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渔夫传奇TXT下载->渔夫传奇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七十七章 富在深山有远亲


    回到家,家里已经做好一顿丰盛的。这几天钱少等人也是吃腻了船上的食物,回到来,看到桌上的平常小菜,也感觉特别开胃。

    吃饭期间,大家说了下海上的遭遇,让卫航父母等人听得心惊胆战,还好,一切都过去了。卫航母亲还提出,以后买一艘更大的,那就安全了。

    这让卫航等人心里哭笑,要是遇到之前那种风暴,船再大一些貌似也有点不保险呀!

    天慢慢黑下来,这期间,卫航让张勇等人悄悄将船上的金银珠宝转移。这一切,都是陈建良在操作。

    他刚会到来,就给家里电话,委实将他老子吓得不轻:你们这一趟出去,几乎是打劫无异呀!之前数量不多,那还好接受。你们倒好,直接翻出一艘宝船。

    正好,他们组织一场拍卖会,不少物品都能用上。

    陈建良老子再次放下公司的所有事情,带着人亲自过来。

    天黑下来后,卫航再次来到日本,先给仓库填充些海鲜进去。他也是小心翼翼,没有让人注意到。尽管如此,还是让人感觉到点诡异。

    他离开后,游客们还是正常在沙滩那边游玩。

    天灰蒙蒙亮,卫航如常锻炼,刚出门口,就发现白茫茫一片,外面的所有景物都看不见,只有近在咫尺的大龙眼树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影子。

    “好大的雾!”这么大的雾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了。其实在乡下并不少见,尤其是靠山,或者被大山环绕的村落,经常会出现很浓的山雾,给各个山村增添几分神秘。在渔村的话,那就少一些。靠着大海,经常有海风,有雾都很容易散。

    一阵风吹来,浓雾开始翻滚,均匀的雾层顿时被撕裂,形成一个个形状各异的怪物,变幻多端,正在追逐打闹。这时候,村里面的屋子、树木、背后的大山、前面的大海等便会若隐若现、虚实不定,给人海市蜃楼的感觉。

    没多久,又是一个人影走出来,发现这个情景。那人顿时呆若木鸡,半响,才发现一声长长的感叹。卫航才听出这人,有些惊异,显然没想到第二个起床的居然会是钱少。

    这三四个家伙,回来后,也搬到了卫航这里住。这边的环境的确要比其他村民的租房好些。

    “咦!老三,你怎么也那么早?”钱文继见卫航走进,才发现是卫航,也有卫航一样的惊讶。

    “呵呵!每天都起来运动运动,没想到今天居然那么大雾。”卫航笑道。

    这种大雾天气,其实不大适合锻炼。虽然说乡村的雾一般不会有毒,但水气太重,对人体不大有利。城市,尤其是工业城市,那些雾很多是有毒的,只是毒性不大,一时半会人民不会有太大的感觉。

    “难怪你这家伙那么厉害,我也是准备起来锻炼一下,但这么大雾,看来还是回去睡一会好过。你们这里早晨挺冷的,我先回去啦!”钱文继打了个呵欠,跟卫航说了两句,然后又缩回屋子去。

