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TXT下载->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十九章 再见卡尔


    </d></r></ble></d></r></ble>

    霍普和方奕都是走的贴身肉搏的路线,双方都难以抽手也没有空间使出大力的攻击,轻灵的走位+致命一击是双方共同的杀招。所以高速运动的两人就像是久未见面的情人在贴面热舞一般,分不清彼此。

    但也仅仅是开局的一会儿能不分高下而已,两人的身手不说,此时方奕一身装备在身,属性可是占着大便宜。没超过二十秒,方奕找到机会用短剑虚晃一招,抬腿就是一招撩yn腿,重心不稳的霍普被这一脚直接踹飞,径直从窗户飞了出去。

    阿斯托瑞安公会周围有不少玩家,都想在这座莫名其貌被废弃的大宅子找到点儿任务线索。不料随着一阵窗户破碎的声音,原本空无一物的建筑二层突然飞出一个人影,狼狈的摔在了地上,没过几秒又是一人从二楼跳下,和先前的人影战在了一处。

    周围的玩家都跑过来看热闹,对两人的身手啧啧称奇,有的人还拍起了de摸。方奕生怕迟则生变,暴怒技能立刻开启,硬顶着对方递过来的匕首,照着霍普的胸脯就是两刀。

    霍普也是个灵敏之上的盗贼,力量值比方奕只低不高,怎么可能料到对方突然像吃了春药一般力量大增,胸前招架的匕首被轻松弹开,硬挨了两下,立刻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暗夜之王是谁?你们到泰席尔是什么目的?”方奕脚踩霍普胸口,精灵匕首稳稳地摁在霍普的喉结处,低声喝到,“说实话我可以考虑不杀你。”

    “所有人都会拜服在暗夜之王脚下,而你,只能向暗夜之王奉上你的鲜血!哈哈哈~”方奕撇着嘴看看狂笑的霍普,沾满泥水的面容让对方看起来像个疯子。知道难以再问出什么,方奕干净利落地结果了对方的生命,捡起了掉落的几个银币。

    玩家们这才发现,手拿两把泛着魔法微光的武器的人竟然是玩家,纷纷准备凑上来近距离观察一下。方奕杀死跳出窗外之前已经施展了伪装术,倒不怕人们看见。只是开启了疾行,飞快地跑回了楼上的房间。

    任务剧情过程,方奕不担心别的玩家不请自入,因为这时任务地点是封闭的。

    躺在地上的女孩脸色白的吓人,尽管知道这是剧情安排,任何的治疗方法都不能给女孩的致命伤势带来什么起色,但方奕还是给对方绑上了一层绷带,“谢谢。。。我记得你,”女孩勉强撑出一丝笑容,方奕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对女孩回以一个笑容。

    “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能拜托您一件事么?“

    “好!”一个充满活力的女孩在自己面前逝去,方奕心继续任务的心思也被蒙上了一层yn影,“你说。”

    女孩艰难地咳了几声,从沾满鲜血的手指上褪下了一个戒指,“这是小时候我母亲。。。的戒指。。。咳咳咳。。。请你把他带给我的父亲,谢。。。”

    随着瘦弱的手臂无力地垂下,女孩虚弱之极的声音也戛然而止。看着已经失去生命的女孩,方奕握紧了手的朴素的玉石戒指,直到女孩的尸体慢慢变的透明,被系统刷新之后,才站起了身。

    方奕还记得在阿斯托瑞安大厅前台的这个女孩,她是方奕进入游戏后遇到的第一个对自己露出笑脸的npc——纯净的心灵和美丽事物的逝去总是会让人心生不忍。

    任务流程完毕后,任务区域就不再对其他玩家实行封闭。围堵在房间外的玩家蜂拥而入,却只发现了空荡荡的房间,微风带着细雨从破损的窗户飘进来,打湿了一大片地板。

    珍娜·奥兰多的戒指(任务物品)

    “珍娜的母亲送给珍娜的生日礼物,用罕见的材料制作而成”

    方奕把玩着手里的戒指,心还在盘算着这个任务。听霍普的口气,珍娜的父亲还是阿斯托瑞安的实权人物,没准就是一把手,可是泰席尔和远望镇的盗贼公会已经被连锅端了,自己去哪找呢?

    已经到了下午,泰席尔的小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每次路过一个没有到过的练级点,见到自己的冒险日志上没有点亮的地图,即使知道那只是低级的怪区,方奕还是会忍不住到那片树林,草原上,亦或是村镇去转上一转。

    《神迹》的世界如此广阔,即使若干年后,当这个游戏寿终正寝,恐怕也难有人走遍费伦的每个角落,想到这里方奕就难抑激动的心情,未知的冒险还有很多啊。

    槲寄生旅馆,黑山小妖努力的跟桌子上的柚子作着斗争,给了想要帮忙的方奕一个白眼,誓要自己把这货的皮剥开。方奕无奈的笑笑,转头跟采桑人说起了自己的打算。

    “你们要是没什么事儿就早点出发,不用等我。反正圣光之心的任务也要去西门,我觉得这个任务是奔着二十级去的,没准要等转职以后才能做。早点去了解下情况也好。”

    “你还要在泰席尔待一段时间?隐藏的职业任务那么麻烦啊,不需要我们帮忙么?”采桑人听方奕让自己和黑山小妖先走,开口问道。旁边低头专注于柚子皮的黑山小妖听了采桑人的话,偷偷地翘起了嘴,只是浮现出美丽小酒窝的脸蛋被碎发挡住,方奕没有看见。

    “应该没问题,我马上就能升到十级,那个门神已经没关系了,而且那个地方人多了反而不好处理。”方奕解释道,“你们已经十级了,到了西门熟悉一下当地的情况,等我到了再说。”

    方奕的安排二人自然没有异议,把两人送上去西门的马车后,方奕又开始了在泰席尔码头的蹲点生活。每天傍晚结束一天的练级之后,方奕都会在码头蹲上一个钟头,这之间等级也升到了十级,潜行和躲藏技能也是蹭蹭的长。

    期间还去卡尔曾经去过的地穴里查看过,当然是用深土行者护符。只是绕过门口的魔像之后,再往里便是人为铺设的石板、数目众多的分岔路和各种陷阱,方奕没敢打草惊蛇,便悄悄地退了出来。

    这个卡尔每天都窝在码头的一幢小房子里,周围守卫森严,光是能看见的就有八个全副武装的游侠和武僧,根本没有办法接近。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天之后,方奕终于又等到了这货出门的日子。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