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TXT下载->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卷3|完结


    leduwo.com    &l;/r&g;

    &l;/ble&g;

    &l;r&g;

    &l;d&g;

    &l;dv d=&quo;conen&quo; nme=&quo;conen&quo; syle=&quo;lne-hegh: 190%; color: rgb(0, 0, 0); &quo;&g;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56章 番外约会

    意识在漂浮,刚才似乎惊吓过度了。leduwo.com

    我躺在他的怀里,揪着他的衣服,迷迷糊糊起来。平静的心跳,温暖的怀抱,是季雨贤,那个平常的季雨贤回来了。

    在刚才的暴中,我看到了他的绝望,我该怎么帮他我该怎样才能安抚他的心

    只有爱吗只有给予他所想要的爱,他的心才会安稳下来吗

    可是

    爱一个人,不是说爱就爱的,尤其在我经历过韩凌铠带来的伤害之后,在潜意识之中,我已经害怕付出爱了。

    似乎,我所有的爱都随着那一段恋情的结束而烟消云散了。怎样才能找会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又如何能把它给你呢季雨贤

    如果不能给你所要的爱,我是不是该放手让你去寻找真正的爱呢尽管会伤心,尽管会绝望,但总比困在我这里,一直绝望地等好吧

    我,站在韩凌铠曾经站过的位置上,是否,也要做着和他以前做过的一样的事

    分手吗季雨贤,我该拿你怎么办

    那小子压抑得太久了。坐在眼前的男人呷了口咖啡,幽幽地说。

    季宇桓已经四五十了,脸上带着点疲惫和忧伤。他本不该是这种神情的,是爱的人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改变了他。

    从小就混黑道,在打斗中长大,二十来岁时,他遇上了桑洛雨,一朵温柔倔强的小花。两人的爱一触即发,为了她,他过起了宁静的生活。那一段甜蜜的日子,如今还深烙在脑海里。

    摇摇学走的双生子,浪漫的爱情见证,他以为,他们会这样,携手一辈子了。直到旧日的兄弟找上门来,他才知道,他一手打出来的江山,都已被人夺去。

    他讲义气,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兄弟们受难。

    她很倔强,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如果你转身走上那条路,我们就在这里分道扬镳。

    那时候还年轻气盛,在兄弟们的面前,他的面子上挂不住,一转身,真的就走了。

    从此,他们就天涯海角,各在一方。

    时常抱着幼小的儿子,他的心里是后悔的,却也明白,这条道,是他自己选择的,无法再回头。

    儿子渐渐地长大,跟他一样,在打斗中成长,压抑着,沉默着,就像他牵在手里的木偶。直到那一件事的发生

    他记得很清楚,在医院冰冷的手术台上,另一个双生子,苍白地躺着,几乎触及不到的心跳,雕塑似的呆在一旁的她他错了他真的错了

    芷沄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放下咖啡杯,他问。

    可以。芷沄点了点头。下午的时候,突然接到季雨贤的爸爸打来的电话,要约她见个面,她一直都在犹豫着,不过最终还是来了。

    芷沄我想问一下,你爱那小子吗

    我丝毫没有心理准备,芷沄一时被问住了。

    芷沄你不应该犹豫季宇桓皱了一下眉爱,是不用思考的。

    爱,是不经大脑的,直接跳在心头的一种感情。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这么看来,这位小姐还未爱上那小子呀他无声地叹了口气。

    那小子,在陪他妈妈在国外静养的时候,遇上了仇家。他掏出一支雪茄问:我可以点吗

    嗯。芷沄又轻点了下头,听了他所说的话,心里是一阵痛。

    心脏下方的伤,你有见过吧就是那时候留下的。点燃雪茄,吸了一口这才继续说:他是为他妈妈挡下的那一枪。应该替洛雨当枪的是他呀可他那时在哪

    当时场面非常混乱,受了重伤的他失踪了。半眯着眼,他回忆起心爱的人发疯时的情景。可爱的一对儿子,一个,为了救人,死于车祸之中,另一个,为了救自己,生死不明,她受到的打击,该是多么的大。

    那朵温柔倔强的小花呀最终在暴雨中迷失了自我,走上了疯狂的道路。

    整整四年找不到人就是找不到人。我们都以为他已经季宇桓的心情突然烦躁了起来,掐灭了雪茄,再端起咖啡杯喝了口。咖啡冷了,有点涩。

    是谁救了那小子呢能如此的隐藏消息,对方不是个简单的人啊可笑的是,直到现在,他都无法查得出对方是谁如果不是那小子在酒吧中被人看到了锁骨上的纹身,他也不会知道,他已经跑了回国。

