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渔夫传奇TXT下载->渔夫传奇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二十三章 儿时游戏


    PS:今天要食言了,明天补!相信老村!

    沙滩上,不少女孩子正在做游戏,而村里的孩子们同样在玩。他们的世界里,更多的是琢磨如何玩得开心,没太多的烦恼。因此,他们永远都是这世上最逍遥自在的存在。

    在沙滩上,用棍子划出一个个方格,几个人就可以组队游戏起来。

    “你们这乡下挺多东西玩嘛!精神生活不比外面差呀!”高飞看到这些,开口道。

    卫航没有说话,不否认,也不肯定。这里面太多的东西难于言道,根本说不清楚。都市人比较依赖科学,村民注重传统。这些玩的小玩具跟小游戏,都是老祖宗一代代传下来的。

    其实很多农村的孩子就想玩一玩游戏机、坐一次电视里面的过山车、碰碰车什么的。村里面之前最先进的游戏机就是一台巴掌大,形如计算器的游戏机。

    这种都市几乎找不到的老式游戏机,在农村却很受欢迎。尽管里面只能重复着同一首音乐,只能玩俄罗斯方块,他们依旧玩得不亦乐乎。可惜,这玩意要十多二十块,一般的孩子哪来那么多钱?就算有,也不一定舍得全部砸下去,何况这东西还要电池,又是一笔开支。

    卫航也错解了一个常识,跳房子其实不是我们国内的民间游戏,而是西方在鸦片战争之后带进来的,属于一种世界性的儿童游戏。

    “现在都市很少能看到这些了,或许有些落后一点的学校还会流传一二。”于教授看见这些小游戏。也感觉亲切。

    他们几个老人准备出海,只是路过的时候。看到孩子们在玩他们曾经玩过的游戏,也就停下脚步。

    在民间各地流传着许多具有浓厚生活气息、风格各异的游戏,这就是所谓的民间游戏,它在许多人的脑海留下了属于童年的美好回忆。就像之前那些孩子扑纸公,很快就有人回想起自己以前的记忆,还跟卫航说,他们那儿不叫扑纸公,而是拍烟牌。

    在那遥远的童年时代。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有时间便和邻居小伙伴们在空气新鲜、阳光充足的空地上、院子里玩踢毽子、跳房子、捡棋子的游戏。

    但这些生动有趣的民间游戏不再为孩子们所熟悉,电视、电脑、影牒等高科技产物走进了家家户户,现代的孩子们也更钟情于这些新奇的高科技电子玩具(如遥控玩具、电子宠物、游戏机等)。

    民间游戏具有浓厚区域文化气息、玩法简单、易学、趣味性强、材料简便、不受人数、场地、环境限制,需要我们去传承。这属于文化传承的范畴,或许,当有一天科技完全渗透各个角落的时候,这些有趣的玩具。游戏就不复存在了。

    很快,地上就出现一个“房子”。其实就是在地面上画出一个个合并在一起的方格。在方格里面标识上“1、2、3……”。这是一些提示,一会跳的时候,要顺着这些顺序跳。因此,这种游戏也叫跳方块,或者跳方阵。

    “原来这就是跳房子呀!以前见过。一些小孩子在水泥地上,用粉笔画出来的。”有些游客说道。

    以前就发现在家门口的空地,或是没车的路旁,找颗小石头,就能画个房子。玩上半天了。单脚跳、双脚跳,孩子们的头发随之飞舞。心情更是飞扬着喜悦快乐!

    “这据说是古罗马遗留下来的游戏,我就见过一些外国人也玩。”

    这话倒是让卫航诧异一下,没想到原来是外国的东西,他一直还以为是自己国家的,而且没想到外面也流行。

    “房子”的样式也是不规定的,很多,随便自己发挥想象。一般来说,比较流行的就是格房、十格房、宽大房、圆顶房、大树房、飞机房、圆房、梅花房等等。

    “这怎么跳?我也试试。”一个肥胖的游客摩拳擦掌说道。

    其他人一看他那体型,心里都暗暗怀疑:你行吗?当然,有人分明是想看这家伙出丑的,一致同意让他先试一试。

    这时,一个孩子走出来,跟大家说一些规矩。本来谁先来也是有规矩的,大家石头剪刀布,赢的人先玩。

    第一,布沙袋或石块或贝壳或手链,必须一格一格地往前踢,不得越格,不得压线,否则判为失误;第二,途失误,可在下一轮轮到时,从失误格开始继续往下跳;第三,不得在方格内久留。

