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仙路春秋TXT下载->仙路春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仙路春秋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铁心热血(下)


    ---------------------------

    岳海扯了扯钢针样的胡须,双唇微勾,用带着猫戏耗子般的居高临下神sè,俯视二人。

    哈哈尖笑,道:“你二人刚才打赌来我面前送死,老夫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呢,既然这么喜欢赌,不如我们也来赌一局吧,老夫赌你二人将死无葬身之地!”

    白狼符合着岳海的声音发出连串狼嗷,啸声四作,尖锐的牙齿,滴下泛着血丝的口涎。

    无形的压力笼罩着铁心道人二人,岳海身为半步元婴,绝非浪得虚名,身上不加掩饰的浓烈杀机,如墨汁入水般,在空气弥漫开来。

    “叱!”

    铁心道人将巨刃插入大地,脊背一挺,振作jing神道:“我兄弟二人或许会死,但你岳海,想全身而退,却是绝无可能,若是阁下不担心你的地狱门被石无悔吞了,大可以试一试!”

    岳海气息一滞,眼神一怔,似在考虑什么!

    “杀!”

    铁心二人兄弟多年,配合默契无比,无须眼sè,抓住这个刹那,一起再次杀向岳海!

    “早料到呢!”岳海怪眼翻动,哈哈大笑,这厮竟是故作受到铁心道人言语影响!

    岳海腰间一拍,打出十数道黄灿灿的符录,符录飞至半空时,突然焚为飞灰,空气中出现十来条灰sè巨狼,每只都有金丹初期的修为,狂奔着杀向铁心二人。

    二人换了一个眼sè,铁心道人巨刃拉出一道巨大的半月形弧光,将所有灰狼卷入其中,白礼则趁机跨跃空间,大手印拍向岳海脑门!

    岳海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白礼连忙放出神识,却没有发现半点踪迹,心叫不妙,若有所感,身子腾空跃起,黑白双影在地上闪过!

    白礼右臂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已经被狼爪拉出五道痕印,鲜血汩汩留出,不一会儿便成了黑sè,手臂上也传来麻痹之感。

    白礼赶紧在右臂上疾点了几下,止住流血,紧接着打出一个印记,凝出一身蓝sè的冰甲,护住身体!

    “哧哧哧!”黑白影子如风闪过,利爪不断抓在冰甲上,蓝sè冰甲渐呈白sè,白礼急的汗水直下,岳海和白狼速度太快,完全没法预料攻势,在这样下去,他绝难支撑太久。

    更糟糕的是,那狼爪之毒,似乎专门封人神识,才几息功夫,白礼已经感到元神困顿,神识模糊起来。

    铁心道人的情况稍好一些,十几头狼已经被他拍碎了七,八条,化作黄纸,从空中飘落,他自己的前胸后背,也有数道纵横交错的伤痕,好在并不算深,都是皮肉之伤。

    铁心道人,心如止水,每一条灰狼的动静均像明镜一样反应在他的脑海中,巨刃轻如鸿毛,每每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将灰狼击退。

    又过了半柱香的功夫,灰狼终于被杀光!铁心道人刚刚舒了一口气,耳边便传来白礼惨痛的哀号!

    “师弟!”

    铁心回神一看,目眦y裂,急声高呼!

    白礼一边小腿已经被狼爪卸下,魁伟之身,颓然倒地,呻吟不断,白狼叼着血淋淋的小腿落在不远处,嚼的津津有味。

    “畜生耳敢!”铁心闪到白礼身边,一脸谨慎盯着四周。

    岳海的身影一闪,出现在白狼身边,轻轻抚摩着它的脑袋,得意洋洋道:“二位道友,这个赌局还要继续下去吗?我在想,你们若是连命都丢了,拿什么做赌注啊!你们这一身烂肉,还不够我家小白填肚子呢。”

    岳海yin险狡猾,只凭着远超寻常修士的速度,不断sāo扰白礼,也并不急着取二人xing命,采取言语攻势一点点瓦解着对方的气势和信心。这样的对手,比之任何人都要难缠。

    “师弟,你怎么样?”

    白礼强忍着疼痛,苦着脸道:“师兄,点子扎手啊!速度太快了!”

    点子扎手,是这兄弟二人年轻时闯天下打闷棍时的黑话,白礼竟还一直记得,到了这个处境,也不忘开几句玩笑,可见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完全没有将生死放在心上。

    铁心道人苦笑着给他输入一道jing纯元气,道:“哪来这么多废话,如今可没办法风紧扯呼的,老子还等着你和我一起杀了这两个混蛋呢!”

    “呵呵,师兄别急,他速度虽然很快,小弟还有一记绝招呢,只是需要师兄配合啊!”

    这句话却是用了传心之术,不用担心被岳海听到。

    “不可,师弟,那招不可以用!”铁心道人仿佛想起什么,面sè大变,突然严肃起来,似乎这一招有着极大的风险。

    白礼倒是一脸洒脱,传音道:“师兄觉得,用与不用,还有区别吗?今天不用,恐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老师自从传了我这招后,我一直想看一看呢。”

    铁心道人沉默无语,事实确是这样,二人恐怕再没有以后了,用与不用,真的没有区别了!