    其实,他不知道,这种情况,也是一个月才开始的事情,以前并不是这样。跟其他海边乡村一样,尽管吹着海风,但那种风绝对没有现在那么怡人。

    当第一丝阳光射进来,点点金光洒落人间,大雾开始逐渐退去。没多久,原本的大雾变成一层薄纱,轻轻地笼罩着楚家寨。大家看上去,就有种飘渺的感觉。

    木子立即跑回去,将自己的相机拿出来,再次狂拍起来。这让云如龙等人相当无语,一大群男人,包括卫航在内,都是没有拍摄兴趣的。

    “有没有一种仙境的感觉?”李泉一边拍,一边问道。他感觉这一刻的山村是最美妙的,神圣得来,又有些神秘。

    轻雾犹如轻烟一样,袅袅升起,然后消散,验证那个烟消云散的词语,这个乡村早晨就过去了。

    等雾散去,村民也忍不住感叹:这么浓的雾气,他们村也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

    卫航一大早先到工地去看看,小岛可是砸了不少钱进去,他还是挺关心的。以后很长时间,这将会是他的领地。

    回到家后,卫航就听见老妈他们等人议论着村里刚发生的一件事。

    “以前穷的时候就是拨出去的水,现在就跑过来谈女儿关系,的确过分了点。”云如龙等人有点无语。

    “什么事情?”卫航不清楚这件事,于是问道。

    “刚才七伯公家二媳妇外家来人,闹得那一家子都不高兴。”老妈说道,随即将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七伯公家的二媳妇十其他镇的。当初嫁来唐家村的时候,少一分钱不给过门,后来七伯公家里困难,去跟他家里借钱,但被说成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拨出去的水,没有借钱,反而被当众说了一通。

    可如今,看见唐家村发达。七伯公一家也发了大财,其哥哥却带着礼物过来拜访、套交情,甚至跟妹妹讨要老人的赡养费。这可将七伯公一家气得不轻。

    “以前,就是过年过节也不见他们过来探亲,甚至阿娟带孩子回去探外公外婆都不欢喜,是气人了点。”卫航母亲对这些事情是比较了解的。

    “呵呵!这有什么奇怪?人性就是这样。人家不是说: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卫航笑道。

    说到底,还是钱惹的祸。钱不单止让人情变味。还往往影响一个人的语言。谁人背后无人说,那个人前不说人。人前背后 有钱道真语,无钱语不真;不信但看筵酒。杯杯先劝有钱人。

    钱文继更是一笑而过,这种事情他见过的也不少。他听自己爷爷奶奶说以前家道落的时候,周围的人不仅没有帮忙,有多远躲多远。甚至还要踩上几脚。但后来平反,一个个回来巴结。这个社会就是这样,金钱跟权力纠缠。

    “后来呢?”卫航问道。

    “那就不知道,应该现在都没有走吧?刚才吵了几句,村长老叔都过去了。”老妈回答道。

    “这种人,要我说管他那么多干嘛?直接扫地出门得了。”云如龙开口道。他们这些太子党也是横惯了的人,看不顺眼的,直接彭出去。谁敢说什么?

    “难呀!做哥哥跟父母的以前不当你亲人,但做女儿的却不能忘记你是人家的女儿。有着养育之恩!”卫航母亲说道。

    她虽然是个妇道人家,还没怎么读过书,但一些做人的道理还是懂的。

    其他人听了,也是沉默下来,从这方向想,似乎就是这个道理,听起来很傻,但偏偏也是事实,你是否认不了的。

    这个话题有点沉重,大家下意识避开,说其他事情。

    吃过饭,卫航到外面走动走动,消消食,却还看见老村长他们在七伯公家处理事情。看到这,卫航摇了摇头,这种事老村长是插不上什么手的,所谓清官难理家务事!这些东西,你很难用法律去解决,顶多就是一些道德上的问题,而且还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难题。

    “嗯!小航,你也来了?”老村长就看见不远处的卫航。

    卫航刚要闪开,不大想混这趟浑水,但被老村长喊住,总不能转身就走吧?