    不联络就不联络吧,回到他这里,只能是成为另一个人的替身,再不然,就是成为打斗下的牺牲品。他一看开了,可另一个隐忧又浮出了水面。那小子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呀虽然这个美人,很有可能会带来风雨,对洛雨的病情不利,不过,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儿子能否得到幸福,才是该放在第一位的。

    伤心的事,就不要再发生了

    芷沄请你考虑清楚,是去是留,请慎重考虑今晚所发生的打斗,他已经知道了,那小子真的是越活跃回去了,竟然就在人家的公司楼下动起手来,想必,快要到达忍耐的极限了吧真不希望,再次看到亲人走上疯狂的道路。

    如今,解铃还须系铃人啊线,就握在这位小姐的手里,希望她能慎重地做出决定,不然他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无论如何,这个媳妇,他们季家是要定了。

    鹰也似的眼睛中闪过一道狠光,季宇桓掏出钱包,取出几张大钞摆在了桌上,站了起来:那小子用情很深,在这世上,已经是不多见的了,你可要好好想想啊

    是芷沄也慌忙站了起来。

    季宇桓摆了摆手,道了声再见,独自走了出去。

    门外,加长的黑色房车早已在等候。车门打开,一个女人侧卧于皮椅上。

    洛雨他放柔了神情,轻轻地抱起她,搂在了怀里。

    哦你回来了女人努力地想挣开眼,却被他的手覆上。

    想睡就睡吧,我在你身边这辈子余下的时间,他都不要再与她分离,他都不要再放开她的手。

    嗯她安了心,声音低了下去,缓缓地又进入了梦乡。

    他糙饿手指柔柔地抚上她的额,拨去凌乱的发丝,为她的嘴角边挂着的一丝甜蜜而愉悦着。

    做个好梦吧洛雨

    第57章 太阳雨

    她在哭睡梦中的她,是如此的不安,紧拧着的眉,润湿的眼角。

    为什么而伤心

    对不起我伤了你我是这般的爱着你呀为什么最后却给你带来痛苦

    如果没有我,你是不是就毫无顾忌地冲向他的怀抱

    是我的爱束缚了你吗是我的爱囚困了你吗

    如果是这样我是不是该放开你,还你宽阔的天空,还你自由飞翔的双翅也还给你迎向心爱的人的权利

    他悄悄地跟在她身后,这马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车水马龙。

    她在生气,今天一早起床后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是的,她该生气,昨晚,他差点就犯下了无法弥补的大错。

    在她出门后,他一缕游魂似的跟了上去。

    不是跟踪,他不想跟踪她,只是心里好慌,一秒钟看不见她就慌得厉害。那个身影夺去了他的灵魂。

    铃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接下了电话。

    雨贤呀怎么几天都不见你上班老院长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老友托他照料的这个小子呀,这几天太让人担心了,他正在犹豫要不要打个电话报个情况。

    哦季雨贤这才恍过神来,他已经有三天没上班了。leduwo.com

    对不起,院长我这几天有事。瞄了眼,她就走在人海中,不过,再多的人也无阻他的视线。他总是能第一个找到她的背影,就像以前,无数次偷偷地眺望她一样。

    什么事呀,不能说说吗该不会是失恋了吧可前段时间还是春风得意的呀,怎么一转眼就颓废成这样了嗯,真的有问题

    我情感问题,该如何说起抬起眼又瞄了一下,却惊慌地发现,那身影,不见了

    院长,我有点事,先不聊了,拜拜急忙挂了电话,账目四望。

    只是一下会,她去哪了

    路上行人匆匆过,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一不是行色匆匆,只有他,在寻找着,寻找着那个难忘的身影。

