在神经脉冲的作用下。这两个放电器就能把神经能变成为电能,放出电来。单个“电板”产生的电压很微弱,可是,由于数量很多,就能发出很强的电压来。

    因此。不要太轻视这些电鳐,被誉为还低电击手,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当然,放电生物中,最厉害的还是电鳗,被称为水中的高压电,分分钟电死人的,三百到八百伏特的电流,可不是人体能承受的。

    电鳗是一种降河性洄游鱼类,原产于海中。溯河到淡水内长大,后回到海中产卵。

    这种鱼的肉味鲜美,富有营养。虽然它能释放出强大的电流,但南美洲土著居民自有办法捕捉。

    他们利用电鳗连续不断地放电后,需要经过一段时间休息和补充丰富的食物后,才能恢复原有的放电强度的特点,先将一群牛马赶下河去,使电鳗被激怒而不断放电,待电鳗放完电精疲力尽时,就可以直接捕捉了。

    “这海底的生物真是神奇。”一个游客开口道。

    “其实。陆地上的生物一样神奇,只是你们没有注意到而已。”卫航笑道。

    “在古代,这种鱼还能用来治疗呢!”顾海潮开口道。

    “治疗?怎么治疗?”大家都是好奇。

    卫航却微微一笑,电流治疗也不是没有。医院里面,不就有心脏除颤器,用电击刺激心脏跳动的仪器,是抢救致命性快速心律失常最有效的方法。

    顾海潮告诉大家,早在古希腊和罗马时代,医生们常常把病人放到电鳐身上。或者让病人去碰一下正在池中放电的电鳐,利用电鳐放电来治疗风湿症和癫狂症等病。

    “其实,就是今天,在法国和意大利沿海,还可能看到一些患有风湿病的老年人,正在退潮后的海滩上寻找电鳐,当做自己的‘医生’”他继续说道。

    “真是不可思议。”

    “能吃不?”有人问道。

    “这鱼值不值钱?”

    “能吃呀!让它将电都释放出来,清蒸、红烧都没有问题。”卫航笑道。将其当成普通的鳐鱼就行,无非就是能放电而已,只要把其体内的电流都刺激出来,怎么宰割还不是人类说了算?

    不过,鳐鱼不怎么值钱,所以卫航一直对其没有兴趣。

    “一会送到厨房去,中午炖着吃。”木子对那些人说道。

    出海其中一个乐趣,就是享受各种海鲜。这些天,吃海鲜也是尝了个遍,蒸的、煮的、烧的等,花样变着来。

    “不会有毒吧?”有人问道。

    那伙计记得,自己在书上看过,鳐鱼有毒的。

    “这种电鳐放心,没有毒。”卫航对他说道。

    鳐鱼,是多种扁体软骨鱼的统称。全世界发现的鳐鱼有100多种,除南太平洋和南美洲东北沿海外,在所有温带和热带浅水都有分布。

    体形巨大的蝠鲼和能够放电的电鳐都属于鳐鱼类;线板鳐是最大的一种鳐鱼,胸鳍展开后达八米,能像飞行般的在海中遨游。鳐鱼和魟鱼非常相像,因为它们都有扁平的身体。

    那些有毒刺的就得小心了,也是分分钟能毒死人的。

    “上次我还看了一个新闻,鹰翼鳐鱼毒死人。”那游客开口道。

    鳐鱼身子扁平,尾巴细长,有些种类的鳐鱼尾巴上,长着一枚或几枚边缘锯齿状的毒刺,如果被毒刺刺种人体,伤口将疼痛难忍,一旦抢救不及时,受伤者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毒死人不常见,但也不是没有。”顾海潮说道。

    在渔民中就有流传,有渔民被它的毒刺刺到,疼痛得在渔船甲板上直打滾,哭着嚎着想跳海,只好把他绑在船桅上,怕他跳到海里去。也有听过,一根十厘米长的“鳐鱼”毒刺,扎进一棵合抱粗的大树,不出一年,大树就会枯萎而死。

    顾海潮熟悉的,就记得澳大利亚有个名人,因为鳐鱼攻击身亡。

    欧文因主持倍受欢迎的“鳄鱼猎手”电视节目而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也是知名的澳大利亚野生动物保护专家。不过,他在大堡礁拍摄一个水下记录片,因一个团扇状的海鳐鱼毒刺刺中胸部而不治身亡。

    那时候,这个事情还闹得挺大的。

    “总之,以后不要乱来就对了。”卫航最后提醒那些家伙。

    顾海潮给大家一个办法,可以快速将电鳐体内的电流都刺激出来。

    随后,三两个人将几十斤重的鳐鱼抬到厨房去。渔船上的厨房师傅是唐家村的好手,各种海鲜都很拿手。

    他先一刀将那尾巴给切了下来,省得摆来摆去麻烦。

    两刀就将鱼腔剖开,里面有神秘的腮,心脏,脑子一类的东西。老师傅是完全给切掉,因为这种扁片的鱼的腮没法拽出来。而这种鱼栖息在海底,每天就跟吸尘器也差不多,所以腮里有大量的泥沙,根本清不干净。

    “帮我扶一下这边。”老师傅对船上的伙计开口道。

    “好咧!摁住是吗?”那伙计很听话,一船人的伙食,都是靠这个师傅,不听话不行呀!关系到自己的口福。

    “这鱼很多血呀!”

    老师傅点点头,也不是第一次做鳐鱼的菜,自然是非常清楚这种鱼的特征。

    这种鱼血很多,这一点也很像温血动物。不像常吃的鱼类除了脊椎骨底下一条和心脏里,基本没有血的。它们似乎有着丰富的毛细血管,收拾的过程中不断地渗血出来,要不停地冲洗。

    因此,市民在买鱼的时候,如果发现它肚子底下的皮肤已经发红了,就知道应该是死去多时了。新鲜的话,应该是白色的。

    “鳐鱼的鱼翅是挺好吃的,你到时候提前进来,先给你小子尝尝。”老师傅笑道。

    鳐鱼的鱼翅还是比较贵的,四五十块钱一斤,味道极好。可以直接清蒸一下,原汁原味的,味道不错或做汤吃,味道鲜美营养丰富,还有花鱼翅特有的一种香味。

    这小家伙也不是第一次跑到厨房偷吃,见他特别喜欢海鲜,老师傅也很照顾,睁一个眼闭一个眼。

    “哎哟!那就多谢唐老你了。”

    他是跟曹大哥过来的,是曹达的远房亲戚,从小就在山村长大,没有吃过海鲜。自从来到唐家村,尝到海鲜的味道,立即就喜欢上了,天天吃也不腻,其他人看怪物一样看这小子。

    “呵呵!你小子经常跑进来帮忙,关照你一下也是应该的。不过,海鲜吃太多也不好。”老人家有经验,海鲜含盐量大,不能总是这么吃。

    这时候,曹达的声音就传进来。

    “阿龙,你小子又跑进来偷吃?”

    “啊!达哥,没呀!我在帮忙,呵呵,帮忙!”

    曹达看了眼自己这个远房亲戚,也是无奈,这小子吃海鲜都吃上瘾了。这事情,他还被张勇他们笑话了好几次。

    “是我让小家伙在这帮忙的”老师傅很仗义地开口道。

    “唐老吩咐,那就算了。不过,你小子以后再敢擅自跑到厨房重地来,我打断你的腿。”

    其他两人翻了翻白眼,厨房算哪门子的重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