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仙路春秋TXT下载->仙路春秋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仙路春秋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爱恨


    --------------------

    灵韵仙子捧起李酥娘冰冷的脸庞,压低嗓音问道:“那个混蛋现在躲在哪里,要不要老师去帮你把他抓过来,啊?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让这些负心的男人受尽痛苦和折磨,在绝望中走进地狱,或是一剑杀了,都随你的便。”

    不知为何,灵韵仙子也仿佛受到了徒弟的感染,心智走到了疯狂的边缘,双目中再没有一贯的冷静,只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和吞噬心魄的神芒。

    她的声音仍是那样清脆,但没有一个人觉得赏心悦目,只感到仿佛一条最妖艳的毒蛇从身边滑过的毛骨悚然般的感觉。

    她的衣衫,无风自舞,袍服肆意招摇,清眸中,有若隐若现的黑气缭绕,越显狰狞,仿佛再不是道门的仙子,而是魔宗的巨孽。

    众人大骇,这是入魔之兆?

    这种兆相通常只在高阶修士晋级之时才会出现,凶险无比。若是度不过,便会彻底沦落为失去灵智的魔人。

    有修士心中大喜,如果真是如此,到是会给连远道宗增添不少麻烦。若再稍加鼓动,说不定可置连云道宗于万劫不复之地。

    炼气筑基期的弟子,承受不了灵韵仙子妖异变态的邪魔气息,连连后退。

    “澹澹江水,幽幽客情,落花爱恨,到地无声,师妹!你仍未看透吗?无量天尊!”

    一声道号,如暮鼓晨钟一般,直入人心。

    “古!”

    最是神秘难测的星辰子蓦然出现在灵韵仙子身前,大袖扫开李酥娘,一声轻喝,食指疾点灵韵仙子眉心。

    一道黄sè气流,瞬间钻入灵韵仙子的脑海!

    黄sè气流与灵韵仙子眼中黑气,似是一对死敌,刚一相遇,立刻幻化出无数道形鬼影,在灵韵仙子脸上撕杀起来。灵韵仙子绝美的面容霎时如同恶鬼,不断歪曲变化,口中呻吟不断,豆大的汗水很快澄澄冒出。

    “唪!”

    星辰子再次打出一个法印,这一次的黄sè气流,颜sè更加鲜明,一入灵韵仙子身上,便如洪水过境,浩浩荡荡,将黑气一扫而空。

    ……

    “呃…”,灵韵仙子娇躯剧烈的颤抖了几下,眼中黑气退去,两行泪水从眼角滑落,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清明,变成了之前的冷艳模样。

    先向星辰子道了一声谢,接着望向步渊,果决道:“步师兄,你我相识上千年,对错不论,因果难分,总归脱不开一个情字,因为上一辈的遗言,几百年来,除非宗门大事,再无往来,明ri灵韵将亲上老树峰,将此事和你做一个了断。”

    灵韵仙子这番话,听的连云道宗修士心中坠坠,值此多事之秋,谁能知道这两人的私人恩怨会给连云道宗带来什么影响。

    连云七子了解灵韵脾气,知道劝也无用,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各派修士,却是欢心雀跃,连云道宗内斗,自然是他们最想看到的事情。

    只有万道天尊,任正远等少数几人感觉此事大不简单,眉头紧皱。

    知道她和步渊那些情爱纠葛的修士,均把目光投向了步渊,谁都知道,灵韵仙子口中的负心人,定然也有他一个。

    叶白站在人群里,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些平ri在他眼中高高在上的大修士,似乎也只是强大一点的普通人罢了,在普通人的男女情爱,和对仙道的苦苦追求当中,挣扎彷徨。

    叶白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面对这样的情爱纠葛,只在内心不断告诉自己,那是他们的道,而不是我的道,我定能做的更好。

    叶白偷眼望向晚晴,发现她也正一脸愁容的看着自己,二人四目相视,均有种望断天涯两相隔的感觉,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叶白用力点头,

    甚至偷偷挤了两个鬼脸,直到晚晴露出笑容,才肯罢休。

    步渊缓缓站起,不顾四周的灼灼目光,轻声道:“老六,跟我回老树峰,我累了!”

    我累了?

    这是叶白第一次从老师口中听到这样软弱的话语,这个在他印象中,顶天立地,从不言败的修士也有疲惫的一天吗?或者只是心神上的倦怠?还是其他?

    众人看向步渊的眼神各不相同。

    步渊丝毫没有在意他人的目光,神sè冰冷,拄着长剑,向来仙台外走去,叶白跟在后面,看着他依旧伟岸的背影,首次生出老师有了几分伛偻的感觉。

    站在人群最后的卢笙想要跟上,却又停住了脚步,没有人再去关心这个老树峰原本的唯一弟子。

    这让他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开始发芽。

    灵韵仙子目光随着步渊的身形摆动,眼里满是刀子般的寒光,厉声道:“步渊,你想要躲到哪一天,你又能躲到哪里去,老树峰和紫竹林只相隔着十里路,一个呼吸的时间,便能到达,这一次,你若是再躲,我就将老树峰屠个干干净净,断了你的道统,砸去你那死鬼老师的灵牌!”

    步渊一楞,雄躯轻震,定住脚步,不怒自威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

    会在老树峰观澜台等你!还有,我的老师,也是你的父亲,你应该对他更尊重一些的。”

    话音落地,笃笃而去。

    步渊的足音很是奇怪,刚开始还很匆忙凌乱,走了十来步后,就变的沉稳有力,仿佛他整个人从抑郁当中走了出来。

    每一下笃笃之声,都好似暗含某种韵律,与人身的心跳不谋而合,同步而起,同步而落,低阶修士们感受不深,修为高的,如听雷鸣,步渊的每一步都仿佛踩着他们的心跳前进。

    千鹤子等人原本还想稍作挽留,居中调停,但这敲打在他们心脏上的魔音,仿佛将他们体内的元气变成了一根紧绷着的琴弦,只要步渊稍一用力,琴弦立断,听者也会走火入魔,不复清醒。

    这足音逼的众人运转法力去抵抗,再难兼顾其他。

    其他金丹修士始知半步元婴的威力,两足之音,霸道如斯!

    万道天尊心中已经将步渊这个老情敌看的极高,没想到还是被他轻松压制,一时间,面sè灰败。

    众人心知肚明,步渊这有意无意之间踩踏出来的足音,也是对各派联盟的一个jing告,即使连云七子之间有些嫌隙,仍不是他们可以觊觎的。

    脚步声渐行渐远,步渊叶白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台阶之下。

    书友如果觉得好看,请推荐收藏,新人新书求支持

    推荐阅读:

    (http://)