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挪威的森林TXT下载->挪威的森林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 17 部分


    leduwo.com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无妨。leduwo.com〃

    〃如果那么美妙,不如跟他住在一起,不是天天可以做了么?〃我说。

    〃不行啊,玲子姐。〃直子说。〃我很清楚,它来过就走了:永还不会回来了。不知何故,一辈子只有一次。在那之前和之后,我都毫无感觉,我没想过要跟他做。也没再湿过。〃

    当然我向她解释了.,我说这些情形在年轻女身上很容易发生,随看年纪增长就会好转的。而且有过一次顺利的经验,不用担心。我说我刚结婚时也是很不顺利,相当麻烦哪。

    〃不是这个。〃直子说。〃玲子,我没担心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任何人进入我里面了。我不想再被任何人侵犯了。〃

    我喝完了啤酒,玲子抽第二支烟。小猫在她腿上伸懒腰,换个姿势又睡了。玲子迟疑一下,点起第三支烟。

    〃然后直子抽抽搭搭她哭起来。〃玲子说。〃我在她床边坐下,抚摸她的头说,没事的,一切都会顺顺利利的。像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应当被男人宠爱得看幸福的。〃闷热的夜晚,直子又是汗又是泪的。全身湿透了,我拿浴巾帮她擦险擦身体。她连内k都湿了。我帮她脱掉……你别想歪了哦。因为我们天天一起洗澡,她等于是我的妹妹了。〃

    〃这点我知道。〃我说。

    〃直子叫我抱她。我说天气那么热,怎能抱嘛,她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于是我抱住她。我用浴巾里住她的身体。不让汗水黏住她。等地平静下来时又替她擦汗,替她穿上睡袍,哄她睡觉。她立刻睡得很熟。也许装睡也说不定。不管怎样,她的睡脸真可爱。就像一个生下来以后从未受过伤害的十三、四岁小女孩一般。看见这样,我也安心去睡了。

    六点钟我醒来时。她已经不在了。睡袍丢在那儿,衣服、运动鞋以及一直摆在枕边的手电筒都不见了。当时我就觉得糟糕了。可不是吗?她带手电筒出去,一定是摸黑从这里出去的。慎重起见,我看了一下桌面,找到那张字条〃〃请把衣服全部送给玲子姐姐。〃我马上去叫大家分头找直子。于是大家从宿舍到树林里里外外彻底搜索。花了五个钟头才找到她。她连上吊的绳子都早有准备。〃

    玲子叹一口气,摸摸小猫的头。

    〃要不要喝茶?〃我问。

    〃谢谢。〃她说〃

    我煮开水泡茶后,回到套廊。傍晚已近,y光转弱,树木影子长长地伸到我们脚畔。我一面喝茶,一面眺望庭院里随意种下的棣堂花、杜鹃和雨天竹。

    〃不久,救护车来了,把直子载走,我被警察问了许多问题。其实也没问什么。由于她留下一张形同遗书的字条,显然是自杀的,而且那些人认为精神病患者会自杀并不出奇。所以只是形式上问…问而已。警察走了以后,我立刻打电报给你。〃