    “呵呵!到处走走,无意间经过而已。”卫航开口道。

    “既然没事做,也过来,帮忙处理一下吧?那家伙赖在这里耍赖也不是办法。”老村长头疼地说道。

    那外镇的男人楞要老七一家承担其父母的生活费之类,而且开口还不小,村里其他人也帮不上忙,那家伙动不动就说唐家村的人人多欺人少,欺负他,就是赖着不走。这种无赖,老村长是想拿扫把赶出唐家村。

    “这些事情,我们外人怎么好插手?”卫航苦笑道。

    “这我也知道,但总不能就让这么一个无赖耍无赖吧?”老村长无奈地说道。

    卫航走近,往屋里面看,顿时无语了。只见那家伙将这里完全当成他自己的家,一个人坐在桌前视若无人地吃饭,主人家却一个个在边上生闷气。

    “爸妈一起养我能接受,但每年需要五万,爸妈能吃那么多?”七伯公的儿媳妇生气地对其哥哥说道。

    她们一共五兄妹,她每年出五万,那父母一年岂不是要用二十五万?这种要求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知道二十五万在农村是个什么概念吗?两位老人家能用那么多?就是移到城市生活,也不用那么多吧?

    “很多吗?小妹,你别忘了,之前兄弟都看在你家穷,没有跟你提这件事,爸妈的生活费,一直是我们几个承担,现在你们发财了,难道不应该出一点吗?做人不能忘本呀!”那家伙还故意说大声一点,让其他人都能听见。

    老村长两手一摊,对卫航表示:你也看到了吧?这么无赖的人居然也会有。

    卫航也觉得有点蛋疼,五万的老人赡养费,还是在农村,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干开口的。还有,其父母究竟又是怎么的人。居然还有脸跟女儿要钱,而且还是那么理直气壮。

    卫航走进去,同样是当那家伙透明一样。直接跟七伯公一家讨茶喝。

    “是小航呀?木生,快倒杯茶!”七伯公开口道。

    正在吃饭的那个家伙听到这名字,顿时眼睛一亮,他可是听说,现在的唐家村,就是这个年轻人搞出来的。听说,还是这里的首富。没有人知道他身家多少。

    “哎呀!卫老板呀!吃饭了吗?一起吃一点吧?”那家伙干脆当起主人来。

    卫航微微一笑:“谢了,刚吃饱。嗯?你是哪位?”

    那人一听,顿时来劲了。先自我介绍一番,句句都扯上自己的妹妹,放佛害怕卫航不知道他是这家人的小舅子一样。随后,又委屈地将这件事说一遍。

    “卫老板。你说这子女赡养父母不是很应该吗?”

    卫航点点头:“的确应该。养育之恩不能忘呀!”

    那人立即大喜:“就是呀!我也是这样说的。”

    卫航这才转过头来,对七伯公一家说道:“他说得有道理,我看这样吧!你们明天过去接老人家过来吧!咱们唐家村这里什么都方便一点。”

    这话一出,大家先是一愣,随即顿时都明白过来,暗道这话说得妙呀!以退为进,看你怎么办?你说我不赡养父母,好吧!我干脆将父母接过来。他们的余生我全权负责,这回你们没意见了吧?

    “嗯!小航说得对。木生。明天你就跟阿娟过去,将你外父外母接过来一起住吧!我们这里不大,住多两个人还是没问题的,不就是加两双筷子吗?”七伯公也开口道。

    “好,那我们明天就过去。”木生也反应过来。

    这回,那家伙就傻眼了。怎么形势忽然就变了呢?这完全超出他的掌控呀!

    “这……这不好吧?还是留在老家比较好,我们兄弟也好尽一份力。”阿娟的哥哥结结巴巴地说道。

    卫航摆摆手:“这好说,你们兄弟每个月给老人一千几百零花钱,也是尽孝,没关系!”

    那家伙一听,更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时间脑子乱得很。

    其他人则是吃吃一笑,,被卫航两句话搞得灰头土脸,喘气都没时间。现在,反被将了一军,你不是要钱,谈亲情吗?好吧!你要是还有点人性,顾忌父母养育之恩的话,交钱吧?

