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渔夫传奇TXT下载->渔夫传奇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章 归家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ps:感谢皇天后土之王的打赏!

    正在卫航等人聊到田忠池他们,田忠池也辗转回到老家的镇上。他家乡离机场还有很远,得坐长途班车回镇上,需要好大半天,加上间耽搁了一些时间,在异地过了一夜。主要是去看一个朋友,人家邀请。

    回到熟悉的镇上,这时候,惨淡的夜市也开始摆出来,一些比较悠闲的人,找上三五知己,几个人凑一桌,天南地北地聊起来。

    “这位老板,要不要坐车?”一个摩托车佬将车开过来。

    看见田忠池带着那么多的行李,就知道是外地赚钱回来的。这类客人比较豪爽,砍价没那么厉害,他们摩托车佬比较喜欢。

    “回振云村多少钱?”田忠池问道。

    价格他是知道,只要相差不大,那就算了。加上现在天都黑下来,一般价格都会贵一点,这也是可以理解。再说,他也想要早点回到家里。

    “那个村子的道路不好走呀!加上现在天黑!老板,我也不坑你,十八块吧!”摩托车佬开口道。

    这价格还算公道,略高一点,田忠池也没有计较。毕竟,他们也算是赚了钱回乡的人,为了一两块钱在这砍价,似乎说不过去。

    “得!帮我将东西扎在车后吧!”田忠池开口道。

    司机见田忠池连讲价都省了,心大喜,赶紧将车子停好,然后解开车后面的带子,将行李扎起来。

    “好,你坐稳了。”摩托车佬提醒道。

    路上,他侧敲旁推,大概得知田忠池的情况。原来是到南方做船员的,没想到,这当船员那么好赚。他都十分心动。工资居然五千。

    田忠池还没有告诉他,奖金这个月就是几万块。要是得知这个消息,这个摩托车司机恐怕马上将摩托车买了,立即南下混吃吧!

    半个小时后,田忠池如愿回到振云村。司机将行李解下来,还关心地询问:“要不要帮忙送到家?”

    他看见田忠池那么多行李,一个人怎么拿?得搬好几次吧?

    田忠池谢绝司机的好意:“多谢啦!不用,我家很近,就是那家。我喊一声,家里人就会过来。”

    他付了二十块。干脆说不用找了,也豪爽一次。

    平白多了两块钱,明天孩子学校早餐有着落,司机连声道谢,才开着车离开。他们在老家当司机,也不好混。如果,天天能遇到这样的乘客,那就谢天谢地了。

    除了一大袋的鱼干,还有一包自己随身的物品。有带回来的贝壳等,以及自己的衣物之类。还有一袋,就是他准备好的饼干等零食,以及准备给父母的新衣服。

    他刚准备将鱼干留在原地。一会再过来拿。这时候,一个手电筒照过来。

    “哎呀!是三哥呀!这么晚才回到?四叔他们肯定吃饭了。这么多东西,我帮你拿一点吧!”

    听到这声音,田忠池已经知道是谁了。这是他堂伯的一个儿子。现在也没有读书了。平时,就在家里帮忙,如果镇上有事做。他可能会去赚点烟钱。

    “小五,这么晚还出来,不怕大伯骂死你?”田忠池笑道。

    “怕什么,天天骂,早就免疫了。”

    得!田忠池无话可说了。貌似,这家伙还真是这样的情况。

    “这不会是干鱼吧?腥味那么重。”被田忠池喊小五的小伙子凑近,鼻子抽了抽,马上问道鱼腥味。

    “你的鼻子还算正常。没错!这是海鲜,回头,你拿一些回家,让大伯他们也尝尝。这可是田哥我亲手晒制的。”田忠池一边走一边说。

    小五也早就听说,这个三哥在南方混得不错,赚了不少钱。据说,是当船员的,天天出海打渔,村里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前段时间,还有媒婆上门,说要介绍闺女给他三哥。以前,看见三哥当兵的,很多女家都嫌弃,现在听说赚了大钱,有前途,都不介意了。

    “大海漂亮吧?很多鱼?那些鱼很大的吧?”这时候,小五也忍不住询问。

    可怜,他连本市都没有走出过,最远的也就是读书的时候,到市区两年。高没有读完,家里爷爷重病,供不起他读书了。加上他自己也不大想读,于是很爽快收拾东西离校。

    这样,家里少了点压力,自己也高兴,更重要的是班主任、学校也高兴,终于送走了一个拖后腿的。

    “嗯!漂亮,以后有机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大海很大,坐船出去,半个钟后就是除了上面的天空,你看到的全是大海。鱼也很多,一群鱼可能就超过百万条,很恐怖。有些鱼很大,我见过几百斤的,那次看到的鲨鱼不清楚多少斤。”他纷纷将自己这点时间的收获给他人分享。