    〃好寂寞的丧礼。〃我说。〃静悄悄的,人也不多。她的家人一直介意我怎会知道直子死去的事。其实我不应该参加她的丧礼的,因此我觉得很难受,立刻出去旅行了。〃

    〃渡边。出去散步好不好?〃玲于说。〃顺便买东西回来做晚餐吧。我饿了。〃

    〃好哇。想吃什么?〃

    〃火锅。〃她说。〃我有好几年没吃火锅啦。甚至发梦也梦见火锅,有r、洋葱、菇蔬丝、豆腐、苟嵩菜,热滚滚的〃

    〃好是好,但我没有做火锅的锅子。〃

    〃没问题,j给我办。我去向房东借一借。〃

    她快步走向正堂,借了一个漂亮的锅子、煤气炉和长长的橡皮管回来。

    〃怎样?了不起吧。〃

    〃的确!〃我佩服地说。

    我们到附近的小商店街买了牛r、j蛋、蔬菜和豆腐,到酒铺买了一滴较像样的白葡萄酒。我坚持要自己付钱,结果全都由她付了。

    〃被人知道我让外镑出钱买菜的话,我会成为亲戚朋友的笑柄的。leduwo.com〃玲子说。

    〃而且我是个小富婆哪。所以放心好了。怎么说也不会身无分文的跑出来。〃

    回到家里,玲子洗米烧饭,我拉长橡皮管,在套廊上准备吃火锅。准备完毕时,玲子从吉他箱子拿出自己的吉他,坐在微暗的套廊上,调好音后,慢慢弹起巴哈的赋格由来。细腻的部分故意慢慢弹、或快快弹、或粗野地弹、或伤感地弹,对于各种声音怜爱地倾听。弹看吉他的玲子,若起来就像在注视自己心爱的裙子的十七、八岁少女一般,双眼发亮、唇s紧撮,偶尔露出笑影。弹完后,她靠在柱子上望天想心事。

    〃我可以跟你说话吗?〃我问。

    〃好哇。我只是觉得肚子好饿罢了。〃玲子说。

    〃你不去见见你先生和女儿么?他们住在东京吧。〃

    〃在横滨。但我不去。上次不是说了吗?他们不和我发生联系的好。他们拥有他们的新生活。如果见到我会恨痛苦。最好不见。〃

    她把抽完了的七星烟盒揉成一团扔掉,从皮包拿出一包新的。撕开后叨了一支,但没点火。

    〃我是个已经过去的人。在你眼前这个只不过是过去的我的残存记忆而已。在我里头最重要的东西早已死去。我只是随从那个记忆行动而已。〃

    〃但我非常欣赏现在的你。不管你是残存记忆或什么。也许那个根本不重要。你肯穿直子的衣服。我很高兴。〃

    玲子笑一笑,用打火机点火。〃你的年纪不大,很懂得如何讨女人喜欢哪。〃

    我有点脸红。〃我只是坦白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话而已。〃

    〃我知道。〃玲子笑看说。不久饭煮好了,我在锅里抹油,开始准备下锅。

    〃这不是梦吧!〃玲于抽著鼻闻味道。

    〃根据我的经验。这是百分百现实的火锅。〃我说。我们没有再谈什么,只是默默地吃火锅、喝啤酒、然后吃饭。〃海雕〃闻到香味跑来,我把r分给他。吃饱以后,我们靠在套廊的柱子上看月亮。

    〃这样子心满意足了吧!〃我问。

    〃没得挑剔了。〃玲子彷佛很辛苦似地说。〃我第一次吃那么多。〃

    〃待会打算怎样?〃

    〃休息一下,我想去澡堂。头发乱七八糟的,我想洗一洗。〃

    〃好的。澡堂就在附近。〃我说。

    〃对了,渡边,若是方便,请告诉我,你和那位阿绿小姐已经睡过了吗?〃玲子

    〃你是说有没有做?没有。在许多事情没弄清楚以前,我们决定不做〃

    〃现在不是都弄清楚了吗?〃

    我摇摇头表示不懂。〃你的意思是直子死了,一切尘埃落定?〃

    〃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是在直子死去之前就作出决定,不会跟阿绿分开了么?这件事跟直子是活是死都无关,对不?你拣选阿绿。直于拣选了死。你已经是大人了,必须对自己所选择的负起责任。否则不是一塌糊涂吗?〃

    〃但我忘不了她。〃我说。〃我对直子说过,我会永远等她。可是我没有。结果来说,我还是放开她了。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我本身的问题。也许我纵然半路不放开她,结果还是一样,直于毕竟还是拣选死亡。但我觉得我就是不能原谅自己。虽然你认马那是一种自然的心灵活动,无可奈何,然而我和直子的关系并不如此单纯。想起来,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在生死的j界线上互相结合在一起的。〃