    在哪你在哪

    猛一回首,站在斑马线上的是谁

    为什么站住了不走绿灯已经过了,马路上的车子就要冲过来了,她这是怎么了这样站着太危险了

    他心一急,就要冲过去。

    她却退了两步,站回了马路边上,侧着身子,不知道在望什么。

    那里有什么他顺着她望的方向看去,在街的转角处,他看见了韩凌铠

    他呆呆地站在马路的这边,看着她在马路的那边奔向转角处的韩凌铠,扑入了他的怀里。

    她的身后有一双翅膀,他看到了,纯白的,透明的,是那么光洁,她奔向韩凌铠的脚步是那么的迫不及待,是那么的欢快。

    她曾有这么愉快地扑向他的怀抱吗答案是:没有。是他的爱束缚了她吧是他的爱折了她的翅膀了吧是他的爱,缠住了她的双腿了吧

    晨光下,那相拥的身影是如此的刺目,刺得他的眼睛疼痛无比。他伸出手,痛苦地掩住了双眼,那手下的眉心,不知纠了几个结。

    今天的太阳真的好大,好猛啊

    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铃手机又响了。

    他无意识地掏出,接通。

    小子啊美人到底到手看没啊我在等着你回来啊怪怪的腔调,带着外国口音的中文在耳畔响起。他可是一放下老友打来的电话就马上拨过来的。

    罗伯特是罗伯特,那位救了他,给予了他第二次生命的老人

    心里一酸,眼角处不知有什么流了下来,模糊了他的双眼。明明是万里晴空,太阳初升,为什么一转眼就下起了雨了呢

    纷纷扬扬的,金色的,点点滴滴滴滴点点

    太阳雨美丽的太阳雨

    第58章 番外守护好我的公主哦

    痛苦身体的某处灼热地痛,仿佛要把灵魂都洞穿去。

    双眉紧皱,脸色惨白,身子蜷缩。

    嘻嘻

    是谁在笑是窗边传来的还是哪里传来的

    痛苦,似乎在渐渐地消失,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轻飘飘地,心一动,念一起,就随风飘了出去。

    外面阳光灿烂,空气清新。

    应该是早上吧,抬眼初起的那段时间。

    嘻嘻

    又听见了,是在那边。

    他寻声而去,在高高的树枝上看到了他。

    晨光,透过树叶,一束一束地漏了下来,打在他如玉的脸上,泛着亮眼的光。在看什么这么高兴。一脸的幸福。

    他停下,也坐在了树杈上。

    微风吹来,吹动了他和他的发,空气中夹杂着某种不知名的花香,舒服得让他想放声大喊。

    茂盛的老树下,一位甜美的少女仰着脸,正在转圈圈。

    雪白的纱裙随风飞舞,像极了天使的双翼。

    飘扬的长发在阳光下闪光,可爱的笑窝若隐若现。

    真没呀他不禁叹道。

    那当然他翘起嘴角:她可是我的公主

    她也是我的公主,他心想,却没有说出来。

    少女转了好几圈,银铃般的笑声响侧天际。

    老姐,在干什么呐不远处跑来一个英俊的小子,亲热地圈住了她的腰。

    没什么,在做运动红扑扑的小脸,水盈盈的双眸。

    老妈大人在等着我们呢小子拉起她的手跑向远处。

    哎呀别跑这么快嘛娇嗔声迭起,越去越远,逐渐消失在耳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他俩还是定定地坐在同一枝树枯上,没有追过去。

    真舍不得她呀他轻叹,眸中泛着隐隐的水光。

    他刚想说:那就留下吧,他已站了起来,飘在了树枝上,略带忧郁地望着他。

    要走了呀又是叹息般的轻语,望了望远处,而后背过身去,似是要离去。

    你要去哪里,我们一起。他也站了起来,望着他的背影。

    你还是留下来吧。他回头微笑:守护好我的公主哦

    而后

    晨曦中,与他相似的那张脸越来越淡,越来越透明

    等等他心慌,伸手想拉住他,却扑了个空。

    守护好我的公主哦他的话又隐隐地传来。

    去了哪里他张目四望,极力寻找。

    寂寞的老树,泛光的叶子,立体的光束除他之外,空无一人。

    他就这样消失在他视线里,与阳光同化,与空气并存

    等等我他想奋力喊出来,却觉得喉咙处堵了什么似的无法出声。

    醒了醒了奇迹啊有人惊喜地喊。

    好吵这是哪里满目皆白。

    他在哪里他努力地睁开眼还想寻找。

    耳边还回荡着他所说的话;守护好我的公主哦守护好我的公主哦

    守护好我的公主哦

    许多许多年以后,他都不曾忘记

    在那一年的那一天。

    在那一天的那一个早上。

    在那一个早上的那一颗树上。

    与他相似的一张脸曾微笑着嘱咐他:守护好我的公主哦

    是梦是幻似真似假

    守护好我的公主哦又听到了,又听到了,空气中,不知谁在轻语

    第59章 结局

    是啊我怎么能忘了呢他说的是守护好公主,不是拥有公主他早就预知了所有的一切了吧

    呵呵笨的是我,恨的是我,没有安份地守在她身边,耐不住地走了出来。

    我本就是黑暗之中的人啊我本就抛弃了自己所有的一切了。两手空空,身无一物,我如何给予她想要的一切

    受到报应了吧因为我自私的贪念,所以老天惩罚我失去她,就连守护她的资格也不再有。

    芷沄

    爱你心碎地爱着你绝望地爱着你

    不过你自由了,今天过后,也许再也不会见面了,你会幸福吧我的公主我的爱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季雨贤,是该横着眉冷着脸呢,还是和平常一样独自一个人走在上班的路上,她的心里,乱糟糟的。leduwo.com

