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TXT下载->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四章 砍瓜切菜


    </d></r></ble></d></r></ble>

    魔法的亮光把原本昏暗一片的丛林照的有如白昼,方奕眯着眼看着树冠之下的战斗,没有多想便抽出了武器。

    被攻击的一方是一老一少两个男性,背靠着一棵巨型桦树。年纪大一些是个人类,小的是个矮人,看样子受伤不轻,长袍上和斑白的胡须上染上了不少血迹,捂着腹部面色痛苦地倒在地上,围绕在二人周围的三只凶暴狼嘴上或多或少地沾着一些血迹,恐怕与老者的伤势脱不了干系。

    拿着法杖站在老者旁边的则是一个有些瘦弱的年轻人,虽然面前是三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残暴的野兽,但年轻人神色坚毅,将法杖横在身前,隐在后面的左手好像随时都能施放出一个出人意料的法术来。

    围攻的一方是两个人类一个蜥蜴人,外带三条恶犬。只是几人穿着让方奕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我看错了,这不是费伦海域那些海盗典型的混搭风格么?

    “别做无畏的反抗,伊尔。我们的人很快就能赶过来,”蜥蜴人看样子是小头目,不过明显有些大舌头,蹩脚的通用语方奕地束着耳朵才能听清楚,“交出那个东西,我们没准儿能放你们俩一条命,哈哈哈哈~”

    只是三人虽然嚣张,却明显有些顾忌投鼠忌器,不知是顾忌对方手里的法术,还是顾忌两人手里的所谓“东西”,没有急着强攻,而是不停用言语骚扰对方,明显是在等待援军的到来。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探查术反馈回来的信息说的明明白白,地下的就是三个术士,两个十五级,一个十级,方奕自己还能再补充一点,加了召唤系法术的术士。

    方奕此时早已经离开了藏身的地方,摸到其一个站在yn影里的人类术士后边,偷袭抹喉熟练之极,敌人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最先有反应的是术士的召唤兽,主人的突然死亡使一人一兽间脆弱的契约立马崩溃,混乱的本性让失去控制的凶暴狼立刻扑向了离自己最近的另一只野兽。

    异变陡升,攻击防守的双方都没有料到会出现这么一幕,这么一愣的时间便造成了两方截然不同的命运。站在间的人类术士皱着眉头举起了手的法杖,法杖上附着的光亮术让对面桦树下的一老一少和两只厮打在一起的凶暴狼无所遁形,只是此时却成了他自己的催命符。

    没有任何停顿,方奕无声地从yn影窜出,跃向了电灯泡一样的敌人,动作太快导致方奕在魔法光芒下的身影带出了一串模糊的残影。方奕的眼,术士惊骇的表情还没有完全形成,手的法杖下意识的架在了身前,企图挡住散发着魔法光芒的匕首。但方奕的动作不变,精灵匕首照着对方的脑袋就斜斜地削了过去。

    “唰!”,一声轻微的响声过后,精灵匕首已经削断了敌人的法杖,削过了术士的半片脑袋,骇人的伤害数字和经验提示在方奕的视网膜同时跳起。方奕瞄了一眼自己的状态提示:“暴躁”技能,剩余时间6秒,剩余动作次数1次!这时仅剩的一个还受术士控制的凶暴狼不理旁边两个发疯的同类,已经径直扑向了树脚下的一老一少。

    方奕没空理几只小狗,绕过人类术士还没有倒下的尸身,抬眼看了一眼十几尺外的蜥蜴人,对方已经施放完了一个防护法术,从残余的魔法光芒方奕判断出那个一个石肤术。

    很正确的选择,不过现在不是——方奕右手已经换成了三连手弩,身子向左一偏,身后掉在地上的法杖的光芒又一次照射在了蜥蜴人术士惨绿的长鼻子上。蜥蜴人长着锐利爪勾的手指刚刚做出下一个法术的动作,便看见了对面盗贼右手擎着的手弩,呼吸不由一滞。

    “啪啪啪!”三声弩箭击目标的声音连成一线,给自己施加了石化术的术士并没有被射穿,只是被弩箭带着的巨大的力道带的重心不稳,向后一个踉跄,头上冒出了“-3、-4、-4”的一串伤害,施法动作自然被打断。

    这时方奕也已经来到了蜥蜴人面前,精灵匕首才不管你什么石肤术铁肤术,两下解决战斗。方奕回头准备援救身后的一老一少,正好看见两只打的不可开交的凶暴狼沉进了一片泥沼,而年轻人一记活化绳困上了作势yu扑的第三只。

    这一老一少很强力嘛~方奕飞快得来到被捆成一团的凶暴狼身旁将之解决掉,扭头看着眼前的两人,思量着怎么开口。

    “谢谢你,冒险者”年长一些的人类伤势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重,手上撑着一根法杖,还能微笑着跟方奕说话,胸前长袍上一枚漂亮的紫色胸针颇为显眼。方奕收刀入鞘,向老者摆了摆手,然后上前帮老者绑上了绷带。

    “你是谁!?为什么帮我们?”年轻人本不想让方奕接近老者,虽被老者的眼神阻止,还是颇为精惕的问道。

    现在的年轻人,连个谢谢都不会说。我当然是玩家啦,谁听说过玩家看见冒险任务不插两脚的?要是帮那几个术士老子的阵营肯定会偏向混乱邪恶,那可是大大的不妙,不过说这些你懂么?

    方奕心里白了少年一眼,面上却大度的说道:“我是路过此地的冒险者,这些人的“宠物”袭击了我的马车,我一路跟踪到这儿的。”

    “先别说了,他们肯定不止这几个人,先离开这儿吧。”方奕看了一眼渐渐失去光芒的法杖,对两个人说道。两人显然也明白局势的严峻性,立刻起身离开了这片战场,在一老一少的带领下,三人朝丛林的某个方向赶过去。

    方奕打小就是个路痴,游戏虽然有方向感这个技能,但方奕舍不得珍贵的技能点,一直没学。所以纵然有高达十点的感知,方奕跟在两人身后没一会儿便觉得晕头转向,彻底失去了东南西北的概念。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