    〃若是件对直子有某种哀痛的感觉的话,你就带看那种哀痛度过往后的人生好了。若是从中能够学到什么,你就学吧。不过,那是另一回事,你应该和阿绿共创幸福。你的哀痛和阿绿是扯不上关系的。若是你再伤害它的话,将会做成无法挽回的局面。虽然痛苦,你还是要坚强起来,你要长大成熟。我是为了向你说这句话,特意离开阿美宿舍,长途跋涉地搭那种棺材以的火车老远跑来这里的。〃

    〃我很了解你所说的。〃我说。〃但我还没作好准备。你不觉得吗?那个丧礼实在太寂寞了。leduwo.com人不应该那样子死去的。〃

    玲子伸手摸摸我的头。〃总有一天,我们每个人都会那样子死去的,包括你和我。〃

    我们沿看河边走五分钟到澡堂。洗完后带看爽朗的心情回到家。然后拔掉酒瓶盖,坐在套廊喝。

    〃渡边,再拿一个玻璃杯来好吗?〃

    〃好哇。你想做什么?〃

    〃我们来为直子办丧礼。〃玲子说。〃一个不寂寞的丧礼。〃

    我把玻璃杯拿来后,玲子在杯里斟满葡萄酒,摆在院子的石灯笼上。然后坐在套廊,抱看吉他靠在柱子抽烟。

    〃如果有火柴的话,拿给我好吗?愈多愈好。〃

    我从厨房拿了一大包火柴过来,在她旁边坐下。

    〃我弹…首,你就在那里排一根火柴,好不好?从现在起,我把我会弹的都弹出来。〃

    她先弹了亨利曼西尼的〃亲爱的心〃,弹得优美而祥和。〃这张唱片是件送给直子的吧?〃

    〃是的。前年的圣诞节。因为她很喜欢这首曲子。〃

    〃我也喜欢。非常优美。〃她又弹了几段〃亲爱的心〃的旋律,辍一口酒。〃在我喝醉之前,不知能弹几首?哎。这样的丧礼应该不会寂寞了吧!〃

    玲子改弹披头四的〃挪威的森林〃、〃昨天〃、〃米雪兜〃、〃某事〃、〃太y出来了〃、〃山上的傻叭〃。我排了七根火柴。

    〃七首了。〃玲子说看,喝一口酒,喷一口烟。〃这些人的确很了解人生的悲哀和优雅。〃

    她口中的〃那些人〃,当然是指约翰连侬、保罗麦卡尼以及乔治哈里森了。

    她叹一口气,揉熄香烟,又拿起吉他来弹〃小巷〃、〃黑马〃、〃朱莉亚〃、〃当我六十四岁时〃、〃人在何处〃、〃我爱她〃和〃喃,朱蒂〃。

    〃现在几首了?〃

    〃十四首。〃我说。

    〃唔。〃她叹息。〃你也可以弹一首什么吧!〃

    〃我弹不好。〃

    〃不好也没关系嘛。〃

    我把自己的吉他拿来,战战兢兢地弹了一首〃屋顶上〃。玲子趁那时稍微休息,抽抽烟喝喝酒。我弹完后,她鼓掌。

    然后,玲子弹了改编为吉他由约拉维尔的〃献给公主的安魂曲〃和德比西的〃月光〃,弹得细腻而优美。

    〃这两首曲子是直子死去以后才弹得好的。〃玲子说。〃她喜欢音乐的地步,直到最后都脱离不了伤感的境地。〃

    按著她演奏了几首巴卡拉殊的曲子:〃靠近你〃、〃雨不断滴在我头上〃、〃圭在你身边〃和〃结婚钟声的怨曲〃。

    〃三十首了。〃我说。

    〃我好像是自动点唱机〃玲子开心地说。〃音乐大学的老师看到这种场面,大概吓昏了。〃

    她喝看葡萄酒,一边抽烟,一边一首接一首地弹。弹了十首巴萨洛华,包括罗杰.哈特及高素恩的曲子。以及鲍伙伦、雷查尔斯、凯勒克、海边男孩、史提威汪达等人的音乐。〃蓝s天鹅绒〃、〃青青草原〃,所有一切的曲子都弹了。偶尔闭起眼睛轻轻摇头,配合旋律哼歌。