    老村长松了口气,见卫航笃定的表情,满意地点头。这家伙果然还是那么厉害,三两句就将人家压得抬不起头来。这么一个人才,他是最看好的,想要培养成村长,接自己的班,但这家伙的性子,真是拿他没办法。

    “这……来这不方便吧?”那家伙支支吾吾地说道。

    卫航顿时眉头一皱:“怎么不方便?难道你们村子比我唐家村还好?听我一声劝,接老人家接到这里来。以后生病什么的,在这里也好处理。你们兄弟赡养父母那么多年,也该让嫂子他们报答一下养育之情。你们兄弟通情达理,不会这都阻止吧?”

    这话说得正气凛然,却让对方满头大汗,整个人都快要懵了。

    人家句句占理,楚家寨的确要比他们村子好很多倍,养老最适合。一开始自己自称都是自己兄弟在赡养父母,小妹没有出过钱。得!现在人家要接过来养,自己反而要掏钱。我这是过来讨钱的,还是过来掏钱的?

    “这是件大事,这位大哥应该回去跟兄弟商量一下,顺便劝一劝父母,老人家身体健康要紧。”卫航对那家伙说道。

    那家伙估计也是被卫航说得完全没有话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心里没有主意。于是,糊糊涂涂地就点了头。

    “嗯!嗯!容我回去商量一下。”这回,再也没脸呆在这里吃饭,匆匆忙忙离开。

    “呵呵!还是你小子有办法。”老村长等人笑道。

    将这件事情搞定,就看见几个女游客经过,手里提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猫,有说有笑,看得出很喜欢那个小猫。

    只见那个小猫非常圆的头部,两只耳朵存在的间距不短,有非常宽广的耳根,很深的耳廓,位于尖端的部分比较圆滑,两个圆圆的眼睛十分灵动,干净顺滑的毛皮上面的斑纹非常清晰。

    “哎呀!好漂亮的小猫呀!”刚才一直跟卫航说话的那个女游客一看到那个小猫,顿时凑过去。

    卫航微微一笑,这种四五个月的小猫最可爱,很粘人,惹人喜爱,尤其是女性。当然,农村会少一点,仅仅是孩子们比较喜欢。大人才不管你“漂不漂亮,好不好看”,捉老鼠厉害的他们就喜欢。

    他家那个大懒猫,看起来让人喜欢,但根本不捉老鼠的。

    “是你们在这买的吗?”那个年女游客询问道。

    “是呀!跟一个村民老伯买的。可爱吧?他那里本来有三个的,但都被人抢完了。”小猫的女主人非常高兴,听见有人赞她的小猫可爱,谁都会开心。

    “这种小猫很多呀!”一个男游客嘀咕道。

    他没记错的话,国最多就是这种小猫,应该就是国内本土的猫种,还没有波斯猫等外来的猫种珍贵。

    “是很多,好像叫狸猫吧?”另一个男游客开口道。

    小猫的女主人立即说道:“对呀!也叫狸花猫。刚才那个生物学家说了。这是一个纯种的狸花猫,十分难得。”

    国是狸花猫的源产地,它属于自然猫。是在千百年经过许多品种的自然淘汰而保留下来的品种。它非常受百姓们喜欢,因为它有漂亮、厚实的皮毛,健康的身体。容易喂养,并且对捕捉老鼠是十分的在行。但是由于外地猫只的不断引入,纯种的狸花猫已经很少见。

    狸花猫有非常**的性格,爱好运动、非常开朗,如果周围的环境出现了改变。那它会表现的十分敏感。它对主人的依赖性是非常高的,如果突然地给它换了个主人,它的心理可能会变得忧郁。虽然成年后的猫不会十分爱好和人玩耍。但它还是会随时在你的视线之内走动的。它是非常含蓄的动物,并且对自己充满自信,对主人很忠心。

    这时,吴专家正要找卫航。看到那小猫。也笑道:“这的确是个血脉纯净的狸花猫,带到城市有点可惜了。”