    早晨的阳光,点点滴滴地撒落在身上,带起微热。今天并不是没有风的,她可以感觉得到它们在肌肤间游走,可是,由内心而起的闷热困扰着她。抬头仰望了一下天空,湛蓝,高远。

    行人在身边擦身而过所带起的风,吹拂起她的长发。公主卷半年以来都没再去电过,已经不太卷了,她想留直发,因为季雨贤曾经说过喜欢她留直发。

    尽管还未想清楚自己对季雨贤怀的是何样的感情,尽管还未知与季雨贤的关系将何去何从。她,却下意识地想留直发。这是为什么是不是因为爱上了他,所以才这么在意他所说过的话想来想去,她都无法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昨晚入睡前,她也有想过分手,可是,到最后,还是狠不下心来。

    她放不开季雨贤尽管她说不出她爱他,尽管她可能付不出他想要的爱。

    她需要时间,就如同季雨贤的爸爸所说的那样,要好好地想想,可是如今这样情形,她真的静不下心来思考。倒是与韩凌铠之间的事,想了个透彻。

    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很感慨。再见韩凌铠,她发现,已经不再心痛了。或许那痛,早已被季雨贤给抚平了,又或许,是因为季雨贤带给她的震撼,更盛过了韩凌铠带来的惊喜。

    与韩凌铠的一切,早就结束在了那一个晚上的那一滴眼泪中,带着一丝遗憾,封存在了心底的某处,再也无缘天日。她,不打算回头了,也没有回头的必要了。

    红绿灯一闪一闪,时光流转,仿若回到半年前,与韩凌铠分手后的那段日子。

    无数次站在这里,恍然若失地望着路过的人,无数次下意识地觉得,韩凌铠就站在那边的转变拐角处幽幽地看着她,无数次就像现在一样,猛地一回头

    四周的景物飞逝,刹那间,目光落在那个曾经无数次凝望无数次失望的地方。这一次,那里是否同样无人

    不是的,这一次并不是空无一人的,那里站着一个男人,是谁

    是韩凌铠

    泪水哗地涌了出来,她哭了说不上感觉,说不出理由。就像你一个没能实现的梦,突然间就实现了一样的,让人想哭。

    一二三,你在那里,我在这里。三二一,我在这边,你在那边

    脚步动了,景物在后退,长发飞扬,她不由自主地朝着他跑了过去,狠狠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这个梦,终于可以实现了而她,终于可以跟他说再见了。

    紧紧地搂着他,搂着自己的过去。粉拳紧握,就连指甲掐进了里也不觉得疼,拇指上的蝶儿,似是要张开翅膀随风飞去,从此再无牵拌。

    韩凌铠这一次,真的是告别了。

    韩凌铠再见她缓缓地仰起泪颜,微微地笑着,轻轻地把唇印在了他的颊上,跟两人共有的过去道声告别,然后走出了他的怀抱,一步一步的,就如同她要走出他的生命一样。

    在风中,在阳光中,在这两人的转弯拐角中,正式地划下句号。

    哀伤的风拂过,扬起了她的发,吹起了他的愁。

    韩凌铠的脸,是苍白无奈的。唇边的笑,是苦涩无力的,即使不愿,也不得不承认,他,又一次与爱情擦身而过。

    嘴唇微颤,停在半空的手垂下,他没有挽留,他也没有办法挽留,有些事,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陌生人

    作词:姚谦作曲:蔡健雅编曲: hoo

    一朵云能载多少思念的寄托,再忽然相遇街头。当我们擦身而过,那短短一秒种,都明白,什么都变了

    一转身谁能把感情抛在脑后,在事过境迁以后。这段情就算曾经刻骨铭心过,过去了,又改变什么

    地球它又公转了几周了浓情爱恋,都已陌生了。我不难过了,甚至真心希望你能幸福,当我了解你只能活在记忆里头,我不恨你了,甚至原谅你的残酷理由,当我了解不爱了,连回忆,都是负荷,我不难过了。甚至真心希望你能幸福,当我了解你只能活在记忆里头,我不恨你了,甚至感谢这样不期而遇,当