    葡萄酒喝完了,我们改喝威士忌。我把院子哀的葡萄酒侥在石灯笼上,另外斟满一杯威士忌。

    〃现在几首了?〃

    〃四十八首。〃我说。

    第四十九首,玲子弹了〃伊莉娜〃,第五十首又是〃挪威的森林〃。弹完五十首后,她停下来,喝了一口威士忌。

    〃弹了这么多,应该够了。〃

    〃够了。〃我说。〃了不起。〃

    〃懂吗?渡边,把寂寞丧礼的事忘得一g二净吧!.〃玲子盯看我的眼睛说。〃只要记住这个丧礼就可以了。是不是很美妙?〃

    我点点头。

    〃赠品。〃玲子说。第五十首是她最爱弹的巴哈的赋格曲。

    〃渡边,跟我做那个吧!〃弹完后,玲子小小声说。

    〃不可思议。〃我说。〃我也在想同样的事。〃

    在拉上窗帘的黑暗房间里,我和玲子极其理所当然似地相拥,互相需要对方的身体。我帮她脱下衬衫、长裤和内k。

    〃我度过一段相当曲折的人生,做梦地想不到会议一个小我十九岁的男孩脱内k。〃玲子说。

    〃要不要自己来?〃我说。

    〃没关系,你来好了。〃她说。〃我满身是皱纹,你别失望才好。〃

    〃我喜欢你的皱纹。〃

    〃我会哭的。〃玲子轻声说。

    我吻遍她的全身,用舌头甜她的皱纹。我的手按在她那宛如少女的小r房上,温柔地咬它的r头,手指伸进她那温湿的yd缓缓抚动。

    〃渡边,不是那边。〃玲子在我耳畔说。〃那只是皱纹。〃

    〃怎么这个时候还会开玩笑?〃我无奈说道。

    〃抱歉。〃玲子说。〃我害怕,因我太久没做了。感觉上像一个十七岁少女跑去男生的宿舍玩,却被脱光衣服似的。〃

    〃我的感觉真的像在侵犯一个十七岁少女似的。〃

    我的手指仲进她的皱纹中,亲吻她的脖子和耳垂。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喉咙开始颤抖时,我把她的腿打开。慢慢进入里面。