    “你二人兄弟情深,还真是让人感动呢,不过也不用急着告别,上了黄泉路,你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说呢!”

    岳海和白狼上前几步,这场猫戏耗子的游戏,他已经不打算再继续下去。

    白礼呵呵一笑,仰头凑近铁心道人耳边,轻声道:“师兄,小弟先走一步,你就不要跟来了,你知道,老师一向不怎么喜欢你这张老脸的!”

    铁心道人哑然失笑,这个老不正经的家伙!

    白礼拉着铁心道人的衣服,挣扎着站起,深吸了几口气,盯着岳海道:“岳老狼,好戏才开始呢!让我们再来打过。”

    岳海讶道:“道友还没死心呢,也罢,就先解决了你再说!”

    白礼冲铁心道人点了点头!双手打出一串法诀,方圆十丈内的温度陡然低了下来,仿佛进入了寒冬,有片片雪花,扬扬落下。

    岳海表面仍是一副满不在乎模样!心里却谨慎了几分,连云道宗传承数千年,若说没有一些玉石俱焚的招数,谁也不会相信。

    “死!”白礼气息锁定岳海,身子随风飘出,一拳轰出,这一拳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拳风未至,岳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别处,哈哈大笑道:“这就是道友临死前的杀招吗?若真是如此,老夫就不客气了!”

    黑白双影,再次在场中闪现,只留下淡淡的残影。

    白礼呆立原地,一动不动,双目紧闭,只靠元神最深处的直觉去感应岳海的位置。

    一人一狼,不断在白礼身上划出大大小小的伤口!很快,鲜血就染红了白礼衣衫,将他变成了血人!

    白礼纹丝不动,他在等待一个契机!

    “呼——呼——”

    雪落无声人有声,铁心道人屏蔽了身外的所有声音,只听着白礼和自己的重重的呼吸,他的右手死死握住刀柄,体内法力运转到了极限,也在等着那个契机。

    岳海试探了十几次,不打算再耗下去,冲着白礼胸口心脏处,一爪袭来。白狼则是掠向了他的后颈处,要将白礼一击毙命。

    就是现在!

    白礼终捕捉到一丝轨迹,等到了他要的契机,双眼猛然睁开,哈哈笑道:“就等你呢!”

    白礼气息陡然猛涨,很快便超出了金丹后期修士的极限,还在不断疯涨。

    “自爆元神!?”岳海惊呼出声来,想要后退,已经不及。

    要知道白礼此刻虽然重伤,但都是肉身之伤,只要和铁心道人联合起来,未必没有舍却肉身,逃脱元神的机会。

    “那可不是普通的自爆元神呢——”

    铁心道人心如刀割,目赛寒冰,喃喃自语,即便到了此刻,岳海现出了身影,他还是没有动手,他还在等…

    “轰!”白礼在狂笑声中,爆成粉末,剧烈的元气波浪,冲着岳海卷袭过去。白狼只有金丹中期修为,立刻震成齑粉。岳海却在刹那间,打出一个川型手印,厚厚的黑sè毛发破体而出,覆盖住了他了全身,瞬间成了一个半人半狼的怪物。

    “噗!”岳海喷出一口鲜血,狼皮护甲成了破破烂烂的网状覆在身上,但没有关系,白礼自爆出的能量已经被卸去大半,岳海正要感叹侥幸,突觉不妙。

    白礼炸成碎末的血肉竟如同长在了他的身上一般,任凭他如何拉扯,都无法摆脱。最恐怖的是,那些血肉中蕴涵着的庞大之极的jing纯冰元气,正在一点点钻进他的体内,吞噬着他自身的元气。

    这种异种元气,让他完全无法适应,甚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行动在变慢,连思维都迟滞起来。

    岳海连忙运转元气,与冰元气对抗,将它们一点点排出体外。

    “现在才觉悟,迟了!”暴喝声响起。

    铁心道人人随刀走,将一生的jing气神聚在这一刀中,斩向岳海!

    岳海凶目中闪过暴怒,老子虽然速度慢了,但还是半步元婴的修为,即便是硬拼,也能将你斩落,为小白报仇!

    “轰!”

    巨刃斩在岳海肩膀上,入肉寸许,便被一层青芒挡住,再难砍进。而岳海的手爪却生生插进了铁心道人的胸膛。

    “死的只会是你们!”岳海夜枭一样,咯咯怪笑!

    “不见的!”铁心道人忘却所有痛感,松开巨刃,紧紧抱住岳海脑袋,双眼瞪的有如铜铃,厉声笑道:“还是一起上路吧!”

    元神自爆的气息再次传来!

    “疯子,你们都是疯子!快放开我!”岳海骇的面如土sè,双臂挥舞,却怎么也摆脱不了铁心道人的铁箍般的双臂!

    “嘭!”元气暴动,热血漫天,点点落在雪白的地面上…

    一代刀豪,血染青天,魂归大地!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收藏推荐一下,新人新书求支持!

    推荐阅读: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