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TXT下载->遗忘国度之秘银王座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十八章 无穷试练


    </d></r></ble></d></r></ble>

    银白圣殿的试练的大厅里,天国公会的会长天国之枪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信息,暗骂一声废物,这么多人连个盗贼都挡不住。只是他现在没时间关心这些,下一波怪物很快就要刷新出来,看了看自己和队友只恢复了一小半的生命和法力值,天国之枪有些犹豫,现在应不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方奕也是头一次来这儿。正殿内部的空间比看上去的要大好多倍,是个一眼看不到头的大殿,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高阶的空间魔法或者幻术附着在上面,古代的好多遗迹和魔法确实不能用现在的眼光去揣度。大殿的柱子和墙壁上镶嵌美丽的月光石,在大厅里视觉并没有受多大影响。方奕谨慎地沿着墙角一路潜行,很快就到达了大殿的心位置。

    面前两尊巨大的不知名怪物的石像一左一右蹲在地上,凶神恶煞甚是怕人。正间的通道倒是挺宽阔,宽度大概有三十尺左右,只是跟周围的地面不同,整条道路都是用黑色的石头铺设,看起来古朴之极,有种莫名的压抑感。

    顺着通道向前看去,通道左右各有一排石柱延伸到远方的黑暗,每个石柱顶端都雕刻着各种各样形象不一的野兽,或飞翔或蹲伏,雕工惟妙惟肖。《神迹》的开发人员在细节上从不吝啬时间,看得出花费了不少心思。

    公测时曾有几个高手组队尝试过这个遗迹的挑战,发过一个直播帖。眼前的情形,除了这里的事物变的更加陈旧,倒没有其他变化。

    方奕检查了一下自身的状态,把腰带的快速栏位塞满了药瓶。方奕知道在这里潜行是没用的,干脆抽出双刃,直接迈步踏上了黑色的大道。

    “咯吱吱”一阵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响过,右侧的石柱顶的石像发出一声怪叫,原本灰白色的身躯蓦然变成一片深绿,直接从石柱上跳到了方奕面前,探出两尺多长的脖子,张嘴就咬向方奕下三路的要害。

    一只五级的小地精,方奕都懒得拔刀。右腿绷直一个直踢把地精踢飞,紧接着由上而下一个铁肘,绿色的小地精在空便化为一道流光,飞回了石柱顶端。方奕又朝前走了一段距离,静等下一个怪物出现。

    虽然在那个直播帖,楼主所在的小队最后失败逃了出去,但挑战的形式倒还说的比较清楚:在这个场景里,随着玩家的不断前进,激活的怪物会逐渐变强。目前方奕所知道的最高记录是公测时一个法师保持的,杀掉第八轮怪后被第波怪轰杀,因为公测时大家还都在摸索阶段,战力普遍不强,这个奖励不明的谜一样挑战任务一直没被人完成。

    断了关于某个猥琐法师的回忆,方奕盯着从柱子上蹦下来的第四波怪物,忍不住啐了一口唾沫。柱子上明明是个迷你的人形小雕像,怎么会蹦出来这么大一坨东西?这后边不会出现地行龙之类的玩意儿吧。。。方奕放松了一下握着刀柄的手指,如是想到。

    眼前散发着恶臭的大个子正是在远望镇的矿洞跟自己上演千里大追杀的食人魔,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自己已经老母鸡变鸭,不是,是咸鱼翻身,也不是,反正是风水轮流转,也该轮到你你享受下菊花被盯的滋味!

    方奕心不住的碎碎念,手短剑弯刀带着风声嗖嗖地砍了上去。力量虽然还差着对方一大截,但没了等级优势的食人魔只是个没有技能的厚皮战士而已。没给对方使用巨弩的机会,方奕飞快地食人魔贴近距离,双刃架成十字卸开食人魔砸下来的木棍,身子顺势前倾,照着食人魔的腰眼就是两刀。

    无穷试练没有时间限制,为了控制药剂和绷带的冷却时间,方奕没有急着抢攻,而是辗转腾挪,尽量躲开食人魔的所有攻击,时不时抽抽冷刀子,花了三分多钟,零损伤解决了敌人。

    趁着两拨怪刷新的间隙,方奕盘腿坐在了地上,做了几个深呼吸,慢慢地恢复体力。身上沾染的食人魔的恶臭让人有种作呕的感觉,比黄金右手那个屁帘儿盾的味道有过之而无不及。方奕捏着鼻子闭眼数着时间,这个臭味属于环境造成的外观变化,和溅上泥点、被雨水淋透是一个道理,要游戏时间五分钟才能消失。

    还好不是什么追踪类的气味,方奕庆幸道,这可是严重影响战斗力啊。没过多久,随着“咚咚”两声闷响,第五波怪物从柱子上蹦了下来。捏着鼻子的方奕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情况,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两只食人魔。

    “你的人不是把外面封锁了么,怎么会拿不回来!?”

    天国之枪看着面前唾沫星四溅的胖子,心里颇为反感,但也只能实话实说。“一个盗贼冲进去了,他潜行走到门口,我的人没拦住他。现在他肯定在我们后面。”天国之枪紧接着说到,“他就一个人,打不了几轮的。”

    此时天国之枪心里也窝了一肚子火,自己这对人挑战到第七波怪,碰到了三个十五级的巨魔牧师,变态的天赋回血,加上牧师本身的治疗技能,三个人被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眼前这个胖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硬是把刚刚掏出来的手弩给掉了。

    拼命三郎此时吐血的心思都有了,前几天被暴了项链和不知名的宝石,今天本来是想去挑战这个高难度的任务刺激下极度低落的心情,即使打不过也还没跑不是么?谁知道三个巨魔牧师有两个精通植物领域,自己三个人直接被纠缠到死,现在掉落的东西还有可能被其他人捡走。。。

    “进去的那个盗贼叫什么?”拼命三郎有气无力的问道。

    天国之枪翻了翻消息管理器,回答说:“好像叫。。。叫方块。”

    拼命三郎听了就是一愣,紧接着脑门一热,眼前就成了漆黑一片。

    方奕长出了一口气,收刀入鞘,活动活动有些酸麻的胳膊。两个食人魔后边的是一个食人魔巫师,再之后是一个巫师加一个食人魔战士、一个巫师加两个战士。此时纵然是方奕也不可能再保持零损伤,只能施展开刀法,出手尽是凌厉的攻势。干掉三个大块头之后自己也只剩下一半生命值。方奕仰头灌下一瓶治疗药剂,第三次给自己打起了绷带。

    又往前走了不远,方奕意外地发现前方不远处,黝黑的地面上有件灰白色的弩弓一样的东西,装备?——这可是恶魔类怪物常用的损招啊,自己要是摸上去没准就是一大片酸液照着自己脸上喷过来。不过侦测陷阱技能扔过去倒是毫无反应,方奕看着时间算了算,这刷新时间也没到呢啊?不会真的是前边那波人掉落的装备吧?想到这儿,方奕忍不住嘿嘿怪笑起来。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