    〃没问题吧,你不会使我怀孕吧。〃玲子轻声问我。〃这把年纪怀孕很羞的。〃

    〃没事的。放心好了。〃我说。

    我进到深处,她颤抖看叹息。我温柔地抚摸她的背,用力抽动几次,突然无预兆地s精了。我无法控制自己,只能紧紧抱住她。

    〃对不起。我忍不住。〃我说。

    〃傻瓜,何必这样想嘛。〃玲子拍拍我的p股。〃你跟女孩子做时都在想这种事:〃

    〃也许吧。〃

    〃跟我做的时候,不必想这个。忘了它。你爱几时就几时。怎样?舒服吗?〃

    〃太舒服了,所以忍不住。〃

    〃何必忍呢?这就好。我也觉得得棒。〃

    〃玲子。〃我说。

    〃什么?〃

    〃你应该再和人谈恋爱。这样子太可惜了。〃

    〃我会考虑的。〃玲子说。〃不过,旭川的人会谈恋爱吗?〃

    过了一会,我又勃起。玲子屏住呼吸扭动身体。我们边做边聊天。在她里面这样子聊天的感觉很美妙。我一讲笑话她就吃吃她笑,笑的震动传到我那儿。我们这样做了好久。

    〃这样的感觉美极了。〃玲子说。

    〃动一动也不坏。〃我说

    〃试试看。〃

    我把她的腰抱起来,进入更深处,尽情品尝销魂的滋味。当晚我们亲热了四次。完事后玲子在我腕臂中闭起眼睛深叹,身体不住地侈

    〃我以后不必再做了。〃玲子说。〃我把人生的全部都做完了,可以安心做其他事了。〃

    〃谁知道明天如何?〃我说。

    我建议玲子搭飞机去,又快又舒适,但她坚持要搭火车。

    〃我喜欢青函联络船,不想坐飞机。〃她说。于是我送她到上好车站。她提看吉他箱子,我抬著旅行箱,我们并肩坐在月台的长椅上等火车。她跟来东京那一天一样,穿看斜纹呢夹克和白长裤。

    〃旭川真的不错?〃玲子间。

    〃很好的城市。〃我说。〃过些时候,我会去看你。〃

    〃真的?〃

    我点点头。〃我写信给你。〃

    〃我喜欢你的信。可是直子全都烧掉了。那么好的信。〃

    〃信只是普通的纸。〃我说。〃纵使烧了,留在心中的东西依然会留下,不能留下的留看也没用。〃

    〃老实说,我好怕。一个人孤苦零丁的去旭川,好可怕呀。所以,记得写信给我。看了你的信,我会觉得你就在我身边。〃

    〃你喜欢的话,我就天天写给你。没问题的。无论走到天涯海角,石田玲子都能活得很好。〃

    〃我总觉得自己体内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堵住似的,难道是错觉?〃

    〃那是残存的记忆。〃我说看笑起来。玲子也笑了。

    〃不要忘了我。〃她说。

    〃永远不忘记你。〃我说。

    〃也许以后没机会再见到你了,不过,无论丢到那里,我都会永远记得你和直子。〃

    我看看她的眼睛,她哭了。我禁不住吻了她。虽然周围经过的人频频盯看我们看,但我已经不在意了。我们活看,只须考虑怎样活下去就够了。

    〃祝你幸福。〃分手之际,玲子对我说。〃我能向你忠告的全都说完了,再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祝你幸福。让我和直子那一份的幸福都给予你。〃

    我们握手告别。

    我打电话给阿绿,说无论如何都要跟她谈一谈。我说我有很多话要说,必须对她说。在这个世界上,除她以外别无所求。我想见她,一切的一切从头开始来过。

    阿绿在电话的另一端,沈默了好久。彷佛全世界的细雨下在全世界的青草地上似的,沈默无声。那段时间,我闭起眼睛,额头一直压在玻璃窗上,终于阿绿开口了。她用平静的声音说:〃现在你在哪里?〃

    我现在在哪里?

    我继续握住听筒台起脸来,看看电话亭的四周。如今我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猜不看。到底这里是那里?映入我眼帘的只是不知何处去的人们,行s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去。而我只能站在那个不知名的地方,不停地呼唤阿绿的名字。

    后 记

    原则上,我不喜欢替小说写后记,不过我想这部小说有写一写的必要。

    首先,这部小说是以我在五年前写过的短篇〃萤火虫〃为底本的。木来我打算把它扩写成中篇,不料一写就欲罢不能,写成了长篇。也许是小说本身的要求超出我所想像的缘故。

    第二,这是一部极其私人的小说。就如有些人喜欢我,有些人不喜欢我一样,有些人富喜欢这部小说,有些人不会喜欢。但我希望,这部小说罢凌驾我个人而流传下去。

    第三,这部小说是在南欧写的。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一一十一r,我在希腊的未可诺斯岛开始动笔,一九八七年二一月二十七r在罗马郊外的公寓酒店完成。我几乎天天泡在吵闹的小节馆里,戴看耳机重复听看〃佩珀上士〃的录音带,一边听一边写。在某种意义上,这部小说可说得到列侬和保罗.麦卡尼的些许帮助。

    第四,我把这部小说献给我死去的朋友以及活著的朋友们。

    一九八七年六月

    村上春树le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