    我从你眼中发现我已是陌生人了,我已是陌生人了。

    叮叮咚咚手机响起时,她正站在公司楼下。

    是季雨贤的,她掀开盖子:喂

    芷沄他的语气很无力:我不耽搁你时间,我只想问一句话。

    嗯。她轻声回。

    电话那头很吵,但她还是听以了他说的话。

    你可曾喜欢过我

    为什么这样问,问得这么无力,问得这么伤心她如果不喜欢他,又怎会跟他交往呢。

    她是喜欢他的,只是爱

    季雨贤,给她再多点时间,好吗

    喜欢拢拢发,她没有半丝犹豫。

    那好垂下头,一朵凄凉的笑袭上嘴角,他捂着痛得麻木了的心说:你自由了

    喜欢那就够了芷沄,你自由了

    喂季雨贤你说什么呐 芷沄皱了皱眉,听不清,好吵,有风声,有车辆声,他是在马路边上吗再想问,他却已挂了电话。

    季雨贤到底想说什么芷沄心里隐隐不安,重拨了他的电话,传来的却是忙音。

    望了望手表,轻叹了口气,快要迟到了,只好跟着上班的人群走了进去。

    而季雨贤,挂电话后,缓缓地坐在了地上。刚才,他一直都坐在刚才带给他莫大的震撼的那个转变拐角处,细细地想着,她是以怎样的心情飞奔向站在这里的韩凌铠的怀里的。想到最后,他脑海里突然就浮现了这一句话:爱他她,不是要拥有他她。

    爱到底什么是爱呢

    真正的爱,不是拥有,是放飞芷沄如果,我不能给你所要的幸福,那么,我就只能放飞你,让你寻找你自己想要的幸福吧

    如果无法两个人同时幸福,那么,我只要你幸福,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芷沄你自由了

    从今以后,你自由了。

    高空中有飞机飞过,轰隆隆的巨响,却淹没在了城市的喧哗中。

    他拨了某个电话,在接通电话的那一秒,他哽咽着说:罗伯特我想回来了风又吹起了,车辆行驶过的声音,更大了,这轻轻的一语,最后也消失在了城市的喧哗中。

    路上,照样是车水马龙,行人,照样是匆匆而过,没有人注意到那拐角处所坐着的人,悄悄地从这城市的一般中消失了,消失了

    最熟悉的陌生人萧亚轩

    还记得吗窗外那被月光染亮的海洋,你还记得吗是爱让彼此把夜点亮,为何后来我们用沉默取代依赖,曾经朗朗星空渐渐霾,心碎离开转身回到最初荒凉里等待,寂寞是否找个人填心中空白,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今后各自曲折各自悲哀,只怪我们爱得那么汹涌爱得那么深。于是梦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了,却回不了神,如果当初在交会时能忍住了激动的灵魂,也许今夜我不会让自己在思念里沉沦。

    番外相约

    你想清楚了吗你爱他吗

    今天如同往常一样,我在八点钟出门上班。冬天了,吹起了大风,有点冷。

    我翻了翻领子,在双手上呵了口气,望了望路旁光秃的树桠。

    季雨贤在接到他电话的那天开始消失了。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人。曾经有打过好多次电话给他爸爸。但就连他也一点头绪和消息都没有。

    他就像是从来不曾在这世上存在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他的私人物品还孤伶伶地摆在屋子的角落里,我真的就以为自己是做了黄粱一梦了。

    时常在半夜梦到他坐在某个黑暗之处问我:你爱我吗

    我每次都是犹豫一下,只犹豫一下而已,他就从那里消失了。

    我爱他吗我还是没有答案。我的心静不下来想。

    每次一回到屋子里,就感到无比的寂寞,这个时候,我就特别的想他。

    这到底是因为爱他而想他,还是因为害怕寂寞才想他直到他消失的一个月后的现在,我还是无法找到答案。

    路上有点冷清,风吹过,扬起了尘土。铃铃铃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自身边而过,在这清冷的早晨里显得格外的清脆。

    在红绿灯处,我遇上了一个古怪的外国老人。他两鬃花白,眼光炯炯有神,就站在红绿灯下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他问我:你想清楚了吗你爱他吗腔调很怪,怪得想让人发笑,但我却笑不出来,我一下就听出了他在问我什么。

    他是谁他知道季雨贤的下落吗

    我急走几步,站到他跟前:他在哪里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老人坚持要我的答案。

    我还未想清楚。低头,垂眸,咬唇,我涩涩地说。

    是啊知道他在哪又怎样我有他想要的东西吗

    我只给你一年时间思考。老人盯着我认真地说,他的眼睛蓦然散发出冷洌的光芒:过了一年,你与他,就是毫无关系的两人。他将彻底消失在你的世界里。说完,他转身就走,似是对我的答案很失望或是很生气。