    “为什么?”立即有人奇怪的问道。

    “呵呵!外面几乎找不到那么纯净血脉的狸猫跟它配对,后代自然不再纯净。”吴专家解释道。

    “那我们再去找一个带回去。”那几个女孩子赌气地说道。这个小猫她们都喜欢,要她们留下来都舍不得。

    他两手一摊,没有再说话,得罪女孩子不怎么划算。

    “看它的样子,应该挺会捉老鼠。”卫航笑道。

    “怎么看?”几个女孩子问道。

    “你捉过来,让我看看。”卫航对她们说道。农村辨别猫会不会捉老鼠的方法很简单。小孩子都会。

    卫航揪住两只猫耳把其拎在半空,小猫顿时耳朵吃疼。缩起四个猫爪,猫尾巴卷上头顶,全身团成一个毛球,以此来减轻耳部的疼痛。

    “哎呀!老村,你怎么能这么粗鲁?”几个女孩子一看,立即心疼了。这么可爱的小猫,这家伙居然也能下手,真让她们无语,赶紧将小猫抱回来,不给卫航继续糟蹋。

    “是个好猫!”卫航没有理会这些女孩子的埋怨,跟他们解释,在农村,农民辨别好猫就是这样的。

    判断一只猫的筋骨如何,可以揪住两只猫耳把其拎在半空,如是“善能捕鼠”的佳猫,它耳朵吃疼,就会缩起四个猫爪,猫尾巴卷上头顶,全身团成一个毛球,以此来减轻耳部的疼痛;反之如是懒猫,一旦被人揪住耳朵提起,则只能四爪乱蹬,呲牙咧嘴的惨叫,象这种猫就追不上老鼠。

    “像这种好猫,你们捉回去以后就要头疼了。”卫航戏谑道。

    “为什么要头疼?”其一个女孩子不解地问道。

    “善捕老鼠的好猫以后会经常练爪子,你们那些家具之类估计都要留下它的爪印。”卫航笑道。

    养好狗就怕它练牙齿,总是将你的拖鞋之类咬得不成样子。养好猫同样烦恼,不单止练爪子,还会疯跑练速度,或者爬到高处跳来跳去,一不留神将你的东西碰倒、摔碎,到时候不要心疼就好。

    “那没事,我们不在乎。”几个女孩子轻松地说道。

    得!人家都这么说。

    这时,一个男游客就开口道:“要是我养,就养名猫,可惜不好找。”

    “名猫?什么名猫?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总能找到吧?”他旁边的人一愣。

    “很难,我说的是我们国家古代的名猫,像什么月影乌瞳金丝虎之类。”那人神情严肃地说道。

    这回,卫航也迷惑了,心里暗道:有这种猫吗?我怎么没听过?

    吴专家则是哭笑不得地开口道:“这都是古人编撰出来的,存不存在还有待考究。但根据我们的推测,根本就不存在。”

    他跟卫航等人解释,所谓的月影乌瞳金丝虎,传说此猫通体滚炭绸缎般的乌黑,从两眼到猫尾巴尖当藏有一条金线,只在星月清光之下方可得见。

    刚才那人立即来精神了,立即插话:“不错,正是这种猫。听说,这种黑猫金丝穿眼,全身柔若无骨、轻如御风,能够翻瓦跃墙,是爬壁上树、捕蝶捉雀的能手;更可以‘入户进宅’偷金窃玉,此猫行动之际,敏捷轻盈如风,即便是光天化日里在众人面前来来去去,人们也仅见其影,不见其形。”

    吴专家苦笑摇头,对那家伙说道:“不怕跟你说,我们觉得这种猫就是国内的黑猫,所谓的月影乌瞳金丝虎就是有些古人对黑猫赋予神奇能力传出来的。”

    这种猫有史可循,他们搞生物的自然关注过,但始终搞不清楚。曾经就有诗人诗颂过:“乌龙入眼穿金线,黑云罩体似墨染;爪藏锋锐能翻瓦,尾分七节会掉风。”,说的就是月影乌瞳金丝虎。r1152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