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永夜君王TXT下载->永夜君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章五十七 第一个援军


    宋子宁看到群峰之巅的标志后,不由神色一肃。具有如此领域的道尔显然不是普通公爵,而是得了狼人核心传承,恐怕与卫国公的对战未尽全力,真实战力还要超过他们之前的判断。

    而此刻道尔尚未出手,就展开领域,显然已经将宋子宁看在眼中,全力以赴,再无留手。

    远方蒂格向这边望了一眼,目光显得即惊且惧。他不止一次挑战道尔的权威,却没有想到自己和道尔的实力差别竟是如此巨大,直是不可弥补!

    道尔根本不理会蒂格心中想法,短枪瞄准宋子宁眉心,背后孤峰上突然升起一轮青日,就是一枪轰出!

    宋子宁心无旁骛,全心防守。

    就在这时,道尔身后突然出现一片淡黑光羽,无声无息地没入他的后背。

    变生突然,就连道尔都是一脸惊讶,更不用说其他人了,但是道尔的手依然稳定,仍下意识地扣下扳机。蒂格反应仅仅慢了一霎,就只看到了淡黑光羽没入道尔后背的一刻。

    道尔和蒂格当然没有忘记这片废墟战场中还潜伏着一个强大的对手,只是千夜擅长匿伏狙击,行迹不好找。他们也曾想到,待赵君度和宋子宁形势危急,就由不得对方不来救,而只要出手就别想再摆脱两名公爵的锁定。

    然而,一切预想的战术似乎都派不上用场,道尔和蒂格再怎样也无法想象,千夜能够在两名正全神对战的公爵的感知范围内,完全不被发现地打出一击。

    时光似是变缓,蒂格慢慢转头,沿着光羽的飞行路线望去,这才看到站在街角处的千夜。千夜就在他们三十米外,竟无人发现。此时此刻,哪怕眼睛是在看着他,蒂格也有种奇怪感觉,好像千夜并不存在。

    血脉潜伏!蒂格瞬间想起了这一血族的古老天赋能力。这是门罗氏族所独具的天赋,出现概率低得令人发指,而且必须配合出众的血脉力量方能发挥作用。

    多年以来,这一天赋传说只在夜瞳身上出现过,并且随着她的失踪而真正变成了传说。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蒂格心中想的就全是血脉潜伏这个词。

    道尔自然不知血族秘闻,他对着宋子宁一枪打出后,也不管战果如何,立刻回头看向攻击来处,一眼就盯住了千夜,然后手中战斧忽然掷出,直奔千夜心口!

    这一斧并不能锁定千夜,没有其它异能,只是够快够重,简单粗暴得不讲道理,完全是狼人的风格。

    道尔确实拿千夜的血脉潜伏没有办法,可是他只要看到,手就能到,就是利用公爵压倒性的实力优势,正面硬吃!

    千夜东岳在手,于千钧一发之际挑中战斧,随即在不可能的点滴空间里带着战斧旋转,越转越快,圈子越转越大,最后呼的一声,战斧竟被挑飞!

    千夜于方寸间、刹那间展示出的力量和战技与决断,实是不可思议,几非人间所有,道尔经受了今天第二次震惊。

    只是道尔这一斧全力出手,实在太快太重,纵然千夜以逆天战技消解了一半力道,余力仍是难以承受。千夜脸色骤然变得惨白,随即吐出一口鲜血。

    而在另一侧,宋子宁银枪夹在肋下,枪尖斜指天空,正正好好点在道尔轰来的原力弹上。原力弹虽是不大,却重逾山峦,压得银枪深深弯曲,然后轰然炸开,将宋子宁炸得倒飞出去,连续撞毁数道残墙,在地面犁出数十米深沟,这才停下。

    宋子宁原本一直模糊不定的身影骤然散去,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再看手中银枪,已是扭曲得不成样子,彻底毁了。

    道尔出手果是非同凡响,一击就伤了千夜和宋子宁,而且两人都伤势不轻,场上战况立刻急转直下。

    机会大好,道尔却未乘胜追击,而是哼了一声,冰冷目光扫视全场,他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佣兵和赵阀战士无不战栗,留手戒备,让不少本已陷入绝境的黑暗战士逃出生天。

    道尔抬起左手,划了两个圆圈,向本方营地一指。蒂格顿时愕然,这可是全体撤退的命令!

    眼见宋子宁和千夜都是受伤不轻,蒂格可不管道尔为何会下这样的命令,杀心大起。他在千夜现身时,就想下重手立毙赵君度,然而真到这时,蒂格才意外发现赵君度竟是格外的难对付。

    赵君度剑技看似平平无奇,实际上竟无一丝破绽,论战技的出神入化,并不比千夜化解道尔惊天一斧所展现的差。

    而赵君度原力修为虽然比蒂格要弱上一等,却格外持久,每到比拼原力时候,蒂格若不出全力,根本压制不住赵君度。多来几次后,蒂格心中雪亮,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的血气品阶远远及不上赵君度黎明原力的精纯度,甚至都没有可比性。

    直到此刻,蒂格才真正知道赵君度帝国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名头根本不是虚妄。他也终于明白,道尔把赵君度让给他,并不是真心想让功劳,其实是觉得他根本拿不下赵君度。或者说,要付出蒂格根本不愿意付的代价才能拿下。

    但是对付不了赵君度,难道一个出身名门的堂堂副公爵,还对付不了那边受伤的宋子宁和千夜。

    转念之间,蒂格就确定了目标,闪身扑向宋子宁。他下意识地避开了千夜,这个年轻人与赵君度齐名,身上有太多的迷,仅刚才那神鬼莫测般的出场就让人警惕。

    然而就在抽身而退的刹那,蒂格突然间须发倒竖,心底生起强烈危险的感觉。在这一瞬间,赵君度突然挺直身体,一道青气扶摇直上,再也不复先前平淡无奇,一剑带着睥睨天下之意,破空而至!