    毫无关系的两人我心里一痛,从此就是陌路人吗我愿意这样吗

    请请等一下他现在还好吗眼看他走远,我急跑两步,问。

    与你无关。老人没有回头,无情地回答。

    与我无关心跳更是停了一拍。

    那我怎么联络你我又追了两步,一直望着老有不断走远的背影。

    等你想通了再打这个电话老人一挥手,一张雪白的纸片随风而飘。

    我急忙上前接住,再回头,已失去了他的身影。

    是天使吗,来传达他的消息的吗我有点恍然若失。

    低头纸片上龙飞凤舞地写着:罗伯特曼

    罗伯特

    不知何时,太阳升起来了,淡黄的光,撒在纸片上,给它镀上一层金色。我轻抚着纸片上的电话号码,微微地笑了,也许可能某天,我会给他来个大惊喜吧

    白色圣诞之思念 上

    他搁在腿上的双手大张,盛满了冬天的雪花。雪花满了,滚落了下去,新的又急忙填补上来。

    很想你激动的发丝在低语。

    分开以后,没有一秒不想你忧郁的眉梢如是说。

    你还好吗幽幽的眼神问。

    一定很幸福吧轻扯的嘴角答。

    头,轻仰,眸子望着天空,仿佛看到了她幸福的微笑。

    他也缓缓地笑了,唇边的笑意,是那么的柔,那么的淡。

    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天空中的她渐渐地变淡,变模糊。他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仿佛这样就能离她更近一点。

    多想她呀

    雪花,在身边飞舞。

    多想变成雪花,飞到她的身边呀只要一会,一小会就好了

    被冻紫了的唇微张,双手不由自主地后扬,双目,轻轻地闭上,仿佛自己就真的化作了漫天飞舞的雪花,围绕在她的身边。那种幸福的感觉,长长久久都不能忘怀。

    嘭的一声

    一团雪花在脸上迸开,冰冰凉凉的,一下惊醒了他的梦。

    臭小子罗伯特站在门口边上,手里还残余有些许的雪这么美好的圣诞,你净是发呆做什么说得怪声怪气,逗得屋子里的仆人和院子中的保镖都在心里发笑。

    他瞄了他一眼,继而转过身去,眼波低垂。当他不存在

    臭小子气得罗伯特直跳脚。

    你们指了指呆在院子里的保镖。

    你们又指了指屋子里的仆人说:通通给我出来。弯下腰在地上抓了一把雪,搓了搓,捏成一团,咚的一声就往他身上丢去。

    砸中了有赏丢完了,罗伯特扯着嗓子大喊。

    人们欢呼一声,都涌了出来。雪球,刹时像雨点一样地飞向他。

    开始,他不理睬,任凭雪球砸在身上。反正又不疼不痒的,他照想他的人。

    等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越来越多的雪球像子弹一般地飞来时,他就不得不躲避起来。

    当喧哗声越来越大,欢笑声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也被感染了,不由自主地还击了起来。

    他不砸别的人,就只盯着站在门口边上的罗伯特砸。

    呀呀呀死小子罗伯特边抱头鼠窜边回击。

    大伙加油呀给我加倍地砸回去,把他砸醒了去边嚷边偷笑。

    院子中,雪球纷飞。

    呀呀呀罗伯特又大喊了:哪个不长眼的,砸到我了

    朗笑声响起,他终于忍不住笑了,眼波再度移向天空。

    芷沄罗伯特对我很好。你呢韩凌铠对你还好吗

    白色圣诞之思念 下

    一二三,你在那里,我在这里,三二一,你不幸福,我不幸福。

    送给你的男孩把娇艳的玫瑰花递到女孩跟前,问:喜欢吗

    嗯。女孩使劲点了点头,粉红的唇边,掩不住的是甜蜜的笑。

    火红的玫瑰,火红的围巾,火红的热情

    她在这对情侣身边轻轻地擦身而过,情侣间的蜜语,被她不经意之间偷听了去。她粉色的唇上闪着水晶般的光泽。轻扯优美的嘴角,她露出了一个极淡极淡的笑容。

    今天是白色圣诞节,是属于情侣们的节日。今天是他离开后的第七个月,今天的空气中,浮动着丝丝莫名的骚动,挑起了她对他更深的思念。

    他离开后第一个月,每逢回到家,她总是特别的想他,在这个月的某天,她遇见了罗伯特。

    他离开后第二个月,她的心慢慢地沉静下来,时常会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情景。

    很热啦,别蹭过来她不住地往后退。

    不热不热,开着空调呢。他的话还在屋子里回荡。

    他离开后第三个月,她想试一下忙碌的话会不会还想起他。于是,她一口气报了花,厨艺班两个课程。一三五花,二四六厨艺,星期天就回家里吃饭。这样,想起他的时间突然就少了好多,也许,是因为过得充实吧,晚上也睡得很甜,做梦的机会少了,想他的时候也少了。同事们都说,她又恢复了光彩。

