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渔夫传奇TXT下载->渔夫传奇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九十三章 能正经点吗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PS:感谢阳光小蒙、00we、方块=板砖、阳仙尊这些兄弟的打赏!求月票!能助老村挤上去否?

    到了教堂,卫航发现不少人都已经到场,还有不少熟悉的面孔,以前大学的同学。云如龙带着大家随着迎宾人员入场,按照位置坐好。

    张雪茹是第一次看见教堂,不大专注地打量教堂的布置。

    其实,婚礼正式开始前半个小时左右,宾客就已经陆续到场。婚礼上的座位设置一般分为左右两排。左排按传统是女方家人有亲友的坐席,右排则为男方的家人与亲友。担任迎宾的婚礼团成员会在席位入口处邀请到达者签名,然后引导他们入席。

    面对婚礼台最前方的靠间走道第一排座位是为新人父母留的座位,别的人不可以坐。女方父母的座位在左边靠间走道的两个位置,男方父母则在右边。

    随着时间的推进,座位上渐渐坐满了宾客。这是,弦乐四重奏的乐队开始拉起了舒缓抑扬的古典曲目。人们的交谈声渐渐轻了下来。不少人开始引颈盼望,因为婚礼即将开始了。

    音乐停止后,主婚人是第一个走过婚礼甬道走上婚礼台的人。他走到婚礼台的正位置,面对宾客站定下来。?

    “这就是教父。”卫航偷偷跟张雪茹说道。

    他话音刚落,教父就有请新郎。高飞在掌声淡定地走到教父左手边,面对大家。接下来。伴郎伴娘鱼贯而入。

    随后比较有趣,是花童与戒童入场。一对童男童女入场。花童手持装满花瓣的花篮,一边走一边撒花,戒童则手持一个小戒枕。最后来到伴郎伴娘身边,等待最令人期待的环节。

    如此新鲜的婚礼场景,让张雪茹目不转睛,也偷偷跟卫航说了句:跟电视里面的很像。

    “新娘来了。”有人低声呼出来。

    所有人转过头去,就看见新娘在其父亲的挽手下走进来。脖子上的吊坠成为一颗明珠,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是金子做的吗?”

    “不是。听说是金珍珠,很稀少的。”

    卫航大学那些同学也是目瞪口呆,尤其是那些女同学,一个个羡慕得不得了。他们不由自主地看了眼陈建良,都下意识认为,那是这家伙的杰作。

    随后,就是大家熟悉的致辞、宣誓、交换戒指、接吻、签写婚约等程序。

    所有程序走完。这西方的婚礼仪式算是完成了。还有时间,大家到教堂外面的草地互动,相互交流等等。

    一群女的围着新娘转,纷纷打听这金珍珠的来源之类。大家还算有点理智,没有让新娘将吊坠除下来给她们戴戴。

    “帮我招呼一下那些同学,我去陪陪那些长辈。”高飞对卫航、云如龙他们说道。

    “行了。那些家伙留给我们对付。”云如龙不耐地摆摆手。

    其他同学围起来,相互询问对方的情况。出来工作都这样,开口谈到工作上的事情。男人的压力大呀!毕业后各种压力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

    “航子,你这家伙前些日子发了一笔呀!什么时候请大家喝几杯?”那些男同学都没有揭短,下意识忽略卫航被海洋局辞退的事情。所谓:揭人莫揭短。打人莫打脸嘛!

    “没问题!你们谁有空?到我那去,海鲜保准大家吃个够。连吃带拿都没有问题。”卫航笑道。

    很快,就有女同学围过来,目标相当明确。

    “老同学,我们是不是同学?”

    卫航翻了下白眼,暗道你这都叫老同学了,还能不是同学吗?他闻言点点头。

    “那么,也给我们弄一两颗金珍珠呗!也不用那么大颗的,随便做个耳饰的也行呀!”一个女同学眼馋道。

    陈建良开口道:“你以为小颗的就容易找?那东西一克就几千块,这家伙能遇到几颗就是运气所致了,你们不要期望太高。”

    听到这权威价格,马上吓退了不少人,金子才三四百块一克。

    卫航对自己熟悉的人倒也不小气,笑道:“我帮你们留意一下,那东西的确不好找。要不,你们谁有空一起去玩?跟着出海,说不定就碰到运气啦!”

    云如龙等人相视无语,这家伙真是无时无刻在打广告呀!

    显然,是有不少人心动了,表示十一黄金周前往。大家都要工作,就只盼着一年到头那么三两个长假。

    黄金周假期不短,国内不少旅游景点都是爆棚,去一趟卫航哪儿,体验一把打渔的生活,似乎也很不错,最主要还是花销少。

    宴会设在一个五星级酒店,是云如龙安排的,还偷偷垫付了一部分钱,没有让高飞的父母知道。

    到了酒店,卫航十分诧异,看到了一个熟人。

    “怎么?走呀!”云如龙见卫航停下来,不解地说道。

    张雪茹笑道:“居然在这遇到赵大哥,好巧呀!”

    “赵大哥?谁?请他一起吃一顿呗!反正位置很多的。”云如龙恍然大悟。

    赵文昌也看到了卫航,同样诧异,走过来。

    “老弟,没想到你参加高家的婚礼呀!”赵文昌笑道。眼睛意外地看了眼云如龙,看他跟卫航相谈融洽,似乎关系不浅呀!没想到,卫航还能认识这样一个衙内少爷。

    “你们说的赵大哥不会是赵老板吧?”这回,轮到云如龙惊诧了。

    卫航点点头,已经猜到这酒店就是赵文昌的了。

    “是呀!这应该是我们请他吃一顿,还是他请我们吃一顿呢?”

    云如龙有点傻眼,暗道:这酒店都是人家的,在人家地头请客,似乎说不过去呀!赵文昌哈哈大笑起来。

    那些宾客暗道果然:那个青年果然不简单,居然喊这么一个五星级大酒店的老板大哥,非富即贵呀!

    “原来是卫老弟的兄弟结婚,好说!一会我让厨房下足功夫,让大家好好吃一顿。对了,还有点好酒,待会我带过来,也喝一杯喜酒。”赵文昌开口道。

    高飞的父母,以及梁慧的父母一听,全都高兴起来,纷纷表示热烈欢迎。能结交这样的大老板,对儿女以后的前程绝对有益无害。

    这时候,他们更加感激卫航起来。

    “你怎么跟这大老板扯上关系了?”一些同学问道。

    “我打渔的,他收鱼,怎么会扯不上关系?”

    听者绝倒,拜托!能正经一点吗?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