    小五听说上百万那么多,当即大惊失色,感觉会不会夸张了点?平时,他们一个鱼塘也就是一百几十条家鱼,这是多少倍?他的数学不大好,口算更是一塌糊涂,心里默算了一大会,感觉凌乱了。

    “怎么?不信呀!以后有机会,带你去见识一下。”

    小五马上顺着杆子说道:“好呀!这可是三哥你说的。”

    “呵呵!我说的没有用呀!首先,这得问问大伯他们,另外,到南方我也得帮你找工作才行。”

    “不能干着三哥你一起做吧?我老子肯定没有意见的。他前段时间还跟四叔讲,什么时候让三哥你照顾一下我。”小五顿时急了。

    “跟我干这话可不能说,我也是帮人家打工。不过,可以帮你问问老板。他要是缺人的话,我再通知你过去。”

    说着话,两人已经来到一家低矮的泥屋,里面透露出黄橙橙的灯光,稀疏的身影延伸到门口,还听见熟悉的声音传来,田忠池有些激动。

    小五还没进门就大声喊道:“四叔、四婶,三哥回到家了,快出来接客呀!”

    田忠池顿时笑骂道:“这是自己家,接什么客?”

    他心里还有点话没有说出来:这接客,听起来古古怪怪,跟以前那些逛窑子差不多。

    屋子里面的人听到喊声,一个个跑出来,门口的灯光还打开。除了父母,大哥大嫂,还有两个孩子。

    “是三叔回来了。”两个孩子很高兴。这个亲叔每次回来,都会给他们俩好吃的,还会给零用钱。

    “呵呵!你小子终于回到家了。比以前快了不少。”田忠池的大哥笑道。

    以前,坐火车回来,加上转车之类,要接近三天时间。

    “肯定快的,这次坐飞机回来,老板给我们买的票。途去看了一个朋友,住了一夜,不然昨天可能就回到家了。妈!这东西有点重,我拿就行……”

    田忠池一一问好,还捏了捏侄子侄女的小脸蛋,表示买了他们最喜欢的果冻、饼干之类。

    他的大嫂马上走进厨房下面条,让小叔子吃一顿。不同南方,他们这里主要是吃面、馒头馍馍之类。

    看着儿子将给大家买的礼物一件件拿出来,父母都是十分欣慰,也有点埋怨:买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太浪费钱了。

    两个小家伙,拿到玩具,零食都不要了,各自玩弄自己的东西。

    “买那么贵的东西给他们做什么?他们都要被爸妈跟你小子宠坏了。”田忠池的大哥无奈地说道。

    看着家破旧的墙壁,父母头上的白发,大哥两手的厚茧,侄子侄女身上的衣服,田忠池心里有点发酸。

    “没事,钱赚了就是要用的。”他将带回来的上万现金拿出来给大哥。

    “改天,哥你让人翻新一下咱们的屋子。这些钱都是后面老板发的奖金,我在市区的时候取了出来。”镇上取钱比较麻烦,所以田忠池将钱都取了出来,就是为了翻新屋子,让家里人住舒服点。

    看着弟弟手的钱,田成池心里松了口气。现在二弟出息了,赚了钱,家里也就可以轻松一点。

    这时候,田父开口:“屋子还能住,先不用忙。你爷爷现在还在大量用钱,他的病没办法,我们尽量吧!”

    田忠池心头一惊,听父亲这语气,爷爷的病似乎很重了。

    之前,父母只是跟他说,爷爷的老毛病又复发,还安慰他说,好好工作,不要担心那么多,这都是老毛病。

    他不晓得,这都是家里人不希望让本就辛苦赚钱的田忠池担心,才避重就轻说了一些。

    “是呀!爷爷的病有点重,需要不少钱吃药。本来要做手术的,但我们哪里能拿出那么多钱?要二十五万,我们几家凑起来,也就是十多万。”田成池也赞成父亲的做法。

    “爷爷他现在严重到要做手术?吃药能解决吗?”

    面对这话,田父跟田成池都沉默起来。吃药只能拖延一点时间,医生已经明言,要彻底解决,必须做手术。但是他们这种情况,就是老爷子也明确表示,不准再去借钱,不然他不配合手术。

    “昨天,医院又来通知,说爷爷这种情况,只能拖两三个月时间。”见大家不说话,小五告诉田忠池,让田忠池脸色大变。(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