    是吗恢复了吗只用了三个月就把他放下了,果然,她还未爱上他吧只是偶尔午夜醒来,那快要令人窒息的惆怅感从何而来,为何而来

    他离开后第四个月,她报的课程上完了,晚上多的是剩余的时间,于是,她选择了加班,刚好这个月,公司接了一桩很大的生意,大伙都得加班赶进程,遂了她的意。那个月里累得一回到家里就洗澡,洗完了澡就倒在床上,一沾枕头就一觉睡到天亮。这个月,真的就再也没想过他。

    只是心里为什么越来越空虚空虚得想问自己,她这么生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她这么辛苦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离开后第五个月,公司的大生意顺利地完成了,客户对他们所做的努力给了很高的评价。当老总兴高采烈地宣布这一好消息时,大伙都忍不住地一跳老高,而后互相拥抱着互相祝贺。

    那个时候的她,应该是心里非常高兴的,但是为什么心反而有种强烈的失落感为什么这么渴望着他就在她身边,渴望着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与他共享

    他离开后第六个月,公司顺利地拿到了大生意的第一笔款。那一晚,老总请大家出去吃饭,山珍海味,飞禽走兽,任他们叫,任他们吃。

    如果是往常的她,一定是全身心地融入,玩得兴起,可是为什么她却是心不在焉,感到极其郁闷的白干喝了好几杯,醉得一塌糊涂的她,是小娟和同事给拖了回去的。在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又梦见了他,她仿佛又回到了他们chluo相拥的夜里。

    我爱你芷沄他低低地倾诉着爱语。

    我的公主他沉沉地长叹。

    我也爱你那晚,她趴在枕上,醉得迷迷茫茫的,却是下意识地重复着这句话。

    如果说,思念是一种病,那么,好吧,她承认,她病了。

    你想清楚了吗你爱他吗罗伯特的话,突然就钻进了她的脑海里。望着街上成双成对的情侣,看着男孩搂着女孩开心地笑,她心里想着,我的季,笑起来比你更好看呢

    楞了一下,我的季好甜蜜的称呼她心里突然就升起了一个念头,想见他,强烈地想见他,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他。

    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为什么特别的想呢为什么这么想呢

    因为她爱他她已经爱上了他

    她从包包里出了罗伯特留给她的那张卡片,微颤地按着手机上的数字键,心儿跳得是飞快。

    嘟嘟嘟嘟嘟

    电话响了十几下,为什么没有人听

    手,似乎更颤了,心,有点慌了。突然想起罗伯特跟她说的那句话过了一年,你与他,就是毫无关系的两人,他将彻底消失在你的世界里。现在还未够一年呀,为什么没有人听电话呢

    她不要她不要他从她的世界消失,她还没告诉他她爱他呢

    接呀接电话呀为什么不接

    季雨连你在哪里

    捂着口蹲在地上,她忍不住泪流满面。她一遍又一遍地打着电话,一遍又一遍地打着

    惊喜终

    铃铃铃

    桌上的手机兀自响着,屋外的欢笑声早已将它淹没。

    铃铃铃

    响到不知多少下,直到有人留意到。

    喂终于拿起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老天她几乎虚脱地松了口气。在这一刻,她由衷地感谢接听了她电话的人。

    斜阳西照,把屋里的一切都染黄。屋里四处散乱着一张张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是那么的美丽,时而笑,时而愁,时而生气,时而高兴,表情十分的丰富。