    另外,全部格子跳完后,可以自由选择一格,据为己有,下次跳至该处时,可双足着地休息片刻后再跳,其他人或贝壳到这个地方时,必须跃过或踢过,不准人境。当一方占格子超过一半时就算胜利。当投贝壳时投错地点或贝壳压在线上,跳格时脚不小心踏在线上或贝壳被踢出格外或压线,均算失败,由对方跳。

    “还可以占一格作为大本营呀!那敢情好。”那肥胖的游客更高兴了。

    “你也别高兴太早,首先,你能不能跳完就是一个问题。其次,虽然说跳完可以自由选择一格,作为自己的大本营休息。但也不是你说选就能选的。跳完之后,你可以先观察清楚,你需要那一块地方,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房子,往后扔出你手里的手链或者贝壳。手链或者贝壳落在里面才算是你的,这叫盖屋。”卫航打击道,看着这家伙那欠揍的摸样,就忍不住说几句。

    然后,卫航转向其他人,说道:“你们可以画多几个呀!一般三四个人比较好,太多人等得不爽。玩法也是多种多样的,看你画出来的形态决定。”

    其他人点点头,但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先看看这肥佬如何应付第一关。

    “岛主!我跳完全部,就算赢了吗?”那游客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算是赢了第一局,但笑到最后才是大赢家,只有将所有的方格占为己有,你才是最终的王者。”卫航回答道,这也是游戏的盖满房子。

    他觉得跟这家伙回答这个问题,纯属多余,这家伙肯定跳不完第一局,完全没有那个长忧。

    肥胖的游客捡起刚才摔下来的一片小贝壳,随手扔在脚前方的第一个方格。谁知道那枚小贝壳落到方格后,还翻了几下,最终翻出方格外面。

    那家伙两个眼睛瞪圆,半响说不出话来。其他人则是一愣,随即大笑。卫航也是无语,这样都能扔出界,真是服了他。

    “我说小胖,别丢人现眼了。”之前跟他一伙的另外几个人一副被打败的摸样。

    听到这称呼,其他人也被打败了。这体型,叫大胖更加合适吧?

    “你们要玩也可以旁边照着来。”卫航对高飞几个人说道。

    然而,云如龙身边那几个哥们抹不开脸来,觉得这游戏是孩子玩的,自己这么大的人还玩,是不是太幼稚了?

    玩得好还好,要是玩不好,跟这胖子的下场,那岂不是太丢脸了?

    “算了,我看看他们玩就行。”花公子讪讪一笑。

    他觉得,一会出海更加好玩,只是看见其他人没有走,他也就舍命陪君子。

    这种游戏,马上吸引了不少人,尤其是女游客,沙滩上光着脚来玩,的确很爽。有了女同志的加入,那些单身汉自然是苍蝇一样飞过来。

    玩游戏,都是孩子们的拿手好戏,个个都是骨灰级的玩家。村里一个孩子直接将四五个游客虐得体无完肤。那些人偏偏不服气,偏要赢一次,这样越玩就越上瘾了。可能连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么幼稚的游戏,他们居然玩得那么嗨。

    对陈建良他们邀请一起出海,卫航没有兴趣,挥挥手让他们自己去玩,反正渔船离开他,照样开得快。而且,他也没有给张勇等人下指标。或许,的确是这两天赚了太多钱,让他有种松懈的感觉,至少没有太迫切去赚钱了。

    他最担心就是那些生物学家似乎发现了点问题,居然采集了一些海湖的海水,说要制作切片什么的,用显微镜看看。

    他们也不是傻子,发现大量海鱼集入海湖的缺口,那些小鱼纷纷涌进海湖,而大鱼则是拦在外面,但还是想要跳过去。

    这么明显的现状,让他们马上怀疑是里面的海水出了问题。

    另外,他们也是搞不清楚。这海湖的海水,还是他们亲眼看见从大海涌进去的,按道理说,应该没什么区别。

    而这种情况也是发生在今天,以前并没有这种明显的情况,尽管也有一些海豚想要溜进去。难道是那些贝苗的问题?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呀!

    针对此事,他们一开始怀疑是不是卫航等人加入了些什么进去。但询问之后,一个个都是迷惑,就知道这些人毫不知情,对这种反常,都有很不解。也对,这种情况也是游客先发现,然后村民找上他们询问答案的,怎么会知道?

    卫航心里忐忑,千万不要检查出什么来呀!显微镜应该看不出能量吧?但肯定能发现里面单细胞生物分裂加快的情况。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