    这一剑,闪不开,挡不住。

    蒂格一声大叫,凶性大发,竟是拼着硬挨了赵君度一剑,依旧扑向宋子宁。只要搏杀了宋子宁,哪怕后面再不参战,功劳也足够了。

    可是飞到宋子宁头顶的瞬间,蒂格眼前忽然一花,感觉宋子宁整个人都变得模糊,周围也不再是硝烟四起的白城战场,而是变幻不定,世界万千。

    蒂格心中一惊,居然又是一个无法锁定!刚才道尔是怎么打中宋子宁的?蒂格猛一咬牙,血气狂涌,难以锁定宋子宁必然会造成攻击威力大打折扣,那就用绝对力量的阶差来强行填平。

    然而就在这时,蒂格忽然间毛骨悚然!他拼命回头,眼角只看见淡淡光羽一闪。这根光羽并不是淡黑色的,可是蒂格也无瑕顾及之间的差别,一飞冲天,在空中一个转折,几个闪现就回了营地,在入城所有战士中,他反而变成第一个撤退的。

    道尔倒是并不急着走,先是向千夜深深望了一眼,问:“刚刚那一枪,你还有几击?”

    “你猜?”

    道尔摇头,也不费心去猜了,径自升空,徐徐退走。他所过之处,佣兵和赵阀私兵都默默地向两侧分开,让出了一条通道。许多幸存的永夜战士借此得以撤离,逃出了一条性命。

    虽然知道道尔下令撤退,必定是受伤不轻,可是他镇定如恒,却是无人敢真上前试探。有名凶悍佣兵举枪瞄准,却被千夜按下,摇了摇头。就连赵君度都没有追击的意思,而是走过去看了看宋子宁。

    等道尔退走,城中各处角落零星战斗也结束,战士们抓紧时间清理战场,收集一切对战斗有用的物资,以为接下来的战斗作准备。也有人倒下就睡,恢复体力。伤员都在自己处理伤口,现在城内已经没什么人身上没伤了,或许没再添新伤的就只有赵君度一人。

    宋子宁和赵君度来到千夜身边,宋子宁问:“你那一击究竟威力怎么样?”

    千夜犹豫,“我怎么知道?”

    晋阶之后,千夜的原初之枪连续命中公爵级强者,中者反应都是一样,全都是立刻逃走,可是表面上却完全看不出伤势轻重。道尔是中枪之后表现最镇定的一个,显然实力还要胜过此前的对手,这就更无法判断伤势了。

    赵君度则是问,“你的伤怎么样?”

    “不要紧,还能打。”

    并肩战斗不只一次,赵君度深知千夜的续战力有多变态,当下只是拍拍他的肩,道:“自己小心,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放心,我还不想死。”千夜笑得灿烂。

    赵君度似是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而是道:“听说你有一把好枪,与指极王有些渊源,给我看看。”

    千夜自无不可,取出葬心,交给赵君度。

    赵君度接过,把玩片刻,忽然轻叹一声,道:“枪名葬心,其实相符。”

    赞过之后,赵君度将葬心还给千夜,道:“背着吧,在战斗时候,未必有机会取它。”

    这是经验之谈,千夜依言把葬心负在身后。

    刚刚短暂聊了片刻,忽听远方隐隐响起厮杀声,永夜军阵的后军出现些许慌乱。三人即刻升空,遥遥远望,神色并未轻松。

    宋子宁叹了口气,道:“竟然是她,真是……”

    赵君度脸色也有些异样。

    远方永夜军阵中,一个素衣身影正在来回冲杀,虽是被众多强敌包围,却毫无惧意,招招强打硬杀,极是凶悍。

    哪怕看不到面容,只看招式、战法和原力气息,就知是白阀白凹凸。她这时出现在战场上,自是为了白城而来。

    谁都没有想到,第一个到来的援军竟会是她。白城三人可都和她有不大不小的矛盾。

    这种孤身冲阵的勇气,也只有她才有。

    赵君度摇了摇头,道:“真不知道是勇是蠢。”

    宋子宁却道:“她这是让黑暗种族知道,帝国援军已到。”

    赵君度淡道:“道尔可不是蠢货。”这个狼人公爵虽然名声不显,对上帝国中路军时也没什么亮眼表现,可只看他刚才出手,无论真实战力还是大局观都非等闲之辈。

    千夜皱眉,问:“我们就这样看着?要不要去接应?”

    “不必。”宋子宁说完,看看千夜脸色,微笑道:“她又不傻,应该只是佯攻牵制,打一打就会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