    屋子的正中央摆放着一架巨大的黑得发亮的钢琴,钢琴底下是一片片雪白的纸张,纸张上画着的,都是各色的饰物。纸张的右下角,都标记着珠宝新贵品牌的大名。

    临窗的位子上,坐着一个拿着小画板的男人。他的头发有点长了白衬衫有点皱了,长西裤起折了。他chluo着脚靠在窗边,夕阳中,他修长的手在雪白的纸上飞舞。

    铅笔在旋转,流出一道道优美流畅的线条。这是蓓蕾,这是花儿,这是藤蔓。那里圆弧,那里椭圆,那里三角。

    纸张上的物品渐渐显露,迷人的,高贵的,典雅的,这是一只充满了设计人爱恋的戒指。

    停下,铅笔顿住,抵在纸上,男人似是在思考。

    放下,铅笔被随手丢弃,圆润的指腹在画上轻抚,男人的双眸温柔,如水若滴。

    夜幕来临,屋子里的一切都在黑暗中渐渐地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窗台上的男从才恍然若醒。

    丢下画板,他苦笑了声,时间,又在发呆中流走了。他没有开灯,赤着脚走出屋子,穿过长长的走廊,在幽暗的壁灯下找到了自己的卧室。轻旋门柄,吱呀一声轻响,门开了,他踱入,转身关上。

    卧室里还是一团黑,男人还是没有开灯。随意地脱下衬衫和裤子,光裸着走进了浴室。

    十五分钟过后,浴室灯熄,水声灭,他腰间围着条大毛巾走了出来。熟门熟路地走向床的方向,身子往后一倾,重重地倒在了床上,长长地叹了口气,幽暗的眸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合上眼,他皱着眉。快点睡着吧,睡着了就可以见到她了。

    突然床上有了动静,一团黑影软软地扑了过来。他反应不及,闷哼一声,被人抱住。很柔软很柔软的女体。她甚至可以感觉得到那纱一般薄的睡衣下细腻的肌肤。

    女人他想

    女人如雷击中,他猛然跳起老高,扑通一声跌下了床。

    屋里怎么会有女人床上怎么会有女人坐在微凉的地上,他懵了。

    嘻轻笑一声,黑影又扑下了床,抱住了他。

    他急忙用力一推。

    哎哟黑影的腰撞上了床沿,痛呼了出来。

    这声音为何如此熟悉与他刻在灵魂上的她是如此相似。

    壁灯被打开,他按在灯开关上的手抖了。

    螓着抬起,长而直的发落下,露出一张日夜相思的脸。

    是谁让人见了双眼发酸,心脏猛跳,灵魂疼痛。

    是准那张脸每晚都在梦中相见,每次都是他站在黑暗中询问。她,每次都是在犹豫。而他,每次都是失望又失望,梦醒了之后无比惆怅。

    是梦吧他一定是在做梦吧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她应该正跟另外一个男人幸福地生活才对吧。

    是梦一定是梦。

    痛死人了。她蹙着眉,小手在腰侧揉呀揉,瞧见他一脸的傻相,不由得又嫣然一笑,嘟起了朱唇:还不过来给人家揉揉

    哦他被那一笑迷了魂,轻飘飘地走了上前搂住她,大手覆在她的小手上,一起揉了起来。

    她嘻地又笑了出来,小手挣脱了,环上他的腰,芙蓉脸依上他的膛,如玉的身子紧贴着他的。

    他一愣,心里掀起滔天大火。

    真想她呀哪些真实的一幕,即便叫他立刻死去,他也愿了。

    低头吻上她的秀发。不是真的吧,她的公主卷,不是又长又直的发呀

    果然是梦他呢喃了出来,双眸带着几分迷离,无限爱恋地把吻移到了她耳边。

    她听到了,为他而心疼。

    傻瓜一用力,把他推到了床上,跨在了他的腰间。

    低哑的一声喘从他喉咙里逸出,火疯狂地炽长,淹没他全身,挑起所有细胞的兴奋。他有点迷蒙的眼无法移开,渴望地盯着她唇边的那缕娇笑。

    她俯下身,吻上了他微张的唇,主动地将丁香舌喂进了他的口中。找着了他的,就纠缠了起来。

    她的眼低垂,他可以看得到那翘而长的睫毛,似蝴蝶震动的翅膀,她的小手,轻轻地扯开了他围腰间的毛巾,褪去自己身上感的睡衣。

    他抽一口气,心停了几拍,相贴的腿忍不住就与她的摩挲起来。

    就是这种感觉她油腻的yuu,纤细的柳腰,柔软的shungru,缠绵的湿吻,是她真的是她

    忍不住双手一紧,两人的下身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芷沄啊芷沄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全文完

    ∓l; ype∓quo;∓quo;∓g;

    20:5 创建于

    vr ∓quo;∓quo;;

    ∓l;∓g;

    ∓l; src∓quo;hp:cpro...js∓quo; ype∓quo;∓quo;∓g;∓l;∓g;

    百度搜:读者吧网阅读本书全部章节.&l;/dv&g;le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