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TXT下载->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八章 重回故地


    </d></r></ble></d></r></ble>

    但预料的爆炸声并没有传来。两个身影一左一右从浓雾跳出来直奔老法师,而闪耀着橘红色光芒的的火球径直穿过了雾气,向前方激射而出,这条看似狭小的通道竟然长的难以想象,直到双方交上了手,轰隆隆的爆炸声才从远处传过来。

    烟雾冲出的两个人影直奔伊尔,舞光术的照耀下方奕看的清清楚楚,其一个正是和自己同坐一辆马车的那个德鲁伊,另一个则是个陌生的光头人类武僧,胸甲上代表光亮术的白光熠熠生辉,显然刚才的隐雾术将这位身上的光源隐蔽的非常好。

    不知是运气好还是有别的技能,武僧竟然抵抗了伊尔闪电般施放的蛛网术,不理被困住的德鲁伊,双拳直捣伊尔的面门。

    虽然知道这里边肯定有猫腻,但现在方奕也没有别的选择,待武僧越过自己的一瞬间双刃齐出,捅向了武僧的双肋。

    “叮”的一声轻响,看似毫无防备的武僧身形微转,金属拳套准确的隔开了方奕的双刃,面罩下的目光充满了不屑,矮身一个扫堂腿就奔着方奕的下盘而去。被困在蛛网术的德鲁伊也挣脱了控制,手的炽焰法球已然成型!

    游戏的npc,尤其是高等级的战斗npc,对玩家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卑微的”“蝼蚁般的生物”是他们的口头禅。在和武僧交手的瞬间方奕就已经判断出了对方的npc身份:一大团数据而已,干翻你!

    轻巧地躲过武僧的暗算,方奕目光一闪,闪电般后退了两步。因为伊尔手的法术已然再次成型,淡绿色光芒在老法师手快速的收缩膨胀,反复几次之后,两股手腕粗细的线条猝然飞出,竟然早于德鲁伊的法球率先出手,直直的击了惊慌失措的德鲁伊。

    我去!这什么施法速度!方奕拉开和武僧的距离,心里就是一惊,刚才如果自己没看错,伊尔施放的可是个二级法术马友夫强酸箭!被法术击的德鲁伊一阵惨叫,捂着脸在地上直打滚。看的方奕一阵摇头,还是个德鲁伊呢,你的防护法术、治疗法术呢?

    方奕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双刃不要命的绞住武僧的金属拳套,就是不让对方去骚扰老村长。伊尔手里法术一个接一个,火球术和闪电术直接照着德鲁伊的大脸呼了上去,前一秒还在痛苦哀嚎的德鲁伊瞬间倒地,任凭法术将自己的身体烧成焦黑一片,想来是承受不了元素的灼烤提前下线去了。

    武僧见德鲁伊撒手西去,明显有些怒急攻心,用力挣开对面盗贼的匕首,在据方奕还有三尺多远的距离猛地捣出双拳,“震慑拳!”

    对面武僧的大喊犹然在耳,方奕感觉脑子被震的一阵嗡鸣,身子立马被定在了正准备半蹲躲避的姿势。见一招命,武僧根本不理雕像一般的盗贼,迈开比方奕还要快上三分的步伐,如下山猛虎一般直奔远处的法师。

    武僧的超自然能力!这下真是避无可避,要是武僧继续攻击,在对方的致命一拳后,方奕有信心在恢复z诱的同时躲开对方的二次攻击,但这秃头明显战斗经验丰富,第一时间找上了威胁更大的法师。

    方奕眼睁睁看着敌人越过自己跳向身手的老伊尔,两秒的定身时间一过,方奕立刻撤身飞退,面目狰狞的武僧正在摁着法师猛揍。一直到方奕的短剑捅向武僧的菊花将敌人逼退,法师已经被强壮如牛的武僧猛剋了三秒钟!

    还没来得及询问伊尔的伤势,老法师手已经亮起了魔法的光芒,一串魔法飞弹一个不落地撞在了武僧身上。虽然是法术,但魔法飞弹造成的却是物理伤害,武僧被这一串攻击打的站立不稳,屁股上就挨了方奕一刀。

    虽有防护法术在身,老伊尔仍然被武僧一顿胖揍打的晕头转向,眼看一时半会儿是站不起来了。武僧的游斗能力丝毫不弱于盗贼,让对方跑到这水路深处实在是一大祸患,方奕顾不得查看伊尔的情况,起身追进了黑暗之。

    片刻之后,伊尔慢慢直起身子,并没有发现盗贼和武僧的身影,不由皱了皱眉,重新施展了舞光术,朝通道前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去。

    ***

    用衣服蹭了蹭短剑上的血迹,方奕俯身捡起武僧尸体周围掉落的银币。这个武僧连个小头领都算不上,实力高绝但血量超低,方奕只磕了个血瓶便把对方撂倒了。

    头领和波ss之所以强于小怪,属性和技能是一方面,超凡脱俗的生命值也是占了大头的,面前这种情况着实少见——莫非这个不是任务波ss?方奕抬头四顾,自己和这货一追一逃不知道跑出来多远,不过应该还属于废弃的那段地下水路的范围。

    武僧掉落的东西方奕并没有马上拾取,而是扒下了武僧的皮甲——这皮甲上附着的光亮术总能用一会儿,就让武僧多做做贡献吧。

    不过其胸甲上附着的光亮术并不足以驱散周围全部的黑暗,方奕本打算静等老村长赶上来,突然发觉恍惚的光线下,墙角有什么东西在反射着微光。

    方奕眯着眼睛走到近前,惊散了一大群在此筑巢的老鼠。皱着眉头拾起了一件东西,方奕伸手刮了刮上面绿色的锈迹,锈蚀的外形和冰冷的触感证实了方奕的判断,一柄铁剑。

    而铁剑的主人,几乎被地下通道的水气侵蚀的面目全非的人形骸骨,以一种怪异扭曲的姿势躺在地上,不知是后来的腐蚀还是先前所受重伤,骨头全部呈一种焦黑色,只剩下大张着的颌骨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尸骨不止一具。随着目光向远处延伸,接二连三的人形遗骨出现在了方奕眼前,粗略数了数,可以辨认出来的有五个人。这里就是一年前伊尔带人和魔兽搏斗的地方?

    这时,最远处的一具尸体吸引了方奕的注意。这具尸体保存的相对完整,临死前死死地靠住墙角,所以整个骸骨依然保持着坐姿。只是这位的右手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抠住了一处石壁,既不像要借力起来也不像要拿什么东西。几根嶙峋的指骨下,石壁上好像刻着什么东西,只是光线太过昏暗,完全看不清。

    方奕立马把武僧的皮甲递到墙角处,拨拉开尸体的手掌,眯眼盯住了石壁上的刻痕。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