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TXT下载->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九章 物是人非


    </d></r></ble></d></r></ble>

    “这里。。。”,在漆黑的地下水路,身上散发着亮白色光芒的伊尔就像是黑暗的圣者,站在布满苔藓的巨大石块铺设的地面上,喃喃自语道。

    看不见的黑暗角落不时传出几声异响,夹杂着不知是石块滚落还是什么东西跑动带来的“哗啦啦”的响声,在空无一人的通道显得有些可怖。但伊尔沉静的面容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白色的长胡子此时显得有些刻板,死气沉沉。

    再一次转过一处拐角,伊尔的呼吸明显一窒,脚下的乱石和潮湿的空气好像让老村长想到了什么,有些苦恼地晃了晃头。但这种表情只持续了一瞬间,紧跟着伊尔便发现了角落里的光源,和光亮术范围几具沉默的尸骸。

    “方块?”伊尔试探性的叫了一声,盗贼并没有回话,黑暗的通道只有伊尔喊话的隐约回声。

    伊尔深出一口气,走到了墙角处的光源旁,扔在地上的装备明显是刚才武僧的皮甲,越来越弱的光线将墙壁上的痕迹映的若隐若现。伊尔法杖轻点,一个比原来明亮数倍的光球缓缓飞到了尸骸身旁,照出了尸骨身旁的石壁上歪歪扭扭的字迹:伊尔。。。

    几乎在同时,老法师手的法杖朝后一甩,马友夫强酸箭的暗绿色法术光芒就洒向了身后,一道灰色的人影在伊尔背后一闪而过,避开了法术的轨迹,但射向老法师脑壳的三只黑色弩箭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挡了下来,“啪嗒啪嗒”落在了地上。

    “冒险者,你这是干什么?”伊尔面沉如水,手持法杖向身后的石壁退了两步,身上的护盾术和防护箭矢法术的光芒交织在一起,就像罩了个大个儿的肥皂泡。

    “嘿嘿”,方奕闪电般的身影已经退出了法师光亮术的范围,隐身在无尽的黑暗,冷笑了两声,“老村长,这里又没有游侠什么的,您不用石肤术就算了,还给自己加个防护箭矢,难道是在防着某人的手弩么?”

    “。。。,冒险者,我想我们有一些误会,”伊尔隐去了阴沉的表情,右手法杖尖锐的底端轻轻碰触刻着“伊尔”的那块石壁,“哗啦”一声石头碎裂声,一尺见方的石壁便被磕的粉碎,飞溅的碎石顺着法杖的指向冲进了黑暗。

    一阵石块撞击的声音过后,便是一阵沉默。伊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向正前方放出了一个球形的舞光术。

    “这里什么都没有,冒险者,”伊尔眯着眼睛,在光与暗的交界处搜寻着盗贼的身影,“那只是你的幻觉,出来吧,我们一起回绿溪村。既然找到了敌人溜进来的通道,我一定会给你足够的奖赏,我们也好把这些英雄的尸体安葬。。。”

    脑子里正在盘算下一个要出手的法术,伊尔的喊话声却戛然而止。舞光术前进的路线上出现了紧握着手里的见习法师法杖的瘦小身影,笔直地站在湿漉漉的地面上,怔怔地看着光华缠身的伊尔。

    “弗特。。。!你怎么在这里!”伊尔对突然出现的状况明显有些准备不足,露出了一丝惊慌。

    “这是您的胸针吧,”弗特面无表情,朝着伊尔亮出了左手,一枚闪烁着白色微光的圆形胸针出现了伊尔眼。

    弗特亮出手里东西的一瞬间,伊尔的面色蓦然变的毫无生气,死灰一般的目光直指面前的小男孩,“你从哪得来的!?”伊尔的声音微微颤抖,也许是因为紧张,握着法杖的双手因为过于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

    “为什么!?”弗特后撤了一步,大声喊道,“这些都是村里的村民,不少都是您的晚辈,为什么要这么做!?”

    伊尔站在原地未动,好像怔了半晌。在一片白色光芒,胸前的散发的紫色光芒尤其耀眼。突然,老法师毫无征兆地伸展手臂然后举起了法杖,对准了不远处的男孩,“你们不会明白,充满力量的感觉。”

    伊尔嘶哑的声音就像缺乏润滑的轴承,刺耳难听,法杖上的魔法光芒吞吐不定,下一刻就要朝着前方喷薄而出。正在这时,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黑暗蓦然现身,因为速度太快带出了一道残影,“啪!”的一声脆响,体表有护盾傍身的伊尔被一击而,被这股巨力带的撞在了石壁上,碎裂的石头碎块溅的到处都是。

    早就埋伏在一旁的方奕将速度提到最快,甩开膀子,右手拎着的另一块石板狠狠的呼在了靠在石壁上的法师身上。有暴怒技能的两点力量加成,这两块石头就像炮弹一样把法师的身体砸的一跳。

    伊尔的护盾术等级够高,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巨大的力道还是把伊尔砸的有点懵。紧跟着射出的三根弩箭不出意外全都偏离了目标,但方奕已经成功来到了法师近前,直接把手弩砸向了地上的法师,抽出短剑就是一顿猛剁:老子就不信你的护盾术是无限的!

    方奕的近身攻击力超群,只用了一秒,伊尔体表的护盾术便变的近乎透明,摇摇yu坠起来。但此时的伊尔已经缓过神,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卷轴。

    “弗特开火!”方奕不敢恋战,朝一边闪开,冲着远处的男孩喊道。弗特明显还处在惊惶不定的状态,听了方奕的喊话只是机械的转了转头,没有反应。而此时伊尔手的卷轴也绽放出了光芒,虹彩喷射的法术效果瞬间覆满了老法师周围的空间,差点就波及到了飞身退开的盗贼。

    将盗贼逼退的伊尔异常狼狈,显然是被刚才的两块板砖吓得不轻,起身后立马给自己上了一道防护法术,第二道法术还没成型,便又发现一把利刃从黑暗冲出,凌空飞向了自己的脑袋,带起的呼呼的风声让伊尔不敢怀疑这把短剑上的力道。

    “叮!”的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毫不费力地穿过护盾的血流却像是砍在石头上一样,被崩出去老远,伊尔头上冒出的-9的伤害数字已经让方奕判断出,老头子又给自己上了个石肤术。

    看着紧随其后的闪电般突进的盗贼,伊尔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手上法杖重新亮起了光芒:“只会用蛮力的低等生物!”

    伊尔法杖微动,点向了已经靠近自己的方奕,死灰色的射线准确无误的命了面前的盗贼,然后,径直穿了过去。

    伊尔的瞳孔猛的一缩,面前的“盗贼”来势不减,惊恐术的射线只是让“盗贼”身影晃了一晃,转眼就恢复了原状:幻象!

    与此同时,伊尔感到一股熟悉的魔法脉动从身手传来,紧接着整个后背便被一股冰凉的触感所占据。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