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TXT下载->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七章 线索


    </d></r></ble></d></r></ble>

    小男孩又矮又瘦,衣服和身上沾满了污渍,看着走进的背着闪亮的盾牌的战士,害怕的往后退了退。黑山小妖抿着嘴,低下身看着对方的小脸蛋,从腰间摸出了三个金币,刚要放在男孩身前的碗里,就被一旁的采桑人拦了下来。

    黑山小妖对牧师做了个疑惑的表情,采桑人只是摇了摇头,掏出了一个银币,对着男孩晃了晃,笑着问道,“请问这附近有个叫鞋钉杂货店的地方么?

    小男孩怔怔地看了看眼前的银币,因为紧张,语气有些磕磕巴巴,“嗯。。。那。。。那个,就在往前走不远,左手边第一个巷子里,挂着牌子的就是。”

    “谢谢哦~”采桑人把银币轻轻放在男孩的手里,伸手摸了摸对方乱糟糟的头发,转身和黑山小妖离开了,只剩下小男孩激动不已地看了看手里反射着阳光的银币。

    “在贫民窟,三个金币给一个小男孩带来只有麻烦,”采桑人寻找着男孩口的巷子,跟身边的黑山小妖解释道。

    “这个我懂,可是。。。”不知是对眼前的现状的无奈,还是对自己无力改变现状的不甘心,黑山小妖有些情绪低落,“游戏世界里干嘛要设置这么真实的场景啊~”

    “这就是游戏世界的真实体现吧,假如这个世界不真实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采桑人目光灼灼地盯着橡树街的另一端,抿着嘴回答说,“不过在游戏里,玩家才是最强大的势力,来日方长,谁能肯定玩家们没有能力改变这些现状呢?”

    听了采桑人的话,黑山小妖低落的心情瞬时又兴奋起来,“对哦对哦,等我将来有了实力,一定把费伦的那些奴隶贩子都杀光,把红袍法师赶回他们的老家,西门这里的贫民窟也得改造一下。。。”

    采桑人听着黑山小妖的远大志向,不停称是,心里却在笑着说,幸好方块没在这儿,不然肯定得给你泼冷水。

    小男孩给的路线没错,两人很快找到了目标小巷,看见了挂在屋檐下的那个破破烂烂的皮鞋形状的木牌子,不仔细看肯定会以为石块普通的烂木板。

    采桑人再次确定没有人跟踪后,黑山小妖才走上前敲了敲门。

    “是我们,特纳。”

    过了好一阵,紧关着的木门才慢慢打开,“臭鱼”特纳从门缝里看了看外边的情况,把门开出了一条缝,“快进来!”

    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同时把武器拿在手,黑山小妖抬脚一蹬,门后的特纳被撞了个骨碌。黑山小妖和采桑人以战斗队形快速冲进屋子里,确定没有埋伏,只是充满了呛人的烟草味儿,采桑人挥手赶了赶满屋的白烟,才回身把木门关上。

    “哎呦!。。。索曼图那个老东西认识的人都是暴力狂!”特纳揉了揉被撞出一个大包的额头,恨恨地咒骂道。

    “不好意思,”黑山小妖赶快把特纳扶了起来,“路上有人跟踪我们,被我们解决了,所以担心这有埋伏。。。”

    这种事不得不防,游戏的npc都是有自己背景的,在没弄清楚之前,实在是分不清是敌是友。特纳哼哼着摁了摁头上的大包,蹲在椅子上看了看面前两人的精良装备,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正在寻找一些线索,索曼图大人说你是他的朋友。。。”

    “谁是他的朋友!那个老混球,活了几百年了还没活够!就会给别人找麻烦,早该死了他!”

    黑山小妖开口提起了手里的任务,谁知道刚说两句便被特纳粗暴的打断,扭头看了看采桑人,两人均是一脸疑惑:看这位的态度,索曼图跟他的确认识,不过这交情不好说,有过节倒像是真的。

    短暂的沉默后,采桑人开口说道:“那么,至少请耐心的听我们把事情说完,好么?”特纳虽然气呼呼的喘气,但是并没有打断精灵牧师的话。

    采桑人理了理思绪,继续说道:“我们偶然间在某个地下河道里发现了一副尸骨,并且顺着线索找到了艾尔·索曼图大人,索曼图确定是尸骨的主人是他的一位老朋友,并且委托我们调查当年事情的真像。。。”

    “什么尸骨!”听到尸骨是索拉曼的老朋友时,特纳突然间抬起头,昏暗的眸子紧紧盯着采桑人,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股野兽的气息。

    采桑人愣了一下,握了握手里的钉头锤,继而盯着特纳的表情回答说,“是一具德鲁伊的尸体,索曼图大人的老朋友希德。”

    听到希德名字,特纳怔了怔,好像猜了答案又特别不希望是这个答案,神情透出一丝恍惚,仰头长出了一口气,无力地靠在了椅背上。

    黑山小妖和采桑人知道事有转机,都没有贸然开口。而老头儿特纳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支明显有些年头的古董烟斗,点上之后使劲儿吸了一口。

    良久,特纳才开口说话,只是声音变的异常沙哑,“索曼图那老货以前的的称号是什么?”

    “静谧骑士!”采桑人赶紧回答。

    “呼。。。”特纳长长呼出一口白色的烟雾,蹲在椅子上伸展了一下单薄的身板,双眼怔怔地盯着屋顶,“你们能说出希德的名字,还有老东西那个只有爱好纹身的红袍法师们才知道的老掉牙的称号,想必所言不虚。”

    “这根索拉曼那个老货没关系,我是在帮希德!”特纳恨恨地补充了一句。

    有戏!黑山小妖赶紧搭茬,“这就好着就好,谢谢你。那么你能提供什么线索?对了,”黑山小妖突然想起来方奕之前发来的信息,“我们朋友曾经在泰席尔和红袍法师交过手,你对他们有什么了解么?”

    “还有红袍法师?”特纳用烟斗狠狠地敲了敲身旁的木桌,黑山小妖看了看破旧不堪的桌面,有些担心会被他敲出个窟窿来,“你们还真会惹麻烦,不过还是先担心一下眼前的敌人吧!”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